《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八十二章 远信

慕兰圣禽的消失,不久就被战场上的修士、法士同时发现,顿时法士们神色大变,而修士们则精神一振,士气大为高涨起来。

正和对手的纠缠的枯瘦老者和田锺见此情形,也面露难以置信之色。圣禽现在就消失,绝不是灯油枯竭的缘故,只可能被天南修士一方,弄灭了那盏元明古灯。这两位神师甚至不知道,他们慕兰族的传承之宝,再一次落入了韩立手中,在他们看来,修士一方的元婴后期修士,都已被纠缠住了,其余修士在圣禽可以支援的情况下,没有可能突破乐姓女子防守的。现在出现这种情形,实在大出他们的意料。

这时,韩立已经悄悄飞遁到了啼魂兽附近,重新现出了身形。啼魂兽所化巨猿,已经将大部分炼尸化为了灰烬,剩下的一小部分则被那些阴罗宗黑袍修士慌忙的收了起来,否则这群铜甲炼尸全军覆没,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吸纳了如此多尸气的啼魂兽,其所化巨猿体形又庞大了几分,毛发也乌黑发亮,看起来仿佛刚刚进补过一样。

在这期间,自然有好几波黑袍人和法士,想先灭了巨猿。但是龙晗清楚得很,这古怪巨猿可是对付那些铜甲炼尸的关键,哪能让对方轻易得手,他立刻分出一些人手,将这些人拦了下来。偶尔有几个漏网之鱼,但尚未接近巨猿,就被隐匿一旁的银月以幻术之法接连使出,稀里糊涂的就送了性命。

等韩立回到这里,远远看到啼魂将最后一只外面的铜甲尸灭掉后,毫不犹豫地冲它一招手。顿时啼魂兽身上一阵黑芒闪动,瞬间缩小起来,化为一道乌虹飞射入了韩立腰间的灵兽袋中。银月见此,也自觉飞到了韩立身后。

收了啼魂兽,韩立想回首和银月说些什么,可忽然天上轰隆隆之声大响,一片阴云从高空降下,足有数百丈之广,无数绿色雷火在云中滚动不停,天空骤然为之色变。韩立神色一凛,望向天空。

“是谁,是谁杀了本宗的夫人?我要将他抽魂炼魄,以雪此恨。”阴云中传出炸雷般的的吼声,听声音正那位阴罗宗宗主。一听此言,韩立心里咯噔一下,目光阴冷了下来。

“尚未分出胜负,阁下又何必走的如此急,易某正想多领教一二道友的魔功呢!”紧随着黑袍男子地话语声,合欢老魔的声音也飘渺之极的悠悠传来。随后另一股灰白色雾气,同样从天上激射而下,正好拦在了阴云前边。

“给我让开,现在没心思和你切磋什么,再不滚开的话,可别怪本宗不客气了。”阴云中阴罗宗宗主声音冰寒无比。

“不客气?易某活到现在,还真没被人不客气过几回。你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就是!”合欢老魔冷笑一声,丝毫退让的意思都没有。

阴云中的黑袍男子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阴森的说道:“好,既然你如此不知进退,本宗主也没心情多浪费时间,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宗至宝‘鬼罗幡’的威力。”阴罗宗宗主仿佛怒极反笑起来。

“鬼罗幡?”合欢老魔的声音略带一丝讶色,还有一点兴奋。

但两者对答的短短几句话,可让下面交战的所有修仙者,都吃惊不小。一些修士更是才刚刚知道,这位阴罗宗宗主伴侣竟然已经折损在天南修士手中,都大感意外,暗自猜想是谁灭杀的此女。

韩立表面神色如常,似乎无惊无喜,但见合欢老魔挡下了阴罗宗宗主后,心里还是大为一松。他可不想被一位元婴后期修士,满场的追杀个不停。

就在包括韩立在内所有人,都以为合欢老魔和这位晋国魔修,就要在低空处展开一场大战时,却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情。从法士后方的天空中突然一道尖啸声远远传来,接着光芒闪动,十几道颜色各异的遁光,飞快地向这里激射而来。

并且尚未等靠近,就有人大声呐喊起来:“几位神师,快住手,草原出事了,事情有变!”此人似乎存心想让所有人听见,竟施展了某种秘术喊出的此话。随后这些遁光速度又加快了三分。一下射入了战场之中。

顿时修士法士双方都听到真真切切,大部分人不禁愕然的暂时停手,有些诧异的望了过去。枯瘦老者听到此言,却心中一沉。对面龙晗等人听到此话语,也大感意外的攻势一缓。

老者果断一抽身,当即倒射出数十余丈去,冷冷望了对面的修士几眼,就化为一道惊虹迎向了那十几名法士。

龙晗犹豫了一下,没有和其他修士追过去,老者刚才丝毫未曾落败,甚至还稍处上风,现在追过去可讨不了什么好去。而那送信法士摆明了让他们也听到刚才话语,肯定有什么蹊跷之处,还是看看发生了何事再说吧。不过既然提到了慕兰草原,难道和突兀人有关?龙晗心思一动之下,隐隐猜到了什么。

韩立同样脸带异色地盯着老者,注视着其迎向那十几道遁光。只见那些遁光光华一敛,现出了十几名服饰各异法士,为首一名黄袍法士,竟然是元婴中期修为,这让韩立暗吃一惊。如此高深修为的法士,竟然没有出现在此前的大战中,这可有些古怪了,难道是留守后方的重要人物。不过这也说明,对方虚张声势的可能性极小了。

天上合欢老魔和阴罗宗宗主不知为何,也藏在云中一语不发起来。

一看见黄袍修士,枯瘦老者也大吃一惊,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但尚未等他说什么,只见那黄袍法士飞到了枯瘦老者身边,嘴唇微动的传音了几句,枯瘦老者脸色阴沉了下来。接着黄袍修士又从身上取出一枚玉简,双手交给了老者。

老者接过玉简后,将心神沉浸进去,片刻后,面色铁青无比起来。稍微和黄袍老者,传音交谈了一会儿,老者就蓦然一转身,阴霾的朝龙晗再次飞遁而来。

“我们没有必要打下去了,立即罢战,否则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位慕兰祝神师,一遁到龙晗面前,就异常平静的说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要停战,也要给本人一个理由吧。”龙晗目光闪动几下,不置可否地说道。

因为韩立的意外发威,先后灭掉了对方的铜甲尸和那只青色妖禽,但现在场面上看上去,胜负仍是五五之数,龙晗并不觉得对方因为畏惧,而退缩了。

“你们是不是派了一队修士,想去洗劫我们阗天城的仓库?”老者没有直接回答龙晗所问,反而阴沉的突然问道。

龙晗自然一惊,表面上不动声色,目光闪动几下后,才不慌不忙的回道:“的确是有此事,看来被你们发现了!”

“发现?哼,要不是另有第三方捣乱,说不定,你们还真的成功了。”老者脸色怒色一闪而过,又冷静下来的说道。

“第三方?”龙晗闻言,眉头一皱。

枯瘦老者不再说什么废话了,而是嘴唇微动,冲龙晗传音了起来。

“什么,有这样的事情!”龙晗只听了两句,就失声了起来,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事已至此,本神师还有骗你们的必要吗?”老者没有好气地说道。

龙晗双眉皱在一起,稍沉吟了一下后,就毅然地一抬手,放出一道符出去。此符一飞冲天,顿时化为数朵金色光球,在空中爆裂开来。光华刺目耀眼。顿时仍在动手的修士,一见此景都立刻住手,并往修士阵营方向迅速退去。原本就已经收手的修士,则也一窝蜂的往后撤去。

对面的法士也不知用了其他什么方法进行了通知,同样默不做声退了下去。其中特别显眼的血鬼和那只石巨人,同样被施法强行分了开来,暂停干戈!转眼间,两阵之间立刻空荡荡起来。

双方仿佛又回到了战前的情形,分立到了两侧。只是人手各自损失了不少,可算伤到元气了。但总算高阶修士和法士,死伤的并不太多。

法士阵营还好,虽然人人有些惊疑不定,但还能保持着安静,但修士方面,虽然人人都依言撤了下来,但此刻却不禁骚动了起来议论纷纷。一些高阶修士干脆围住了龙晗,询问到底出了何事。可龙晗只是一个劲儿的苦笑不语,让周围的众修士大为不满。

此时,天上的阴云和灰雾同时散去,合欢老魔和黑袍男子的身形分别显露了出来,冷冷相望着。而高空中的斗法之声和异象也刹那间停止,随后魏无涯和至阳上人安然无恙的从空中飘落而下。修士阵营这方顿时大松了一口气,人人露出安心之色。

片刻后,仲姓儒生和那矮子也同样无事的从空中回转,慕兰人情不自禁的一阵欢呼。

一见三大修士都已回转,龙晗终于开口了。不过,为了怕引起人心惶惶,此消息暂时只能在小范围流传,所以只有元婴中期和几名身份特殊的修士,被聚集到了一起,释放几个简单的禁制,就在阵前商量起刚从慕兰人那里得来的糟糕消息。

以韩立在今日一战中的表现,自然无可非议的参加此会。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