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八十章 血鬼与石人

太真七修经和阴阳双魔联手对抗慕兰圣禽,但仅仅一小会儿功夫,就再次落在了下风。

双魔还好,修炼的鬼道功法诡异异常,联手放出的尸气阴风阵阵,在那青色烈焰中仍能勉强自保。但太真七修在法力大损情况下,却终于不支了。特别其中的两名老者,一位脸色赤血,灵光忽暗忽明,另一位面如白纸,口鼻间隐有白气伸缩不定,这分明是灵力消耗过甚,甚至使用过激发潜力秘术的模样。

韩立眉头一皱,看了看身前杀成一片的众修仙者,又望了一眼,远处守在古灯前一步不离的乐姓女子。

“你看好啼魂兽,别让其出事了,实在有危险的话,就将其先收回去。这鸣魂珠暂借你一用,我先去灭掉那盏古灯。”韩立以低不可闻的声音,平静的说道,随后一扬手,将一颗黑灰色圆珠往身后一抛,微弱白光闪动,珠子一下消失不见了。

“是!主人多加小心了,那只孔雀神通实在不小的。”在韩立身后空无一人处,传来了银月担忧的话语。韩立神色如常的点点头,等看到附近没有他人注意到时,身形模糊一下,人就在原地蓦然消失了。

韩立出自妖族的无名炼气法诀,也许在隐匿藏形上,远不如银月的天赋遁术,但是在敛气收息上面,却毫不逊色半点。他将无名法诀,运行到了极致,不但全身灵气收敛的半点不漏,甚至连自身散发的气息,都强行禁锢了起来。现在要瞒过的可不仅仅是乐姓女子,还包括那只修为深不可测的慕兰圣禽。

远处的地方,乐姓女子见到枯瘦老者等人也被龙晗等修士缠住,脸上隐隐现出焦虑的神情。虽然她还守在古灯边没有离开,但是一转脸,冲着另一侧的巨鸟用古语大声说了几句什么,脸上略显恳求之色。

那正口吐青焰的妖禽,一听闻这些言语,身形不由得一顿,接着脖颈一扭,斜瞅了枯瘦老者等人所在战团,鸟目中竟现出一丝不屑之色。它马上回过首来,狠狠朝下又吐了几团青焰,将天真七修等人逼得又一阵手忙脚乱,才一声清鸣,猛然展翅高飞。

一个盘旋后,此鸟朝老者方向,轻轻一抖身上琉璃光焰的雀翎,大片青羽从此鸟身上脱落而下,然后光芒一闪,化为一只只尺许长的青色火鸟出来。这数百只火鸟不用任何人指挥,一阵叽叽喳喳后,就展动双翅,飞射向枯瘦老者等人。

乐姓女子见到此幕,心中才大定起来,有了这些幻化出的灵鸟相助,想必老者那边肯定无碍了,取胜只是迟早的事情!

就在此女心神才刚一放松之际,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从战场中心位置传来。乐姓女子惊疑之下,急忙望去。刚刚飞遁出来的韩立,正小心翼翼地往乐姓女子附近靠近,听闻此声,也有些诧异的望去。

只见在战场的中心处,另一场至关重要的对决,正在进行。在那边,由数十名鬼灵门弟子合力驱使的万魂大阵终于停了下来,其所化鬼雾,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挡在鬼雾前的,却是数名慕兰大上师合力凝聚出来的虚灵兽,那只擎天般的巨大石人。

这只如同傀儡般的石巨人,在慕兰上师指挥下,击溃了围攻的其他天南修士,在附近没有其他敌人情况下,自然而然的堵住了躲在万魂大阵中的鬼灵门修士。而刚才的巨响,就是这石头巨人在慕兰法士催动下,对准鬼雾就一掌拍下。

手掌还未到,无数磨盘大小的石头,就从五指间滚滚而下。即使万魂阵中地鬼灵门修士,对禁制再怎么有信心,但也绝不敢硬接这些巨石,当即呼啸一起,就操纵鬼雾躲闪了开来,但在激射到了数十丈远处时,却又停了下来。如今天南和慕兰争斗到了现在,无论法士还是修士均都明白此战到了最关键之处,故而主持万魂阵的一名鬼灵门长老,只是略一思量,就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动用此法阵的杀手锏。

未等石巨人再追过,鬼雾中就响起了鬼灵门众修士低沉的咒语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雾气中传出,一道血光从雾气中冲天而起。随后仿佛被传染了似的,阴森森的黝黑雾气,在咒语声中突然变得鲜红似血起来。

站在石人肩头上的两名慕兰上师见此情景,目中都露出了惊疑神色。片刻后,咒语声就戛然而止,接着血雾一阵翻滚后,数十道颜色各异遁光,从雾气中逃命般的飞射而出,正是那些鬼灵门的修士。

这一下,更让两名慕兰法上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这时,被鬼灵门修士放弃的血雾自行活了过来,它们变幻出一只只大小不一的触角,开始在原地狂舞个不停,并开中间急剧缩小凝聚起来。

而那名主持万魂阵的鬼灵门长老,飞出了五六十丈远后,一个盘旋停了下来。他一脸诡异地回望了一眼血雾情形,心中暗想:“吸收了如此多法士的精血,再加上一名自愿的炉鼎进行血祭,这一次,应该不会失败才是!”

就在这位鬼灵门长老,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之际,那些血雾足足缩小了大半,并蠕动个不停。两名操纵石巨人的慕兰法士见此,心中一横,也管三七二十一,就要一催足下石人一脚狠狠踩去。

突然平地刮起一阵阴风,阴森森,黄沉沉,冰寒刺骨,几乎让人无法视物。石巨人的动作也不禁一缓,但瞬间,又恢复如常了。

等慕兰法士恢复视觉再望过去时,却讶然发现,原来血雾之处被一片黄阴风团团围住,根本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形分毫。可就在这时,黄风“兹啦”一声被强行破开了,接着一个血红影子从里面飞射而出。

两名慕兰上师看清楚了影子面容后,脸色一变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竟是一只十余丈高的血红恶血鬼!

此恶鬼头有两只弯角,生有马尾,两排獠牙闪闪发光,锋利异常,粗若巨木的手臂上,被一层半透明的细小鳞片包裹住,十根手指尖尖,仿若尖刀一般。

然相比普通修仙者来说,此恶鬼虽已是庞然大物,但和几乎百丈高地石人一比,却又不算什么了。但此鬼却丝毫惧意没有,一现形出来就仰天一声厉啸后,然后盯着石人目露寒光。

它略一低首,身子就如同驽矢般劲射而出,瞬间到了石人的小腿处,一只鬼爪五指伸开,对准石人腿部就是狠狠一抓,大片的碎石马上随之跌落而下。

两名慕兰上师自然不会让其继续如此下去,当即石人两只巨手猛然握成拳头,向下猛然一击,竟然动作快似闪电。血鬼一下被击出了十几丈远去,甚至连半个头颅,都不翼而飞了。但此鬼一个翻身,又如无其事的站起,残破的头颅,血光一闪,就恢复如常,随后再次冲向石人。

操纵石人的两名慕兰上师又惊又怒,一边操纵组下的虚灵兽和其撕打,一边放出自己的法宝,在一旁协助攻击,顿时战到一起。而那些原本遁走的鬼灵门修士,这时又回转过来,毫不客气加入了围攻石巨人和慕兰法士的行列。那里轰隆隆声不断,血光闪烁不停。

乐姓女子看到这里,眉头一皱,目光闪动的盯着那里的情形,一语不发。身为慕兰的大上师,她自然深知这石人威力之大,眼见天南修士召唤出了一只鬼物,竟能力抗石人不落下风,她不禁有些意外。不过,她对此倒没有什么过分担心,只要石人能再撑一小会儿,她召唤来的慕兰圣禽就可以灭杀那几名对手,到时胜局就已定下了。此女如此想着,又看了不远处的巨鸟一眼。

似乎此妖禽也知道到了关键时候,终于调动了所有火灵气,将方圆百丈范围都化为了一青色火海。而此鸟刚才出其不意的巨翅一扇,更是将那七名老者和双魔的联手之势破掉。

它身下火海瞬间分为了两截,将两伙人分别圈在了其内。然后一小半心思用来对付双魔,大半攻势都集中到了太真七修上。这让太真门的七位长老,暗暗叫苦不迭,随时都可能小命不保!

看到这种情形,乐姓女子心中一松,她回首望了望身前的九盏古灯,见里面的灯油尚有一半,心中更加踏实许多。

忽然此女秀眉一挑,双目一眯后,一只手快似闪电的从一盏古灯上掐下一朵灯焰,在手中轻轻一晃,灯焰在青光中一下消失不见。而在三十余丈外的一处地方,青光一闪,一声惊呼声传来。一个人影现形出来,他身上青光闪闪,被一层被灯焰所化青光罩在了其内。

随后乐姓女子头也不抬的单手一掐法诀,“噗”的一声,那人就在青光中自燃了起来,只来及惨叫一声,就瞬间被那可怕灯焰化为了飞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