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七十九章 辣手无情

“辟邪神雷!”原本暴怒,正想施展魔道秘术攻击的黑袍女子,惊叫一声。尚未等她说些什么,韩立却两手一挥,一片金网轰隆隆的迎头罩下。此女目中露出骇然之色,身子随之化为一片轻烟,倒射而回,险而险之的避过了金网的围困。

韩立面无表情,背后风雷翅猛然一展,人蓦然从原地消失不见。黑袍女子见此,马上想起了有关韩立的传闻,急忙两手一掐诀,身形轻轻一晃,身形一阵模糊,七八名一模一样的女子,一下并排站出。这些女子仿若真人,动作一致,忽然一哄而散的朝四面八方飞射而去,全都化为一道道黄芒,让人分辨不出哪个才是黑袍女子的真身!

银色电弧闪动,韩立在一声轻微雷鸣中,出现在女子原先站立处。他望着四散的众多遁光,他却丝毫不慌,反而嘴角泛出一丝冷笑。灵力往目中猛然灌入,蓝芒在瞳孔深处闪动,明清灵眼的神通施展了出来。

韩立再向一抬首,朝远处看去,只见所有黄芒都光影黯淡,灵气稀薄,竟全是虚影。

韩立心中一惊,急忙在向左右旁顾,却蓦然发现,一道几乎淡若不见的烟影,正悄然无声的朝自己背后遁来。此女利用这些幻影分散他的注意力,而真身却没有混入其内的远遁开,反而趁机隐匿一旁要偷袭他。此女可算是艺高人胆大了,若不是他有明清灵眼的神通,单凭灵识竟还真未曾发现其踪迹,此女的遁术之高,恐怕也不再银月之下啊。

韩立心中有些骇然,但却不言语,一转身,径直向巨猿飞去,好像没有再去追赶黑袍女子的意思。

轻烟已经到了韩立身后数丈远处,略微顿了顿后,此女身形无声无息地显现出来,一只手掌闪着寸许长的黄芒,如闪电般的直插韩立背后。看其方向,又准又狠,正是心脏所在位置,若被此女一爪抓实了,心脏肯定会被捏的粉碎,就此肉躯报销。

可就在此女探出手的同时,韩立身形仿佛随意的晃了一下,随后面孔以肉眼难见速度回转了过来,直接面向女子站立,嘴巴微张,金芒正从口中涌出。

“啊!”黑袍女子脸色一下苍白无血,身形急忙一侧。但已迟了,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无从可躲。

“砰”的一声,一道金弧从韩立口中喷出,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女子肩头上。一股焦糊之味马上传出,此女一声惨叫,从空中载落而下。

而韩立背后双翅一展,人在雷鸣声瞬间消失,但忽又在电光中出现在下落女子的背后,一只布满了幽幽蓝焰地手掌。轻轻按在了女子的脖颈处。

“兹啦”一声,一层厚厚蓝冰冰封了此女全身,黑袍女子只觉全身一凉,再也没有知觉了,整个人化为一只冰像,从空中直坠而下。

韩立漂浮在半空一动不动,但早已准备好的另一只手一扬,无数纤细电弧探出,一张金网将冰像网在了其内。韩立脸上阴寒之色一闪,冰像身上金光大起,在阵阵的劈裂声中,黑袍女子身躯就此化为了点点冰光,消失的无影无踪。电网中唯一残留的,就是一个眉目如画的女修元婴。此元婴脸色煞白,似乎知道辟邪神雷的厉害,一脸的畏惧之色。

韩立目光闪动一下,一抖手中金弧,就要就此灭掉此元婴时,黑袍女子元婴却忽然咿呀呀的尖叫起来:“你不能杀我,我是晋国魔道阴罗宗宗主的伴侣,你若杀了我,本宗和你一定是不死不休!”

“阴罗宗宗主的伴侣!”听了这话,韩立冷冷瞅了此元婴片刻,忽然那一声不响的将手中电网松开,转身就走。女子元婴先是一呆。随即大喜的就要从空隙中飞遁而出,但心中满是脱身后如何报复韩立的恶毒念头。

可这时,十余丈远的韩立,心中略一催法诀,原本松开些的金网,骤然一紧,一下将那女修元婴紧紧包裹住,随即电弧弹跳,在雷鸣声中爆裂开来。黑袍女子元婴,连哀鸣之声都未来及发出,就此灰飞烟灭。

“已经将你的肉躯毁掉,难道还放你回去报仇不成?”韩立无奈似的嘟囔了一句,深深地叹了口气,接着头也不回的向巨猿飞去。

从黑袍女子飞来,到韩立用辟邪神雷将其灭杀,看来有些复杂,但只是刹那间的事情。远处的枯瘦老者,倒不是不想前去救助此女,就在此女遇险的瞬间,此位就一跺脚,化为一片金光直射而来。但就在这时,忽然那从另一侧飞射来一道粉红异光,化为大片粉色云雾,直接和金光碰到一起。

一阵轰隆声后,此云虽然被击的溃散开来,但总算勉强挡下了金光。金光一敛,显出了枯瘦老者身形,此位面容下铁青无比,死死的盯着对面的粉红云,双目冒火。他实在不知,要是那阴罗宗宗主知道自己伴侣被杀,到底会暴怒成什么样子,顿时将韩立和拦路之人恨的咬牙切齿!

云雾中却传来一阵阴柔的笑声,随后云雾渐渐消溃,露出了里面的人影出来,却是一名相貌俊美的阴柔青年,正是合欢宗的云露老魔!

“韩道友,你救我出来,我也帮你一次,以后老夫可不欠你什么了。”这老魔嘿嘿一笑,冲韩立斜眼一瞥说道。

韩立这时刚刚灭杀了黑袍女子,正飞遁射来,闻言后淡淡说道:“能救出道友也是凑巧之事,韩某可从未想过要道友报答什么。倒是眼前的祝神师,恐怕不是我二人能对付的,况且道友还真以为人家是孤家寡人不成?”

说完此话,韩立目光朝枯瘦老者身后一扫,只见除了那些黑袍人还在操纵炼尸,拼命躲闪巨猿屠杀外,对面法士已经黑压压的压了上来。即使云露老魔这般胆大之人,一见如此多法士冲其而来,也面色为之一变。

这老魔是韩立在诸多青色火鸟拦阻下,连用了两颗雷珠才侥幸救出来的。正当韩立准备联合此老魔,思量下面行动时,阴罗宗却放出了大批的铜甲炼尸出来,结果韩立还未曾怎样,在腰间灵兽袋中的啼魂,却立刻开始骚动起来,一副兴奋异常的样子。

韩立因为已经彻底炼化了鸣魂珠,自然感应的很清楚,当即好奇的将其放了出来。结果啼魂一出了灵兽袋,立刻身形狂涨,化身为一只黑色巨猿,对那些炼尸狂吸尸气。

这让韩立也大感惊讶起来,啼魂兽可以吞噬精魂妖鬼,这一点韩立倒是清楚的,但是竟然对修仙者炼制的炼尸也有做用,这就有些出乎意料了。不知是啼魂兽原本就有的天赋能力,还是此兽进化后才拥有的古怪神通。但不管怎样,这对韩立来说,都是一个意外之喜。

可现在面对如此多的法士围拢过来,韩立和云露老魔互望一眼后,心中顿生退意。可那啼魂兽还在炼尸群中,大肆肆虐,就这样将此兽丢在这里,韩立可一百个不愿意。

当韩立正打算用鸣魂珠控制啼魂悄悄撤回时,他们背后忽然传来哈哈的大笑声:“不用怕!韩道友既然有此异兽可以对付这些炼尸,这些人就交予我等对付好了。”听话语声,正是龙晗的声音。

韩立心中一动,急忙往后一看,只见遥遥数十丈处,龙晗同样带着一批修士已到了那里,正停下遁光打量他们。

韩立心中大喜,怪不得这些这些法士没有马上向他们发起攻击,看来也是看到了后面的援兵,才郑重对待的。

龙晗一看韩立有些妖化的模样,目中讶色闪过,但马上就视若不见的若无其事起来,现在可不是寻根问底的时候。

众修士目光都望向了对面的法士,这时整个战场上,经过一番苦战后,终于有些战团开始分出了胜负。

双方胜负各有一些,大体上,各有差不多的损伤。不过,这可不是切磋较技,失败者固然多半小命不保,但胜出者即使精疲力尽,法力消耗的七七八八,但还是很快卷入了新的战斗中。

龙晗刚才派过其他修士,去凤冰和白姓女修合战田锺的战团处,将其伴侣顶替下来,只有他们夫妇二人联手,才能真正发挥出他们的实力。事情到了这一步,无论龙晗还是枯瘦老者都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了。

龙晗冲着对面,轻轻一挥手。能保留到现在还未出手的修士,自然都是一些精锐之辈,当即身后众修士身上灵光一起,各色法宝齐出,声势浩大的攻了过去。

对面的法士也不是一般之辈,同样不甘示弱的祭起了各种灵气。顿时修士法士最后的两支生力军,激烈的碰撞到了一起。

虽然对面多出了一位元婴后期神师,但这边有云露老魔,龙晗等三四位元婴中期修士,联手倒也能勉强应付下来。韩立原本想加入围攻枯瘦老者的行列,但是目光朝青色巨禽那边扫了一眼后,神色不禁变了数变。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