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七十七章 阴阳魔尸

光华一敛后,银虹显出一名秀美的白衫妇人,竟然是那名韩立见过的白姓妇人。她出现在半空中,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下四周,一见韩立和凤冰等人后,秀眉轻轻一动。

此妇人的蓦然出现,也让田锺所化遁光不由得一顿,重新现出其身形,脸色阴晴不定的样子。

而凤冰一见此女也破罩而出,不禁精神一振的叫道:“白道友,你出来的正好。此人是慕兰第四神师,我等快将她缠住,好叫韩道友过去先救其他人。”

“第四神师?这么说此圈套,你也有参与了。”白姓妇人冰寒双眸向田锺望了一眼,略带煞意的说道。

“想不到除了那小子外,竟还有人能破除血罗罩,我就知道阴罗宗的家伙有些靠不住。”田锺没有回答白姓妇人的问话,反而脸色阴沉的自语了两句。

“找死!”一见对方根本没有回答问话的意思,白姓妇人脸色铁青起来,一声怒斥后,两手一搓再一扬,大片寒气夹杂着无数晶莹雪花,白茫茫的向对方席卷而去,气势惊人之极。凤冰见此,也冲空中火灵瓶一点指,汹汹烈焰从另一侧向田锺夹攻而去。

韩立不再迟疑,背后双翅一闪,几声雷鸣后,人就瞬间将眼前青影甩开,直奔另一侧的血罩遁去。虽然使用降灵符后,他有一定把握灭了青影,但相比之下,还是快点救人扳回败局更加重要。

眼见下个血罩就在眼前,韩立单手一翻,又一枚雷珠就出现在了手中。

“主人小心!”就在韩立吸了一口气,打算将手中雷珠祭出去时,耳边忽然传来了银月警告的声音。

韩立心中一凛,但马上想都不想的先将手中雷珠抛出,化为一团青光狠狠砸向下面的护罩。但就在这时,一团头颅大小青色火球,不知从何处激射而出,在韩立脸色大变中,如同流星赶月般的正好撞击到了雷珠之上。

“噗”的一声,雷珠无声无息的被火球吞噬了进去,然后此火球滴溜溜一阵旋转,化为一只尺许大小的青色火鸟,漂浮在了空中。

韩立脸上厉色一闪,两手一掐诀,雷珠在火鸟体内“轰”的声爆裂开来。但此鸟只是身子一阵剧晃,又若无其事起来,甚至体形反而因此又膨胀了一些,紧紧的盯着韩立。

韩立见此,心里大骂一声,抬首望去。只见从那慕兰圣禽方向又飞射来一连串青色火球,分别落在血罩附近,眨眼间就同样化为了青色火鸟,将血罩团团围住,护在了里面。

韩立这次明白,此鸟竟然是和灯焰大有渊源的圣禽所喷,怪不得雷珠竟然反给对方进补了,毕竟雷珠主原料就是用灯焰炼化的。

而在那只慕兰圣禽不远处,那名乐姓女子正冷冷的望向韩立,两人目光正好对在一起。原来是此女操纵那妖鸟动的手脚,韩立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心里自然大怒。

不过当目光落到此女身前漂浮的九盏古灯时,韩立不由得双目一眯,瞅着徐徐燃烧地青焰,却镇定了下来,并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而那些青色火鸟,也没有进攻韩立的意思,只是围着血罩盘旋飞舞。

这时白光一闪,银月的身影在韩立一旁浮现了出来。

“请主人恕罪,小婢没用,在刚才战斗中一点忙也无法帮上。那两只天虎兽地灵觉太灵敏了,我稍一靠近就被它们发觉了,根本无法靠近施出幻术和迷魂之法。”银月口中请罪道。

“算了,你也尽心了。”韩立摇摇头,神色平缓的说道,“不过,这里有两颗雷珠,你先拿去,看看能否潜入其它血罩附近将人救出!现在能救出一个,是一个了。”韩立抛出了两颗雷珠扔给了银月。

“奴婢一定尽力。”这银月伸出纤纤玉手接过雷珠,肃然说道,妙曼身影在白光中又隐匿不见。

韩立又向身后望了一眼,只见田锺所在方向,赤红火焰、白色寒气交织一起,还不时有五色彩霞闪动,竟一时看不出谁占了上风。而那个青影不知何时也消失的无影不踪,不知是面对两名中期修士合攻,田锺有些吃力将其唤了回去,还是见圣禽亲自出手,大感放心的收回了化身。

韩立扭过头来,向下望了望那十几只青色火鸟,目中厉色一闪,周身青红灵光大放,将其团团包裹在了其内,同时一抬手,蓝光盾祭出,然后在掐诀一催之下,此盾变大,挡在了身前,另一只手翻转,又一颗雷珠浮现在了手中。

背后霹雳雷鸣声乍起,韩立身形一闪之下,在电光中出现在了护罩上空十余丈许高处,尚未等其扔出手中雷珠,四周的火鸟从四周驽矢般的激射而来。青色火焰瞬间笼罩了血罩上空,韩立的身影一时间淹没在了其中。

这时龙晗目光也刚刚从韩立那里挪开,原本想指望韩立等人能够尽快解救出被困修士,好扳回劣势,但看到那只所谓圣禽喷出了如此多火球到韩立那边,并幻化出火鸟后,他心中一沉,知道希望不大了。

目光一转,又望向了法士那边,只见天真七修虽然依仗七宝,勉强抵挡着那只妖禽的青色妖火,明显已经快要不支了。虽然只有元婴后期的修为,但拥有化神境界的这只孔雀明显不是他们七人可以阻挡多久的。

“放出阴阳双魔,叫双魔不要忙着去杀人,先将那些古灯灭掉。”龙晗用低沉声音打出了手中的最后一张底牌。

“是!”一名在龙晗身后一直待命的合欢宗弟修士,马上领命下去了。

人群中一阵骚动后,一黑一白两口阴森森棺木被抬了出来,合欢宗十六名男弟子和十六名女弟子,鱼贯而出,围着两口棺木盘膝坐下,同时掐诀念咒,打出各色法诀,开始了最后的解封步骤。

在咒语声中,黑白棺木上的符开始无风自颤起来,并且从棺木内传出了“咯咯”的,仿佛手脚碰触棺木的声音。龙晗听到此声,眼角不微微一跳,有关合欢宗阴阳双魔的传说,他倒也听说过一些。

据说这两具魔尸生前就是合欢宗某一代的双修长老,都有元婴初期修为,但后来不知什么缘故背叛了合欢宗,并且改修了鬼道之法,并修成了活尸之体。以后二人自觉修为大进后,重新杀上合欢宗,并杀死杀伤上百合欢宗弟子,但最后还是被合欢宗众长老一齐生擒活捉,并利用某种上古秘术抹去神智,炼制成了传说中的阴阳魔尸。据说这魔尸神通奇大,比他们身前还厉害三分。

龙晗正思量着,棺木中的诡异声响越来越大,而上面符却随着法诀打在其上不停的脱落来,越来越少起来!围着棺木的三十二名合欢宗弟子,咒语声不停,但脸上开始露出了不安之色,一个个都目光闪动,死死盯着棺木上的残余符。

“噗”“噗”两声,最后两张符,终于同时脱落飘下,所有合欢宗弟子犹如大赦一般,马上一跳而起,一哄而散地向四周飞快遁走。

就在这时,两口棺木同时爆裂开来,腥风大起,一黑一白道两个模糊影子,从破碎棺木中飞射而出,向不同方向一闪即逝的追去。

跑的最慢的两名男女弟子顿时惨叫声传来,这两具道人影一下将这二人扑到,一口咬破了这二人的喉咙,竟然大口的吸取两名弟子的精血起来。其他逃命的合欢宗弟子,见此情景,却大出了一口气,停下了遁光。

其余宗门修士见到此幕,不禁面色大变。

“好了,双魔既然吸取了童男童女的精血,就不会在再暴起伤人了!”一名披发老者走出了人群,面不改色的说道。

然后面对人影两手一扬,露出两块碧绿的符文铜牌出来,对准那还趴伏尸体上的两道人影猛然一晃,两道灰色光丝,飞快的没入了两道具人影头部不见了踪影。

双魔身形一颤之下,停止了吸血,并缓缓地站起身来,向众修士木然的飞飘而来。这时众修士才看清楚双魔的面容,愕然之下全都发出了诧异之声。

这所谓的阴阳魔尸看起来,竟然是一对眉清目秀的青年男女,男的剑眉朗目,女的秀丽端庄,脸色皮肤都宛若活人,只是四目稍有些痴呆。若不是二人嘴角边,还残留着一滴滴的血污未曾抹掉,恐怕真当二人是一对普通的双修伴侣。不过当这二人一走近时,一股说不出的尸臭味道,淡淡飘来,众人心中的惊疑,才一下消去。

披发老者将灵力往手中铜牌猛然灌入,顿时铜牌泛起一圈圈的灰光,直接罩住了双魔。阴阳魔尸身影一动不动,而老者口中飞快念动咒语,手中铜牌轻轻浮起。忽然老者两道法诀打在铜牌上,拇指粗细的灰色光柱从铜牌上射出,一闪即逝的没入这对男女的额头上不见了踪影。

双魔的四目一下变得精光暴起起来。

“去!”披发老者将令牌一收,冲远处的青色巨鸟一点指,冷冷命令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