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七十五章 太真七修与圣禽

乐姓女子将古灯往空中一祭,杏口微张,一缕白色婴火从口中喷出,点燃了古灯。此女两手掐诀成莲花状,低沉晦涩的咒语声缓缓吐出,一朵白莲在身下绽放开来,犹如天上仙子,婷婷其上。咒语声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蛮荒气息,而铜灯突然一颤,幻影迭出,九盏一模一样古灯一闪而出,一阵盘旋后,它们排成了品字形,在空中缓缓转动着。

乐姓女子玉指轻弹,九道颜色各异的法诀射到了古灯上,青光大放,九朵灯焰同时从灯上轻飘飘飞出,在“品”字中心处凝结一起,化为一团头颅大小的青焰。“噗”的一声,女子一口精血喷在了青焰之上,火光一下暴涨尺许,刺目耀眼。

片刻后,一声清鸣发出,一只尺许大的青鸟在火光中浮现而出。此鸟体态轻盈,长翎青羽,一对火红眼珠仿若宝石般的晶莹发亮,竟是一只艳丽的青孔雀。它神态高傲的张望一下,一眼看见就在下方的乐姓女子,稍一歪脖颈,尖嘴中传出上古时期的某种蛮荒言语。

乐姓女子神态恭敬的冲着此鸟大礼参拜了三下,檀口中传出同样的言语,交谈了起来,枯瘦老者见此,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

乐姓女子忽然口中古语一停,然后玉手一翻,手中多出一颗粉红色的不知名圆珠,香气扑鼻,不知何物。青孔雀一见此圆珠,露出了欣喜表情,鸟嘴一张,一片青霞从口中喷出,将那圆珠直接吸入了口中。

“兹啦”一声,青鸟身上升起一轮光晕,随即身上冒出青色火焰,化为一只巨大火鸟。一声尖鸣后,此鸟双翅一展冲天而起,方圆十里的火灵气忽然间不稳起来,所有施展火属性功法攻击的修士法士,同时发现自己的法术威力一下减小了一半去,不禁大吃一惊!

无数的火灵气如同万流入海一般,丝丝朝青鸟身上灌注而去,此鸟的体形一下膨胀起来,身上青焰也越发耀眼夺目。

方圆十里内的所有修仙者都手中一顿,吃惊望向青色火鸟,因为附近的温度瞬间高升,即使有各种法器护罩防护,仍仿佛置于火炉之旁一般,让所有人心里骇然。

不过当看到青色火阳中的孔雀时众法士面上现狂喜之色。

“是圣禽!乐上师唤出了圣禽出来了。”

“此战必赢!”一些法士高声叫道,随即向对手发动了疯狂的攻击,显得兴奋异常。

枯瘦老者看到此鸟神威,脸上也难得地露出笑容。阴罗宗的黑袍女子,望着火焰中的青孔雀,目中闪过一丝古怪之色,忽然说道:“能够操纵天地火灵,这只圣禽最起码也有化神以上境界了,怪不得你们将此视作最后手段。不过,这只圣禽的境界虽高,但刚出来时,体内灵力却只有元婴初期左右,如今虽然吸收了了这般多火灵气,也只是勉强提升到后期。这应该是本体的一道分身吧?否则,你们和突兀人之战,怎么也不会输得如此厉害。”

“陆夫人果然不凡,一眼就看出来了!圣禽的确不是本体降世,但就是如此也是非同小可。普通的元婴后期修士,绝不是对手的。”老者看了黑袍女子一眼,平静的说道。

“不错,可以利用天地灵力这一手段,是化神期才能触及到的大神通,仅凭此点,几乎就立于不败之地了。”黑袍女子点点头,话里带有一丝羡慕之色。老者见此情形,嘿嘿一笑,不再说什么了。

而那七名手持古宝飞出的老者,才刚刚利用数种古宝,击杀一些法士,就看到了青阳中的巨鸟,面露骇然之色。

“不好,这妖兽看起来如此赫人,普通修士绝不是它对手,必须阻止它。”为首的一名灰袍老者,脸色大变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用太真七宝灭了此妖。此妖禽明显并非这一界之物,决不能让它施法伤人。”另一老者闻言,火爆的说道,随后化为一道黄光,率先向那青阳激射而去。

其余几人见此,也立刻跟了过去。而为首的灰袍老者,稍露犹豫之色,但叹了一口气后,也化为金虹飞了过去。

等七人刚飞遁到青色焰阳附近,慕兰圣禽似乎已经完成了火灵气的吸纳,体长已达二十余丈之巨,略一低首,就发现了冲其满怀敌意的七名修士。当即目中凶光一闪,双翅一扇,拳头大的青色火球密密麻麻的狂涌而出,向七人砸去。

而七名老者尚未开始攻击,就一阵热风吹过,浑身上下立刻燥热无比,这七人心中一凛!见如此多青色火球攻来,一名长眉老者单手一拍储物袋,随后一扬手,一张晶莹异常的冰网迎了上去。此网倒也神妙,白光大放后一下将众多火球全兜进了网内。

长眉老者见此,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但马上脸色突然一白。冰网中的火球一下爆裂开来,冰网随之在青焰中燃烧溶解,眨眼间化为了乌有,脱困青焰化为一道火柱,气势汹汹的向众人射来。

“去!”为首老者眼疾手快的将手中古宝祭出,一面白蒙蒙古镜,凭空飞出,一个盘旋后,白色光霞从镜中飞卷而出,化为一面白幕,竟顶住了青色火焰,让其无法落下。

但其余几人见到长眉老者宝物被化的情形,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知道这青焰实在非比寻常,无人敢动用普通法宝了。

“快施展困魔大阵,困住这妖禽!”为首老者大喝一声。其余老者听闻此言,慌忙听令的将古宝一一祭出。

红尺、黄戈、令牌,小鼎、玉扇、如意等六件宝物腾空升起,分射巨鸟身体周围,灵光在一阵长鸣后和先前的古镜化为彩霞,不但托住了青色火焰,还形成了一张七色彩罩,围住了巨鸟。

青鸟见此,目中怒色更甚,一张口,猛然向下虚空一啄,一道的尖锥状的巨大青芒,一闪即逝消失不见。而下方的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忽然那感到祭出的令牌古宝猛然一震,“砰”地一声巨响后,令牌被击的倒飞而回。

老者吓的魂飞天外,急忙数道法诀打在令牌上,想要制住去势,但令牌只是略微一顿,就无济于事仍狠狠飞来。眼看令牌就要砸向老者本人,突然人影一闪,两只手臂按在了老者肩头,同时一股巨大灵力流入了其体内。

“快施法,我助你一臂之力。”一句冷冷的话语声传来,竟是那灰袍老者的声音高大老者闻言,顿时精神一振,一口气再次打出四五道法诀,令牌终于在四五丈距离时停了下来,恢复了控制,两人都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经历了这一幕,其余老者也暗暗心惊,更加不敢有丝毫大意之心,急忙将古宝威力,发挥到极致,各种光芒交织一起,竟联手挡下了几次那巨鸟发出的青色光锥。

离几人不远的乐姓女子,看到眼前这一幕,又回首看了看身后的古灯,迟疑了一下并没有上前帮忙。在灯油没有燃尽前,她必须守护着此灯,不能让它们被人偷袭而灭掉,否则就大事不妙了。

枯瘦老者一见巨鸟竟然被这几名老者缠住,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但马上就若无其事起来。

他并不心急,因为这只他们慕兰族供奉了数万年的圣禽明显占据了上风。而这七名老者所驱使的宝物,虽然厉害异常,但还不是圣禽的对手,绝对可以在灯油耗尽前,击杀这七名修士。这七人也应该是天南最后的杀手锏了吧。想到这里,这位祝神师目光不禁向对面的修士阵营看去,龙晗正站在千余名法士的跟前,脸色阴沉之极。

“没想到慕兰人竟然还能召唤这种妖禽,这下麻烦大了。”龙晗神色不变,但口中低不可闻的喃喃了一句。“快,将那批灵像兽也放出去吧,趁现在太真七修还能缠住那妖禽,让它们也发挥些功效吧。”龙晗声音一下变大,冷冷的说道。

随着此命令传下,数十头乌黑发亮的兽雕,蓦然被众修士推到了阵营前。然后几名修士从身上掏出一张灵符,往雕像上一拍,绿光一闪,灵符诡异的没入雕像中不见了踪影,这些修士立即盘坐地上,一动不动起来。

片刻后,这些兽雕乌光闪动,接着双目射出阴寒的蓝光,竟抬爪伸腿的全活了过来。随后不用任何人吩咐,就从原地窜出,飞扑战场中的众法士。而那些拍下灵符的修士,仍然盘膝垂首地不动一下,仿佛睡着了一半。

枯瘦老者远远的看到此幕,脸色却露出一分讥讽之色。他一转脸,对一旁的黑袍女子客气说道:“打到现在,也该给对方致命一击了。陆夫人,贵宗的铜甲尸放出来吧。这一次,足以奠定胜局了。”老者说完这话,满是自得之色。

“祝兄别急,再稍等一会儿。本宗铜甲尸大部分只相当于筑基期修为,只有等天南修士法力消耗的差不多时,出击才能达到威慑效果。”黑袍女子目光闪动几下后,平静的说道。

“这……好吧!只要不是贵宗改变了主意,再等等也是无所谓的事情。”枯瘦老者先眉头一皱,有些迟疑,但随即点点头的同意下来。对方说的倒也不是没有一分道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