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七十二章 边界之战(六

韩立冲黑色巨峰一招手,小山光芒闪过后,缩小至数寸大小,化为一道黑光飞射入袖中。血色光罩顶部也恢复了原来形状,看来此罩还真是坚韧无比。

韩立转过身来,伸出一根手指,“噗嗤”一声,一颗核桃大小的淡蓝色火球浮现在了指尖上。“去!”韩立口中轻吐道,轻轻一弹,火球直射向了远处的罩壁。

“砰”的一声轻响,蓝焰爆裂开来后,蓝色冰层瞬间蔓延开来,遍布了整个罩壁。整个血罩内温度急降,变成了严寒的世界,其温度之低简直可以呼气成冰。看到这一切,韩立后形一晃,到了一处蓝光闪闪的罩壁跟前,一抬手,一道青色剑气击到了厚厚的冰层上,碎裂之声传来,晶莹冰屑四下纷飞。

看着剑气所击之处,韩立神色一沉,随着冰屑的掉落,后面的血色罩壁竟然安然无恙,其上的粘稠血液,也未有被真正冰封起来迹象,只是表面起了薄薄一层蓝霜而已,血气仍在里面翻滚不已。

韩立略思量一下,抬手迎风一晃,一层紫色魔焰蓦然覆盖了整只手掌,毫不客气的伸出此手,往罩壁上轻轻一按。紫罗天火威力果然稍胜乾蓝冰焰一筹,紫焰才刚一接近罩壁,就“兹啦”一声,罩壁上的血雾血液就被瞬间凝固了起来,泛起了耀眼的紫光。

韩立面露喜色,他小心操纵紫罗天火,让其威力只限于眼前这一小片罩壁,又一张口,霹雳声响起,一道金弧从口中喷射而出,直接打在了这片罩壁上。金芒闪过后,罩壁浮现了一道细细裂纹,但血光狂闪几下,转眼间裂纹就不见了踪影。

韩立怔住了!这血罩鬼门道还真不少,虽然并冰冻住了,竟然还能自行修复损伤。怪不得慕兰人如此放心的使用此禁制,连紫罗天火都无法击破,的确可以困住普通的元婴修士了。

虽然心里有点骇然,韩立却马上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一颗青色锃亮的拇指大圆珠出现在了手心处,正是他新近炼制成的雷珠。此物自从练成后,尚未祭出使用过一次,正好如今试试其威力如何。

而且从那阵雷鸣声后,韩立在罩中就再也无法感应到外面的大战情况,但算算时间也应该过了一开始的阶段,出去应该没有大碍才是。否则再迟些不出去相助的话,修士大军万一大败,他可就是笼中之鸟,绝无幸免的道理。这样想道,韩立手心光芒一闪,雷珠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一道青光激射向了罩壁,同时身形向后倒射而去。

一声沉闷的雷鸣声响起,接着一团头颅大小的金青色光芒,在罩壁上升起,整个护罩都在此击中,剧烈颤动起来。韩立脸上讶色一闪而过,此珠的威力,似乎还在他预测之上啊!

此念头刚一在他心中升起,韩立忽然脸色微变,身上青色灵光大放,整个人化为一道青虹飞射而出。此雷珠一击之下,竟轻而易举将罩壁击出一个不大的孔洞出来,这让感应到的韩立不及多想地飞射而出。

那孔洞正在迅速缩小起来,韩立所化青虹射出血色护罩时,心中自然惊喜异常,这用和紫罗天火威力同阶的青色灯焰炼制的雷珠,竟然如此轻松的破除此禁制,这真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原本他还想着,若是此雷珠还不行的话,就只有动用噬金虫和血魔剑了。

前者虽然无物不噬,但破除此罩,恐怕要花费一些的时间,后者使用起来却是后患无穷,韩立轻易不愿动用此物的。

但现在炼制的无名雷珠,竟然能破除血罩,这自然是一件意外之喜。看来紫罗天火之所以无法击破此禁制,多半还是因为其本质上是冰寒属性缘故,而不像灯焰是货真价实的火属性灵火,无法相克之。

不过刚一飞出的韩立,尚未定睛看清楚护罩外的情形,耳中先传来几声吃惊的惊呼声,接着各种各样的爆裂声、轰鸣声,以及无数的大喝声怒吼声,都或远或近同时往耳中贯入。

韩立急忙定睛一看,不禁呆了一呆。他此刻竟处于十余名法士的包围之中,好在他神识一扫之下,这些法士修为都不太高,有两名结丹期,其余都是筑基期修为。他们人人手持一杆法旗,似乎正准备施展什么灵术攻击。而韩立从血罩中飞出后,竟正好处在这几人的上空。

韩立没理会他们,在向四下略一打量,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目光所及之处,无论天空还是地面,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灵光宝气闪动不已,各色爆裂声更是此起彼伏。双方的修士和法士或几人,或一群,形成了无数的大小战团,彻底混战在了一起。韩立一时竟看不出哪一方稍占了上风。不及多看,韩立急忙把目光收回,冷冷打量附近的这些法士一眼。

这十余名法士见韩立蓦然从血罩冲出,自然也目瞪口呆起来。

“不好!他是元婴修士!快叫大上师过来。”一名结丹法士最先反应过来,脱口而出大叫一声后,马上一拍后脑勺,一柄碧绿色飞刀就向韩立激射而来,同时身影化为一道绿光向后倒射十余丈远去,拉开了和韩立的距离。其余法士闻言,一惊之下也反应过来。

另一名结丹法士立刻配合的放出了一柄火红飞叉,同时另一只手一扬,一道传音符化为一道火光破空飞去。而修为低下的剩余法士,则高举手中的法旗,口中咒语声大起,十余道碗口粗火柱从旗尖出喷出,化为一片火海向韩立滚滚袭来。

“咦!”见这些法士竟然没有逃跑,反而主动出手,大有想拖住他的意思,韩立略有些意外。但脸上煞气一闪,大袖一甩,青光点点,数十口青竹蜂云剑从袖口中蜂拥而出,随手一道法诀打出,每口飞剑轻轻一颤后,马上又分出数道剑光出来,瞬间密密麻麻的剑光就将簇拥在了韩立周围,剑气冲天,看起来气势惊人之极。

那两名结丹法士见此情形,吓了一大跳,但仍硬着头皮的指挥法宝攻了上来。

韩立冷笑一声,两手随意点指两下,各有数道剑光飞出,一下抵住了射来的飞刀和飞叉交织到了一起。青光大放之下,这两件法宝一下就被众剑光压得哀鸣不已,灵光瞬间缩成了一小团。至于那滚滚而的地火海,尚未接近韩立身边数丈,在诸多剑光一搅之下,化为了乌有。

现在可不是和这些法士磨磨蹭蹭的时候,韩立也没有留手的意思,口吐出一个“去”字后,百道剑光突然光芒大放,同时激射而出,铺天盖地的青光同时向每一名法士扑去。

筑基期的法士虽然纷纷祭出了手中法旗想要抵挡一二,但是青色剑光一落之后,这些人就被搅成了肉泥,连一丝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倒是那两名结丹法士,一见如此多剑光向他们飞来,脸色唰一下苍白无血色。他们再怎么胆大和勇猛,也不敢抵挡如此惊人的攻击,想都不想的各化为一道遁光,朝相反方向飞遁而逃。

韩立见此,目中寒光一闪,两手一结手印,飞射向他们二人的两片剑光一阵清鸣后,蓦然联结一起,众剑光法力联结一起,一下遁速快了大半。

可怜两名慕兰法士才刚刚飞出二十余丈,就被后发先至的剑光彻底罩住。虽然他们拼命的催动护体宝光,并手发各种灵术想要支撑一下,但是青光降下后,无论灵术还是护体宝光,全都瞬间化为了乌有。两人连吭都没吭一声,身躯就被众剑光斩成了无数截,元神同样没遁出的机会,直接消融到了剑光之下。

就在韩立刚一得手的时候,上空传来一声暴怒之声,接着一道刺目黄芒从天外飞扑而下,速度奇快异常。韩立神色一动,背后霹雳声一响后,风雷翅刹那间展开,银光一闪,人就从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本飞射而下的黄芒一见此景,不由得停滞了一下,光华一敛后,一个身穿黄衫的无须老者就出现在了半空中,其虽然满脸暴怒之色,但目光深处却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这人正是慕兰的某位大上师,他原本正配合其他法士,在高空和几名天南元婴修士对峙,一接到自己族人传信后,立刻先脱身飞遁而来。但是其动作虽然那够快,但也只看到两名族人被青色剑光斩灭的一幕,自然狂怒之极。这里面可有一人是他的亲传弟子,一向视为子侄看待的。

可韩立的突然消失不见,忽然其吓了一跳,马上想起了天南修士中一名极为厉害的角色,急忙克制住心中的怨毒,神识四下的探测不停。

其背后银光一闪,韩立的身形浮现在了那里。

“去死吧!”一感应到韩立的浮现,老者想都不想的身形滴溜溜一转,一扬手,一块四方的法宝,狠狠砸向韩立。此宝一出手后,黄光大放,瞬间化为十余丈大小的一块巨砖,风啸尖鸣声同时从法宝上凄厉传出,声势极为惊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