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六十九章 边界之战(三

对面黑袍人一见光罩重新浮现,也不再言语的两手一掐诀,低沉古涩咒语声从其口中传出,身上阴寒魔气狂涨数尺,一下化为了漆黑如墨的触手,狂舞不停起来。

韩立眼睛一眯,盯着对方一动不动,但缩在袖口中的双手传出轻微的霹雳声,隐有金光在闪动。对付魔修,韩立早已有了瞬间灭杀同阶的把握,只要抓住对方攻击来的空挡,就可一举击毙对方。可就在这刹那间的功夫,黑袍人瞳孔化为赤红之色,口中也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声,随后身上魔气一散,黑袍下身躯竟开始膨胀起来。转眼间,体形涨大了倍许有余。

“咦!”见此情形,韩立微微一怔。他倒不是因为对方体形变化的缘故,而是对方的魔气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让人极为不安的古怪气息。

黑袍人的血红双目,露出了疯狂之色。膨胀的身躯又突然收缩起来,眨眼就化为三尺来高的一个侏儒,并且身形一下倒射到了身后的罩壁处。

韩立吃了一惊,心思急忙转动,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他两手一扬,两道粗大金弧从手中喷射而出,在空中化为一张巨大金网向那黑袍人迎头罩去。随后他又马上一抖袍袖,一蓝色小盾从袖口中飞射而出,化为一面巨盾挡在了身前。而他另一只手一拍腰间储物袋,那枚禁制珠就落到了手心处。

只要情形不对劲,他就马上祭出此珠,破开禁制离开这里。明知道对方有花招要使出来,他可不会在此地束手束脚的。

就在韩立心思乱动之际,金色电网罩下的黑袍人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砰”的一声巨响,整个人莫名地爆裂了开来,身躯每一寸化为血沫,四溅飞射。

韩立先是吓了一大跳。但马上显出愕然之色。原以为对方是想施展什么自爆类的凶残秘术,但对方血肉全飞溅到了罩壁之上,根本没有波及到这面,看起来也一点威力没有的样子。

韩立不解之余,有些惊疑起来。但马上他就发现了一点不寻常的东西,对方的血沫碎肉全粘在对面罩壁上,竟没有一丝掉落的意思,并且这些血肉在其注视下,诡异的在罩壁上蠕动了起来。

看到这里,韩立有些目瞪口呆了。

“噗噗”几声传来,那些血肉忽然化为了团团血雾,并沿着罩壁一下蔓延开来。其速度之快,眨眼间将把白色光罩大半化为了血红之色,并且发出了闻之欲呕的血腥气息,刺鼻之极。

韩立心中骇然,急忙将手中的禁制珠朝身后罩壁,狠狠砸去。“砰”的一声,禁制珠在接触罩壁的瞬间,化为一团漆黑乌光爆裂了开来。随后那部分罩壁闪烁不定,整个光罩都微颤了起来。

韩立见了大喜,十指急忙紧跟连弹,十道青色剑气接二连三的击到了同一处地方,白光急闪几下后,眼看罩壁就要破碎开来。

他正心中大喜,却眼前血光一闪,大片血雾一闪之下掩盖掉了眼前的罩壁,化为了血红之色。

韩立心中蓦然下沉,抬首四下一望,才发现整个光罩都成了血红色,上面血雾翻滚,凭空凝结出一滴滴的粘稠血液,血腥之气顿时大增。

他不及多想,一张口,雷鸣声传出后,一道碗口粗金弧喷射而出,击到了眼前的血色上。金光爆裂过后,血雾稍一溃散,马上又恢复了原状,仿佛丝毫无损。

这大出了韩立意外,原本想喷出的青竹蜂云剑一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与此同时,对手自爆将光罩血化的情景,在十处场地上同时上演着。十名参加赌战的元婴修士,不成提防之下,全都被困在了异变光罩内。

下面监督法阵运作地十名结丹修士自然知道情况不妙,一边警惕着对面的法士,一边急忙掐诀想要停下法阵。但是大出他们意料的是,一见光罩化为血红色,这些法士一言不发,立刻掉头离开了法阵,直接飞回了本阵。

这一下,宋姓女子十人非但没有安心下来,反而纷纷知道事情严重了,看来光罩的异变,肯定是法士们捣的鬼。

结果像他们预测的那样,法阵虽然被施法停了下来,但是空中的血罩仍然诡异的存在,并且血雾开始转淡,罩壁上满是厚厚的血层,涂满了整个罩壁,竟仿佛将数百人的鲜血同时用到了此上一般,看起来实在恐怖之极!

见到这一幕,至阳上人等人自然心中一惊,再见那十名修士都无法停下法阵,就再也无法沉住气了,忽然化为三道刺目惊虹直接飞遁而出。

“下去吧!这里不是你们能够处理得了。”一飞到了法阵上空,至阳上人看了一眼异变后的光罩后,阴沉脸的说道。

下面修士闻言心中大松了一口气,急忙飞回了本阵。而宋姓女子看了看韩立所在血罩,担心之色一闪而过,同样无奈地离去。对面法士阵营中的枯瘦老者等人,刚开始见困住了韩立等人后,脸上自然闪过一丝兴奋,如今见三大修士一齐飞到了法阵处,脸上仍从容之极,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三大修士有本事破开血罩。而在他们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了一男一女两名黑袍人。

“房宗主,果然成功了。希望血罗罩真像贵宗说的如此厉害,可以将十名元婴修士困在罩中半日。天南一旦少了这十人,自然实力大减不少,而半日时间足够我们与天南修士一决雌雄了。”枯瘦老者一回头后,对那黑袍男子干笑道。

“放心!这血罗罩是本宗六大秘术之一,不但需牺牲十名圈养百年的血尸,而且就为了不让对方起疑心,还特意让些血尸服用了魔灵丹,再让包括本宗主在内的十人一齐出手用分识加以控制,才瞒过对方探查的。如此费尽心力,甚至不惜舍弃那一缕分神,本宗主自然有十足的把握了。就是元婴后期修仙者想破除此罩,不大耗法力花费个半刻时间,都不可能成功的,而你们会给他们此机会吗?”黑袍人撇了老者一眼,冷笑的说道。

仿佛是为了验证黑袍男子此言。远处的至阳上人冲身下一座血罩,随后轻轻一划,一道刺目的剑气一斩而下,轰隆隆一阵剧烈响动后,血罩只是微微一颤,又恢复了原样。

至阳上人见此,面色一下阴霾了下来。其余魏无涯和合欢老魔看到这一幕,也没有再出手的意思了。以他们的眼力,虽然只是其中一人试了一下,但马上就可试出此血罩的禁制强度。这诡异血罩坚韧无比,还另有什么古怪在上面,实在不易击破。不过这一斩之下,三人也看出了此罩只是偏重困敌,没有伤敌的功效了。

这让三人互望一眼后,苦笑了起来。原本以为对方会在战斗中对十名赌斗修士,施展厉害杀招好重伤他们,但没想到对方一开始就打着暂时困住十人的主意。这让三个老怪不及防之下,倒有些失算了,提前所做的准备,也一下多半失去了效用。

“易兄,这是什么魔道功法,你们魔道六宗没有这种功法吧。竟然让人自爆,才能施展此法,实在是事先没有想到的事情。”魏无涯叹了口气,缓缓问道。

“没有,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古怪的秘术,看来晋国修士的确不容小瞧啊!”合欢老魔眉头紧锁的说道。

三人懊恼之下,也没有心思去质问对方什么!因为对面的法士大军中战鼓声响了起来,有部分法士纷纷腾空而起,停留在了半空中,而地上法士也开始变换位置,并传来了阵阵咒语声,摆出了一副进攻的架势。

后面的修士大军,虽然见到了赌斗的诡异一幕,但在高阶修士指引下,倒也没有慌乱什么,同样有所应对的队列开始移动,各色灵光开始在修士阵营闪动起来。

“这次算我们吃了个大亏,好在他们只是暂时被困住,并无性命之忧,只要我们将时间拖长一些,他们还有机会出来的。我们高阶修士人数原本就比慕兰人多些,即使少了他们十个,也不会比法士弱哪里去的。”至阳上人想想后说道。

合欢老魔和魏无涯,虽然知道至阳上人此话多半有自我安慰的意思,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了。当然二人心中的恼怒之意,自然不少。

“好了,下面的大战也无需我们指挥,我们只要尽量拖住慕兰神师就可了!”合欢老魔脸上凶光一闪后,阴森的说道,随后他不理其他二人,而是一抬首,冲对面的法士大军厉声喝道:“久闻慕兰神师,一身通天灵术深不可测,易某三人想领教一下,不知几位神师可愿出来一战。”

合欢老魔此声大喝,显然用上什么秘术,竟如同晴天霹雳一般,震得方圆数里的天空地面,全都嗡嗡直响。双方阵营中的咒语声,一时压了下来。甚至那些升空的法士,有些修为低浅的,身形晃了几下,差点栽落而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