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六十八章 边界之战(二

“看来多说无益,你们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那就只能生死一战了。不过在此之前,先进行赌战,你我双方共同派人布下禁制吧!无论输赢多少,赌战一结束,我们马上放手一战。”枯瘦老者倒也干脆,直接了当的说道。估计他也知道,到了这种地步,再说服三大修士服软,根本是痴心妄想之事。

“赌战自然可以,但是你们答应的俘虏呢!没有见到人的话,嘿嘿……”合欢老魔盯着老者,冷笑一声。

一听对方此言,老者一怔,但是想了想后,嘴唇微动的向后方传音了几句。顿时后面的法士队列,一阵的涌动,千余名赤手空拳,除了一身衣衫外别无他物的修士,从队列中被推了出来。

这些修士一到阵前,顿时神色各异,既有面红耳赤者,也有冲着众法士怒目圆睁之人。而对面修士大军中也一阵轻微的骚动,这些被俘修士,自然有许多同门将他们认了出来。

至阳上人等人见此,互望一眼后,才神色略缓的点点头。

“怎么样?人你们见到了,现在该安心了吧,快些开始赌战吧!”那慕兰神师中的毕姓矮子有些不耐起来。

“阁下怎么如此心急?莫非这次赌战,你们打算动什么手脚?”魏无涯出其不意的说道。

“你们不敢赌战的话,我们就先用这些修士祭旗。然后再开战,不知三位意下如何?”矮子面色一变,竟威胁起来。

“阁下要挟我们!”魏无涯目中寒光一闪,厉声说道。

“谈不上什么要挟?但是不愿参赌战的话。我们留着这些俘虏也没用,用他们祭旗激发下士气,倒也不是不可能。”枯瘦老者神色不变,但声音阴森了几分。“要我们赌战也行,这些俘虏先放了,我们就答应赌战。”至阳上人听到这里,眉稍动了几下后,缓缓说道。“放了?你认为我们会做这种蠢事?”矮子不客气的说道。“可我们也信不过你们!若是赌战结束,你们不守诺怎么办?”魏无涯淡然道。

“就算如此,我们……”“好了,不用再说这些没用的话了,赌战前我们可以先放回一半俘虏,剩下的看你们输赢情况而定了。这你们没有意见了吧!若是还不行的话,你们尽管回去,这就开战就是。”老者未等那矮子再说什么,目中凶光一闪后,抢先道。

“好,就如此办!你们那边放人。我们这边就开始布置禁制。”这一次至阳上人和其余二人传音几句,就果断地同意道。这种条件,也是对方能让步的最大程度了,真谈破了此事,他们可没法对身后的众修士交待。

淡好条件,六人各自返回了阵营,安排了起来。

韩立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子,藏在了一队修士中,在赌战开始前,他并不想被对面的高阶法士注意到。而刚才至阳上人等人和慕兰三大神师的交谈,以韩立的强大神识,自然听的一清二楚。结果在韩立嘴角泛起轻笑后,那些被推出来修士中一部分被法士解除了身上禁制,然后满是惊喜之色的飞向了对面。

不过,至阳上人显然早有安排。他们未等这些修士飞入大军中,就早有数百名修士迎了出来,对这些获救修士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里面并没有奸细,身上也没有动过什么手脚后,才放心的让他们进入修士队列中。

“这些天南的家伙还真够小心的,幸亏当初没有让这些修士服用失心丹,否则还真不好过这一关。”毕姓矮子远远看到这一幕,不甘的冷哼道。

“这是当然之事!天南三大修士,可不是易于之辈,这些小手段,还是不用的好。打蛇要打在七寸处,否则就成了弄巧成拙了。”仲姓儒生赞同的说道。

那枯瘦老者闻言,脸上丝毫表情没有,只是摸了下寥寥无几的山羊胡子,望着对面的修士大军,身形一动不动。

在韩立远远注视下,一群修士和法士各自从阵营中飞出,然后双方大军中间的位置,分成十处,开始布置起法阵起来。这些人,都是修士法士中精通阵法之道的阵法师,要布置的禁制屏障法阵虽然厉害异常,但却并不是偏门法阵。因此以这些人的阵法造诣,对方若是做什么手脚,自然一目了然。

平常来说,这种禁制布置起来耗时甚久,但是如此多阵法师同时出手,并不惜各种珍贵材料和一些早已炼好的阵盘阵旗协助,仅仅一刻钟时间,十座隐泛着白光的小型法阵就已成形。随即双方阵法师共同催动法阵,十个面积覆盖七八十丈的白色光罩浮现在了两阵间。

这些阵法师再重新检查一遍后,认为都没有问题,才纷纷撤走,而换上十名结丹期修士和法士同时走了上来。正好每一名修士和一名法士,共同监督一座法阵的运行。

其中一名天南修士,正是落云宗的宋姓女子,她白衣飘飘的走到一端倒数第二的法阵前。看到这一幕,韩立脸上没有露出意外之色。

此女走到了那座法阵前,那就说明他就要去那座法阵参加赌斗,毕竟只有自己宗门的弟子,才能让这些参战老怪大感放心,否则万一所派修士是哪个敌对宗门弟子,在遇到危险时不出手解救,或者不肯尽心,这可就倒了大霉了。

因此宋姓女子的出现,倒是韩立主动提出的,毕竟其他落云宗弟子,他可不怎么了解。

大阵已成,自然是双方赌战之人共同出场,对面法士阵营中,首先飞遁而出了十名黑袍罩体的人来,这些人身上个个阴气弥漫,魔气惊人。

“魔修!”韩立瞳孔一缩,喃喃低语了一句,但却身上青光一闪,化为一道青虹,飞射出了修士阵营。和他作同样举动的还有其他九名元婴老怪,其中大部分韩立都已见过,只有两三人面孔陌生。碎魂真人、云露老魔及那白姓妇人都在其中。这些人飞射到了自己认定的法阵前,缓缓停在了空中。

韩立一到光罩上空,先冲下方操纵法阵的宋姓女子点点头,然后平静的朝对面地黑袍人望去。

“有点古怪!身上魔气怎么如此狂暴?难道事先服用了类似回煞丸的霸道丹药?”韩立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暗自思量起来。若是仅仅如此的话,他倒不会畏惧什么。

对面的黑袍人身材普通,但两眼闪着绿色的寒光,眼皮都不眨一下的盯着韩立。虽然无法看清对方的面容,但的确是元婴修士不假,修为已是元婴初期顶峰,还未进阶中期的样子。

看完之后,韩立目光一转之下,斜撇了附近的其他几名黑袍魔修,似乎都和自己对手差不多,即使有所差异,但也悬殊不大。

韩立心中一动,警惕心大起。看来这次赌战还真的有些问题,这些魔修,竟然一个元婴中期修士都没有!不过没关系,只要对方一使用魔道功法,他就立刻施展辟邪神雷将对方瞬间灭杀,对方就是再有什么花招,也无济于事。

韩立转眼间,杀心大起,心中已定计下来。

就在这时,对面的黑袍修士忽然从腰间摸出一个储物袋,然后毫无感情的望了韩立一眼。韩立微微一笑,同样将一个装满了赌斗材料的储物袋摘下。袋中的材料可是天南四大势力一齐凑出来的,价值之大,就是韩立见了也有几分眼红。对面的黑袍人手一抬,将物袋直接扔了过来。韩立眼睛一眯,也扔出了自己手上的储物袋,互相交换了过来。

对方储物袋的材料,原没有他储物袋中的材料种类多,但若论珍稀价值,但又稳胜一筹,这和他们挑战书上所说的差不多,并没有不妥之处。

韩立点点头,也不将材料归还,直接将这储物袋别在了腰间。对面的黑袍人也做了同样的举动。

下面的宋姓女子和对面法士见此,同时口中念动咒语,两手不停掐诀。各有一道法诀打在了法阵上后,其上的白色光罩闪动几下后,蓦然消失不见。

韩立和黑袍人的动作几乎同样快,身形一晃后,两人同时出现在了法阵中,这让二人都有些意外的看了对方一眼。

而白蒙蒙的罩壁再次浮现,将二人与外面的一切隔绝了开来。而其他的修士和黑袍人,也一对对的同样入了光罩中。一时间,远处观战的修士法士大军鸦雀无声,人人屏住了呼吸,有些紧张的看着光罩中有些模糊的十对人影。

进入了光罩中,韩立就没再理会其他人的战斗,只是平静的看着对面的黑袍人,身形一动不动,但是身上的青光流转渐盛,体内的众飞剑,也纷纷自行颤抖起来,时刻可以飞出伤敌。

当然面对魔修的最犀利法宝,辟邪神雷则早已汇聚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光球,在韩立丹田处,被其元婴笑嘻嘻的双手抱着,随时可作出石破天惊的一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