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六十七章 边界之战(一

“若是原先那些破禁珠,的确无法奈何高阶禁制。但龙兄不知道,那些流落外面的破禁珠其实并未炼制完全,都只是一些半成品而已。真正的破禁珠,不但要加入几种珍贵异常的材料,而且炼制不易,但对破除高阶禁制有不小的奇效。当然它的用途不多,所以本门才一直没有多加炼制此物。但现在,是为了那些参加赌战的道友着想,本门还是想办法凑齐了十颗。只要他们带上此珠,若是形势不对立刻祭出,就可以破禁而出,如此一来,就无后顾之忧了。”至阳上人胸有成竹的说道。

“我说至阳道友明知不妥,还对明日的赌战毫不担心,原来有此后手。有了破禁珠,就算对方耍什么花招,倒也不用惧怕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魔道天煞宗有一种秘制的丹药回煞丸,服用下去可以激发体内真元,让消耗一空法力马上恢复大半,并激增几分修为,当然药力过后,肯定会损伤一定元气。可以让这些道友,一人也带上一粒,若是形势实在危机,也可以突然服下,用做奇招。”合欢老魔瞥了至阳上人一眼后,补充的说道。

“妙啊,有这两种后手,赌斗之事龙某也安心了。”龙晗轻笑起来,但话锋一转后,又开口道,“下面我该考虑下,怎么对付那些黑袍人了。这些人修炼的是魔道功法,还是由正道盟抽取一批道友,来对付这批魔修吧。毕竟太真门几个宗门中,有不少专门克制魔功的法诀,对付这些魔修,应该同样有效才对。”龙晗说着,瞅了一眼至阳上人,看其如何回复。

“没问题,这些魔修交给我们正道盟就是了。但那些法士中的上师,可就要大多由你们多应付了。”至阳上人并没有推诿的意思,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这个自然!法士方面就交由我们三大势力接下了,具体就……”一见至阳上人毫不推辞的答应对付晋国的魔修,其余几人都大为满意。他们厅中商议了许久,一直到日落时分,才安心的散去。这些人按照商议的结果,各自回去另行准备了。

这日的一大早,巡视的修士就见到对面法士大营中,先是霞光闪动,接着轰隆隆地惊天鼓声响起,一队队法士不慌不忙的从营中飞出,驾驭着法器,向边界的中心处开来。

这一下,早有准备的这些修士急忙发回了传音符。顿时片刻后,天南一方的大营中也传出一阵悠长的钟声,随后早已蓄精养锐多时的诸多修士纷纷出营,化为无数惊虹冲天而起,朝同一地方铺天盖地而去。

一时间,各色灵光遍布天空,清鸣声、长啸声此起彼落。而和另一方向气势汹汹而来的法士大军相比,仿佛两股滔天巨浪迎面而来,但在相隔十余里时,双方忽然戛然而止。无论法士还是修士,在能隐约看见对方的距离时,不约而同地停下遁光,然后远远相望起来。

一方毫无退路,背水一战,才有能让整族杀出条出路。一方久居故土,不容外敌入侵,同样士气高涨异常。双方还没动手,但那惊天的杀气就在两阵间弥漫而起。

这时,韩立漂浮在一队千余人的修士队列上空,冷眼望向远处的法士大军。一眼望去,对面霞光片片,每一片霞光中都足有数百名法聚集在那里,而这霞光足足绵延了十余里之远。

显然双方都主力尽出,虽然无法估计具体人数,但此地至少聚集了六七万以上的修仙者。而平常情形下难得一见的高阶修仙者,此时更是比比皆是。

不过虽然人数大体相当,但是还是可以看出双方的异同。法士一方虽然服饰各异,但低阶法士的法器全都是那简单的几种而已,不是光的圆钵,就是拳头般大小的圆珠,但最多的还是一杆杆颜色各异的法旗,而刀剑类的法器,却少之又少。

而修士一方,低阶修士手中的法器可谓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但以刀剑类法器居多。但这些法器一个个晶莹闪烁,灵气逼人,单论等阶而言,一看就远胜法士一方。

虽然法器上面,法士一方远逊于天南修士,但是法士队伍有条不紊,即使飞遁在空中,仍然保持着玄妙的队形,一个个默不做声,只用充满敌意的目光望过来。

修士这面却明显训练不够,虽然勉强保持着队列,却混乱无序,不但窃窃私语声不断,而且还不时有人脱离队列另行其事,令那些高阶修士,不得不下来喝斥几句。

韩立看到这里,眉头皱了一皱。这也难怪,仅仅数月时间,如何可能将众多桀骜不驯的修士都训练好,仅仅让这些修士排成队列,就让那些高阶修士大感头痛了。

而对面的法士大军则不同,虽然同样是由众多慕兰部落联军组成,但是他们经常和突兀人大战,各部族法士组成联军是家常便饭之事,稍加磨合就会变得训练有素。这些事情,修士的那些主事高层清楚之极,但同样无法可施,好在他们是修仙者可不是世俗的军队一样,决定胜负关键的并非在此上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韩立这样想着,又向法士大军打量了几眼,对面最惹人注意的却并非慕兰法士,而是法士大军中的十几头庞大异常的蛮荒巨兽。它们参杂在法士大军队列中,体形仿若小山,实在惹眼之极。不少九国盟修士,都曾见过这些巨兽的厉害,因此投向这些巨兽身上的目光非常之多,并隐露一丝畏惧。

韩立抬首看看天上,晴空万里一丝乌云都没有,再低首看了看其下的乱糟糟的修士队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后他单手一翻,手心处,却多出了两样小东西,一枚拇指大小的乌黑圆珠,一颗火红刺鼻的四方丹药,有杏仁般大小。

这两样东西,是昨晚至阳上人派人送来的,并说明了它们的功效和用途,据说每名参加赌战的修士都有。韩立略有些意外,但不客气的收下了。看来为了能击败法士大军,三大修士还真是法宝尽出,一些以前藏着掖着的东西,这次可拿出来了不少。

不过如此做得,岂止光三大修士!想到这里,韩立不禁朝下方相邻的另一队修士望去。这队修士约有千人,中间有身穿红绿两色服饰地男女修士,各有十六名,他们分别抬着两口巨大棺木,一黑一白,并排而列。棺木上面贴满了大大小小的各色符,有数十张之多,实在诡异之极。

这些男女修士韩立倒也认得,是魔道第一宗,合欢宗的弟子,这让韩立对两口棺木大起好奇之心。可惜他虽然在半路上用神识刺探了一下,但是棺木显然被人施加了厉害之极的禁制,根本无法穿透其内。

除了这两口棺木外,其余修士队列中也有一些古怪惹眼的东西出现,像另一边的某正道宗门的修士,就簇拥着一个高约六七丈的青铜高台,台上架着一面巨大铜锣,直径丈许。而铜锣表面金光灿灿,不时有白色符文浮游现出,附近有一名赤膊上身的巨汉,双目紧闭盘坐其旁。

再远一些队伍中则有十几只乌黑雕像,三四丈之高,似乎有些残破,尽是上古凶兽的模样,栩栩如生的被一些飞车凭空托着,不知有何用途。至于再远些的修士队伍中,同样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现。

看到这些,韩立大感安心了不少,这说明所有宗门都知道此战非同小可,都将自己压底箱的一些宝物拿出,这样一来,胜算自然大增了不少。更何况出了这些表面的宝物外,还不知有多少厉害宝物,被那些宗门修士收进储物袋中,是无法得见的。

而法士大军中除了那些巨兽外,并没有其它的异样东西。韩立自不会相信,法士的伎俩仅止于此,肯定有什么厉害杀招藏了起来,这场大战到底是输是赢,实在难以预测啊!

这时源源不断飞遁来的修士、法士大军终于都已到齐。随后除了少数人外,大部分人不约而同的降落到地面上,开始鸦雀无声起来。

这时对面法士大军中一阵骚动后,从里面飞遁而出了三个人,枯瘦老者、矮子、中年儒生,正是慕兰三大神师。而修士这一方,也同样飞出了三道惊虹,正是至阳上人、魏无涯、合欢老魔三人。双方在相隔数十丈距离时,都遁光一敛,停了下来。

“怎么样?几位道友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只要将天南让于我们慕兰族一半,就可以停止干戈,化敌为友了。否则,此战过后不管输赢,你们天南修仙界恐怕会元气大伤的吧!”仲姓儒生望着对面的魏无涯等人,冷冷的说道。

“笑话,我们天南修仙界会元气大伤不假,但你们慕兰人若是此战败了,却是灭族的下场,我看该谨慎的应该是你们法士吧!”魏无涯一扬下巴,淡淡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