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六十六章 暗手

“活捉?房兄莫非开玩笑!你也知道,当日仲道友曾经出手对付过此人一次。可这人不但精通雷遁,还会一种从未见过的血遁术,根本无法拦阻此人逃命的。而这人其他神通也不小,活捉他和活捉我们这种等级的存在,也差不了多少。两位道友,觉得有可能吗?若是灭杀此人,只是抢夺金雷竹法宝,这倒是有些把握的。”枯瘦老者阴阴的说道。

“既然如此难以活捉,那死的也无所谓。”有些出乎老者的意外,黑袍男子略一沉吟后,马上改口了。枯瘦老者和儒生等人互望了一眼,传音商量了几句,也就答应了此事。于是接下来,这些人又始详谈起一些细节问题。

至阳上人和魏无涯等人也在一间大厅中,同样商讨着大战之事,但人数比法士一方少了一些。除了三大修士和龙晗外,此地还多出了一名红衫美妇及一位鹰眼秃头的白须老者。

这老者眼睛半眯半合,一只手掌的手指上套着衣个玉制指环。此指环翠绿欲滴,上面隐有符文浮现,看来是件不多得的异宝。

“天恨道友,这一次全靠几名道友了。我等会将法士大军主力拖在这里,你们只要潜进阗天城中将资源仓库全都洗劫一空。没有慕兰人辛辛苦苦收集的灵石材料等资源,即使慕兰人能在大战中占得上风,但我们后面就是拖,也能把他们彻底拖垮了。”至阳上人含笑说道,仿佛和眼前老者,大名鼎鼎的天恨老怪,昔日里根本未发生过什么不快之事一般。

“只要你们将慕兰神师都拖在边界处,潜入阗天城自然毫无问题的,更何况还有魏道友提供的传送阵,可以直接传进城内去,这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我唯一担心的反而是,慕兰人怎么会将资源都留在城内,会不会是个圈套,一直在等着我们往里跳?”鹰眼老者口中发出金石般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难受。

“这点天恨道友尽管放心。据我们在慕兰人中的卧底传信,虽然慕兰族占领了丰原国和虞国等两国,但是因为事先九国盟早做好了撤走准备,所有灵石矿、原料产地都摧毁掉了。法士虽然安排慕兰凡人尽力抢修,但因为时间太短,修好的数量少之又少,根本无济于事。现在他们消耗的一些灵石资源还是各部族共同贡献的一些家底,这些东西要被统一分配使用,所以都被储存在了一个秘密仓库中,专门布下了一座厉害的禁制大阵,并同时由数名大上师把守着,所以他们才如此安心的。毕真要有不可抵抗地力量进攻资源仓库,他们凭借那禁制的拖延,有足够时间转移仓库里的东西,按理说,是稳如泰山的。”合欢老魔也淡淡的说道。

“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九国盟和慕兰人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他们能派奸细潜入我们越国,我们九国盟同样可以派人混入了法士之中,那把守资源仓库的大上师之一,就是我们的内应。到时候他会关掉大阵禁制。天恨道友,你们只要动作隐秘一些,完全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魏无涯冷笑的说道。

“几位道友如此肯定,那在下说不得只有跑这一趟了,事成之后……”

“事成之后我们四大势力做主,专门将胥国划给道友所有。道友可以在此国开宗立派,我们四大势力决不会插手分毫,从此道友也可成为一派之祖了。”龙晗微笑的接口道。

“好,有几位的保证,老朽和几位好友只有拼着试试看了。时间不早了,在下回去准备一下,明日一早出发,先潜入虞国境内去。”天恨老怪再次从几人口中得到了想要地承诺,面露满意之色,但也没有在这里长留的意思,告辞离开了大厅,不久其身形消失在了厅口处。

“这老怪的成功的几率不小吧。毕竟除了他外,他带来的那些散修老怪,也一个个神通不小,在慕兰人不及防之下,应该没有失败的理由。”合欢老魔眉头皱了皱,缓缓的说道。

“易道友说的没错,只要我们真拖住了慕兰神师,天恨道友应该有七八成把握才是。只是没想到此老怪如此老了,竟忽然想到开宗立派之事了,而且还拉拢这如此多的散修为其壮声势。实在有些出乎意料啊。”龙晗也目光闪动的说道。

“这是很正常之事!天恨老怪进入元婴中期有三四百年了吧,如此长时间始终无法突破至后期,估计也彻底死心了,开始热衷其他事情,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而能成为一派之祖,可是一件大有身份的荣耀。只不过,此人平常和各大宗派交恶不少,这才趁此机会来和我们谈条件的,他们的到来可算是一支奇兵了。”至阳上人悠然的说道。

“好了,虽然有天恨老怪这个后手,但马上开始的大战,我们也不能大意的,尽量还是取胜的好。若一战之下真的造成大溃败,即使慕兰法士没有了资源支持,我们仍无法阻挡他们攻势的。魏兄,你们九国盟克制灵术法阵的那些禁制没有问题吧?这可是法士最常用的混战手段了。”至阳上人神色一正,向魏无涯问道。

“和法士对阵如此多年,我们对灵术法阵的了解,并不在那些法士阵法师之下。若非修炼的功法问题,我们九国盟甚至也可以摆设和慕兰人一模一样的灵术法阵。至阳道友不用担心此事的。”魏无涯冷静的说道。

至阳上人听了此话大为满意,虽然没说什么,但目光转向了黑袍大汉。合欢老魔见此,也淡淡的开口了。

“我们魔道六宗已准备妥当,不但御灵宗将镇宗三兽带来,我们合欢宗也做好了阴阳双魔解禁的准备。鬼灵宗的万魂大阵时刻可以启用,其余三宗另有一些厉害的手段会施展出来。倒是至阳道友,不知道贵盟可准备什么杀招吗?”老魔冷冷的说道。

“我们正道盟早在出发前,各宗各派就分别开启了门中的祖师堂,已将十几种具有莫大威力的上古奇宝取出,到时一定不会让道友失望的。”至阳上人说的很简单,但合欢老魔却神色一缓的点点头,似乎知道那些上古奇宝是些什么存在。

“我们天道盟松散得很,但盟内各派也都有所准备的,不过具体什么手段,龙某可不清楚了。但我们鸾鸣宗将收藏的几张上古玉符取出,它们神通之大绝对可让慕兰法士大开眼界的。只是年代太久,所余威能不多,此战后估计也就作废了。”龙晗自行说道,脸上露出惋惜之色。

“上古玉符?没想到鸾鸣宗还有这等宝物。想必天道盟其他宗门手段,也不会让我等失望的。现在唯一要担心,就是那些黑袍人和赌战之事了。易兄,那些黑袍人使用的功法也是魔道功法,道友无法准确辨认他们的功法来历吗?”至阳上人沉吟了一下后,迟疑的问道。

“哼!修炼的是魔道功法,本人就该认识了。那些黑袍人的功法特征,我是听九国盟道友转述的,并未亲眼所见,如何能作出准确判断。唯一肯定的是,这些人的魔功似乎比我们天南六宗要精纯巧妙的多,而且有些像鬼灵宗一脉的功法。”黑袍大汉没好气的回道。

“鬼灵宗?这些黑袍人具体人数并不知道,但是光阗天城一战时,现身的可就有七八人之多,而且全都是元婴修士,这明显是同一个宗门的修士。能拥有如此多魔修的宗门,也只有那个国家魔宗了,难道真是大晋国来的?”至阳上人口里分析着,脸色阴沉了下来。

其他人听到至阳上人此言,却没人显出诧异之色,看来同样都有此猜测了。

“哼!晋国修士又怎样了?看这群黑袍人躲躲藏藏,一副不敢见人的鬼祟模样,插手我们天南修仙界的事情,肯定只是其中一个魔宗,甚至只是此魔宗部分人的意思罢了,这有什么好怕的。只把他们当成法士处理,故作不知就是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红衣美妇,忽然间开口,声音清冷,但清脆悦耳。

“凤夫人所说有理。就算真是晋国某支魔宗全力支持慕兰人,我们面对的敌人只是强一些而已,难道还会脱手相让天南给他们不成。”至阳上人闻言,赞同的说道。

“话是如此不假。但晋国修士无论功法宝物,都比我们天南修士强一些,这是无疑的。若是明天赌斗是这些魔修参与,并暗中做了什么手脚,这可有些棘手。晋国的功法秘术多如牛毛,有很多让人防不胜防。”合欢老魔凝重的说道。

“没关系,这一点我早考虑过了,你们还记得我们太真门的破禁珠吗?”

“破禁珠!就是那种破除禁制用的一次性法器?这种东西不是只对低阶禁制有用吗?而且赌斗时的屏障,元婴期修士都要费一番手脚才能破掉,那种法器能有什么用处?”龙晗讶然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