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六十四章 萧师侄

近几日,虞国北凉国的某一段边界处,一队队法士修士从相隔数十里之远的两侧,驾驭着法器法宝纷纷从天而降,然后有条不紊的利用原有据点扎下了一片片的大营。一夜之间,气象森严的正奇大阵,一个接一个的大量涌现,人迹罕至的此地,风起云涌,杀气腾腾起来。更有小队的修士法士纷纷升空,在大营四周放岗巡视起来,生怕对方突然袭击似的。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更多的修士和法士云集于此,大大小小的御敌禁制遍布边界两侧,气氛也日益的凝重起来。但在边界中心处,偶尔有巡视的法士修士遇到一起,虽然冷冷的相望,但总算还能克制的没有动手。毕竟现在动手于大局无用,纷纷憋了一口气,静等日后的生死大战。

到了第六日时候,天南和慕兰的大阵禁制都布置的差不多了,所有人开始深入简出,在营地中蓄精养锐起来,就连巡视的人员,一时间也大大减少,但高阶修仙者,却开始频繁出现在了巡视队伍中。法士和修士的高层,也在营地中紧张策划着最后的对战之策。

天南修士大营北面是天一城所在方向,自然各种禁制布置相对法士少了一些,但是该有的岗哨,巡查人员却一个不少,甚至略有增加。在这种情景下,一队十余人的修士队伍,正在离大营二十余离外的地方,不紧不慢的飞行着。

为首修士是一名二十余岁的美貌少妇,有结丹初期修为,其后面的修士则是筑基期修为。大战将至,这些人不敢马虎大意,虽然只是例行的巡视任务,一行人仍然机警异常的不时张望。只有那为首少妇,神色略显从容,但是也将神识放到最大,感应着附近的一切异常。

忽然少妇神色一动,遁光蓦然停了下来,并惊讶的抬首向远处望去。其他修士见此一怔,随即如临大敌的同样望去,但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萧前辈,你……?”一名蓝袍修士惊疑的问了一句,但是话还未曾说完,远处天边白光一闪,一个光点出现在了那里,随后向他们这里飞射而来。

“好快的遁速!”一名修士失声叫道。几乎眨眼功夫,几人就觉得白色光点一下放大了几分,并且光芒中隐隐有什么东西似的。

“应该是哪位前辈到了。不过按照规定我们还是要上去问一下,你们在这里候着就行了。”少妇淡雅面容满是从容之色,不慌不忙吩咐道。随后她身上黄光闪动,就直接迎向了白光。

那几名修士见此,互相大眼瞪小眼一会儿,谁也没有说什么。他们和那少妇并非同门,并且修为辈分低下,自然不敢有何意见。

少妇仅仅飞出了一小段距离,就停下遁光不前了,因为那光点已到了其跟前,并化为一团耀眼光团蓦然停下,里面仿佛有一辆古怪的车子状法器,模模糊糊的有人影晃动。

“晚辈黄枫谷萧翠儿,参见前辈。前辈能否告知身份,晚辈是奉命行事,请前辈见谅一二。”美貌少妇虽然心里吃惊,但仍然用悦耳的声音见礼道。

“咦!萧翠儿?”白光中传来惊讶之声。

“前辈认识晚辈?”萧翠儿眨了眨清澈的明眸,露出愕然表情。她认识的几名元婴修士中,好像没有这等形象的修士,不过声音听起来,还真有三分耳熟,仿佛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一样。

在此女讶然的凝望光团之际,白光闪动几下,光华一敛,露出了里面的一切。

一辆古怪的白色飞车上,站着两名纪轻轻的男女修士,男的一身青色长袍,相貌普通,女的却一身白裙,貌美惊人。

“韩师叔!”在看到青袍男子面容的瞬间,萧翠儿纤手一掩杏口,吃惊的叫出了声,美目中满是难以置信地神情!

“小丫头,你也长大了,现在和以前相比,可大不一样了。”韩立打量着少妇,看着俏丽熟悉的面容,脸上露出淡淡笑意。

“韩师叔,真是你!聂师姐和雷师兄虽然说过师叔进阶元婴的事情,但我还是有些难以相信。”萧翠儿惊喜的说道,神色间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刚见韩立的少女模样。

“当时碰见他们只是凑巧而已。”韩立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此女是他一手引进黄枫谷的,虽然没有过多接触,但感觉上却有些不同。再加上此女还是当年马师兄的亲传弟子,韩立对她自然不像对聂盈和雷万鹤等人一样,不讲一点香火情分。

一旁宋姓女子见此情形,心里暗自嘀咕几句,她隐隐约约听人说过,自己这位师叔原本是黄枫谷的弟子,现在看来是遇到昔日旧人了。而眼前的少妇看起来灵慧过人,不知和这位师叔是何关系?

不管宋姓女子如何猜想,韩立和萧翠儿温和的聊起了当年分手后的一些往事,其中包括萧翠儿和小老头如何惊险的逃脱魔道追杀,重新返回了黄枫谷,马师兄坐化及此女机缘巧合结成金丹等事情。这让韩立感概了一番桑海沧田变化之快。

但过了一会后,萧翠儿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叔,你真成了落云宗长老,不会再回来了吗?”说完这话,萧翠儿脸上隐现期盼之色。

现在的黄枫谷处于一种极其尴尬的局面,虽然门中有一位元婴中期的令狐老祖坐镇,但是却苦于没有其他元婴修士人接替,一旦寿元耗尽,坐化而去,黄枫谷肯定在六派中地位急降,处境堪忧啊。故而不仅雷万鹤等人担心之极,就是萧翠儿这等后进结丹修士,同样忧心忡忡。更何况知道她和韩立关系的聂盈等其他修士,也让萧翠儿见到韩立时最好能游说一下,所不定韩立念在旧情上还会有所动心呢。因此一番惊喜后,萧翠儿即使知道韩立拒绝过雷万鹤等人,现在还是不得不重提此事。

“回去不可能了,落云宗待我不薄,我不会离开的,此事不用多说了。”一听萧翠儿此言,韩立面上笑意微敛,摇摇头说道。

“可我们黄枫谷以后……”萧翠儿神色一黯,脸现无奈之色。

“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曾经和令狐老怪做过一些交易,若黄枫谷真出现危机,在一定范围内我还会出手相助的。”韩立叹了一口气。将这交易之事含含糊糊地告知了此女。

“有这样之事!多谢师叔!”萧翠儿先是一呆,马上精神一振的说道。

“先不说这些了。你是马师兄唯一弟子,又如今多年不见,我不能不帮衬你一二。这是我昔日灭杀其他结丹修士得到的一件法宝,虽然不能当做本命法宝使用,但你炼化之后对敌到也另有妙用。而这瓶丹药是对你的修为精进、突破瓶颈也大有奇效,一并拿去吧。”韩立略一沉吟后,从储物袋中摸出一件碧绿指环和一瓶丹药,递给了此女。

“多谢师叔赏赐!”萧翠儿见此,急忙大礼拜谢之后,才欢喜的接过这两件东西。

“好了,我还要去大营,见一下那些老怪物,就不在此多耽搁了,以后有缘再见吧。”韩立等此女将东西收起,就平静地说出了告辞之言,然后不等此女反应过来,就足尖一点脚下飞车,顿时白光大起,韩立和宋姓女子身形在刺目光芒中再次模糊起来。

“恭送韩师叔!”少妇本想再说些什么话语,见此情景只能急忙敛衽一礼,就目送光团化为一道白芒破空飞走。然后此女怔怔的呆在原地,望着光点消失方向,一动不动起来。

而那些手下,这时终于御器飞了过来。

“萧前辈,那位前辈是谁,是元婴修士吗?”

“但样子,好像很年轻啊。”几名修士一凑过来,就好奇心大起的,七嘴八舌问道。

“不要多问什么,这人的确是元婴期前辈,昔日对我有过大恩,不是我等能随便议论之人,我们继续巡视就是了。”萧翠儿将心神收回后,玉容一沉,艳如冰霜的扫了他们一眼,不客气的说道。其他人听了此言,马上闭口不言起来。

离开了萧翠儿后,御风车的遁速即使大减,但片刻后就到了大营附近。韩立嫌此车太过显眼,将就此宝收起,二人改用遁光前进。宋姓女子识趣地始终没问刚才之事,让韩立暗自的点头。

再飞了一点距离后,二人前面就出现一层巨大光幕,呈五色状,凝厚耀目,将整片营地都罩在了其中。

韩立还未带着此女飞遁而下,早有另一队轮值弟子急忙迎了上来。验证过二人的身份后,当即开出一条通道,恭敬的放两人进入了光幕后。

一进入营地,韩立就和宋姓女子分手。此女要去禀告一声吕洛,然后去早已编排好的某一队修士中待命。而韩立直接去大营中心处,见到了主事的至阳上人等三大修士。

他们一见韩立如约赶来,自然满意之极,慰问了几句后,就介绍一些大战安排情况。韩立对此不太感兴趣,听了几句就告辞离去。然后在他分到一间独立的临时石屋中,盘膝打坐,养精蓄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