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六十三章 大战将至

一见蛟魂没入了灵皮中,韩立想也不想的手掌一翻,一杆蓝蒙蒙灵符笔出现在了手心处,六七寸长,小巧玲珑,显得精致异常。另一只手,则冲敞开盖子的某只绿色玉盒一招手,一团金色液体从盒中轻飘飘飞出。

韩立将制符笔飞快的冲金色液体蘸了一下,随后脸色一凝,对准那漂浮灵皮,符笔开始熟练之极的点点画画起来。一个个难懂的金色符文从笔尖处纷纷涌出,转眼间飞射向前方,没入血红色灵皮中不见了踪影。随后灵皮表面浮现出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符文,金光灿灿,如同刻印上的一般整齐。

而就在这些符文刚一涌现出瞬间,灵皮剧烈的颤抖起来,龙吟声从其上猛然传出,随后灵皮表面一阵的凸鼓,血红蛟魂从皮中猛然冲出,要逃匿而走的样子。可就在这瞬间,灵皮上的金色符文光芒大放,活过来一般的扭曲浮现出来,将那蛟魂一下紧紧的包在其中,然后往回大力拉去。

虽然没有了灵智,但蛟魂身为天地灵兽的精魂,自然下意识的感到了危险,不停与金色符文拼命撕扯着,想要破出而逃。这时,韩立符笔点化的符文更快了,大大小小的金色符文直接罩向了蛟魂,片刻后就将那它彻底困住,然后一点点的将其拉回到了灵皮之中。

趁此机会,韩立手中动作一停,马上换了一种紫色液体,同样用符笔蘸着,却画写出灵纹似地古怪符号,不慌不忙的一一甩而出。

如此这般,每隔一段时间韩立就换一种丹砂似的灵液,各种各样的符号,咒文一一出现在了灵皮之上。没多久,这巴掌大小的灵皮符纸上,就闪着密密麻麻的各色光泽,显得灵气昂然恰里。

韩立神色却越发凝重了,写出的东西也越来越慢,目中更是蓝光闪动不已,将明清灵眼的神通催使到了极致。

当一个红色符文刚刚画完并飞入灵皮之后,突然一阵异常的灵气波动。从那完成一半的灵符上发出,并且越来越狂暴起来。韩立面色大变,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但马上他想都不想的大袖往地上一拂,一片青霞飞卷而出,将所有的材料瞬间收起,同时另一只手往身前虚空一划,一个蓝色小盾从袖口飞射而出,瞬间涨大,挡在了身前。

就在韩立刚刚做完这一切时,血红色灵皮在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中,爆裂了开来。五色光团耀眼夺目,惊人地灵气四下扑去,仿佛一个巨浪打到了蓝色盾牌上。

大盾微微一晃后,就纹丝不动的挡了下来,韩立见此一怔,有些大出意外。因为按照降灵符的巨大威力,这种制符失败的爆炸情形,应该具有不小的破坏力,现在如此轻松的挡了下来,这可和他预料的大不一样啊。

就在韩立心中惊疑之际,一道血光从光团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到了密室上空,就要遁出密室而逃。但是血光刚一接触屋顶,一层白色光幕毫无征兆的突然浮现出来,一下将血光反弹而回,并让其显出了身形。正是那血色小蛟毒蛟精魂。

韩立先是一怔,随后大喜起来,不假思索的单手一抬,往虚空处一抓,一只青色大手蓦然出现在了蛟魂头顶,一下将其抓到了手中,并向下射去。这时韩立伸出一根手指,冲身前盾牌随意一点指,蓝光荡漾后盾牌迅速变小,一个盘旋后自行射进了袖口中。

然后韩立凝望着刚被擒回的蛟魂,再次使用了明清灵眼神通。

“咦!”韩立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惊愕的轻咦出声。虽然还是原来的精魂,但是此体内的魂力明显比原先衰弱了许多,血色小蛟也显得的萎靡不振起来。

望着蛟魂,韩立摸了摸下巴,脸现沉吟之色。看来这降灵符炼制失败,并非妖魂立刻崩溃,只是损失一些魂力罢了。若是这样的话,降灵符虽然难以炼制,但在魂力被消耗一空前却可以反复炼制几次,大有机会炼制成功的。当然若是重复炼制次数过多,魂力自会大为减少,降灵符的威力肯定也会大打折扣。

思量明白其中的原因,韩立轻吐了一口气,脸上神色略微一松。即使魂力亏损一些,也比毒蛟精魂一下就此溃散的好,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韩立苦笑一声,再次将那些辅助材料,一一拿了出来,重新摆好,当然换上了另一块灵兽皮。

新一轮的炼制,又开始了。

就在韩立在密室中苦心积虑的炼制降灵符的时候,整个天一城在短短两三日内,彻底动员了起来。

所有修士和大小宗门,都知道了数日后就要和法士展开生死大战的事情。一阵大骚动后,城中所有修士全都从驻地走了出来,按照原先的编排组成了一支支修士大军,个个面色凝重的往边界处驻地先后开去。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场大战,不是慕兰人兵败而退,就是天南就此落入法士手中,从而无数宗门从此失掉传承,故而士气不用激发,也高昂之极,而有关十场赌战的事情,也传得谣言满天飞。

因为怕有慕兰奸细将参战修士名单透漏回去,从而有针对的派出应战法士,所以韩立等人名字仍处于保密之中,除了那天殿议的老怪外,几乎没有几人知道具体的名单。

如此一来,这十名元婴修士的身份,自然被众多修士好一阵的议论猜测,好预测其中的胜负情况,毕竟里面还牵扯到了上千名修士的生还之事。不少寄希望门人弟子在其中的宗门修士,自然更加关心一些。

而落云宗的弟子,也陆续跟随队伍离开了天一城,见此情形,吕洛不得不跟着一齐前去。不过,他吩咐宋姓女子留在了驻地中,等候韩立出关。

没有几日,除了少数留守的修士外,天一城中日渐人少。

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韩立还没有丝毫出关的迹象,宋姓女子不由得急了。而韩立闭关之处,虽然设下了重重的禁制,仍隐隐的从中传来龙吟或者爆裂之声,这让此女大感诧异之余,也有些担心。

当到了第五日时,宋姓女下了决心,若她这位韩师叔还未能出关的话,说不得她只有硬着头皮,强行叩关了。否则再耽搁一日,很可能赶不上大战了。

现在宋姓女子在驻地大厅中,忧心忡忡在椅子上静等着,并不时地望向厅外,隐约可见的落日余晖,神色阴晴不定。眼看天色越来越暗,此女黛眉紧锁,一咬红唇,蓦然站起身来。妙曼身子才婀娜地移动两步,忽然一阵清鸣的钟声传进了大厅,此女先是一呆,接着面现惊喜之色。

片刻后厅口处青光闪动,韩立身形在光霞中蓦然浮现。

“参见师叔!”宋姓女子莲步轻移的急忙上前,敛衽一礼。

“现在是第几日了?城中修士,似乎都出发了。”一从密室出来后,韩立神识就感到整个天一城空荡荡的,只有少数修士还留在城中,见到此女,不由得问道。毕竟在密室中,他只能大概估算时间,虽然觉得没有超过预定日子,还是问一下比较安心些。

“启禀师叔,现在是第五日。”这时的宋姓女子彻底安心下来,恭敬的回道。

“第五日,时间绰绰有余。不过,还是早些到地方好些,我们走吧。”韩立听完之后,果断的说道。

“遵命!”宋姓女子轻声答应道。

韩立一抬手,从袖口飞射出一团白光飘向了厅外的院子中,光华一敛后,一辆白色带翅的四方车子出现在了那里,正是那辆御风车。

“上车,用此车赶路比你遁光要快一些。”韩立身形一晃就到了车中,然后扭首对女子说道。

宋姓女子打量了此车一眼,目中闪过一丝讶色,随即默不做声的也到车上。韩立见此,用脚尖轻轻一点此车,顿时御风车白光一闪,一层白色光罩连人带车都罩在了其中,随即一颤之后,化为一团白芒破空飞去。

御风车不愧为专门的飞行法器,不但使用起来灵力不多,遁速之快也远非平常修士可比。转眼间就遁出了天一城,直向边界方向激射而去。

宋姓女子见此情景,更加安心了,并且心里不禁暗思量,是不是这位韩师叔因为有这件宝物,所以才如此从容的,直到现在才出关。就不知这位高深莫测的师叔,这几日到底修炼什么样的厉害秘术?那密室中的龙吟爆裂之声,又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此女沉吟不语,胡思乱想之际,韩立却开口问了一句有些出乎她意料的话语:“紫灵道友两人,还在原来之地未走吗?”

“紫灵她们已暂时离开了天一城,准备等这次大战结束后,再决定以后打算。”宋姓女子先是一怔,但马上乖巧的回道。

“呵呵!紫灵这丫头,倒也机灵。这的确是明智之举,若我易身相处,多半也会如此做的。”韩立不以为意,反淡笑地说道。

随后神色如常的脚下灵力一催,御风车速度又增一大截,在宋姓女子骇然神色中,转瞬间遁出了十余丈之远,不久化为一个小光点,消失在了天际之边。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