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六十一章 玄天仙藤

韩立正在思量之际,那边魏无涯长出了一口气。

“不错,的确是化形毒蛟蜕换的鳞片。这对我来说正好适用,看来老夫的那件法宝有望威力更进一层了。”欣喜的说完这话,魏无涯满脸欣喜的将血红鳞片放回了盒中,光华一闪后,玉盒不见了踪影。

然后他抬首重新打量了韩立一眼,才神色一正的说道:“说实话,道友竟然能拿出如此珍贵东西,还真是大出魏某意外。这毒蛟鳞片对我来说,算是非常重要之物,虽然如此交换算是各取所需,但是韩道友还要代表我们天南参加赌战,我倒不能太让道友吃亏了。这样吧,我手里还有最后一块庚精,原本是打算留给后人备用的,既然道友真如此需要,就一并交给道友了。这样,我也不算占道友便宜了。”魏无涯手掌一翻,又一块鸡蛋大小的庚精出现在了手中,随即抛给了韩立。

“果然还有庚精!”韩立嘴角微微一翘,心里一喜的接下了此物。

有了这一块庚精加入,三十六口飞剑就可以同时炼制而绰绰有余了,这让他先前拿出如此稀有材料的用意倒大半实现了。否则八级妖兽材料,论价值可还略在这些庚精之上,不再拿出一些东西来,还要他再参加赌战,可有些说不通的。魏无涯二人若手中还有庚精,多半会因为他这一手,被逼再拿出来的。

当然这种用意无需明言,他们自然能够明白韩立如此大手笔的意思。毕竟都是元婴期修士,谁也不会当对方是好糊弄之辈。否则韩立收下先前那些庚精,拍拍屁股立即走人,只当一次普通交易,丝毫不提赌战之事,这两个老怪也只能干瞪眼而没有任何好抱怨的。

这时,那边至阳上人也鉴别完了手中之物,脸上露出了淡淡笑容,看来同样对手中的龟壳大为满意。不过见魏无涯又掏出了一块庚精后,他脸现一丝踌躇之色,略一沉吟,伸手往袖口中一摸,掏出了一根拇指粗细、五六寸长的淡黄东西,仿佛植物的部分根茎。

“我观道友身上木灵气旺盛之极,想必主修的是木属性功法了。我手里一时倒没有合适的东西给道友,手里只有这一小截古仙藤根茎,无论炼制木属性法宝,还是带在身上滋养木灵气,都大有用处的,足以弥补你这件八级玄龟的龟壳了。”至阳上人沉声说道。

“咦,这个东西是……”魏无涯一见至阳上人手中之物,面现愕然之色,似乎有点意外。

韩立先是有些失望,但见魏无涯如此色变的样子,倒灵机一动的想起了某事。古仙藤?难道就是正魔两道偷取醇液,想要救活的那株玄天仙藤。韩立看着对方手中之物,现出吃惊之色。

而至阳上人见魏无涯认出此物并没有惊讶,只是淡淡地又说道:“以韩兄身份,想必也知道不久前玄天仙藤出世之事。可惜我们运用了各种方法,也无法救活此仙藤,最后只能和魔道一齐瓜分了此物,用来当做炼器材料。这东西正是那株仙藤根茎的四分之一。我修炼的功法是火属性的玄功,此材料虽够珍稀,但留之也没用,就送给道友吧。”至阳上人说完后,当即将此物扔了过去。

“玄天仙藤!”韩立接过这淡黄色的物品,喃喃自语一声,心里大感意外。

韩立阅读过众多古典籍,自然知道玄天仙藤是何物了,也明白正魔两道当初为何处心积虑的想要复活此仙藤。

所谓仙藤只是一种泛指的概称而已,凡是一些有大用处的藤蔓类灵根异种,在这一界中都可称之为仙藤。

但是玄天仙藤则不同了,只有寥寥几种最古老的藤蔓类灵根,才有资格在仙藤前面加上玄天二字。这种仙藤无一不是某一界开天辟地、混沌初生时,就先出现的上古灵根,无论开出的灵花,还是结出的灵果,都是具有无视此界天地法则的不可思议神通,是真正的逆天级存在。

但是玄天仙藤到底有哪几种,又有何种大神通,早已在漫长的年月中失传已久,如今谁也无法辨认出来。而正魔两道修士,能在上古修士洞窟中知道这看似普通的枯死藤蔓就是玄天仙藤,还是从那上古修士遗留的言语中判断出来的。

一开始双方自然对其视若至宝,甚至正魔还先后为争抢此物,火拼了好几场。后来正魔高层出现后,还是决定先看看能否救活此仙藤再说。毕竟这仙藤就算救活了,其开花结果还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情,就是十几万年结一次花果,对这玄天仙藤来说,都是毫不奇怪之事。

于是他们想尽了各种办法,先是尝试奇功秘术催活,后用灵水灵液浇灌,甚至将注意打到了落云宗等三派的圣树醇液上了,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仙藤始终都没有复活的丝毫迹象。

这一下正魔两道只有死心了,略一商量下,结果就将此玄天仙藤连根茎带枝干分成了十几截,双方就此平分了此物,也算没白忙活了一阵。而至阳上人身为正道盟大长老,自然有讨好他的修士,进献了这么一小截给他。

而魏无涯之所以认出此物,因为他同样拥有此仙藤一部分,只是他的只是仙藤枝干部分的一小截,也不知九国盟那位修士如何从正魔手中换取来的,同样落到了魏无涯手中。

无法活过来并被分解成十几截的玄天仙藤,顶多能作为一种顶阶材料来用,自然在至阳上人心目中价值大降。尽管此物名头大得吓人,还是不被其放在心上。况且这木属性的材料,因为功法属性的缘故对他实在有些鸡肋,才没多加考虑的换给了韩立。

魏无涯这时也理解了至阳上人的想法,意外的表情很快消失不见。

虽然知道了手中根茎的来历,但韩立的心里并没有惊喜之色,仍有些淡淡的失望。

他现在并不缺什么顶阶炼器材料,只是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庚精而已,否则也不会拿出八级妖兽的蛟鳞和龟壳了。他的本命法宝青竹蜂云剑都没有时间去温养培炼,哪还有多余灵力再去炼化新法宝去,还不如多弄两件古宝更实用一些呢。

看来至阳上人手里真没有了庚精,否则也不会将如此珍贵的玄天仙藤根茎拿出来了。所以韩立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取出一个玉盒,将仙藤根茎放入其中。

他打定了主意,回去后就利用小瓶绿液催化下此物,那神秘小瓶产生的绿液,韩立一直感觉神秘莫测,连三大神木都能催熟,说不定还会出现奇迹,将这玄天根茎救活呢。虽然希望估计不大,但是若真是如此的话,他自然就占了天大的便宜了。这样想罢,韩立心里的失落就此消失。

下面未等对方二人再说什么,韩立轻咳了一声,识趣的主动说道:“既然在下得到了庚精,七日后的赌战自然会参加的。现在时候不早,韩某就先回去了,毕竟大战前还要做些准备的。”韩立没有多聊的意思,当即告辞离去。

“没想到,韩道友还是个急性子。赌战之事非同小可,自然要多做准备,我二人就不多留道友了。”至阳上人微微一笑,客气的说道。

韩立当即点点头,一抱拳后转身向殿外走去。但是他快走到入口处时,站在原地目送韩立离去的魏无涯,忽然面带诡异之色的嘴唇微动几下。一阵低不可闻的传音声,袅袅的传入了韩立耳中:“韩道友,看在毒蛟鳞片的面子上,你带走南宫道友之事,老夫就不追究了。而且强扭的瓜不甜,南宫仙子和我侄儿的事情,就此作罢吧!”

一听此言,韩立先是吓了一跳,身形不由得顿了一顿,但听完之后,又心里大喜起来。但他没有回头,只是脚步轻快几分的走出了大殿。

看着韩立的背影从殿门口处消失,魏无涯和至阳上人目光闪动的同时沉默下来。

但片刻后,至阳上人缓缓说道:“你怎么看,这位韩道友竟然能拥有八级妖兽材料,这可实在有些不可思议。难道真像我们调查的那样,他当初通过古传送阵消失的这段时间,得到了某个上古修士的完整衣钵?否则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进阶元婴期,并拥有如此多的宝物。”

“大概是吧!不过这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了,得到上古修炼法诀和宝物的又不是他一个人,机缘这东西很难说,有什么好羡慕的。难道你还想杀人夺宝不成?”魏无涯冷笑了起来。

“杀人夺宝?魏兄真会开玩笑!别说现在大战在即,不可能做出此事,就是平常时期,凭对方可以从慕兰神师手中逃脱的神通,贫道也不会做这种吃不到羊肉,反惹一身骚的事情。况且此人宝物再珍稀,难道能让我突破后期境界,进入化神期?我又何必招惹如此难缠之人。况且他是天道盟的人,龙晗夫妇也不是好惹之人啊。”至阳上人打了个哈哈,摇摇头的轻笑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