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六十章 冰雪蚕与庚精

“师弟!你跟我来一下,有些话要单独和你谈谈!”黑袍大汉一等众人离去,就面无表情的冲云露老魔说道,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偏殿而去。

云露老魔目光闪动一下,踌躇了一会儿后,还是默然的跟了过去,似乎对黑袍大汉十分的敬畏。

“韩、白两位道友,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二位打算先看看想要的东西,再决定是否参加赌战,这种事情,贫道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此行危险极大,若是没有足够代价,任谁都不会轻易涉险。不过不管东西能否让二位满意,贫道还是希望两位道友能参加此次的赌战。”至阳上人一等黑袍大汉和云露老魔离开,并没有带韩立和那妇人去其他地方,直接在大殿中对二人郑重的说道。

而魏无涯则在旁边倒背起双手,神色不惊的打量着二人。

听了至阳上人此话,韩立还未回答什么,那秀丽妇人已经黛眉微皱,冷冷的回道:“我孤家寡人的弱女子一个,可不管慕兰入侵天南,还是天南入侵慕兰。这一次要不是你传信,说手里有那东西,我根本不会出山的。丑话说在前面,手里的东西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转脸就走人的。”这妇人话语间,竟对至阳上人毫不客气。

“白道友,这又何必呢!当年之事,虽然我有些过错,但实际上也是为了你好。”至阳上人闻言没有动怒,反而温和的说道。

“哼!是非过错,我自己会判断的。当年之事不要再提了,把东西拿出来吧。”妇人面色一沉,冷哼说道。

韩立听到这里,脸上神色如常,但心里却诧异起来。看来这白姓妇人似乎和这至阳上人有点纠葛啊,就不知道两人间到底有何旧情。

至阳上人见妇人如此不善的表情,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伸手往储物袋上一摸,一个白色玉盒出现在了手上。

玉盒表面上看来普普通通,似乎和一般白玉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盒子刚出现的瞬间,整间大厅温度急降,刹那间犹如严寒酷冬一般。即使早已寒暑不浸的韩立,也大感不适应,不禁多看了玉盒两眼。

那白姓妇人感应到盒子散发的冰寒之气,面上却显出一丝激动之色。

这时至阳上人二话不说的将玉盒送到了妇人身前。接过玉盒,妇人轻轻打开盖子看了一眼,以韩立神识即使不用看去,也将盒中之物感应的一清二楚了。

是一对通体晶莹半透明的蚕蛹,散发着丝丝的白气。韩立眉头暗皱一下,这蚕蛹形象如此奇特,好像是奇虫榜排名靠后的冰雪蚕的虫蛹。

此奇虫虽然对敌时威力不太大,但却有其它不可思议的神通,非常难以寻觅。若此妇人有什么事情必须此蚕解决的话,因此答应至阳上人参加赌战,倒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怎么是蚕蛹?不是成年雪蚕。”有点出乎韩立意料,那妇人一见此蛹,脸色却有些难看起来。

“白道友,这对雪蚕是寒冰洞百丈之下的冰层中发现的,可不是普通的冰雪蚕,而雪蚕中的极品青王蚕。你用神识仔细看看,就可在此蛹内部发现其中的异常。”至阳上人神色不变,平和说道。

“青王蚕?”妇人神色一动,半信半疑地用神识往那蚕蛹深处探测而去,半晌之后,面上神色一缓。

“怎么样,这一对青王蚕虽然还是蚕蛹,但是一旦孵化,即使是幼虫也应该够你所用了。”至阳上人盯着妇人,询问道。

“东西我收下了,赌战我会参加的。”妇人稍微犹豫一下,就将玉盒收了起来。

“好,以白道友云雪诀神通,对付区区的法士,肯定旗开得胜。”至阳上人松了一口气,显出了笑容。白姓妇人听了这话,神色不动,口中淡淡的说出“告辞”两字外,人就向殿外走去,冷漠非常。

至阳上人苦笑一声后,摇了摇头。而魏无涯见此,嘿嘿冷笑一声,却没有说什么。

“韩道友,不知你需要多少庚精,有没有准确数量。”等那妇人出了殿门后,至阳上人才将心思放到韩立身上,含笑问道。

“需要很多,可以说是越多越好了。当然这庚精价值不菲,只要两位道友能拿得出来,韩某愿意用等价东西相换,不会让两位道友吃亏的。”韩立没有遮遮掩掩意思,开门见山的说道。

“呵呵!听韩道友口气,似乎也身价不菲。不过道友可知道,到了我等境界,可是很少有东西能让贫道和魏兄动心了,否则为了此次大战,我三人也不会一次拿出这般多身外之物了。”至阳上人先是一怔,接着轻笑地说道。

韩立一笑,没有说什么,但一旁的魏无涯,却叹了一口气,突然说道:“至阳道友,你这话可说大了。韩道友以元婴初期修为,就能从慕兰神师手中安然脱逃,岂能与普通修士相比的。”

“呵呵,倒是在下唐突了。不管韩道友打算用何物换取,还是先让道友看看庚精吧,道友若真有让我等动心的东西,就是将所有庚精都换去,我二人也没意见的。”至阳上人毫不在意地说道。随后他伸手将腰间储物袋摘了下来,袋口朝下的轻轻一抖,白色霞光从中飞卷而出。三块大小不一的淡金色石头,在霞光中喷出,被道士一把抓住,马上递给了韩立。

韩立心中一跳,没有客气的接了过来,打量了几下手中梦寐以求之物。

一大两小,这三块的确都是庚精不假。体积大些的和当日在交易会上见到的那块差不多,有核桃般大小。体积小些的两块,则只有大的一半大。这些份量,应该够掺入十几口飞剑了,但是仍和韩立心目中的数量有些差距。韩立脸上不动声色,目中还是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见到韩立这般神情,至阳上人有些惊讶起来了,难道如此多庚精都不够眼前之人用的?这倒有些奇怪了。想到这里,他望了魏无涯一眼。

魏无涯自然也看到了韩立表情,再接到至阳上人的眼神后,当即神色不变的一抖袍袖,一块拳头大小的庚精出现在了手中,并轻轻托起。

韩立看到魏无涯手中的大块庚精时,顿时心中大喜。虽然加上这块庚精,也根本不够七十二口飞剑使用的,但只要再有一点点,就大有希望凑够三十六口飞剑的炼制了。而三十六口飞剑再加上剑影分光术的神通,这就勉强可以布下小型的大庚剑阵了。

心中有些激动,韩立接过魏无涯抛过来的庚精,深吸了一口气让心神尽量平静下来后,才再次开口:“看来这些就是全部庚精了,虽然还有些不足,但为此参加赌战却足够了。两位道友也看看我交换的东西,是否满意。”

韩立将这些庚精一收,一只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两个颜色各异的玉盒,分别扔给了魏无涯和至阳上人。

至阳上人接过玉盒,漫不经心的打开盒盖,看了一眼。而魏无涯却先掂了掂玉盒的分量,才不动声色的打开盒子。

一只盒中是众多的鲜红的指甲大鳞片,另一只盒中则是一个拳头大的乌黑龟壳。

“这是什么?”

“妖兽材料!”

两人有些惊讶起来。

韩立见此情形,解释起来:“不错,魏道友手中的是八级妖兽毒蛟的鳞片,而至阳道友手中则是八级龟妖的龟壳。这两样东西,我虽然不敢说是逆天的存在,但这等化形妖物的本体材料,在天南恐怕很难找到的,换取这些庚精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韩立的声音很平静,也很自信。八级妖兽即使在乱星海,那也是极特殊的存在。即使经常去外星海的修士,能见到这等级妖兽存在的也是寥寥无几,更不要说斩杀它们夺取材料。

而在天南,不要说八级妖兽,就是六七级妖兽也是快灭迹的存在了,除了几个大宗门内喂养了这样几头护山妖兽外,其余的地方早就没有高阶妖兽出没的消息了。

“八级毒蛟的鳞片!”至阳上人还好,虽然满脸惊讶但马上神色如常,而魏无涯一听盒中鳞片来历,却不禁失声叫道,声音中充满了说不尽的惊喜。

韩立一怔,但马上想起这魏无涯修炼的好像是毒功神通,这毒蛟本就奇毒无比,难道其鳞片对他还另有什么妙用不成?

韩立正迟疑之际,那魏无涯急不可待的伸出两根手指,拈起一片血鳞,仔细的观察起来,脸上全都是患得患失的表情。

“呵呵!看来韩道友所送东西正对魏兄的胃口。我对这件龟妖龟壳,也颇感兴趣,若真是八级妖兽之物,自然非同小可,可是炼制战甲和盾牌等法宝的最佳材料,足以交换这些庚精了。”至阳上人对魏无涯的失态,也略感愕然,但异样神色一闪即逝,反而含笑冲韩立说道,并也将那乌黑龟壳捧到手心上,不慌不忙的鉴别起来。

虽然觉得韩立不可能虚言相骗,但道士还是难以相信,一个元婴初期修士,一出手就是八级妖兽材料,他不由得有些将信将疑,自然要先识别下龟壳真假再说。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