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五十九章 利诱

“我三人自然也知道其中的蹊跷,但先前慕兰人一路攻来的时候,俘虏了不少修士,其中以九国盟道友居多,但我们各宗各派支援弟子也有不少落网。听那使者讲道,这批人足足有千人之多。”至阳上人神色阴沉的说道。

“此话怎讲?难道不接受赌斗,他们就敢杀俘不成?要是如此的话,慕兰人就不怕我们用其他手段报复?”况姓老者一惊,脱口说道。

“那使者倒没有说出杀俘之类的话语,但是口口声声说给我们一个救回这些修士的机会。十场赌斗,他们除了赌上这些材料外,每一场另外还加上百余名被俘的修士。只要赢了,这些人就可以被放回来。”至阳上人紧接着说道。

一听此言,在场老怪面面相觑起来。猛一听,这些千余名修士似乎并不多,而且多半都是修为不高的低阶修士,似乎根本不用受对方要挟。但是若是谁真提议不救这些人的话,马上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要知道这些修士也不算什么,但他们代表的家族和大小宗门,可是众多之极。特别其中不少修士,还是为了拖延法士攻势而被慕兰人俘虏的,若是不救,恐怕还未开战大军士气就会大挫,低阶修士大感心寒,不少人不会再出全力死战了。

“想不到这些草原蛮子,还能使出这种诡计来。以前几次入侵时,似乎很少会用计策的,但这次一出手可就够阴毒的。明知道不妥,我们也不得不往里跳了。”龙晗叹了口气,赞同的说道。龙晗此话其余之人怎会不明白,心里同样大感无奈,暗骂慕兰人狡诈。

“看来大家已经明白了,这场赌斗我们不接也得接下。不管对方用意是什么,我们都必须在赌战中大败对方法士,否则对士气的打击非同小可。而且看对方提出的赌战方式,并不像会在战斗中做手脚的样子,多半打的是其他主意。所以参加的道友大可不必担心会吃什么暗亏,若有不妥之处,我们也会直接出手阻止此战。当然因这是死战,是否愿意出战,完全凭各位道友自愿参加了,我三人不会强求的。”至阳上人目光向殿内众人一扫后,凝重的说道。

“自愿?”此话一入众老怪的耳中,所有人心中冷笑起来,随后都目光闪烁地默不做声。

谁都不傻!别说这次的赌战大有蹊跷之处,就是没有,也无人愿意和人死战的。毕竟修炼到了如今境界,哪一个不是历经数百年苦修才得以熬出头的,又怎会轻易以身犯险。

韩立同样神色淡然,没有出头打算。他虽然不介意为此次大战出些力,但也得在不危及性命情况下才行。上一次黄龙山之战,就差点要了他的小命,他可不想再经历一回了。

见到殿中诸人如此神色,合欢老魔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哼声冰寒刺骨,直震得在座修士脸色微变,但是仍然人人高坐,无人起身接口什么。

至阳上人见此,摇了摇头,面露出一丝无奈。而魏无涯双目眯起,一语不发,不知想些什么。

如此尴尬的情形,至阳上人没有让它再持续下去,再次开口起来:“我和两位道友在来之前,商量过了一下。这次赌战实在危险了点,所以出战的修士若是胜利,赌战赢得的珍稀材料都归获胜道友私人所有,也算弥补此次出战的风险了,不知诸位道友意下如何?而且据我所知,有几位道友在修炼上似乎正欠缺几种珍稀材料,到处寻觅不到,我们三人倒也有些收藏,也能够满足这几位道友。”至阳上人一说完这话,目光在其中几人脸上一扫而过,其中竟然包括了韩立。

韩立心中一凛,有些疑惑起来。其他几人也都不是一般修士,面上同样闪过惊疑表情。虽然道士说出了诱人的条件,大多数人脸上也为之动容了,但一时间仍没有谁主动站出来,提出参加赌战。

但就在这时,始终没有言语的魏无涯忽然抬首望向了一旁的碎魂真人,嘴唇微动了几下,竟然传音了过去。原本垂首低眉的碎魂真人,神色一变,脸上先是一惊,接着现出了惊喜交加的神情。再听了几句后,碎魂真人嘴巴无声的一张一合,竟和魏无涯商谈了起来。

片刻后,碎魂真人一脸踌躇,脸色阴晴不定。与此同时,黑袍大汉也传音给了合欢老魔。

这老魔自从到了大殿中就一直满不在乎的神情,但一听自己这位本宗大长老的传音后,眉头马上皱起,面色有些阴沉下来,不知大汉给其讲了些什么。

“好,只要上人能信守承诺,本真人就是冒一次险又有何妨?”碎魂真人思量了一会儿,竟然如此说道。听到此言,其他老怪怔住了。

但就在这时,云露老魔也开口了:“既然碎魂道友都参加了,在下不才也去一趟吧,这么多珍稀材料不要,实在是太可惜了点。”这老魔冷笑的说道,但眉宇间隐现一丝愠怒,似乎满心的不快。

其他修士互望了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暗暗吃惊。不管他二人是因何被说服的,但都让其余之人惴惴不安起来。

果然,下面这三大修士,一接一个的又分别和几人传音详谈了几句,结果这些人听完之后,大部分或喜或忧的答应了赌战之行,只有两人冷着面孔的摇摇头,一口回绝了此事。

韩立见到此幕,心中各种念头急转,但就在这时,至阳上人的声音传到了其耳中:“韩道友。听说你正在四处搜集大量庚精,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韩立隐隐有所预料,但一听此言,还是不禁砰然心跳两下。他让天道盟帮其搜集庚精之事,并非什么保密之事,对方能知道此事毫无奇怪之处。

“不错,韩某的确需要一些庚精炼制法宝,难道至阳道友手里,有大量此物?”韩立稳了下心神,不动声色地问道。

“呵呵!韩道友所猜没错,我和魏道友手中各有不小的一块庚精。数量应该够道友之用了才对,韩道友可有兴趣看看?”至阳上人含笑道。

“在下要先看过庚精是否满意,才会考虑参战之事。”韩立沉吟了一下,没有把话说死的回道。

至阳上人轻笑了一声,满口答应了下来。于是短短的时间内,有五人先后答应了此事,还有几人和韩立一样,要先考虑一下才能给予准确答复,但这样已经让至阳等人大为满意了。当即也不再和其他人传音,开始布置起如何应付法士大军的具体事宜。

坐在厅中,听着老怪讨论法士大军的虚实,以及如何运用阵旗等布阵器具,应付法士极为棘手的灵术大阵等细节问题,但韩立心思却早已云飞天外,想着庚精的事情了。

说实话,韩立对自己的本命法宝,青竹蜂云剑的威力实在不怎么满意。这倒不是说这套飞剑比其他修士的本命法宝威力差,而是因为他遇到的敌人,要么极弱,要么极强。极弱对手,根本不用出动飞剑,仅凭青元剑气就可击毙对手。而极强的敌人,修为一般都比他高深,飞剑实在有些鸡肋了。

不过当看到金页上记述的青元剑诀最后一种神通“大庚剑阵”时,韩立才明白青竹蜂云剑配合青元剑诀的可怕,这种剑阵威力即使他只能够施展出来一小部分,也足可以和元婴后期修士一较长短了。

至于那虚天鼎虽然被银月吹嘘的天花乱坠,但实际威力如何,在未亲眼得见之前,韩立始终抱着三分怀疑。因此这大庚剑阵绝对是他以后立足修仙界的大神通。如此一来。大量庚精他一定要拿到手的,否则就无法祭炼剑阵。

但是否真的为此就要参加赌战,韩立还是一时拿不定主意。想了一会儿后,还是决定看看对方提供的庚精数量再说,若是提供的庚精够多,让他大有希望炼制成大庚剑阵,去参加此次赌战也未尝不可。

只要对手不是那些慕兰神师,他自然不会畏惧谁。就是慕兰人在赌战中动了什么手脚,以风雷翅和紫罗天火的威力,一个区区屏障还真能困住他不成。

韩立心中计定,心神重新镇定下来,开始认真听着众修士的议论之言。

这场聚会足足开了近一个时辰,三大修士中明显以至阳上人为主,合欢老魔时不时地做补充之言,而魏无涯则沉言寡语,一共也没说几句话。

不过在讨论中,无论至阳上人还是合欢老魔,都对龙晗明显高看一眼,遇到和天道盟相关的事情,都会询问其意见。看来龙晗夫妇联手能抗衡三大修士之一的言语,倒也是货真价实之事。

最后总算将事情都议论的差不多了,并给那些没有参加赌战的修士,也大都分配了一些较具体的职责。然后在至阳上人一句诸位道友回去准备的言语中,众人纷纷告辞离开,但有三名修士却被单独留了下来,其中就有韩立。

另外两人,一名是云露老魔,一名却是位面色无血的秀丽妇人,此妇人在刚才的讨论中和韩立一样,一语不发。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