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五十五章 雷珠

韩立五指掐捏的非常准,那点青光一闪之下,就被指上紫焰包裹了进去。但韩立只觉指尖处一软,一股巨大力量从那点青焰上传出,五根手指一下被强劲的反弹开来。

韩立一阵骇然,但心念一动之下,手掌反手虚空一抓,手上紫焰向下罩去。光华高涨,青焰被紫光笼罩在了其内。韩立手臂一动不动,五指的紫焰耀目,青紫光芒交融变幻,忽暗忽明。

此动作持续了一刻钟后,韩立轻叹了一口气,随手一抖,五指挪开,手上的紫焰瞬间无影无踪。然后他看着仍晶莹夺目的那点青焰,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这古怪灯焰的难缠,还在他原先预料之上。紫罗天火虽然可以与之抗衡,但是炼化此焰,似乎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这样想罢,韩立稍思量一下,抬手冲身前飞剑轻轻一点指,低沉的雷鸣蓦然响起,飞剑上迸射出一道刺目的金弧。此电弧一现身后,瞬间爆裂开来,化为无数道纤细金丝,向那一点青焰迎头罩下。结果青光一闪,这些金丝竟如泥牛入海一般,全都被豆粒大的火焰,吸纳的一干二净,随即光华大涨,青焰一下涨至鸡蛋大小。

见此情形,韩立瞳孔深处蓝光刺芒般的闪动不已,盯着吸纳了金弧的青焰,神色阴晴不定。动也不动的不知过了多久,韩立轻吐了一口气,目中蓝芒消隐不见,但脸上现出犹豫之色。但片刻后,他就摇摇头的心中主意已定,一张口,冲着飞剑方向一吸,剑上紫焰瞬间化为一缕紫线,被其吸入了口中,一点不剩。

没有了紫罗天火的压制,剑上青焰大涨,一下将整把飞剑包裹在了其内,韩立马上心神相连的闷哼一声,脸上青气一闪,微现一丝痛楚之色。不过,韩立马上就顾不得身体的不适,十指连弹的对准飞剑,青芒闪动,十余道剑气脱手射出。

和辟邪神雷所化金弧一样,青色剑气一接触青色灯焰,全都被吸入了其内,化为了无形。可韩立对这一切却犹如未见,体内灵力运转不停,剑气一道接一道的飞蛾扑火般的击向青焰,法力急剧消耗起来。如此一来,青焰吸收了诸多剑气后,竟如同进补了一般,越发势大起来,不久化为一团耀目的青色火球,在韩立面前汹汹燃烧着。

这时,韩立体内的法力,足足消耗了三分之一多。

但看着眼前的巨大火球,韩立反而笑了起来,他手中的剑气一停,冲着火球中的飞剑一招手。

“噗嗤”一声,那口青竹蜂云剑竟轻而易举的从青焰中冲天而出,一个盘旋后,又射入了韩立手中。

韩立低首看了看,手上青色飞剑,晶莹异常,上面的青焰荡然无存,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果然没错!这火焰虽然神妙无比,但显然能够吞噬的灵力有限。吸进的青元剑气太多了,反而可被乘机操控了。”韩立微笑着喃喃低语了两句。随后两手一合,光芒一闪下,飞剑没入了手心,不见了踪影。

这时,韩立才看了看眼前的青色火球,用手指轻轻一点,一缕神识深入了其中。这青色火球一颤之下,缓缓的转动起来,上面青光闪忽暗忽明的闪动不已。

韩立双眉一挑,用神念一催,只见青色火球开始晃动不已,但半晌后,才迟钝地斜飞出去丈许,一路歪歪扭扭的。

见此情形,韩立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这青焰威力如此之大,就此放弃不用,自然有些浪费了。眼下虽然大量吸收了青元剑气的缘故,他可以勉强催使一下此焰,但明显因为功法的缘故,根本无法做到得心应手。毕竟此火不是经过他炼化过的东西,很难像催使乾蓝冰焰和紫罗天火那样,操纵自如。

韩立眉头紧锁,盯着青色火球思量了起来,忽然伸出一只手掌,按在了腰间储物袋上。白光闪动,一小截洁白如玉的肋骨和一个淡黄色小瓶同时出现在了手中。正是记载了玄阴经的玉简和他以前用来吸入妖兽精魂的法器。

将瓶盖打开,里面飞出一团黑气,韩立五指冲黑气虚空一抓,顿时黑气化射到了手心处,然后神念一动之下,这团阴魂之气立刻弹跳到了另一只手掌上的肋骨上。顿时肋骨由白变黑,脱手浮起,并放出若有若无的阴寒黑芒。

韩立见此,才将神识沉浸其内,迅速浏览其内的玄阴经内容,开始一目十行的寻找着什么。

当韩立神识翻看到“阴火雷”三个字眼时,韩立心中一喜,速度一下放慢,开始细细浏览起来这部分内容。

“阴火雷”,听起来名称似乎普通,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实际上,此物却是玄阴经上不下于天都尸火的存在。不过,它可不是什么魔道秘术,而是一种雷珠的炼制秘法,和韩立以前得到过的“天雷子”是同类的宝物。当然,按玄阴经上的讲述,这阴火雷一旦炼制成功,威力大得惊人,单以破坏力而言,甚至还在天都尸火的威力之上。

其原理,就是将玄阴的大量精纯阴火压制一团,再掺进一些雷电之力,外加其他一些材料,利用一些特殊手段,加以固化稳定。一旦对敌时祭出,就可将其内的阴火雷电同时引发,进而爆裂伤人。

可惜雷珠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不但限制众多,而且炼制麻烦,极不易成功,只有能操纵雷属性灵力的修士才可进行炼制。所以不要说极阴老怪,就是玄骨上人也从未炼制过此种东西。

韩立当初看到阴火雷的炼制法时,同样没有过多注意此秘法。他虽然能操纵辟邪神雷,但可不会什么玄阴功,自然是一扫而过了,只修炼了玄阴经中的阴魔斩等几种易学的秘术。如今他拿眼前的青色灯焰大感头痛之际,却忽然想到了此阴火雷炼制秘法。

原本炼制阴火雷需要大量消耗灵力,而且成功几率不多,再加上能驱使雷电的修士罕有人在,故而在修仙界少有人炼制此物,就是偶尔有人炼制了几颗,也因为是消耗品,很快就会昙花一现的使用掉了。

韩立虽然不会玄阴功,但是以他如今的见识和修为,已不用照搬玄阴经上的一切了,只要将雷珠炼制方法稍微改动一下,利用现成的青焰也可炼成其它雷珠,并不算浪费了。毕竟青焰威力不在其紫罗天火之下,炼制成雷珠威力肯定不在原版的阴火雷之下。

而他以前倒也有过,用乾蓝冰焰甚至紫罗天火炼制雷珠的念头,但是因为这两种灵焰炼化的太少了,就是用来对敌都嫌不够,实在不敢浪费在此上面,这个念头也就一闪而过的抛置了脑后。眼下面对着无法收取又无法炼掉的青焰,将其炼制成雷珠倒是一个绝妙的主意,这样在不久的大战中。此东西倒也能成为他对敌的犀利武器。

心中计定,韩立当即从储物袋中翻找起其他东西来。

要说炼制雷珠的材料,他还真能从身上凑齐。这些东西并非什么珍稀物品,都是一些无论炼丹还是炼器都会用到的常用之物,韩立倒也备了一些。

如此一来,他将东西先一一取出,摆放在了身前,然后面对那闪烁不定的火球,神色一凝,两手一扬。轰隆隆一响,两道金色电弧同时从手心弹射而出,击向了青色火球。

落云宗驻地的大厅内,吕洛坐在厅内的椅子上一动不动,面上毫无表情。在他身前,束手站着几名落云宗的结丹修士,红衫老者和宋姓女子都在其内,只是这几人的神色略有些焦虑而已。

“段师侄,你们韩师叔已经闭关几日了?”吕洛忽然淡淡的问道。

“启禀师叔,韩师叔已经进入静室两个多月了,我和宋师妹一直守在静室外,韩师叔从没有出来过。”

“嗯!你们韩师叔闭关时,曾经给我打过招呼,说要为不久的大战做些准备,要我们轻易不要打扰他闭关。但是现在慕兰人似乎人手已经到齐,开始蠢蠢欲动了,我们这边的高层几次聚会,那些修士都点名要你们韩师叔前去参加,也都被我借口推掉了。但现在三大修士齐聚天一城,同样发来信函请你们韩师叔明日一聚,这一次可是只有元婴中期修士才可参加的会议,可见对你们韩师叔的重视了,不好再推却不去的。而且我估计,这次的聚会才是最终决定如何应战的会议,我们落云宗若是有人参加此会,可好处不少的。”吕洛叹了口气,喃喃地说道。

听了他们这位吕师叔此话,厅内的其他人同样面带苦笑之色。

“可是韩师叔现在肯定正在闭关到了关键之处,若是轻易打扰了,会不会让师叔功亏一篑啊。”宋姓女子犹豫了一下后,娇容闪过担心之色的说道。

“就是有此顾虑,吕师叔才一拖再拖的。可是明日的聚会,韩师叔若再不出现,恐怕其他人……”一名嘴唇上留有两撇小胡子的中年修士,有些迟疑的说道。

“其他人,怎么了?”就在这时,从厅外忽然传来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声,声音不大,但却清楚异常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

一闻此言,吕洛顿时满脸喜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