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五十章 条件

听了吕洛此言,韩立脑中顿时浮现了慕沛灵和南宫婉见面时的情形,心里一阵的嘀咕,但口中自然又谢了两句。

“师弟今后有什么打算?原本按照约定,师弟出手过一次,下面战斗就可以不用参加的。但前几日我们和正魔两道、九国盟高层聚在一起商议对策时,有人提到了师弟,说师弟既然能瞬杀黑袍法士,在功法上肯定能克制这些黑袍人,因此不久后的大战,他们都希望师弟仍能够参加。我们天道盟代表也觉得师弟是一大战力,若是不出战的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也就……”吕洛面现踌躇,有些迟疑的说道。

“再参战当然可以,若是天南真的被慕兰人占据了,我们落云宗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先前的承诺,盟里打算怎么处理,不会是光动嘴巴,就真的如此算了吧!”有些出乎吕洛意料,韩立并没有露出恼怒之色,反而冷笑一声后,淡然的问道。

“这个当然不会了,再加上师弟揪出了一名御灵宗奸细和击毙了一名黑袍人的功劳,盟里承诺,师弟只要肯继续参战,有什么条件尽可以提。只要能做到的,他们会尽量满足师弟,以此来做为补偿。”吕洛苦笑的说道。

“愿意补偿?这就好说。具体条件我还是和主事人面对面的详淡吧。”韩立闻言神色一动,不动声色的说道。

“这也好,我这就带师弟去见见我们天道盟的几位当值主事人。只要师弟条件不太过分,他们应该能做主答应下来的。”吕洛微微一笑,但话里隐隐的若有所指。

“放心,吕师兄,我不会狮子大开口,让师兄左右为难的。”韩立轻笑了一声,缓缓说道。

“师弟说笑了,不用顾及我的面子,难得那些老家伙肯大方一回,该要的东西不要白不要。”见韩立领会了自己意思,有了分寸,吕洛心里一松,但口中说的自然是另一番言语了。

韩立听了,脸上满是似笑非笑的神情,但不再说什么了。下面,吕洛当即带着韩立出了落云宗驻地,直奔天道盟的议事大殿而去。

“我们天道盟现在主事的,是十几个大宗门修士组成的长老会,每隔十年就会替换其中几家。当然作为天道盟发起人的鸾鸣宗古剑门倪航斋三家是无需替换的。而盟里的事情,其实也大多由这三家决定的。但相比而言,鸾鸣宗实力要比古剑门和倪航斋都略胜一筹。天一城的主事之人,就是鸾鸣宗的龙晗与凤冰两位道友,想必你也知道的,他二人就是联手就可以力敌元婴后期修士的双修夫妇。本盟能和其他势力抗衡,也全靠这二人了。不过,现在出头露面的只是龙晗道友,凤冰长老一到天一城,就马上闭关了,似乎修炼某一秘术到了关键之处。韩师弟只要先和这几名在天一城的主事长老谈妥了,那长老会也相当于通过了。议事大殿除了龙晗长老在主持外,其余两大宗门也有长老常驻那里。”吕洛一边和韩立并肩走着。一边给韩立解释着天道盟的事情。

这些事情有的韩立早就知道了,有的却是首次听闻,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点点头。

议事大殿就在西城中心处,不慌不忙地走了一会儿后,两人就到了目的地。一大片气势雄伟的楼台包围着的一座青石大殿,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参见吕前辈。前辈到此是要见几位长老吗?这位前辈是……”在殿门外面把守的几名筑基修士显然认识吕洛这位落云宗长老,其中一人恭敬地施礼后,非常客气地问道。但目光落到韩立这位陌生修身上时,神色有些迟疑起来。

“这是本宗的韩长老,这次正是要见龙长老几人。”吕洛神色不变。淡淡说道。

“啊,原来是韩前辈,请两位前辈稍候,几位长老正在偏殿内商议事情,我通禀一下即可。”那名修士一惊,愕然地多看了韩立两眼,随即神色更加恭谨了三分,显然知道韩立是何人了。

这名修士随手取出一道传音符,低声冲着符说了几句话后,就甩手将符扔出,一道红光向里面飞射而进。

片刻后,大殿中突然传出三声悠扬的钟声,那守门修士一听此声音,立刻身子一侧的躬身道:“前辈请进吧,几位长老已经知道两位前辈到来了。”

吕洛点点头,大模大样的向殿内走去。韩立神色如常的跟在其后,不慌不忙的样子。

穿过几段走廊,吕洛带着韩立走进了另一侧的偏殿内。进入门内,就见五六名元婴期修士正端坐里面。二人一进去,这些人全瞅了过来。不过目光只在吕洛身上一扫而过,大半都停留在了韩立身上,全都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这些人个个修为不凡,但韩立的双目闪动之下,还是落到了坐在中间位置的一名中年人身上。此人一身灰袍,相貌伟奇,骨骼宽大,修为甚至比普通的元婴中期修士还要强的多,竟似已到了中期顶峰,只差一脚就能进入后期的样子。

韩立心中一凛,立刻知道此人就是那位鸾鸣宗的龙晗了。此人修为如此高深,怪不得和其双修伴侣联手后,就能对抗元婴后期修士呢。原来以为传言有些夸大,但看来反而将此人修为说浅了。

这时其他人还未开口,中年人就先展颜一笑起来。“吕兄,这位就是贵宗的韩长老吧,这些日子我们可是如雷贯耳了。”龙晗起身,一拱手的说道,一脸和善之意。

“龙晗道友吧,韩某也是久仰大名了。”韩立仔细打量了两眼中年人,同样回礼的笑笑道。

“要说名气,最近的修士中,又有哪一个有韩道友这般大名的,韩兄弟可给我们天道盟长脸不少啊。”坐在龙晗一侧,一位面色白皙的老者,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位道友说笑了,不知道友如何称呼?”韩立也早注意到了此老者,因为其是在座中人,除龙晗外的另一名元婴中期修士,自然不敢怠慢了。

“韩师弟,这位是倪航斋的况兄,一身的乾土功可是威震天南数百年了。”未等白皙老者回话,吕洛就抢先开口介绍起来。

“原来况兄,韩某同样仰慕已久了。”韩立闻言有点意外。脸上闪过讶色的说道。

此话韩立没有说的违心,这位倪航斋的况姓修士的确是大名鼎鼎,是天道盟中仅次于龙晗夫妇的存在。当初落云宗的银发老者可是再三提及过他,没想到在这里竟也能见到。

接着,吕洛又将其余几名修士介绍给韩立一一认识。其他人倒还罢了,当介绍古剑门长老,一位面目丑陋的田姓修士时,韩立不禁多看了两眼。随后,韩立等人重新落座。

龙晗微然一笑后,平和的说道了:“韩道友这次前来议事殿,想来也应该知道盟里希望道友继续出战的意思了。这件事说起来,还真是我等对道友失信了。不过大战将即,以道友神通的确是我们天南修士的一大臂助,我等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不过作为补偿,我等可以在原料、丹药等方面稍做弥补的。韩道友若是不满意,其他条件也可以商量,基本上只要盟里能做到的事情,一定不会推辞的。”

龙晗不愧为久掌天道盟的修士,未等韩立二人说出来意,就先抢先对韩立抱以歉意了。若韩立原本一肚子的不快,此时也不好发作出来。

不过,韩立本来就未因此动气,他能从慕兰神师手中得以逃脱性命,以后大战即使再激烈,自保还是绰绰有余。既然性命无忧,他自然没有什么不快了,反而觉得这是一件难得的机会!

于是,稍微沉吟了一下,韩立就不客气的说道:“既然龙兄都如此说了,继续参加下面的大战,也没什么,毕竟在下还是知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道理。不过,韩某还真有些事情,必须要借助盟中力量才可能实现,韩某也就不客气的利用此机会了。”

韩立说到这里,露出一副坦然之色。他知道,在这些老怪物面前还是少卖小聪明的好,直来直往的反而更容易达成目的。

果然这番毫不掩饰的言语,让在座的大部分修士都对韩立有个不错的印象。况姓修士更是笑了笑后,不掩饰的直接说道:“韩道友快人快语,很对老夫脾气。有什么条件说来听听吧,老夫倒有些好奇了!”

龙晗目光闪动几下后,含蓄一笑的没有说什么。其他人也盯着韩立,看看其到底想提什么条件。

“其实也很简单,在下希望借助盟里的力量,帮在下搜集一种炼器材料。不瞒几位道友,这种东西对在下颇为重要,若是能在大战前就将东西凑齐,在下对付那些黑袍法士,就更有几分把握了。”韩立神色如常,平静的说道。

“炼器材料?”在座之人互望了一眼,没有谁露出惊讶之色。以他们心智自然知道这种材料肯定稀罕难寻之极,否则韩立也不会利用此机会,当作条件提出来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