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四十九章 义妹

“吕兄,贵宗还没有收到韩长老消息吗?”一名坐在吕洛对面的鹤发老者,忽然冲吕洛客气的问道。这位叫徐长景的元婴初期修士,是天道盟“水影宗”的长老,昨日才到的天一城,以前倒和吕洛有过数面之缘。

“暂时没有。怎么,徐兄对韩师弟之事也很关心?”吕洛先是一怔,但随即含笑回道。

“呵呵!这是自然的。听吕兄意思,似乎还有其他道友问过同样的问题了。这也难怪,我尚未到天一城时,耳中可就塞满了有关这位韩道友的传言了。啧啧!以元婴初期境界,竟然能从慕兰神师手中逃脱掉,这可不是我等能做到的事情。而且我还听说,有人说这位韩道友,竟然是近几年才刚刚凝结元婴的,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倘若如此,那就更惊人了。”徐长景笑着回道。

一听鹤发老者此言,其余几名修士互望了一眼,也纷纷露出感兴趣之色的望向吕洛。有关韩立的传闻,这些人自然也或多或少的听说过一些,不过有关韩立是新进元婴修士的事情,他们倒还真没有谁听说过。

“这个?韩师弟的确是才进阶元婴期不久的。”吕洛踌躇了一下,但随即思量此事早有其他人知道了,也就不隐瞒的承认道。

“唏!”厅堂中其他都不禁动容起来,有两人甚至倒吸了一口凉气。

“韩长老如此年轻就有如此神通了,想必以后大有可能进阶后期吧。许某先恭喜吕兄了,落云宗兴盛可是指日可待啊。到时候,我们天道盟也会增添一位大修士呢!”徐长景同样暗暗吃惊,话语中更露出一丝羡慕之意。

其余几人也都差不多,羡慕之余,同样说了几句恭维的话语。吕洛心中有些自得,但口中自然谦虚了几句。

“不过吕兄,韩长老虽然在神师手下逃脱,恐怕受伤也不轻吧,否则怎会如此长时间都不见露面。吕兄是要多派些人手,去找一下的好,要是人手不足,本门可以派些弟子协助一二的。”另一位长着一双吊丧粗眉的中年人。却眉头一皱地说道,声音略微有些冷淡。

“这件事吕某不太清楚了。不过,想来是元气肯定会亏损一些,潜藏在哪里静养了吧。”吕洛听后心中不由得一紧,但随即神色不变的淡淡道。

吕洛也是活了数百年的人精,怎能听不出对方的嫉妒之意。这位吊眉人是天道盟第一大宗“鸾鸣门”的长老,天道盟那可以和三大修士相抗的联手双修夫妇,就是鸾鸣门的两位长老。否则,鸾鸣门又如何一枝独秀于天道盟各宗门之上。

现在听说落云宗长老有可能以后进阶元婴后期,这位自然有些不舒服地暗泼了一些冷水。但表面上看起来,吊眉修士却似很关心的样子,让人无法说些什么的。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之际,忽然从门外飞射进来一道红光,一个盘旋后,射向了吕洛。众人一见为之一愣。

吕洛自己也是满脸惊讶,但仍然冲红光一招手。顿时红光化为一团烈火,跌落到了吕洛手中。吕洛将神识沉浸了其中,但片刻后面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本宗韩师弟已经进城了,现在正在本宗驻地,吕某就先告辞了。”吕洛强压住心中的兴奋,对他人解释了一句,就急匆匆离去。

看着吕洛匆匆离去的身影,在座其他修士一时间大眼瞪小眼,各种神色都有。谁都没想到,这才提到那位传闻中的韩长老,对方马上就出现了。

徐长景捻着胡须,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而吊眉中年人,神色如常,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其目中深处有阴沉之色闪过。

天一城虽然是新建石城。但四大势力无论宗门大小,都有驻扎之地。正好按照势力范围,平划化为了四大区域。至于中间的区域,则自然是公共区域,一些知名散修可以入住这里。

天道盟就在石城西区,落云宗又在西区的最南边,占了数十亩的一大片地方。这次前来支援的落云宗弟子足有二百余人,全都是筑基期以上弟子,结丹修士也有六七人之多,几乎占了落云宗大半的实力。

如今在落云宗驻地大厅内,韩立坐厅堂中间的一把木椅上,单手托颔地一脸淡然之色。在其左右各站有一男一女。正是那位火云峰的峰主红衫老者和白凤峰的宋姓女子。红衫老者一脸恭谨,宋姓女子同样束手而立,但脸上隐含一丝复杂表情,明眸流转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吕洛从大厅外匆忙走了进来,一眼看见木椅上的韩立,当即面上大喜的几步上前:“韩师弟,你终于回来了。这大半年没有露面,可让我和师兄担心之极。”

“有劳师兄挂心了,当日损伤了点元气,不得已只能静养一段时间。倒是我听说阗天城失守的消息,着实担心了师兄一二。”韩立从椅子上站起,笑笑后,轻描淡写的说道。

“没出事就好。咦,其他几位师侄呢!怎么不出来向韩师弟见礼?”吕洛脸上露出宽心的神情,不过目光一扫左右后,脸色一沉的问道。

“启禀师叔,宇师弟他们今日轮值,现在去整合那些散修去了。”红衫老者恭敬的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这倒不怪他们。”吕洛闻言,这才脸色一缓。

这时,韩立却微笑的开口道:“我这次回来,才发现我竟然还成了一个名人了。有关我的传闻,好像不少啊。”他在半路上,凑巧听到一些修士对自己的议论之言,不禁大感意外!

“哈哈!这件事,我正想和师弟细说呢……你二人下去吧,我和你们韩师叔要单独聊一会儿。”吕洛哈哈一笑,正想说下去,但眼神在红衫老者和女子身上一转后,淡然的吩咐道。

这二人自然不敢违抗,急忙答应着退了出去,只是那宋姓女子在出去前,又目光闪动的看了韩立一眼。而韩立心里有些纳闷,但神色未动,仿佛毫无察觉的样子。

宋姓女子自从见到他后,神情有些不对,仿佛有什么话要和他说,但又一直犹豫不觉的样子。韩立奇怪之余,也没有打算主动问起的意思。

“师弟,你瞒得我和师兄好苦,有如此大神通,为何不早透漏一二。”一见两名师侄退下,吕洛未说其它,就先苦笑的抱怨两声。

“我的确才凝结元婴的,师兄又不是不知道,哪谈的上什么大神通,传言夸大了些罢了。”韩立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好了,师弟不用过谦了。虽然慕兰神师是敌对之人,但其对你的评语,决不可能差太远的。不过让我和师兄更惊讶的是,师弟竟能从掩月宗拐来一名元婴女修来,这才让师兄我佩服之极。”吕洛嘿嘿一笑,脸带诡异笑容的说道。

“怎么,师兄见到婉儿了。”韩立一听此言,脸上神色一动,有些关心的问道。

临分手时,他送给了南宫婉一枚说明身份地玉简,略微将南宫婉地身份含糊的说了一下,但如今听吕洛话里地意思,却似乎全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是啊!南宫仙子已经将所有事情都说给程师兄听了,而师弟现在也无需担心什么了。”吕洛似乎看出了韩立的担心之意,含笑说道。

“吕师兄这话意思是……”韩立眉头一皱,有些领悟还有些不解。

“师弟不知道吧。掩月宗早在数月前,就突然传出南宫仙子因为修炼功法走火入魔,突然陨落而亡的消息,和化意门魏离辰的婚约自然解散了。而程师兄却认了一名叫婉儿的女修做义妹,并且打算将其许给师弟做双修伴侣,不知师弟意下如何?”吕洛眨了眨眼睛后,笑嘻嘻的说道。

“婉儿拜程师兄做义兄?”韩立听的目瞪口呆了。

“不错,师兄已经说了,只等击退了天南修士,就光明正大的给你和其义妹举行双修大典。到时候就算一些人有心怀疑,但生米做成熟饭了,他们还真敢得罪整个天道盟,找上门来不成。就算魏无涯本人知道此事,在我们天道盟刚联手拒敌的情况下,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更何况,如今师弟的名声也非同小可,化意门和掩月宗的人,多半会故作不知此事的。”吕洛胸有成竹的说道。

听完这番话,韩立脸色复杂的默然了一伙儿后,半晌后,他才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一次,为了韩某事情,让两位师兄费心了,此情我会记在心中的。”

虽然韩立只简单的寥寥几句话。但让吕洛听了心中大喜,他和师兄费尽了心机,总算让这位韩师弟承他们情了。有这句话在此,黄枫谷再想将韩立拉拢走,估计多半不可能了。

“呵呵!韩师弟和我等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见外。对了,南宫姑娘听说师弟失踪之事有些焦急,原本想亲自赶来这里的,但总算被程师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劝了下来。毕竟这里掩月宗和化意门的修士不少,在没有正式和师弟举行双修大典前,南宫仙子还是不要和这些人照面的好。至于师弟的那位侍妾,我也叫其他弟子护送她回去了,这里大战将起,实在有些太危险了。”吕洛话里透着亲热的又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