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四十八章 回归

当日黄龙山一战,在法士三大神师率先出手情况下。法士大军仅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出其不意的一下推进到了阗天城下。

措手不及的九国盟,惊怒之极的只得独立迎敌。

好在盟中的大长老,天南三大修士中的魏无涯刚刚闻信赶到了城中。依靠阗天城的禁制大阵,倒也在法士大军的狂攻之下,坚持了一个多月之久。

但三大神师最终齐聚,并在一些黑袍修士帮助下,一口气出动了七八头体形庞大的巨兽。

如此一来,没有多久大阵被破,阗天城沦落到了法士手中。

但好在九国盟大部分主力未损,匆忙间,提前将所有修士撤到了相邻虞国的北凉国。

而这时,正魔两道和天道盟的支援修士也赶到了。

天南四大势力联手,经过几番小型会战后,暂时抵挡住了慕兰人的锋芒。

但双方都很清楚,一决生死的真正大战,还未曾开始呢。

而慕兰人占据了阗天城后,立刻将其当作了法士在天南的第一个据点,从慕兰草原上源源不断的开来了大批的各部落法士联军。

除了慕兰第一大部落“金阳部”,在监视着突兀人举动无法分身外,其余部落精锐尽出,将希望都寄托在一战占据天南之上了。

慕兰人只等所有联军到齐,就展开生死一战。

天南方面身居地利之便,自然更不会示弱。

除了四大势力全体动员,一些四大势力外的门派同样派人参战。甚至一些散修,自知此战非同小可,甚至牵扯到了燕族在天南的根本问题,不用动员,就主动纷纷赶来助战。

四大势力见人心可用,当即在北凉国靠近虞国的边界处,施展了大神通,一夜之间修建成了一座大型石城,当作对抗法士的临时据点。

他们同样需要整备编排各宗门散修人手,才能就一举开战,将慕兰人赶出天南。

法士修士间暂时停下了战火,如同暴风雨来临前一样,一时间双方显得格外平静。

就在这期间,韩立却随着一些事情的传开,名声大起。

他并不知道,当日从黄龙山雾海中生还的元婴修士,除了他之外还有马姓老者。

只是这位浩然宗的长老,面对乐姓女子的风遁术,只能舍弃了躯体,仅仅元婴逃回了九国盟。

除了老者外,结丹期的缨宁和慕容兄弟见势不妙,也提前逃脱了出来,安然返回。

如此一来,韩立瞬间击杀了黑袍元婴修士的事情,就被他人知道了。

声名鹊起!

至于他和陆姓大汉等人,抓住了御灵宗奸细并出手灭掉之事,则只有几大势力的高阶修士知晓了。这倒没有外传开来。

但真正让韩立声名赫赫的,除了此事外,则是从慕兰人那里传来的韩立从慕兰神师手中逃脱的消息。

当日仲姓儒生返回法士大军时,没有成功灭杀掉韩立,在法士中还真引起一阵骚动。

儒生为了不至于面子上过于难堪,自然给了韩立很高的评价。

说韩立的神通甚至稍胜普通元婴中期修士一筹了。

一位神师如此评价韩立,自然没有人怀疑此言真假了。

再加上韩立和乐姓女子交手时展现的各种神通,更在慕兰草原时毁掉了天风部穆姓法士的肉身,其名头在法士大军中甚至比在修士中还要响亮三分。

如此一来,天南方面知道此事后,顿时又是一番轰动,韩立声名又盛了三分。

当然除了韩立外,其他一些名气不显的元婴修士,也在和法士大军的接连战斗中名气大响。

毕竟只有在斗法中,才能看出一名修士神通的真正大小。

而就在这种情形下,闭关了大半年的韩立,在虞国某处山沟中,元气尽复,终于走出了山腹中的密室。

……

奉托是慕兰族某一小部落的筑基期法士,虽然他在本部落中是人人敬畏的仙师,但是一到了如今阗天城后,却属于可有可无的普通一员。

如今他从靠近北凉国边界处的某一据点出来,带着一小队炼气期法士,沿着绵延数百里的路线巡视,以防天南修士突然袭击。

自据点出来已巡视了小半日,算算时辰,应该下拨法士过来轮值了。只要往前再飞行个数十里,也就差不多可以返回了。

奉托心里思量着。

他一想起前两日刚刚发下的数十块灵石,觉得自己困在筑基初期的瓶颈,似乎大有希望冲破了。不由得更想快些回去打坐修炼,希望能赶在大战前让修为更进一层。若是能在大战中立下功劳,想必事后奖赏的灵石更不少吧。

这位慕兰的中阶法士,一边带队缓缓御器飞行,一边心不在焉的想入非非了。

此时他们正好飞到了一处平常罕有人来的乱石坡上,正想看也不看的一掠而过这片区域时,忽然下面乱石中青光闪动,接人影一闪,一名青袍青年凭空浮现在了地面上。

这名看来只有二十余岁的男子,抬首向他们一干法士,冷冷的望了一眼,脸上毫无表情。

“天南修士!至少是结丹以上的,根本看不出对方修为深浅。”奉托一看清楚那青年,并用神识一扫后,心中作出了判断,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快撤!这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奉托倒也算机灵,急忙招呼身后五六名低阶法士一声后,就忙把身上一只小巧灵兽袋往空中一抛。

顿时一道红光从袋中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要往奉托出来的据点激射而去。

但就在这时,空中白光一闪,一名白色衣裙的艳美少妇,在红光附近蓦然出现,其笑吟吟的一张口,一团粉红香雾从口中喷出,一下将红光罩在了其中。

一声清脆鸟鸣传出,急着红光一散,一只火红小鸟从空中坠落而下。

少妇伸手一招,小鸟就老老实实的飞射到了玉手中。

见此情形,奉托的心一下沉了下来。他也顾不得其他人了,急忙两手掐诀身上黄光大放,就要施展救命灵术瞬间遁出数里之外。

但就在这时,底下的青年望着他们双目一眯,忽然鼻中冷哼了一声。

听起来只是平常之极的鼻音,但是奉托一闻此声,却只觉得两耳轰隆隆一响,脑子一沉,一阵天旋地转的翻身栽倒。

其他几名炼气期法士,就更不济了。在听闻青年灌注法力冷哼的刹那间,两眼一黑的纷纷从空中掉落,生死不知了。

至于奉托,被那名白衣少妇身形一晃之下,到了其下坠的身体旁,一把将其脖颈衣领抓住,轻飘飘的向下落去。

“主人,这人是为首之人。应该知道的东西较多一些。”一落地后,少妇甜甜一笑,冲青年说道。

这两人自然是一出关后,就发现虞国已经失守的韩立和银月了。

韩立随便抓了一名低阶法士,知道了大概的情形。当即带着银月悄悄潜入到了这靠近边界之处。

原本想直接穿过边界的,却正好发现了巡逻的奉托等一行法士。

韩立心中一动,当即决定再活捉一名法士,问下边界处的具体情形,再向前去。省得一头再撞进了某个神师驻守的地方,那可就倒了大霉了。

在银月的迷魂幻术配合下,韩立使用“梦引术”很容易的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韩立大松了一口气。

边界处的确是三大神师轮流驻守的,但他前面的这一段边界,远离神师所待据点,只有一名慕兰的大上师驻守而已。

以韩立的修为,瞒过去完全不成问题。

看了看还昏迷不醒的俘虏,韩立眉头皱了一皱。

为了快速得到情报,韩立自然使用了较霸道的手法,这位俘虏的神智被毁的七七八八了。

就是醒来也是个废人了。

韩立轻叹了一声,手指一弹,一颗火球将这人化为了灰烬。

然后身上青色霞光一起,将银月席卷在内后,化为一道青虹,破空而去。

……

北凉国边界一侧,天南修士新建的“天一”石城中,在城中一角,某间不大的厅堂内,韩立那位吕师兄,正和几名天道盟高阶修士闲聊着什么。但神情有些恍惚,一直处于心神不宁之中。

说起来,原本他既然先前已经参加了拖延法士先锋的大战,是可以就此返回落云宗的。

但如今落云宗,一共就只有他和银发老者两名元婴修士在,不可能让元气未复的银发老者,带领落云宗弟子来参加此次大战。就主动要求留了下来,以照顾本宗弟子一二。

当然另一个不肯离开的原因,自然是最近声名赫赫的落云宗韩长老,至今下落不明。他对此心中焦虑,不知韩立是否出事,也无法就此抽身而走。

话说回来,韩立竟然能击杀其他元婴修士,甚至能在慕兰神师手下逃脱。这至今让这位吕长老有些难以全信。

毕竟别人不清楚,但他可是亲眼目睹韩立刚刚凝结元婴数年的,怎么可能如此短时间,就有这种逆天的神通。甚至还被慕兰神师评价,神通还胜元婴中期修士一筹。

难道他们落云宗这次真的捡到宝了,这位韩师弟竟是万年一见的修仙奇才。

现在吕洛虽然坐在厅堂中,但心思不觉又回到了此事上,耳中虽然听着他人的话语,但根本心不在焉。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