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四十七章 名声渐起

“那如何是好,主人就是施展血影遁也不过一次能逃出百里之外,仍在那神师神识笼罩中,无法摆脱锁定的。”银月也发愁的喃喃道。对于韩立的救命之恩,银月口中虽然没说什么,但心中还是有些触动的,言语中不觉真关切了几分。

“一次当然不行,但一连施展两三次血影遁,再靠剩余的辟邪神雷施展雷遁,应该有七八成把握摆脱掉的。不过如此的话,即使我比一般元婴初期修士法力高深一些,亏损精血如此之多,还是有一定风险的。即使安然无恙,也少不得好长一段时间都会虚弱无比。可如今看来,其他方法是无法逃出生天,不得不用了。”韩立似乎早已考虑过此问题,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自嘲。

“主人你……”银月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哼!那家伙又追来了,跟的一次比一次紧。不能再拖了,只有冒险一试了!”韩立忽然神色一变,抬首朝身后的昏沉沉天空望去。脸色阴沉的自语道。

银月见此,自然不再说下去了。

随后韩立深吸了一口气,两手十指快速晃动,晃出了一连串古怪手印,同时周身青光闪动,一股惊人灵气蓦然从身上冒出。一张口,一团赤红精血从口中喷出,马上迎风而散,化为丝丝血雾混入了青色灵光之中,灵光瞬间变成了青红的妖异之色。

同时韩立裸露出来双手和脸孔,开始异常殷红起来,转眼间就鲜红似血,无数血丝要从皮肤上喷射而出一般,吓人之极!韩立对此却仿佛毫无知觉,手中手印,捏掐的更加快了。又两口精血喷出,韩立彻底被血雾罩在了其中,身影若有若无起来。

这时,远处天边光芒闪动,有三团银光出现在了那里,徐徐飞来。里面人影闪动,正是那仲神师和两个化身。三人同样儒衫飘飘,不紧不慢地飞向韩立,但速度惊人,转眼间就掠过数百丈距离,可以肉眼看见韩立的情形了。

“咦!”其中一人面现异色,目光一闪下,眉头一皱。

“噗嗤”一声轻响,远处的青虹血雾爆裂了开来,一团刺目血光出现在了原地。韩立正笔直的站在其内,冷冷的望了一眼赶来的慕兰神师。轰隆隆一声雷鸣,背后的风雷翅一展而开。下一刻,附近空间一阵扭曲,韩立身形一晃之下,蓦然从原地消失。

刺耳的尖鸣声,马上从远处隐隐传来,转瞬间就低不可闻起来,竟仿佛一下遁离了附近。

三名儒生的面上同时闪过吃惊之色,互望了一眼后,三人忽然往中间一聚,银光闪过后,三人又化为了一人。仅剩一人的儒生,立刻闭上双目,将神识放出,向那尖鸣声消失方向飞快探去。

“竟跑到了百里之外,这是什么遁术,和魔道血遁有些相似,但距离实在骇人了。”儒生望了望韩立消失之处,面上现出一丝意外之色。

通过这几天的追逐,韩立让他着实吃惊不小,竟可以不眠不休,一直逃遁至今。

要知道普通元婴初期修士,即使身怀雷遁术,也早应该法力耗尽,束手待毙了。看来不是有能瞬间恢复法力的天材地宝,就是大损元气的施展了什么密术。而对方身怀如此诡异遁术,现在才施展出来,看来先前竟一直未尽全力。

不过没关系,虽然现在已遁到了百里之外,但是仍然在他神识掌控之中,只不过再多花一些时间罢了。

儒生冷冷的思量着,双目一眯,神识再次锁定了远处的韩立。嘴角挂起一丝冷色后,他身上白光一闪,就要再次动身追去。就在这时,儒生忽然发觉感应中韩立气息再次诡异的消失,这让他一怔之下后,身形为之一滞。

但马上他想起了什么,急忙将神识范围扩大了一倍终于又找到了韩立。儒生心中尚未来及冷笑,韩立气息一闪之下再次不见了。这一次,儒生一脸愕然,真的怔在了那里。

他神识虽然强大,但顶多笼罩二百余里的范围。超过了此范围,虽然勉强可以感应到大概东西,但却无法转瞬间锁定某个人了。除非对方在原地不动,静等他用神识一一找过,这自然是不可能之事了。

而对方实在够狡诈的,一察觉还被他神识感应到,竟一连施展那诡异遁术数次,真从其手中溜走了。这让多少年来,几乎从未被人如此戏耍过的儒生面色一阵红白交替。

他堂堂一名慕兰神师,竟追掉了一名元婴初期修士,此事一传开来,面子可丢大了。不过,他也没有马上动身去追的意思。没有神识锁定,以对方诡异手段,依靠其他秘术再追上的希望实在渺茫。而他这次出来已经为此人浪费了数日时间,不可能再为一个不大的机会继续追杀下去了。

毕竟他们这边神师一现身,天南的几名元婴后期的修士,同样不会坐视不理,他必须回去和其他二人会合,提早做些准备才是。万一被对方元婴后期修士围攻,那他可就危险了。

这位慕兰神师心情大糟的思量了好一会儿,还是面色一沉,化为一道银虹而向来处掉头飞去,转眼间,踪迹全无。

三百里外的地方,韩立正化为一道青虹朝另一个方向飞遁而行。遁光中,他不停的从身上取出各种药瓶,将一些炼制的大补元气丹药,不停的朝口中狂倒。如今他面色苍白,目中黯淡无神,一副元气大损的样子。

“主人,没事吧?一连三次施展血影遁,果然有些太冒险。要不是主人在途中拼命服下众多丹药,第三次施展的时候,恐怕就……”韩立脑中传来银月的关切言语。

“没事,精血虽然亏损不少,好在以前炼制的丹药还有一些,只要服下丹药,好好静养数月,就能修为尽复了。”韩立缓缓回道,声音都有些萎靡。

“要回阗天城吗?”听韩立如此说到,银月松了一口气后,但又迟疑地问道。

“当然不去。我现在状况如此糟糕,最起码也要恢复了修为后,才能回九国盟。否则那里龙蛇混杂,和鬼灵门更是结仇不小,很容易被人暗算,我不会冒此风险的。好在我是用丹药疗伤,并不需要什么灵脉之地疗伤,随便找一处无人之处,先闭关一段时间再说。况且,青竹蜂云剑还沾染着那些青色灯焰,虽然用紫罗天火强行将它们包住,但在体内仍是个后患,必须想办法去除才可。”韩立叹了一气,无奈的说道。

“那铜灯是慕兰人的传承宝物,自然有些鬼门道在里面了。不过,小婢相信,只要主人多花些时间,总能将它炼化掉的。毕竟主人的紫罗天火,也是非同小可的神通。”银月轻笑一声,宽解了韩立两句。

“事情已经至此了,也只有慢慢设法解决了。”韩立苦笑一声,不置可否的回道。随后韩立不再说什么废话,一提体内残余灵力,法诀一催,青虹又快了三分的朝远处飞遁而去。

一直飞遁了一天一夜,韩立才停下了遁光,在一处不起眼的小山沟落了下来。如此远的距离,就算那慕兰神师再不甘心,也不可能追过来了。

韩立朝四周打量了几眼,这里正好处于两座荒山之间,不但灵气微不可见,而且四下光秃秃的,全都是一些滚圆的山石,堆得山沟中到处都是。

韩立用神识谨慎扫描下方圆百里内地一切,并没有修士或法士踪影,这让他心里更安,袖袍一抖,将银月放了出来,并吩咐了一句。

银月所化小狐二话不说,身形滴溜溜一转,黄色霞光骤起,一下将韩立席卷在内。然后光华一闪后,带着韩立直接钻入了一侧的山壁中。

山沟中,人影全无。

韩立被银月用土遁术带到山腹中部后,青色剑气密密麻麻的喷出,飞快劈出了一间数丈大小的简陋石室。身形一闪,韩立进入了其内,盘膝坐下。

没多久,韩立双目紧闭,身上青光流转,面前放着十余个大大小小的药瓶。他必须先将危机时服下的那些丹药炼化掉,才敢接着吞服其他丹药。如此一来,韩立在这山腹中,静静的闭关回复元气起来。

但韩立没料到的是,其亏损元气之厉害远超其原先预料,所花的静养时间自然也更加漫长一些。时间就在枯燥的服药、打坐中,慢慢的度过。

不知不觉,半年时间过去了,韩立仍在山腹中,未曾出关。但是这时的外界,则更是风起云涌,变化无常。修士和法士之间的生死大战,就要一触即发了。

更让他想不到的事,落云宗韩长老的大名,此刻无论在天南修仙界中,还是在法士大军中,都已经大名鼎鼎了。任何一名高阶修士或法士,一听到他的名字,都会立刻联想到元婴中期的神通和实力,不敢有丝毫轻视之意。

而这一切,仅仅是这半年中发生的事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