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四十六章 破阵大战(八

韩立一见此景大喜,而绿衫女子“唰”的一下,脸色瞬间苍白无比,随后露出惊怒之极的神情,两手一扬,大片白霞席卷而去,同时身下白莲狂转,瞬间莲影如山的狂涌而上。

可是头顶紫云光华一闪,让过了白光后,现出一张紫蒙蒙大网一落而下。顿时紫光白霞和随之而至的莲影猛然撞击到了一起,空中又传来了银月咯咯的娇笑声。

紫网后,光华一敛,现出了银月高挑的身形。其笑吟吟的手托着花篮古宝,里面白光闪动,青铜古灯正被困在白光之中,无法动弹分毫。只要等回去后,消去了绿衫女子留在灯上的一丝灵识,此古宝任谁都可以驱使了。

韩立自然同样欣喜之极,可还未等他刚露出兴奋之色,那名跌跌撞撞,刚刚闯进此地的人也看清楚了斗法的韩立和绿衫女子,当即一扭首冲韩立慌张的大嚷道:“韩道友,快跑,慕兰人的神师来了,陆道友已经被灭杀了,再不走就迟了。”这人竟是那马姓老者,只是此刻他劈头散发,一只手臂不见了踪影,一脸的惶恐之色。

“慕兰人神师?”韩立一听此言,同吓了一跳,刚想要问个仔细时,老者却周身白光一起,就打算飞遁而走,竟不敢作片刻停留。但就在这时,一声淡淡的男子声音紧随传来。

“晚了!本神师已经找到这里了。刚才舍弃一条手臂,才让你逃过一劫,这一次,我看你还有何种秘术可用。不会将另一条手臂,也炼制成了替身傀儡吧,要真是如此的话,本神师倒还真有几分佩服……咦!这不是我们慕兰的元明灯吗?小狐狸,胆子不小,竟敢拿我们慕兰人的传承之宝,这也是你一名妖孽能碰的东西。”那男子的速度好快,刚开始的话语似乎还在原处,但转眼间就仿佛近在咫尺一般。而最后一略带诧异的话语,竟一眼看出了银月的白狐妖身。

随后一道银芒从雾海飞射而出,看似不快,但转眼间到了银月身前。

银月俏脸煞白,急忙手一挥,一面紫色大网凭空浮现在了身前,同时身形想也不想地倒射而出。

可那银虹只是略微顿了一顿,就马上化为银色大手,一把将那紫铖兜硬生生抓了过去,同时隔着十余丈的距离,银手五指握拳,虚空向银月逃遁方向轻轻一击。

银月所化黄色遁光,被一团凭空出现的银色光团后发先至的一击而中,当即惨叫一声,遁光一散掉落下来。不过她也聪慧之极,一咬牙,强忍剧痛的猛然将手中古宝化为一道白光抛向了远处的韩立。

“找死!”银手中的男子声音似有有些动怒了。光芒闪动,银手一分为二的竟变化出另一只出来,结果其中一只向那花篮古宝席卷而去,瞬间就将花篮一把抓住,另一只则直接向高空跌落的银月狠狠抓去,大有要把此女捏成粉碎之意。两者动作如同电光火石一般。

银月大惊失色,急忙想要提动灵力,施展遁术而逃,但身上银光一闪,竟然无法提动丝毫法力。对方那虚空一击,在重创她的同时,竟然在其身上下了一道简单的小禁制。虽然破解很容易,但眼下却根本没有时间去做此事。

眼见银色巨手小山一般的向其抓下,银月心中一凉,美目一闭的只等死。就在这时,其身后雷鸣声一响,一只手臂从她身后出现,一把将她拦腰抱住。

“走!”韩立清冷的声音蓦然出现,然后轰鸣声再起,银月和韩立又同时消失,银色巨手仅差少许的一捞落空。

下一刻,韩立一手搂着银月柳腰,一手提着那口青紫两色的巨剑,浮现在了数十丈远的浓雾边上,一脸的阴沉凝重。

“咦!雷遁术!”银色巨手中传来惊讶之语,然后另一只银手抓着花篮眨眼间飞回,两只巨手撞到了一起,爆发出刺目银芒。光华一敛,一名中年儒生模样的法士出现在了银芒中,其一只手抓着紫铖兜,一只手提着花篮古宝,神色淡淡的打量着远处的韩立。

马姓老者一见这人出现,面如死灰,身上的灵光虽然闪动不停,但竟然不敢破空而逃。

韩立则目光闪动,仔细打量自己第一次见到的元婴后期修仙者。有了这等修为的人,除了那些根本不会在世俗中走动的化神期修仙者,他们几乎可以算是修仙界最顶尖的存在了。

中年法士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在乐姓女子身上略一停留后,一抬手,将花篮古宝连同其内的铜灯,全扔给了此女。

“多谢仲神师出手相助,否则……仲兄如何会来的。”绿衫女子青铜古灯失而复得,心中自然惊喜之极,大松一口气的连声谢道。即使她本性再怎么冷傲,面对本族的三大神师之一,神色间不敢有丝毫慢待之处。

“没什么,我只是听说天南人又派了一批修士增援各个地方的大阵,而你们这边叫天哭的家伙,又诡异的陨落掉了,所以有些担心,所过来看上一眼。最好能给那些大晋国来的家伙,一个合理的解释,现在我们可离不开这些修士。不过,对方既然还有使用雷遁的家伙,难怪连乐上师都不易对付了。”儒生神色如常,平静的说道。

随后他又一扭首,冲远处的韩立淡然问道:“这只小狐狸,是你的人?胆子不小,连我们慕兰的传承之宝都敢动。你既然是她的主人,那就一齐上路好了。”

“哼!口气不小,就算没拿那铜灯,你会放我离去?想我命,就不知道阁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韩立目光一缩,深吸了一口气,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儒生闻言,目光在韩立那把巨剑上一扫而过,见到青紫两种火焰并存的诡异景象后。眼中一丝异色闪过,但随即若无其事地说道:“嘿嘿!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的修士,仲某还真是好多年没见到了。乐上师,那边只剩了一条手臂的修士就交给你了。这位会雷遁术的小友,就交给我处理好了。不知他能支撑多长时间?”

儒生脸上残忍之意一闪即过,也不见其使用什么法宝,身形一阵模糊后,左右银光一闪,突现出两名和儒生一模一样的人来。同样的衣衫,同样的表情,三人如同看死人般的一齐望向韩立。

韩立倒吸一口凉气,神识扫过后,竟无法分辨出那两名化身和本体有什么区别,无论修为气息,竟都完全相同。心中虽然震惊,但韩立单手往银月肩头轻轻一拍,飞快地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银月乖巧的点点头,已经将体内禁制解开的她,一片白光闪过现出了小狐的本体,“嗖”的一声,乖巧的钻入了韩立袖口中。

这时对面的三名儒生,则大袖一摆,三人缓缓向韩立飘来。明明动作缓慢从容,但两三步间,将瞬间离韩立只有十余丈远了。

韩立脸色大变,想也不想的背后银翅一展,人蓦然消失不见。

“想走,你能逃到哪里。”中间的儒生嘿嘿的说了一声,随后和左右之人同时银光闪动,不慌不忙迈步追去。虚空两步之后,他们同样在此处消失不见了。

一见此景,原本面色死人般的老者,突然动作奇快的纵身而起,二话不说地化为一道白虹,朝相反方向破空射出。

乐姓女子见此,冷笑一声,身两手一掐诀,化为一股轻风追了过去。有神师去追韩立,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而这名天南修士可不会什么雷遁术,绝逃不出她手心的。至于这个大阵,没有了元婴期修士,破除它自然易如反掌了。

天色有些灰暗,在一处看似荒野的无人之地上,一声霹雳传来,银弧闪动,韩立面色苍白的显出了身形。他一稳住身形后,急忙朝身后之处望了几眼,神色显得有些恼怒。

“银月,我们逃了多少天了。”

“大概四天四夜。此人不亏为元婴后期修士,主人一旦停下来休息不到半刻钟,那人马上就会赶到了。真的无法摆脱神识锁定吗?这就太危险了,虽然有万年灵液支持法力,但是你体内的辟邪神雷已经不足了。没有雷遁的神通,你根本无法逃过对方的缩地术追踪。这种高深神通,可一点都不比瞬移差哪去,甚至在某一方面讲,还有过之而无不足。要不是主人够机灵,根本不和此人正面交手一次,一直闷头而逃,一旦被接近缠住,恐怕就是用雷遁,也不好脱身。”银月在其脑中担心的回道。

“元婴后期的神识足可以锁定数百里内的某一人物气息,我虽然自问神识远超元婴中期修士,但是和真正的后期修仙者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毕竟大衍诀并没有学完全,还有几层功法没弄到手。这次的事情一结束,我马上去极西之地,将后面的口诀一定弄来。以前神识总比对手强大,倒没有觉得怎样,现在一不如对方,马上就束手束脚,有许多手段都施展不出来了。”韩立苦笑一声后,恨恨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