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四十五章 破阵大战(七

青色灯花一离女子玉手,放出耀目的青芒,接着滴溜溜的在头顶一阵旋转后,惊人一幕出现了。白莲外原本汹汹燃烧的青白火焰,一见灯花出现,立刻化为缕缕火丝万川归海般投入了其中。

转眼间,紫铖兜上玉阳真火就被吸纳的一干二净,灯花仍平静的漂浮在那里,只是其上青光更加的刺目起来。

绿衫女子不慌不忙冲灯花一点指,顿时灯花荡漾之下,忽然向银月轻飘飘飞去。

银月脸色大变,不及多想的冲紫铖兜一点指,顿时整张紫网光芒大放,密密麻麻的网丝挡在了其身前。同时手掌一翻,花篮古宝也出现在了手中。

这时,青色巨剑带着雷鸣声飞至了女子上空,在法诀一催下,当即凭空落下。而银月自然配合之极,刚将手中花篮化为一团白气护住自身,就两手一掐诀,笼罩白莲的紫光忽然在上空开了一个大口。巨剑裹带着金弧和蓝焰,顺势向下方的白莲狠狠斩下。

一见巨剑声势如此惊人,绿衫女子神色微变,脸上首次露出了凝重之色。她犹豫一下,顾不得先攻击银月,全身灵力猛然流转,通过双足流入到白莲之上,顿时原本的莲瓣一下暴涨了数倍,层层莲影同时朝上伸展而去,化为凝厚之极的光幕。

这时她又猛然冲飘出去的灯焰一点指,其立刻一晃之下飞回了女子头顶。然后此女又将手中铜灯高举,略一挥动,一阵青光幻影后,两朵一样大小灯焰之花和原先那朵并排着浮现在此女上空,瞬间聚到一起,化为一颗头颅大小青色火球。

这时巨剑终于站到了莲瓣所化的光幕上,“轰隆隆”一阵巨响,雷鸣、爆裂声同时发出,白光金弧、蓝焰等不同的光芒更是交织在了一起。

白莲的十几片莲瓣固然神妙之极,但在辟邪神雷和乾蓝冰焰更是非同小可。单独一种也许无法奈何得了莲瓣,但两者同时附加在巨剑表面,再借助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的巨剑神通,结果一斩之下,莲影虽然苦苦支持了片刻,但还是崩溃散开,化为漫天星光。

巨剑一下没有阻碍的猛压而下,但这时那青色火球却慢悠悠的迎了上来。韩立目中森然之光闪过,虽然有些畏惧对方青焰的诡异,但也心中存了一试乾蓝冰焰和灯焰威力大小的心思,顿时巨剑毫不迟疑的随之落下。

这一次的碰撞无声无息,无论淡金色的电弧,还是极寒之至的乾蓝冰焰,瞬间都被那青色灯焰吞噬了进去,接着整只巨剑也席卷了进去。

青竹蜂云剑是韩立的本命法宝,自然感应灵敏之极。在青色灯焰一将巨剑全部包裹地瞬间,顿时心头一震,一股难受之极的炙热从心头蓦然升起,随后全身温度急升,连血液仿佛也沸腾了起来。

韩立大骇,不及多想的急忙两手掐诀,冲巨剑一点指。巨剑发出了一声嗡鸣,随即青光狂闪,化为了数十口青色小剑,四溅飞射开来。

原以为凭此应该可以摆脱那古怪灯焰,结果韩立再定睛一看后,脸色大变,这些飞剑同样青焰点点,随即每一口飞剑再次被灯焰包在了其中。

韩立面色阴晴不定,感觉身体的不适越发的厉害了,全身都开始冒出虚汗出来。他心中惊骇的一咬牙,十指如车轮般的飞快掐诀,神识更是化为数十股瞬间操纵所飞剑,或冲天而起,或盘旋狂舞,试图摆脱剑上的灯焰包裹。

他亲眼见到银钟古宝被炼化银汁毁的一幕,说什么也不敢让自己本命法宝也被毁掉,若是如此的话,元气神识非得同时大损不可。

这时,原本被毁的白莲叶瓣,重新从绿衫女子足下莲盘中生出,再次将护在了其中。此女一直冷冷的看着韩立飞剑被灯焰罩住,随后众漫天飞舞地狼狈模样,嘴角泛起一丝讥笑之色。

下面她可不急的动手,静等对方本命法宝被毁,修为大损的情景出现。但片刻后,此女嘴边的讥笑之色就凝滞住了,目中反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她手中的这盏铜灯可不是普通古宝,严格说来,甚至不属于此女自己的宝物,而是整个是慕兰族两大传承之宝之一。

乐姓女子之所以能保管此宝,除了是因为其修为高深,是慕兰族的第一女法士外。最重要的,还是她有另外一个几乎和突兀人的天澜圣女差不多的崇高身份,倍受其他高阶法士的尊重。就是慕兰族的三大神师见了她也要以礼相待,并不敢有丝毫怠慢之意。

而这件古宝自从到了她手后,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和此灯本身的使用限制,她可以使用的次数并不多,轻易不会动用此宝的。一旦超过规定次数,此宝就必须马上收回,静等交付下一位符合身份的主人,由此可见慕兰人对此宝的重视了。

不过铜灯的最重要作用,并非是用来和人争强斗法用的,而是另一种对所有慕兰人都重要无比的特殊用途。当然用此宝来和人拼斗,也是无往不利的,历代手持此宝的主人都凭此击杀过强敌,炼化过无数宝物。无论古宝还是法宝,只要被此灯生出的青色灯焰罩住,绝对无法支撑不毁,至于木属性宝物,自然更是被此焰所克,眨眼间就会被化为乌有。

可韩立这明显是成套法宝的木属性飞剑,已经被灯焰包在其内如此之久了,竟连一丝化为灰烬的迹象都没有,这怎不让女子愕然了好一会就在此女震惊的刹那间功夫,其头顶紫光一闪,一片紫云丝毫征兆没有的浮现出来。乐姓女子一惊,回神一看,竟是银月趁此机会发动了紫铖兜禁制,将原本放开的口子重新堵了上去。然后一扭柳腰,红唇微张,一股粉红色香雾从檀口中喷出,瞬间将白莲淹没其内。

绿衫女子冷哼一声,看了看手中铜灯,一阵的踌躇后,还是没有再动用此宝,而是另一只手一扬,一面淡黄色玉佩浮现在手中。

她正想激发此宝,给银月一些厉害时,那些粉红色香雾忽然一阵晃动,异香大起,幻化出了无数的俊男美女,个个搂搂抱抱,做些大胆之极的亲热动作,让此女先是一怔,接着面红耳赤。

“妖女,找死。”女子面色随后铁青,手中玉佩黄芒一闪,一片黄霞席卷而出,一下将这些粉雾吹的支离破碎,不见了踪影,可是原本银月站立之处,早已人迹全无。

乐姓女子冷笑一声,正想发动神识将对方找出,却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面色一变的急忙朝韩立那里望去。

只见银月这片刻功夫的打扰,韩立早已将众飞剑从新凝结成了巨剑,并召回到了自己身前,正面色凝重地盯着其眼也不眨一下。

见到飞剑仍然没有被炼化掉,乐姓女子心里一阵骇然,但自然不会再继续等下去了。

当即她一托手中铜灯,正想拼着连下一次机会都浪费掉了,直接将用灯焰,将韩立也炼化掉时,韩立却忽然两手往胸前一合,一只手掌蒙上一层白色寒光,一只手掌浮现了蓝焰闪动,然后口一张,一团青气罩住了两手。

“噗嗤”一声,一团鸡蛋大小的紫色火焰浮现在两手之间,随后韩立冲其手指一点,紫焰在轻微的爆裂中,化为一只栩栩如生的紫焰小鸟,一展翅下,冲向了悬在半空中被灯焰包裹的青色巨剑。

“砰”的一声轻响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紫焰和青焰同时在巨剑表面燃烧起来,并两种光焰晃动后,在剑上互不相让的交织一起,并拼命的互相吞噬,一时间竟无法看那一种火焰站到了上风。

韩立固然眉头紧锁,脸色阴晴不定,乐姓女子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这紫火是什么来历,竟然能不惧自己古灯的宝焰,要不是亲眼所见,她实在难以相信看到的一切。但此女马上就清醒过来,心中灭杀韩立的念头,更加强烈了三分。此人只是元婴初期,就有如此多逆天神通,若是让其进阶到了中期甚至后期,岂不是横扫慕兰草原也没人是其对手了。

想到这里,此女玉容一沉,将手中铜灯往上一抛,此宝稳稳停在头顶丈许高处。接着此女面色郑重的盘膝坐下,两手掐诀,明眸一闭,口中念念有词,身下白莲马上白光夺目,头上铜灯则青光闪闪,两者有所感应的上下呼应起来。

乐姓女子这次真下了狠心,就是一次将铜灯以后的所有使用次数全都用掉,也一定要将韩立从天南修士中抹去。

韩立同样注意到了绿衫女子的举动,当即心中一沉,暗暗叫苦,终于退意大生。他虽然还有紫罗极火、血魔剑等杀手锏,但可没有丝毫在这里和此女死拼的意思。眼前的绿衫女子绝不是普通的元婴中期修士,他可不愿真和对方同归于尽。

就在韩立此念头刚生之际,忽然一侧雾海中猛然人影一闪,一人闯了进来,韩立和女子一见此人都不禁一怔。

就在两人都一分神之际,女子头顶紫铖兜所化的紫云,突然左右一分,一道白光迅雷不及掩耳地直冲铜灯飞去,白光一闪,竟转瞬间将此灯卷入了光内,然后一个盘旋后,白光呼啸一声向紫云激射而回。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