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四十四章 破阵大战(六

雪雕身躯自然和那些冰屑一起碎成了无数片。刚从轻风中现形追来的绿衫女子一见此景,脸色一怔,但随即冷笑了几声,玉足一踩足下白莲,顿时莲花上狂风大起,将附近的浓雾吹散的一干二净。

韩立眼睛一眯,盯着对方不善的娇容,平静问道:“道友就不心疼宝物被毁?还是道友认为在下举动,根本无法毁掉此宝?”说完这话,韩立漫不经心的朝散落在空中,诡异不落的蓝色冰屑多看了两眼。

“你说呢?”绿衫女子淡淡回道,接着冲韩立身边一点指。顿时韩立身侧的那些碎冰,同时光芒闪动,无数白色光点从这些冰屑中纷纷冒出。

韩立一怔,但马上一扬手,一片青霞脱手射出,朝这些光点席卷而去。“噗嗤”之声连起,白色光点一从蓝冰上脱离后,纷纷化为了了乳白色灵光,朝女子那边群涌而去。青霞卷过后,一无所获。

韩立见一击没有得手,面色一沉后,也就住手不做徒劳无功之事了,只是冷眼旁观对面。

那些灵光涌到了女子身前,马上汇聚一起,转眼间就凝结成了头颅般大小的白色光团。绿衫女子神色淡淡,一道法诀打到其上,刺目白光闪动,一声雕鸣从光团中马上传出,接着光团变形拉长,雪色巨雕复活在了韩立眼中。

韩立见此,眉头一皱,但随即注意到此雕气色不像一开始那样精神十足,反而显得有些萎靡不振起来。这下,韩立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看样子,刚才灭杀此器灵的举动并非没有效果,此雕并非不死之身。相信只要多灭杀巨雕几次,就足以让其烟消云散了。

少女见白雕有些虚弱的样子,二话不说的一招手,顿时雪雕双翅一展的冲天而起,在空中一个打滚后,化为了那条白色缎带,轻飘落下。正落到了此女身上,隐去了踪影。

“你突然驻足不逃了,并想靠击碎我法宝器灵来激怒我,看来这里应该有什么后手吧。”女子一手托灯,一拂肩头秀发,冷漠的问了一句。

一听此言,韩立有点意外,但默然了一会后,还是目光闪动的说道:“道友既然知道,还肯追来,看来对手中宝物,信心十足。不知可否赐教下此灯来历,灯类的古宝,在下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说完这话,韩立眼也不眨盯着此女玉容。

“不能,还是做个糊涂鬼上路吧!”女子玉容一沉,毫不客气的说道。随后一张檀口,一团婴火从口中喷出,喷在了单手托着的铜灯之上,一点青盈盈灯光,徐徐在灯上亮起。

韩立叹了一口气,两手从容地一翻,早已准备好的一杆绿色阵旗和一面红青两色阵盘,同时浮现在了手中。大有深意的望了对面女子一眼,韩立先将小旗往高空一祭,飞快的掐出一道法诀打在其上,低沉的咒语声紧随传出。

阵旗光芒一闪后,瞬间爆裂开来,一团绿雾凭空出现,遍及天空数十丈之广。一阵风卷残云,雾团忽化为一只体长十余丈的绿色雾蛟,俯身向女子狠狠扑去。

而与此同时,韩立另一只手掌中的阵盘也放出青红两色的光芒,将其往足下一抛,立刻化为一股白雾,钻入脚下不见了踪影。马上,四面的雾海一阵翻滚涌动,从中蓦然射出无数道青红两色光丝,密密麻麻地向绿衫女子席卷而去。

韩立自己则大袖一甩,一只银色小钟迎风狂涨,化为一口巨钟后嗡鸣声大响,一边放出银色的音波,一边被韩立一催,向绿衫女子头顶遁去。

既然无法近身此女,那就利用银钟的钟声进行无形攻击,这说不定还有可能奏效呢。当然面对绿衫女子神通莫测的白色莲花,和手中不明的铜灯古宝,韩立真正的杀手锏并非这些,而是早已使用土遁术,悄然隐入地面下的银月。

此刻,银月已将紫铖兜悄然展开,以此女为中心布置在了其足下之处。只等此女稍微疏忽之际,就给其致命一击。

绿衫女子虽然不知道足下处尚有人暗中埋伏,但韩立已经发动的一切禁制和攻击都视若无睹,只是低首看着手上那盏青光闪闪的微弱灯花,嘴角泛起莫名的冷笑。她不慌不忙的素手一抬,用两根玉指往那青色灯花上灵巧的一掐,一朵豌豆般大小的灯花浮现在了手指间,被其灵巧的一夹而起。

而这时,天上雾蛟,四面青红光丝,一片片的银色波浪,几乎同时攻到其附近。此女却丝毫担心之色没有,只是一只玉足轻轻一点脚下白莲,顿时白莲白光一闪,飞快的旋转飞舞起来,白莲瓣渐渐收缩,瞬间将此女风雨不透的护在了其中。

禁制所化的绿色雾蛟最先扑到光幕前,其毫不客气地一张口,一道绿色雾柱滚滚出口,击到了白色光幕上,结果被光幕中的莲瓣轻轻一扫,就被击得烟消云散。

青红光丝随后攻到,但同样拒在其外,只有音波似乎不被白色莲瓣阻挡,竟直接没入其中,至于效果如何,却也无法判断。

韩立见此情景,毫不客气的手中一掐诀。青红光丝不再扑上,反而交叉纠结组成了一张张大网,将白莲罩在了其中,并刹那间包上了一层又一层。雾蛟也凭空一大滚,化为大片绿雾将那白莲光丝都淹没在了其中。

至于银钟也飞遁到白莲上空,被韩立全力催动之下,银波蓦然又大了三分,一波接一波的透过禁制,直攻其内的绿衫女子。

一时间,仿佛白莲中的绿衫女子被禁制住了一样。可韩立见此,脸上喜色没有,反而眉头紧锁起来。

仿佛是印证了韩立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原本紧闭收缩,只有丈许大小的白色莲花,丝毫征兆没有的再次绽放开来。一片片白色莲瓣犹如一把把利刃,只是轻转几圈,就把外面的绿雾光丝,切割的支离破碎。

韩立见此,脸色阴云密布。

而绿衫女子婷婷玉立地站在白莲中心,脸上无悲无喜,一只手掌托着铜灯,另一只手则捧着那个看似普通的青色灯花,冷冷看了韩立一眼,目光忽然落到了正在其头顶处,嗡鸣作响不停的银色巨钟。它释放的银波,正好将此女罩在其下。

美眸冷色一闪,她忽然一抬手,将那青色灯花送到了小口前,轻轻一吹。“噗嗤”一声,灯花微微一颤后,一闪即逝的从此女手掌中消失不见。

下一刻,空中的银色巨钟上,凭空被这一个青色光球,诡异地罩在了其中。女子见此,口中念念有词,银钟表面随之燃烧起了不知名的青色魔焰。银钟哀鸣一声,爆发出刺目银芒想要抵挡片刻,但是瞬间功夫,银钟就在青焰中融化变形,化为了银汁。青色光罩随后自行破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这古宝被毁的一幕,韩立脸色有些发白。而这时,绿衫女子素手一伸,又从铜灯上熟练的摘下一枚青色灯花,然后不怀好意的望了韩立一眼。

韩立心中暗叫不好,想也不想的背后风雷翅一展,雷鸣声一响,转眼间从原地消失不见。女子见此情形毫不在意,仍将那青色灯花捏到了口前,樱唇一张,就要吐出灵气。就在这时,此女足下紫光闪动,一张足有十余丈大小的紫色大网,从下往上的蓦然浮现出地面。

就在女子一愣之际,在一声女子的轻笑声中,紫网迅雷不及掩耳的将此女一下罩在了其内。

“道友既然如此喜欢玩火,不若尝尝我这紫铖兜的玉阳真火滋味如何?”一名艳美少妇,在黄光闪动后,紧随紫网从附近地面浮现而出,笑嘻嘻的说道。但手中毫不迟疑,其纤手一扬,一道法诀打在了紫网上。

紫网上光焰一闪,一层青白两色的怪异火焰,遍布整张紫网,甚至数条青白色火蛇也在网中蓦然浮现,狠狠的扑向了白莲中女子。青白色火焰,一下将网中白莲淹没在了其中。

这时,韩立也在离绿衫女子十余丈远处浮现,见此情形,脸上大喜。他当即双袖一甩,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从身上齐飞冲天,数道法诀紧随打出。

飞剑在高空发出一阵龙吟声后,往中间一聚,在青光中化为一把足有六七丈长的巨剑。韩立心念一动之下,雷鸣声大起,粗大金色电弧从此剑表面弹射而出,金弧缠绕,化为了一柄雷鸣之剑。

可韩立还不肯罢休,猛然一吸气,口中一吐,一缕乾蓝冰焰从口中喷出,正好激射到了巨剑之上。立刻,巨剑表面上除了看似惊人的电弧外,马上多出了一层若有若无的淡蓝色光焰。

韩立眼中寒光一闪,冲此剑一点指,巨剑一抖之下,化为一道青虹直奔紫网中的白莲而去。

就在这时,被紫铖兜罩住的绿衫女子,也终于回过神来,恼怒之极的她,猛然将手中青色灯花往头顶一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