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四十三章 破阵大战(五

那白莲看起来并非什么宝物所化,完全是此女自身法力凝炼形成,竟然有如此威力,这实在让韩立大感惊讶。不过惊愕念头只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就脸色阴沉的一吸气,右手臂陡然竖起,上面罩上了一层淡淡黑气。

黑气如同活过来一般的伸缩不停,渐渐浓稠起来,当到变得漆黑如墨时,韩立面上现出郑重之色。同整只手臂迅速膨胀,转眼间变得足有原来两三倍之粗,表面甚至浮现出一层刺目血光出来,在黑气笼罩之下,显得诡异无比。正是韩立修炼的“阴魔斩”。

这时韩立冷冷的看了绿衫女子一眼。说来也巧,此女也施法完毕,同样螓首一抬,明眸流动望了过来,目光和韩立双目一接之下,落在了韩立妖异的单臂上,眼中寒光一闪。

“去!”韩立毫不迟疑的口中一声低喝,手臂一落,往虚空处一挥,一道半圆形黑红光片,从手臂中激射而出。一脱手,巨大到数丈之宽。

破空声乍响,光片带出一道长长尾芒,瞬息而至地到了白莲灵光笼罩之处。

绿衫女子秀眉一挑,一张口,一团晶莹白气喷到了白莲之上,顿时一层莲花幻影凭空从白莲上幻化而出,犹若实质地将此女罩在其中。

光芒一闪,光片结结实实斩到了莲影之上,一开始轻易地斩开深入,但深入莲影数丈之远后,就遁速大减后被困在其中,无法动弹分毫了。

女子脸上现出一丝得意之色,但下面眼中神色又忽然一变,因为对面的韩立二话不说地抛出黑乎乎的一物出来。此东西一脱手后,迎风狂涨,眨眼化为百余丈高的一座黑色山峰,气势汹汹地向莲影内女子砸下。

“千重峰!”女子一见这巍峨而下的巨山,口中脱口叫道。这件在法士中也算大名鼎鼎的古宝,她又怎会不知。即使以她元婴中期修为和现在所施展的上古佛门秘术,也绝不敢硬接此山。

绿衫女子不及多想,两手掐诀,身形和头上白莲及黄色小鼎,在白光中联结一起,瞬间化为一缕清风从莲影中消失不见。下一刻,二十余丈外光华闪动后,女子窈窕身形在青光中重新浮现。

原处的淡白色莲影,虽然没有女子法力支持,黯淡下来,并未马上消失,但在黑色巨山一压之下,支撑了片刻,就变得支离破碎溃散开来。

“风遁术?”韩立脸上丝毫喜色没有,反而喃喃一声后,心中暗暗叫苦起来。没想到此女竟会这种不下雷遁术的诡异遁术,如此一来,除非将对方困在绝地,否则几乎没有任何办法能击败对方。

不过即使这样,韩立还是打算一试再说。他还是不太相信,对方的风遁术施展的和自己风雷翅的一样得心应手,只要他能够贴近对方,相信凭借乾蓝冰焰的可怕威力,即使那白莲再诡异,也可以很轻易的重伤对方。

心中思量着,但韩立手上毫不迟疑,分别冲这终于解困出来的黑红光片和数十口青竹蜂云剑一点指,顿时这些东西如影附随的马上激射向遁到一边的绿衫女子。同时韩立背后雷鸣声响起,一对银白色翅膀一展而开,浮现在了身后。

两手一招,身前蓝光盾迅速缩小,飞射入了韩立袖中,同时头顶原本紧抓住巨雕的黑红色巨手,也松开已化为冰像的巨雕,化为一团黑光直扑向女子。

韩立目光闪动,又单手一抬,一口蓝火到了手掌之上,顿时此手蓝光灿灿,妖异夺目。

银色电弧狂闪,韩立在轰鸣声中,一下消失不见。

韩立这边行动的同时,那绿衫女子见韩立各种宝物不断,也大感头痛起来。她原本觉得,区区一个元婴初期修士如此厉害,只不过仗着几种诡异的神通罢了,而神通只要被她大半所克,应该很顺利地将对方拿下才是。可没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对方就先手释放出四五件神通不小的宝物,而她除了刚开始释放出的法宝所化巨雕外,一直被对方压住攻击,这让一直在慕兰法士中倍受尊崇的她,心里怒火渐生。

但此女也知道,对方有如此多宝物护身,单靠普通功法和法宝,恐怕很难重创对方,更别说灭杀了。眼下她见韩立背生双翅,一下在雷光中不见了踪影,冷哼之下,终于决定亏损些元气,也要施展杀手锏一举击毙对方。

不过眼下,她自然不能让韩立施展雷遁术轻易近身了。想到这里,此女心念一动之下,头顶上的白莲往下一落,忽然没入此女天灵盖中不见了踪影。与此同时,韩立的身形,在轰隆隆的一声霹雳中,电弧一闪,浮现在了绿衫女子身侧三四丈远处。

身形一晃之下,人蓦然欺身到了女子身前丈许处,蓝焰闪动下,一只手掌闪电般探出,无声息的按在了女子身前的黄色护罩上。

小鼎布下的木属性光罩,韩立有八成的把握,凭借乾蓝冰焰一击就破。眼见攻击如此轻易得手,护罩中的绿衫女子仍浮在空中一动不动,没有施展风遁术避开的任何迹象。韩立心中一凛之下,大感不妥。

就在这时,光罩中的女子蓦然冒出柔和乳白的光芒,片片洁白的莲花瓣影在其身上绽放而开。韩立刚一击破那层黄色光罩,就被一片莲瓣挡住了手掌。

结果白光蓝焰刚一接触,韩立只觉得手臂一震,瞬间眼前白茫茫光华一片,仿佛被那片莲瓣轻轻的一扫。明明其动作缓慢不快,而他却竟无法避开,眼睁睁的看着那片莲辨击到了身上。

韩立心中大骇,“砰”的一声,胸前一阵剧痛,整个人一下被击得倒射飞出。

足足被弹出二三十丈远去,韩立才勉强调整身形,有些摇晃的停了下来,一只手按着前胸,满脸震惊望向女子。

只见绿衫女子足下不知何盛开了一朵数丈大小的巨大莲花,一片片白的莲瓣,围着其身体四周缓缓转动着。绿衫女子面部表情的站在其内,冷冷的望着韩立一动不动。而后面紧跟攻击的青竹蜂云剑等宝物攻击,全都被在这些瓣片轻易的击飞,比先前所化的莲花幻影,似乎厉害得多了。

这时韩立只觉嗓子一甜,忍不住一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出去。韩立心中暗自咧嘴,这个亏吃得可真不不小啊!

想到这里,他吐了一口体内的浊气,按在胸口处的手掌缓缓挪开了,并低首看去。胸前处的长袍已被击的粉碎,露出里面光灿灿的三色光泽。这件被其故意隐匿袍内的战甲,已经深凹进了一大块,还裂开了数道拇指大小的裂纹。

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胸前处的剧痛似乎也越发的厉害。阴着脸,抬首望了绿衫女子一眼,结果正好看见女子目光在他虫甲上扫过,脸上露出一丝失望和讶色。

冷哼一声,韩立索性单手一扯,猛然将身上青袍一撕而开,将威武不凡的虫甲完整露出。随后单手青光一闪,往战甲破损处五指轻轻一扫,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原本战甲上的凹陷破裂处,在青光拂过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弥合凸起。转眼间,就恢复了原状,犹如崭新的一般。

绿衫女子面色微变一下,眼中露出吃惊之色,但马上就恢复冷冰冰的神色,心中对韩立的杀意再增一分。她不再多想的一只素手往胸前一托,五指分开,在悦耳晦涩地咒语声中,一团青光袖口中流光飞出,一个盘旋后,落在手心处。

光华一敛,竟是一只青铜油灯,古老残破,甚至陈旧的隐隐发黑。绿衫女子望着油灯一眼,脸上隐隐现出一丝不舍之色,随即狠狠的望了韩立一眼,目中闪过一丝厉色。

看到此女这种表情,韩立隐隐感到不妙,虽然不知道此油灯是何厉害古宝,但灯类的宝物,他可真是第一次见到。心中各种念头飞快转动后,韩立身上青光一闪,化身为一道青虹漫天飞舞,将所有宝物都收拢的一干二净,然后背后双翅一抖,人在雷鸣声中一下消失。

下一刻就出现了化为冰雕的巨雕身前,韩立毫不客气的单手一提,人在轰鸣声中消失,随后出现在了某一方向的浓雾边上,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了雾海中。

绿衫女子小嘴大张,满面的愕然表情。她自从修为大成一来,不知和多少旗鼓相当的厉害对手斗法过,可未曾落败,就毫不犹豫转身而逃的高阶修仙者,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此女见到韩立竟将巨雕也带走后,马上惊怒的清醒过来,口中一声娇叱后,脚踩白莲,手捧古灯,人就化为一股轻风,随后紧追而去,同样没入浓雾中,不见了踪影。

顿时在这片雾海中,银弧青光一前一后闪动不停,而雷鸣声和劲风声也不停的互起互落。转眼间,在韩立引诱下,绿衫女子就被引到了另一处陌生的地方。

在那里,韩立身上银光一闪,身形停了下来。低首看了看手中一直提着的蓝色冰雕,他冷笑一声手掌中突然金弧一闪,冰雕碎裂了开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