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三十九章 破阵大战(一

“在这胡乱猜测也没什么用,按照那人修为,不及防之下,应该有七八成的把握才对。不过也不能不往坏的方面想,也可能已经失手被灭或被擒,这只不过是个圈套罢了。”绿衫女子嘴角一翘,冷漠的说道。

“那乐上师的意思是……”窟耀有些疑惑起来。

“不管是否有圈套,我们反正是来破阵的,就按照原先的计划行动就是了。若是死伤了一些人手,就能探出其中的虚实来,也是值得。我们现在最耗不起的就是时间,据新得到的消息看来,天南其他势力的援军聚集一起,再增援九国盟只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做到了。我们必须在一个月内扫清主力到阗天城的所有修士大阵,这样才能占据了先机,若是让援军和九国盟修士联合一起,就算我们仍能击败他们,也会元气大伤的。”女子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就一切依乐上师所言。”高瘦法士稍踌躇了一下,也就同意了。至于窟耀对低阶法士的生死,更不在意,同样没有什么意见。

女子见此点点头,红唇微动几下后,不知向什么人传音了几句。顿时修士大军中,马上抢出了近百名服饰一样的法士,在一名结丹法士的带领下,缓缓向黄龙峰的山顶靠去。

眼前这百多名法士化为一个个黑点,渐渐步入了原先雾海所在之处,并没有什么异常之事发生。于是这些人各自手托法器,开始大胆的向峰顶处飞去。

一路无阻,眼这百名修士轻松的到了山顶处,仍没有事情发生,高瘦法士大松了一口气,并面带喜色的对绿衫女子说道:“看来这地方真的被他们放弃了,我们让其他人也进去搜索一下吧。他们走的如此匆忙,肯定有不少东西来不及带走的。”

“先别忙,看看再说。”女子眼皮没抬一下,冷然道。

高瘦法士听了一怔,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这时那百余名法士已经开始在被烧了一半地楼阁和亭台中翻找起东西来,并不时找出一些灵石、材料之类的好东西。这些法士个个喜笑颜开,毫不客气地将这些东西占为己有,往储物袋中塞去。

法士大军原本就是大大小小的慕兰部落组成,大战中得到的东西,除了一些仓库矿洞之类获得的公共品,其余收获自然归个人所得了。

见此情景,外面的法士大军又骚动起来了。像这样无须大战拼命,就可大捞战利品的机会可实在难得的很,这自然让其余之人蠢蠢欲动,眼馋之极起来。这么一大片楼阁建筑,谁知道还会藏有多少好东西。

“乐上师,你看……”再等了一会儿,高瘦法士和窟耀两人都有些坐不住了,窟耀也迟疑地开口了。

既然他们二人在这队法士中,这些法士自然大多数出自二人的部落,他们慕兰草原一向修炼资源贫乏,自然不想本部落法士放过此机会了。至于前边那一百名法士,则出自一个实力并不强的小部落,捞到这一点东西。应该也够了。

绿衫女子神色不动,犹若未闻二人话语,但美目不经意的微眯,有些朦胧迷离起来。窟耀二人互望了一眼,踌躇了一下后,竟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后,那百余名法士才翻过了山顶接近三分之一的地方,这时女子终于开口了:“你二人各派一百人加入其中,顺便将里面残留的禁制给破坏掉。不用神识扫视完整座山峰后,我是不会让其他人进入此山的。”

“是,一切依乐上师所言。”两人大喜,急忙同时传音给本部落的亲信弟子。结果又有两百名法士冲进了山峰之顶,自然又一阵如狼似虎的翻找。

“看来只有这些人了,我法力再也支撑不下去了,把禁制发动起来吧。”在黄龙山的某一处地方,悄然响起了马姓老者的声音。

“咳!真是可惜啊,没有一个慕兰人的大上师进入圈套。”秃眉大汉的叹息声也响了起来,仿佛有些遗憾的样子。但此话说完没多久,“轰隆隆”之声由小变大的响遍整座山峰,山顶各处一阵阵的颤抖起来。

这一下,峰上正在寻宝的三百名法士全都面色大变起来,根本不用谁指挥,当即一哄而散的向四面八方飞遁而逃。其中三名结丹期法士,自然遁光最快,几乎眨眼间就飞射出数十丈远去。但是他们遁光再快,也不可能一下跑出大阵范围去。

只见山峰上空各色灵光浮现,四周原本消失的雾气纷纷涌出,瞬间绿雾翻滚蔽日,重新将以黄龙山为中心的广大地方化为了一片雾海。

见到这这种情形,高瘦法士和窟耀面色一下难看之极,甚至有些铁青起来。而坐在巨兽身上的绿衫女子,却目光冰冷依旧,眉梢都没有动一下。

“果然是圈套,真可惜了。若没有让谷道友动手的话,想必可以继续潜伏下去,发挥更大作用吧。”乐姓女子看了一会儿后,口中吐出冷酷无情的话语。

“乐上师,里面的人……”窟耀双手握拳,盯着雾海,双目喷火的说道。刚才带队上去的一名结丹修士,可是其非常重视的一位嫡系后人。没想到就此失陷对方大阵中了,焦虑之余,此位不由得动了救人的念头。

“不要枉费心机了。以对方元婴修士神通,在大阵中对付几名结丹的,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他们恐怕已经被灭了。”绿衫女子扫了窟耀一眼,毫无感情地吐道。

“若是如此的话,乐上师,破阵就让我打头阵吧!我会释放火灵精元,一口气破掉此阵,然后将里面修士,一个个挫骨扬灰!”窟耀脸上青红转变数遍后,显出狠厉之色的说道。

“火灵精元?好吧,你既然有此决心,我自会让巨犀兽配合你的。不过,你的火灵精元还是等关键时期再动用的好,而且要多注意一下灭掉天哭先生的那位青年修士,我怀疑他就是毁掉天风部穆上师肉身的那名修士。若是如此的话,对方神通可不小,还会使用古怪之极的蓝色魔焰。一不小心,就会着了其道的。”此女秀眉以挑地说道。

“毁掉穆上师肉身的修士?听说其会传闻中的雷遁术,这也是真的。”高瘦法士闻言面色一变,目中竟隐露一丝畏惧之色。

“温上师,你的功法最怕这种近身作战的修士了,要多加小心了,千万不要和其交手,将他交给我对付吧。我修炼的‘柔风诀’,论速度决不会在对方雷遁之下的。就算对方魔焰和金弧再厉害,不让其近身,就丝毫用处没有了。至于其他的神通,他只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还能真和我一较高下吗。”女子目中寒光一闪,略带一丝傲然地说道。

“也好,此人只能由乐上师对付了。乐上师可是和突兀人的天澜圣女一较高下的上师,那人自不会是对手了。”高瘦法士一听此言。心里立刻一松,看来对这位绿衫女子极有信心地样子。

“哼,天澜圣女!”原本面容一直波澜不惊的女子,一听闻天澜圣女这个名字后,神情立刻阴沉了下来。

听到这声冷哼,高瘦法士一惊。他这才想起,这位乐上师可是以败在天澜圣女手下为耻的,一直十分厌恶别人提及此事。

“这……其实……”高瘦法士喃喃的想要重新改口说些什么,妙龄女子猛然一挥手,脸上重新恢复淡然的神色:“好了,破阵要紧,其他话不用说了,摆开大阵攻击吧!”

“是!”高瘦法士心里微松,和窟耀口中答应道。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雾海某处,一名结丹法士的无头身体,翻身栽倒在地。不远处浓雾中人影一闪,韩立浑身青光的出现在了那里,朝着远处地尸身看了一眼,伸手一招,一道青虹从尸体上空一个盘旋后,飞射而回。

不慌不忙的上前几步,韩立将此法士的储物袋捡起,略一查看后,面露失望之色。里面仍然只是一些破烂,没有有关灵术的任何东西。

韩立眉头紧缩起来,半晌后,才长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雾海外面忽然战鼓声大响,数股惊人的灵气波动从战鼓处破天冲起。然后低沉仿佛闷雷般的一声兽吼,震动天地的随之传来,直震得来雾海中的绿雾都微微的自行翻滚起来。

韩立神色不变,冷冷扫了一下四周地异样,才抬首向雾海外方向望去,目中闪过一丝沉吟。但片刻后,他嘴角一动的冷笑一声。抬手放出了一颗赤红火球,将脚下尸体化为了灰烬,然后转身,往雾海中心处而去。转眼间,身形消失在了雾气中,不见了踪影。

在雾海中心处,整座山峰被诡异的一分为二,前半部分仍是残楼焦墙,后半部分却情景大异,一个个楼阁亭台完好耸立着,并不时有修士从内飞射而出,往雾海各处分散而去。

马姓老者和秃眉大汉在这片楼阁的数十丈高上空,并肩而立的望着法士大军的方向,面上全是凝重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