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三十八章 将计就计

一声尖叫后,金芒中的蛇怪元婴化为一团青烟,袅袅散去。

说起来这附灵术,也是魔道中一种歹毒异常的上古秘术,自然被辟邪神雷克制的死死的,连瞬移术都没机会施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远处的秃眉大汉,嘴巴张得老大,半天合不拢去。马姓老者神色还算镇定,但目中震惊之色自然不用说了。

见两人这般震骇,韩立心中早有所预料,并没有露出异色,而是伸手将地上掉落的储物袋和那杆蓝色飞叉单手吸起,略用神识扫视了一下后,忽然将两物抛扔给了大汉。

“虽然人我们杀了,但其法宝和储物袋中的东西还是原封不动的交给御灵宗吧,这样御灵宗就更不好说什么了。”韩立望向二人,缓缓说道。

“韩兄所说大有道理,就依道友所言!”也许韩立刚才瞬杀附灵蛇怪的表现,让秃眉大汉还未曾从骇然中回过神来,口中丝毫反对之意没有,下意识的马上同意道。

老者则嘴唇动了几下后,也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语出来,而尴尬之色闪过的将戒尺法宝收了起来。

韩立一开始灭杀那名黑袍人,还可能说是对方大意,有侥幸运气在其内,那现在这次赤手空拳,单手灭掉一名修为可比元婴中期的附灵之怪,则给二人的冲击太大了。

两人几乎不约而同的猜测,这落云宗的新进长老,难道道法神通竟已不在元婴后期修士之下了。这种想法一浮现出来,就难怪二人表现如此失态了。

“既然事情解决了,韩某就先回去歇息一二了。当法士再来时,道友尽管唤我就是了。”韩立脸上神色如常,平静的说道。

“韩兄尽管去就是了,这里自然有我和马道友盯着。”秃眉大汉的话语中不觉带了一分敬畏之色。

韩立闻言笑了笑,一拱手,转身向殿外走去。

刚才使用乾蓝冰焰和辟邪神雷击毙那附灵蛇怪,韩立也是迫不得已之事。他心知若不主动出手,单凭秃眉大汉和老者很难拦住已经脱困而出的此怪。毕竟附灵后的怪物修为太高了,若逃走的话,肯定后患无穷的。况且他凝结元婴后,实在没有必要继续隐瞒自身所有神通了。

现在和其身处乱星海的情形,可大不相同。那时他修为低下,身处陌生之地,自然对实力多加隐瞒,以防过于惹眼而招惹杀身之祸。但如今元婴已成,已跻身这一界的高阶修士之中,除了寥寥几人外,其他人等都无法对其造成太大的威胁,此顾虑自然大减了。

况且以现在法士大军入侵的情形看来,就是他想继续隐瞒神通下去,也是不可能之事。最起码,上次慕兰草原寻宝之行后,鬼灵门和南陇侯等人就应该知道他的实力非同小可了。如此一来,还不如光明正大的将自身实力提前露出部分的好,这样还能震慑一些宵小之辈。否则真被其他同阶修士认为神通低下软弱可欺的话,反而会惹出一些不必要的事端。

当然几种救命用的杀手锏,韩立还是轻易不会在人前显露的。

韩立一边思量着,一边感应着身体“紫罗极火”包裹着元婴的奇异感觉。刚才因为面对那附灵怪物,他可是将此火中的乾蓝冰焰全数尽出,才堪堪瞬间冻结住了此妖。如今此火回归重新化为紫罗极火,却有些不稳起来,看来如此大威力魔焰的催使,果然还是和一定的修为境界有关的。脸上现出一丝自嘲之色,韩立向小楼处缓缓走去。

“陆兄,我二人真是看走眼了,这位韩道友的神通深不可测,实力远非我等可比啊。”马姓老者等韩立走出了大殿,身影渐渐远去后,才面带苦笑的说道。

“不错,虽然修为只有元婴初期,但光凭那金色电弧和不知名蓝焰,就是元婴中期修士遇见,恐怕都要退避三尺吧。”秃眉大汉脸上闪过一丝羡慕之色。

“不过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一件啊,有这么一位强大同道,外面那些来犯的法士,说不定就不足惧了。”马姓老者笑着说道。

“此话有理。不过那种蓝色冰焰虽然一点印象都没有听过,但那金色电弧却隐隐听说过似的,却一时无法想起,马兄是否有什么印象?”秃眉大汉略一点头,又眉头一皱的问道。

“没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金色的电弧,这到底修炼的什么功法,竟如此犀利,连近似无形的元婴都被困在其中都无法瞬移而出。”马姓老者喃喃的说道,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心中隐隐有了一丝寒意。

“算了,不管韩道友修炼的是何种大神通,但对我们来说都一件好事。我们还是商量一些明天之事吧!”秃眉大汉眉头皱了皱,似乎不愿再多提此事,轻轻将话带过了。

“明天之事?陆兄此话是何用意?”老者一怔,有些奇怪的问道。

“既然慕兰人让奸细动手破坏大阵,我们也不访将计就计。”大汉目中寒光一闪,阴阴的说道。

“陆兄的意思是……”马姓老者立刻明白的若有所悟起来。

“很简单,我们……”

大殿中老者和大汉的声音,忽然低了三分,隐隐约约的,说着什么话语。

片刻后,殿中响起了秃眉大汉的狂笑之声,似乎对自己的计划颇为得意。

第二日中午,正当骄阳当空,炙热难耐之时,轰隆隆的战鼓声响起,黑压压的法士大军,由远及近地接近了此处。只是这一次,其队伍中间地位置多出了一只庞然大物出来。这是一只高三十余丈,长二十余丈的棕色巨兽。

乍一看,仿佛一只放大了数十倍的巨犀,在巨兽鼻子前端,一只足有丈许长的蓝灿灿巨角格外引人注目。此兽那个巨大无比的身躯上,披着一层乌黑发亮的战甲,上面隐隐有各种符箓咒文浮现闪动,一看就知价值不菲。

别看此巨兽如此庞大,却精通飞行之术,其四足所踏之处全都有蓝色怪云托起,让身形灵活之极,丝毫不见笨拙之处。

在巨兽的身上,盘坐着一名年方双十的妙龄女子。此女双足手臂赤裸,面容清秀,但美目之间一股煞气若隐若现,明眸流转中不时有冷光闪过,一身墨绿简短的衣衫。

而那昨日出现过的高瘦法士和窟耀,则一左一右地在巨兽两侧紧跟,仿佛对此女恭敬有加。

“咦!”尚未接近黄龙山上空,巨兽上绿衫女子脸现讶色的轻咦一声。

“怎么,乐上师有什么发现?”窟耀一此声,不禁开口问道。

“嗯!是有点古怪。”妙龄女子美目中异色闪动,缓缓说道。

“难道事情有变?那人没有得手。”高瘦法士一呆,有些担心起来。

“这不一定,你们自己看看吧。”此女淡淡说道,随后闭上双目,不再言语了。

高瘦法士和窟耀互望了一眼,有点奇怪地同时放出神识,向前方缓缓探去。片刻后,这二人面现愕然表情。

窟耀更是吃惊的说道:“怎么回事,那些雾气已经散开了。不是和那人说好的,等我们到地方攻击到一半时,才突然扯去禁制,好将这些修士全灭的吗。如今这些禁制大开,难道另生出什么事端出来了。”

“不知道,等到跟前,我们仔细看看再说吧。”高瘦法士迟疑的说道。

听了两人言语,巨兽上的女子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于是法士大军,继续前进,只是在高瘦法士的喝斥下,所有法士马上提高了十二分的小心。

剩下的短短路程,并没有什么异样发生。法士们顺利的来到了昨日所待的高空,只是这一次,看到下方的情形,所有法士都忍不住的一阵骚动。

原本应该无边无际的碧绿雾海,已经荡然无存,露出了清晰异常的黄龙山山峰,及山顶处的那一片琼台楼阁。

只是这些原本精美异常的建筑,全都乌黑焦烂,并有几处青烟袅袅升起,仿佛被大火烧裹,看起来凄凉之极。而整个山顶寂静无声,仿佛人去楼空一般。

法士大军左右一分,妙龄女子驱赶着巨兽缓缓向前,其他法士全都面现恭敬之色的望向巨兽上的优美身影,骚动顿时平息了下来。窟耀二人紧随此女同样跟出。

女子看着眼前的情形,明眸流转,默然了一会儿后,素手一拂肩头秀发,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不行,虽然浓雾扯去,但里面还有禁制能隔离我们的神识,无法仔细探查里面的情形。”高瘦法士脸带惊疑的说道。

“不错,我们现在的看到的情形,也可能只是幻像而已。否则,那人真要得手了,怎会到现在不联系我们。”窟耀也疑心的说道。

“那照两位上师的意思,我们就干站在这里,什么事情也不做吗?”女子声音清冷的说道。

“当然不是,只是我们需要多加小心一二。也可能是那人只成功了一半,被人发觉后被追杀的逃离了此地,而其他修士干脆放弃了此地,就此撤走了。”高瘦法士猜测的讲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