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三十七章 附灵蛇怪

见大汉对这禁制如此自信,韩立目光闪动几下,没有说什么了。而马姓老者则和大汉有相同的顾虑,闻听此言后也眉头紧锁起来。

“其实此事虽然有些麻烦,但我等也无须过于担心。”韩立突然一笑,不在意的说道。

“哦!韩兄的意思是?”如今,大汉自然不敢再忽视韩立所言,有点迟疑起来。马姓老者闻言,也脸露讶色的瞅向韩立。

“天南混入慕兰奸细之事,贵盟主事人不可能不知道一点,想必以前也抓住过一些。只是如此高阶修士也是奸细,不好向御灵宗交待罢了。但我们三人分属不同的势力,要说专门存心陷害御灵宗一家的修士,大部分人也不会信的。因此只将事情说清楚,并将有关听到的一些慕兰人的消息也传送回去,让他们印证一番,就不会生出什么太大事端的。我想御灵宗自己,说不定也对这位谷长老早有什么怀疑,毕竟如此多年下来,这位谷道友一丝马脚都没露过,我可不信的。况且就是以前没有怀疑过,现在重新思量一下其过去的行迹,也能找出可疑之处的。”韩立摸了摸下巴,不慌不忙的说道。

“韩道友这番言语,倒也有些道理。我也用秘术,将刚才和其的对话都复制到了玉简中,到时候也可算是一件证据吧。”秃眉大汉眉头舒展开来,忽然晃晃不知何时扣在手中的一枚白色玉简,面露诡异之色的说道。

“这就行了。可惜卜道友因为伤势太重,现在正在闭关疗伤中,否则将他也拉出来作证的话,那就更没有问题了。”马姓老者听了韩立此言,再见到大汉手中的玉简,略松了一口气,心里担心一下消去了大半。

下面,三人又商量了几句细节方面的事情,银色光罩中突然传来一声“嘶嘶”的诡异叫声。三人大感惊愕,惊疑不定的互望了一眼。

秃眉大汉正想采取什么举动时,“轰隆”一声巨响,一只绿色利爪从雷火中蓦然探出,闪电般的连击三人面前的光璧上,整个银色光罩一阵剧烈颤抖。

“这是什么?他还有实力撼动禁制。”秃眉大汉大吃一惊,有些难以置信地脱口说道。韩立和马姓老者也微微一怔。

随后大汉凝重地两手一掐诀,一道白光打到了罩壁上。光罩内原本密密麻麻的雷火顿时为之一停,显出了禁制中地情形。

“唏!”一看清楚里面的情景,秃眉大汉和马姓老者均倒吸了一口凉气,韩立也神色一沉。谷双蒲踪迹全无,站在其内地的却是一只半人半妖的蛇怪。

这似人非人、似妖非妖的怪物,身穿着谷双蒲的衣衫,脸上和四肢裸露之处,全都是碧绿色鳞片,双目阴森冰冷,十指尖尖,两条数尺长的蛇尾,在其身后轻轻敲打着地面。

看它脸上鳞片间的面容,分明就是谷双蒲本人,可其嘴唇微张之间,却有一条紫黑色的蛇信,从中伸缩而出,并发出“嘶嘶”吐信声,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附灵术!他竟和双尾翡翠蛇合二为一了。”马姓老者一看清怪物的模样,脸色一下煞白,有些慌张的大叫道。

“附灵术?不是已经失传的秘术吗。他使用此术,就不怕无法进入轮回之道?”秃眉大汉显然也听说过这附灵术的血腥传闻,一听老者此言,同样神色大变的现出惊怒之色。随后他如临大敌,双目死死盯着蛇妖般的怪物,单手急忙往储物袋上一拍。光芒一闪,那面银光灿灿的禁制令牌,就浮现在了手中。

大汉一口精气喷到了令牌上,将令牌往头顶处一抛,咒语声急促的响起。而这时,光罩中的妖物也行动了。

它用阴沉的目光扫了罩壁外的三人一眼,蛇信飞快地吐缩两下,大嘴突然裂开到腮帮后,一股紫黑色的液体从口中喷出,正向韩立等人所在位置射去。

这时秃眉大汉见此情形,咒语声一停,急忙冲令牌一点指。令牌银芒四射,从上面射出十余道银色法诀,飞入了光罩中不见了踪影。龙吟般的低鸣声响起,光壁银光狂闪几下后,一下又凝厚了三分。与此同时,无数朵比先前尚大倍许的银色雷花,在光罩顶部开始凝聚现形。

“噗嗤!”紫黑色液体喷到了罩壁之上,银光迷幻的一小块光壁,瞬间乌黑起来,并迅速向四周蔓延,片刻功夫就有丈许大小的面积被染成了异色。

蛇妖怪物面上狰狞之色一闪,双尾同时猛击身后地面,化身为一道绿光激射而出。一呼一吸之间,此蛇怪就到了染黑的光壁前,肩头一动,碧绿的利爪毫不客气的狠狠一击。“砰”的一声,坚韧无比的光壁,如同纸屑般的被破开了一个大口。

怪物见此,心中大喜,一晃之下,就要从口子中闪出。秃眉大汉见此,脸露骇然之色,急忙张口,一件白的棍子般法宝脱口射出,化为一道光幕护住了全身。马姓老者举动也是差不了多少,同样面露紧张地喷出那把戒尺法宝,光芒狂闪后,一片霞光升起,挡在了身前。两人很清楚,一位元婴初期修士施展附灵术的可怕,神通功法不说,修为几乎可与中期修士一较高低了。

这二位一见怪物脱身而出,自然有了打持久战的打算,故而不求有功,先求无过再说。但这时,一声无奈的叹息声从一旁传出,韩立竟主动出手了。他原本离破开口子就是近在咫尺的距离,双足微微一动,人就挡在了缺口的正前方。

那蛇怪正好冲了过来,甚至半截身子已经探出,一见韩立挡在了身前,眼中恶毒之色一闪,丝毫征兆没有一张口,一股紫黑毒液再次喷出。

“小心!”“道友快躲!”刚刚见过毒液厉害的秃眉大汉和老者,勃然色变的出声提醒道。这倒不是二人真和韩立有什么深厚交情了,而是面对共同的妖物,不觉起了敌忾同仇之心,况且法士大军还未正式攻打大阵,两人都不想再折损了一位高阶同伴。

耳中听着二人的惊呼声,韩立却盯着迎头喷来的紫黑色液体,脸上异色一闪,单手似缓实疾一抬,五指一屈,整只手掌蓦然多出了一层蓝幽幽的怪焰,直接向那毒液抓去。

这一下将秃眉大汉二人吓了一大跳,而附灵怪物则一愣之下,毫不犹豫地又多喷了一口出去。

韩立嘴角泛起一丝若有如无的冷笑,刺目耀眼的蓝芒,在韩立和怪物间爆发了开来。“兹啦”之声随之大响,光华狂闪几下又瞬间黯然消失。

秃眉大汉和马姓老者急忙眨了下双目,惊疑重新望去,入目的情形,让二人呆若木鸡起来。

只见那仿若蛇妖的附灵怪物,已堪堪冲出了光罩外,妖异的面孔上满是狂喜之色,但整个身躯如今却晶光闪闪,化为了一尊栩栩如生的蓝色冰雕。其口吐的那道紫色毒液,则成了一道细长冰条,古怪的从其口伸出数尺之长。

而韩立则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怪物的背后,一只闪着蓝色魔焰的手掌,才刚刚从怪物脖颈处,缓缓收回。

“果然是首次附灵产生的怪物,虽然灵智不低,但是争斗经验太少了,不足为惧。”韩立盯着冰雕,淡淡的说道。然后他另一只手一抬,一道粗大金弧从手心处喷出,击到了冰雕上,瞬间化为一张纤细金网将冰雕罩在了其中。

蓝芒金光交织闪烁到一起,破裂声随之发出,冰雕寸寸的碎裂开来。在漫天的冰晶蓝光之间,一团拳头小的紫黑色东西蓦然出现,并马上向外飞射而去,却一头撞上早已准备好的金网上,顿时发出了不似人声的尖嘶声。

韩立面上厉色一闪,喷射金弧手掌五指一合,金网瞬间缩小勒紧,猛然爆裂了开来,刺目金芒大起,将那紫黑色东西淹没在了其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