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二十七章 火蟾古兽

“很简单,我和璇玑子道友,想和韩道友再联手一次,就我们三人前去坠魔谷取宝。等找到了宝物,我们自然实力大进,不再用畏惧谁了。”南陇侯目光闪动的说道,神色平静非常。

韩立听了这话,没有马上回答什么,而是双目一眯,盯着对面二人不语起来。在一听到黑色指环就是传闻中的两仪环后,他马上想起了从南宫婉师姐手中得到的另一枚指环。若是没有猜错的话,那件应该就是其中的阳环了。真没想到,自己这边刚将两枚指环都凑齐了,就马上得知了它们的用途。韩立暗自苦笑了几声,觉得冥冥之中还真是巧合之极。

“听南陇道友的意思,已经得到了坠魔谷的进入之法。就不知即使有两仪环相助,道友大概有多少把握可以找到宝物,并全身而退。坠魔谷号称天南第一险地,可不是说笑之事,韩某可不想落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下场。”韩立叹了一口气,话里充满了犹豫之意。

听了韩立此话,南陇侯和璇玑子互望了一眼,结果片刻后,南陇侯沉声说道:“既然韩道友如此问了,在下也不会存心隐瞒。据苍坤上人所留言语来看,坠魔谷中的确危险重重,一不小心就会被吸入了变化无常的空间裂缝中,而许多区域残留的上古禁制,也是防不胜防。老实说,带道友进去倒不成问题,最起码有八九成的把握,可以安然入谷,但若是寻宝,这其中的分寸就不好说了。因为越是危险的地方,有宝物的可能性也越大,会在里面遇到什么,别说本侯,就是苍坤上人自己也说不清的。因为苍坤上人他因为修为大损,当年并没有过于深入坠魔谷中心处,只是在外围找了下宝物而已。不过,这也说明谷中的真正宝物,从蛮荒时期到现在,可从来没人得到过,稍微冒些风险的话,肯定能够满载而归。”说着说着,南陇侯话语中渐渐有了一丝诱惑之意。

“当然,道友若真不愿冒此风险的话,也可以将两仪环卖给我二人。别的没有,一些灵石我二人还是能拿出来的。但老夫实言相告,上古修士有许多丹药,效力神奇得不可思议,若是得到了,突破元婴中后期只是指日可待之事。甚至说不定,还能找到有关化神期修士消失的秘密呢。毕竟这修士一进入了化神期后,是真的飞升传说中的灵界了,还是另出了什么变故,我们天南修仙界早就无人知道了。道友难道不想寻个究竟?”一旁的璇玑子,这时也忽然开口了。

韩立目中精光闪动不已,沉吟一会儿后,说出了几句大出对面二人意料的话语:“韩某若没理会错的话,两位似乎非常想让在下加入坠魔谷之行,不知能否告知缘由吗?毕竟元婴修士大有人在,何必一定要拉上在下。”

这话一出口,南陇侯和璇玑子面上神色一凝,接着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南陇侯抿了抿嘴,苦笑了两声后,露出无奈的表情:“其实就是道友不问,在下也要提到此事的。那坠魔谷中除了禁制、空间裂缝等危险外,里面还有几只蛮荒古兽一直存活至今,其中一只是早该灭绝的火蟾古兽。这只火蟾虽然灵智未开,但活了不知多少万年了,一身天麟妖火,厉害之极。据那苍坤上人遗言所述,比我们元婴修士的婴火尚厉害数筹。而我当日见道友施展出来的蓝色寒焰,竟能瞬间凝结元婴修士的法体,远非普通冰属性功法可比,应该能克制这只火蟾才对。”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只火蟾挡在了你们入谷的路上?”韩立一愣之后,面露古怪的问道。

“这倒不是,而是这只古兽和一具古修士的遗骸有关。这具古骸所在位置极其安全,附近既没有上古禁制,也没有空间裂缝出现在那里,可偏偏那只火蟾在其附近做了一个窝,正好在那遗骸附近。当年苍坤上人也想打这具遗骸主意,但只和那火蟾略一交手,就自知不敌急忙退去。但就这样还是受了火毒,差点没能活着走出坠魔谷。”璇玑子也恢复常色的说道。

“我明白了,两位道友是想让在下对付这只火蟾,好趁机取宝。”韩立苦笑了几声,喃喃的说道。

“对付火蟾兽,总比面对上古禁制和空间裂缝安稳的多。只要方法得当,再加上道友的冰属性功法,完全不成问题的。况且又不是让道友灭杀此兽,只要将其引开,也同样可以得到宝物的。只要得到古修士的储物袋,里面的宝物足够我们分的了。”南陇侯有点兴奋的补充道。

“照两位说法,只要入谷后光是对付那只火蟾,不乱闯其它区域话,应该还是较安全的。”韩立歪头想了想后,不置可否的问道。

“若是运气好的话,遗骸的宝物也许就足够了,自然无须另冒风险的。”南陇侯点头肯定道。

“就算这样,你们完全可以借助天极门势力去做此事,以一门之力,总比我们三人单打独斗强的多了。我就不信,天极门内中找不到其他会冰属性功法的修士。”韩立嘴角一翘,泛起似笑非笑的表情。

“咳!看来道友还不知道北极元光的厉害,纵使我们三人拥有了两仪环,但凭其威力也顶多庇护三人而已,就是再多一人,也力所不及的。至于天极门,道友更应该清楚了,经历过了鬼灵门等人地事情后,本侯怎还会再轻易相信他人。就是韩道友,若不是在慕兰草原时并未向我动手,并还在临走时助了我一臂之力,本侯也不会找你合作的。”南陇侯原本无神的双目,忽然寒光闪过,有些发狠的说道。

“这么说,南陇兄竟然较相信在下了,韩某真是倍感荣幸!”韩立听了这话,未露出异色,只是含笑不语。

“韩道友,我二人已经将什么事都交待了,道友是不是也该有所决定了。”璇玑子轻吐了口气,然后盯着韩立,眼也不眨的问道。

“两位道友打算什么时候去坠魔谷取宝,难道就在最近不成?”韩立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多问了一句。

“这倒不是,那坠魔谷的空间裂缝虽然大半开启无常,但是每隔五十年,会有一段较稳定时期,足有一年之久。而在进慕兰草原之前,我特意观察过了一次,到下一个稳定期,最起码还要三四年。在此之前,我们倒有足够时间准备一二的。”南陇侯没有迟疑的回道。

“既然还有如此长时间,在下必须仔细斟酌一下的。这样吧,在离坠魔谷空间稳定的前一年之前,在下会给两位准确答复的。到时即使在下不去坠魔谷,还是会将两仪环借给两位。”韩立摸了摸下巴,终于心中计定的说道。

听到这种模棱两可的答复,南陇侯二人自然不太满意。但韩立也不会将话说死了,贸然答应一定去如此凶险的地方。

毕竟他和这二人不同,南陇侯和璇玑子一看就是到了寿元将近的年纪,为了最后的机会,他们当然愿意冒险一搏,而韩立则自恃年纪尚轻,是否同样冒此奇险,实在有些踌躇,自然能拖就拖了。毕竟世事变幻奇快,等到时看看情况再下决定也不迟。

好在韩立总算答应了将两仪环到时肯定交予二人,这两人倒也不好再强迫什么。当即又聊了一些坠魔谷的事情后,韩立就识趣的开口告辞。

结果在离开前,璇玑子交给了韩立一块令牌,说只要凭此令牌,就可让任何一名天极门弟子联系到他。韩立没有客气的收下了此物后,就离开了地下石屋,回到了地面上的杂货铺中,然后在中年掌柜的恭送下,走出了铺子,站到了街道之上。

他相信自己离开不久,那两人也不会在此地久待的,特别是南陇侯身上重伤未愈,更急于找个安全之处疗伤回复元气。不过负伤如此之重,南陇侯恐怕很难在寥寥数年内就痊愈,说不定元气大损之下,掉落一层境界也可能的。

韩立暗自摇头的将此事暂时搁置脑后,不慌不忙的往住处而去。

坠魔谷的事情离他还有些遥远,倒是慕兰法士的入侵就在眼前,这可不是他可以一走了之,就能避开的事情。韩立心中思量着此事,渐渐远去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