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二十六章 两仪环

韩立单手把玩了下手中的玉简,若有所思的思量了一会儿,手中青光一闪,玉简不见了踪影,然后他辨认了下方向,大步离开了此地。

一连穿过大半的阗天城,韩立到了偏僻些的巨城一角,在一处看似普通的杂货铺前停了下来。在这件带店铺的大门上,挂着一个黑色的木制招牌,上面写着“玉和轩”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韩立打量了几眼,缓步走了进去。里面不大,只有间六七丈大的小厅,所卖的货物也大都是符、原料之类的普通东西,一侧还有一个小巧的偏门,直通向后堂之处。

面对大门的地方,有一名灰袍中年人坐在柜台后面,正看着账簿似的一本小册子。韩立神识在对方身上一扫,就看出此人修为极低,只有炼气期的境界而已,并且这位掌柜相貌普通平凡,放到人群中绝对不会注意到的那种常人。

中年掌柜一见韩立走了进来,立刻满脸堆笑的站起身来,急忙迎了过来。

“前辈,想看些什么,本店各种货物应有尽有,绝对能满足前辈的需要。”中年人口中说着所有店铺掌柜都会说的话语。

韩立听了微微一笑,手掌一翻,那块绿色玉简出现在了手中,直接塞到了中年人的手中。掌柜一见手中玉简,神色变了一变,连忙将玉简一收,恭敬的问道:“请问前辈尊姓?”

“韩!”韩立不经意地回道。

“原来真是韩前辈到了,祖师早就说过前辈会来,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韩前辈请跟我来。”中年掌柜恭谨地说道,随后一侧身请韩立从那个侧门进后堂去。韩立点点头,不言语地走了进去。

有点出乎他的意料,里面竟是一个仓库似的地方,全都是各式各样的箱柜,摆放在四周,将墙壁遮挡得严严实实。

中年修士上前几步,走到了一只木柜前面,伸手在一角轻轻一按,顿时另一侧紧挨着的两只柜箱自行分离开了,露出了一面赤裸的墙壁。

“因为害怕禁制被一些偶尔进来的客人感应到,所以表面的机关都是用世俗的方法做出来的。”中年掌柜一边向前,一边口中解释道。

韩立听了神色平常,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

中年人用脚在墙壁前的一块青石上一踩,墙壁发出了“嘎吱”一声闷响后,缓缓分来,露出一个斜下阴森的通道出来。

“里面晚辈没有资格进去了,就需要前辈自行下去了。”中年掌柜让到一边,一脸陪笑的说道。

韩立眉头一皱,神识往里面一扫,通道内有着若有若无的灵气波动,非常微弱,再往深处仔细探查时,却被一层禁制挡了下来。不过以韩立的阵法造诣,一眼就判断出来,这只是个简单的灵觉遮蔽屏障罢了,虽然可以强行突破,但是里面的人肯定也会察觉到的。

韩立有点踌躇起来。

虽然他相信,那天极门老者不会蠢到在阗天城眼皮底下动什么手脚,但是他也不想因为不知是敌是友之人的约见,一头扎进一个不知深浅的封闭之处。

就在韩立这稍一犹豫之际,里面的人似乎猜到了韩立的疑虑,转瞬间,忽然将阻挡韩立神识的屏障撤了去。韩立心中一动,知道对方为了取信于他故意如此的,当即也不客气的,用神识将下面情形重新探查个一清二楚,结果脸上闪过惊讶之色。

“原来是他!这倒有点意思了。”韩立口中喃喃自语了两句,没有再迟疑,走进了漆黑的通道中去。

中年掌柜见韩立身形引入通道中不见了踪影,这才重新将入口合上,又将箱柜复原,才若无其事的回到前面的厅堂去。

通道很长,足通向地下数十丈处,显然是为了保持隐秘性才故意如此的。韩立走了一会儿后,见到漆黑的前方一点白光闪动,知道到了出口,稍微快步几下,走进了一个四方的石屋中。

屋子很大,但空荡荡的,除了摆了几个蒲团外什么都没有。而面对入口处,正有两人盘膝坐在蒲团上,含笑望着韩立。韩立并没有说什么,而往屋子一角的蒲团上同样盘膝坐下。

“在下万万没想到,竟是道友找我。能在这里见到阁下,真出乎在下的意料之外。”韩立冲着其中一人轻笑的说道。

而那人头带高冠,身穿蓝袍,见韩立如此一说,不由得苦笑起来:“的确,就是本侯也觉得原本在劫难逃。我和你分手后,本以为逃掉了,谁知竟被对方在身上施展了追踪秘术,在慕兰草原边上,被他们追上了。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后面竟遇到了一队寻找我们的高阶法士,结果趁着混乱,总算侥幸逃了回来。对我出手的这几人,以后自然会慢慢算账的。”说道后面,这位元婴中期修士声音中隐露狠厉之色。

此人竟是当日被其他探宝修士追杀而遁的南陇侯,如今他脸色灰白,双目无神,气色实在够差,应该元气大损不少。旁边的一人,自然就是天极门那位约他而来的白袍老者了。

“在那种情况下,南陇道友仍能脱身而走,在下佩服之极。不过,南陇兄不回洞府好好养伤,为何如此急着见我,甚至不惜让这位道友派弟子骚扰在下的侍妾,这让韩某有些不解了。”韩立脸上笑容一收,话语中隐隐透出不满之意来。

“呵呵!韩道友误会了。本侯不得已才如此做的。道友是否知道,你现在情形和我差不了多少,都是那几人必追杀之人。在下生怕道友不知道其中的厉害,遭了暗算,这才出此下策的。而这位是在下的生死之交,天极门璇玑子道友,原本上次探宝,本侯也想请他一齐去地,可惜这位挚友恰好门内有事,分身乏术。”南陇侯先出言解释了几句,接着一指身旁的白袍老者介绍了一二。

此时的南陇侯对韩立的态度,可和初见那会儿大不相同,话里已经透着一种客气异常的语气,这自然是韩立一举灭杀了一名元婴修士,对他有了几分忌惮的缘故。

这时,白袍老者则笑了笑后,冲韩立一拱手,略带歉意的赔礼道:“在下的手法的确有些得罪,还望韩道友不要见怪了。逼不得已才如此做,实在多由得罪了。”

“算了,既然事出有因,在下就不追究了。不过,南陇兄刚才所言,是因为我取走的那只玉盒吗?”韩立摆摆手后,忽然的问道。

“道友所猜没错。据我所知,为了收买一同探宝那几人,鬼灵门花了不小代价,对苍坤上人进出坠魔谷路线图和方法,几乎势在必得。而韩道友手中恰好就有进入坠魔谷必须的物品之一,只有和南陇兄手中的路线图合在一齐使用,才能避过谷中绝大部分危险,有可能取到宝物的。”璇玑子神色一正,凝重的说道。

“进入坠魔谷必须之物!你说的是那个黑色指环吗?”韩立闻言怔了一下,但想起什么似的缓缓说道。

“两仪环果然在韩兄手中,这真是太好了。”南陇侯精神一振,脸上竟升起一丝殷红的说道。

“两仪环?”韩立皱了皱眉,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但略微思量一下,他猛然一惊起来,盯着南陇侯,有些惊疑的问道,“就是昔年玄黄老人用天外陨铁炼制而成的两仪环?听说此宝平常时候,丝毫神通没有,但是一碰到北极元光时,则可操纵元光,杀人于无形,算是修仙界非常鸡肋的一件法宝。”

“韩道友果然见过识广。不错,就是此物。这两仪环分为阴阳二环,阴环在身可不惧元光伤身,阳环在手才可操纵元光攻敌。而道友手中的就应该是阴环才是。当年苍坤上人就是借助阴环,才侥幸穿过谷中的元光之地,得以全身而退的。而据我所知,虽然也有其它方法和宝物同样可以避开北极元光,但不是必须大量修士布下防护大阵,就是其它宝物不知所踪,已无法追寻了。”南陇侯冷静了下来,给韩立解释道。

“道友的意思是……”韩立看着二人,心中却暗自思量利弊的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