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二十五章 初见玉符

令狐老祖听完韩立这番话,眉头皱了起来,一时不再说什么,而是缓缓的拿起茶杯,咂了一口。

“韩道友说的这些话语,老夫怎能不知道。但是我和道友不一样,老夫在黄枫谷已经呆了千余年,对其的感情远非常人可比,自然不希望这边一坐化,那边黄枫谷就断了传承。看来,道友对名利之类的东西的确不动心。不过,道友若是肯答应继承黄枫谷长老职位的话,老夫愿意在坐化后将自身的一些家当相赠,里面不乏老夫多年收藏的重宝,对道友以后的修炼大有用处的。”令狐老祖突然大出韩立意外的说道。

“道友的家当留给我?我若没记错的话,道友不是有门人弟子吗!”韩立闻言,心中先是一跳,但下意识地眯了一下双目,才平静的问道。

“我的弟子修为最高的才不过结丹中期修为,留给他们只是招灾引祸罢了。就是没有道友出现,我也会将大部分宝物另行处理,不会留在黄枫谷内的。”令狐老祖冷笑一声说道。

韩立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

要说他对令狐老祖刚才的话语不动心,当然不可能的。但他同样也很清楚,一旦接受了黄枫谷长老职位,恐怕马上就会面对六派和九国盟等一系列的棘手问题,这些事情可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摆平的。况且作为黄枫谷唯一的长老,他固然大权在握,但同样不会像在落云宗如此逍遥自在了。更重要的是,还参杂了南宫婉和掩月宗的一些难以面对的问题。

“多谢道友美意了,韩某还是觉得加入黄枫谷之事不要提了。”思量了好大一会儿,韩立还是摇头拒绝了。

令狐老祖听闻此言,并没有动怒,只是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如此条件道友都不愿答应,看来韩道友是真心不想趟我们六派的浑水了。若是这样的话,我就将条件改动一下如何。”令狐老祖叹了口气后说道。

“如何改动!”韩立神色一动,好奇起来。

“这样吧,道友无须做我们黄枫谷长老,但是我付道友三件重宝,换取道友在有生之年对黄枫谷相助三次如何?当然这种援手只限于道友力所能及的范围。”令狐老祖苦笑地说道。

“在能力范围内出手相助三次,这个条件不算过分,我倒可以答应。”对于这个令狐老祖的这个要求,韩立略想了想,就很快地点头应下来。

令狐老祖脸带露出的一丝笑意,随后伸手从腰间摸出了三样东西放到了桌上,竟似早已准备好一样。

韩立没有说什么,目光落在这三样东西上,稍打量了一二。一件蓝蒙蒙的晶亮小盾,一个红色玉瓶,一张乌黑的玉佩般东西。

韩立没有客气,先拿起那面蓝蒙蒙的小盾。小盾一入手中,温软的,轻轻的,犹若无物一般,这让韩立吃了一惊,仔细凝望之下,以他如今的见识,竟不知是用何种材料炼制而成。

“这是我早年得到的一件古宝,跟随我时间不短了,我叫其为‘蓝光盾’。此宝神通不小,尤其在面对火属性功法攻击时,更是神妙之极,你以后一试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令狐老祖望着韩立手中的盾牌,隐露一丝不舍的说道。

韩立单手在盾面上抚摸了一二,就将此物放回了桌上,但心知此宝的确不同寻常,对方应该没有虚言。接着,他拿起了那个红色玉瓶。

“瓶中是我当年独身一人潜入慕兰草原深处,灭杀了一只七级铁翅雕妖兽,才得到的一只妖兽内丹,可算是珍稀之极的材料了。不论是炼丹还是另作他用,都用途不小的。”令狐老祖见此,又介绍道。

“七级妖丹!”韩立一听这话,面上丝毫神情未露,但心里叹了一口气。虽然七级妖丹在天南算是罕见异常的东西,但对他来实在是个鸡肋般的存在。

于是他一笑的略微打开药瓶,瞅了一眼,就将瓶盖重新盖好,随手放回了原位,目光最后落在了最后一件东西上。但这次,那令狐老祖却诡异的笑了笑,并没有主动开口介绍什么。

而韩立却目光闪动地凝望这酷似玉佩的东西,一语不发。

“这莫非是上古修士炼制的玉符?”韩立凝望了一会儿,有些不太肯定的终于开口道。

令狐老祖听到韩立此言,脸上一丝讶色闪过。

“韩道友以前见过此类玉符?据老夫所知,这种上古时期特有的符,在天南早已经失传许久了,本地的修士更没有几人知道的。”令狐老祖好奇的问道。

“只不过偶尔认识一位知道此事的道友,听其说过一些罢了。”韩立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张玉符是老夫九死一生的一次冒险中得到的。此物绝对非同小可,虽然我至今没掌握使用此物的正确方法,只能挥出玉符的一点点威能,但就是如此,玉符的神通也怕吓人,我曾经数次用此物击败过强敌。应该是精通符道的哪位古修,精心炼制的精品。”令狐老祖一边说着,一边冲桌上的黑色玉符一招手。

那玉符“嗖”的一声,被老祖吸到了手中,然后口中几句古涩低沉的咒语声出,接着手一扬,玉符化为一团黑光,接着冰寒刺骨的阴风吹过,一只妖异的黑红大手,蓦然浮现在了令狐老祖头上。

此妖兽乌红发亮,五指展开,足有数尺许大小,并不时有黑色阴火闪动。一股莫名的阴森之气,随着此怪手的出现,充斥着整个酒馆。

韩立面上一惊,心中一凛。

“这是我得到此玉符后,钻研了数百余年才能使用的唯一神通,用它所化的玄化鬼手,除非至阳至刚的之类的宝物,几乎无物不抓。而只要被它抓住,稍次些的法宝古宝,立刻神通尽失,乖乖就擒。顶阶的宝物,也会灵性大失,威力大减。”令狐老祖一边说着,一边神念一动之下,黑色大手突然暴涨倍许,向附近的一张木桌轻轻一把捞去。

黑色阴火无声无息的一扫而过,那只木桌尚未接触就瞬间就化为乌有,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

见到此幕,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东西看起来有些像魔道分神化形攻敌的玄妙神通,但黑手乃是出自玉符之上,自然就没有了分神受损的后顾之忧,而看那阴火诡异的样子,应该另有其神妙之处。

“此玉符肯定还另有其他神妙之处,可惜我时间不多了,是没有机会参悟此秘密了。道友年纪轻轻,倒还大有希望的。不过符内所含的威能已用去了大半,韩道友以后要仔细使用了。”令狐老祖说着,冲那黑手一点指,大手重新化为一道黑光,飞回到了桌面行,显出了玉符的原形。

韩立脸上含笑,但对最后一件玉符很感兴趣。就算此符不像令狐老祖说的这般厉害,但他也可以从这张上古符中,另行参悟古修士的符道心得来,这对他以后的帮助肯定不小的。

于是韩立看令狐老祖都介绍完了,当即袖袍往桌面风云流水般的一拂,三样东西顿时消失不见,但桌面上却多出了三面白玉晶莹的阵盘出来。

“这三面阵盘都是我亲手炼制的法器,别人无法仿冒的。以后黄枫谷在道友坐化后,真遇到了什么我可以解决的麻烦,我自不会推辞的。”韩立抬望着令狐老祖,冷静的说道。

“好,有韩道友这句话就行了,我也算为身后的事情尽力了。”令狐老祖笑了笑,坦然的说道。

不过既然谈完了正事,韩立也没有在此多待的意思,当即起身告辞了。令狐老祖也没有多加挽留,客气了几句,就目送韩立下了楼梯,不慌不忙的离开。

然后他脸上笑意一收,盯着桌上的茶壶一动不动,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韩立离开了茶楼后,并没有马上返回住处,而是抬看了看天色,随意找一僻静角落取出先前天极门白袍长老给他的玉简,用神识仔细扫视了一遍后,脸露一丝迟疑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