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二十二章 天极门

“你和吕师兄都没有按约定离开这里,我能不回来吗?”韩立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说道,但随后多瞅了慕沛灵几眼后,他又轻笑了起来。“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在此期间突破了瓶颈,进入了筑基中期,还真是可喜可贺之事!”

“妾身半月前才侥幸突破的。这要多亏公子的丹药之功,否则,沛灵无论如何也不会如此短时间进入到了筑基中期。”慕沛灵也兴奋异常,说话间花容显得更加娇艳妩媚,韩立看了心神为之一晃,但随后摸摸鼻子,心境又回复如常。

“你和吕师兄未离开这里,是不是因为法士的缘故。”韩立不置可否的随意一问。

“公子已经猜到了。我和吕前辈的确是打算等交易会一结束就回去的,但谁成想交易会末尾时,就传来了法士入侵的消息。吕前辈作为天道盟在阗天城的无婴修士,不得不留下和其他势力商议一些对策,妾身也就滞留下来了。”慕微咬红唇,小心的说道。

“如此说来,的确不怪你们。不过吕师兄他如今……”韩立正继续问下去时,忽然面上微露诧异之色,一下停下了口中的问话。

慕沛灵一怔,尚不明白韩立用意时,忽然闻阁楼禁制外传来一年轻男子的大叫声:“慕道友在吗?在下白书君,请慕道友出来一见。”

“这人是谁?你最近认识的!”韩立神识向外一扫之下,就发现了一名相貌儒雅的结丹青年,正站在禁制外面向阁楼平静站着,不禁若有所思的淡然问道。

慕沛灵听到之男子声音的刹那间,脸色就瞬间白了一下,此时听到韩立一问后,急忙开口解释道:“公子别误会了。这人是天极门一长老门下弟子,前些天无意中见到我,就一直纠缠不休。我已经说了自己是公子的侍妾了。可这人还是紧追不舍。我这就将其赶走。”

“有这样的事?吕师兄知道吗?”韩立双眉一挑,神色不变地问道。

“我对吕前辈说过此事了,可吕前辈似乎认识那位天极门长老,而且还有些顾忌的样子,让我暂时先虚以应付一下,要一切都等公子回来再说。”慕沛灵见韩立并没有动怒,心里暗松了一口气回道。

“哦!天极门,不是正道盟四大派之一吗?怪不得吕师兄如此小心了。不过,一位小小的结丹修士也敢如此放肆,胆子似乎大了一点。你跟我下去趟,看看这位小辈到底是何用意。”韩立黯然了一会儿后,然后冷笑的说道。

“遵命,公子!”慕沛灵一怔之后,恭敬的答道。

韩立这时不言语的出了屋门,向楼下走去,慕沛灵紧跟其后。

“慕道友,你总算……咦!前辈是……”见阁楼有人走出来,那自称白书君的青年原以为是心仪的女子,但一见韩立时先是一怔,接着看出了韩立修为深不可测,立刻神色一变的问候起来。

而这时,慕沛灵也从韩立身后转出来,紧挨着韩立站在一侧。白姓青年见到此景,若有所悟的神色变了数遍。

“你是天极门弟子?”韩立脸色一沉,冲青年声音不客气的问道。

“不错,晚辈是天极门鲁长老门下。前辈莫非就是韩前辈了?”白书君倒也真有些不同凡响,即使面对韩立这位元婴期修士,脸上慌色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后就彬彬有礼地问道。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纠缠我的侍妾不放?做这种不用大脑的事情,应该有其他目的吧。”韩立声音冷冷的。而慕沛灵听到此话,玉容上露出了一丝愕然之色。

“前辈明见!其实是家师想要见前辈一面,但又见韩前辈一直杳无音信,才让晚辈如此做的。不过,在下也是真心喜欢慕道友,前辈若是肯成全晚辈,晚辈一定感激不尽。”白姓青年笑了笑后,文绉绉的说道。

“感激不尽?我要你的感激何用,不用白日做梦!韩某侍妾可没有让人的习惯。倒是我和你们天极门没有交往过,为何要找我出来。”

韩立眼睛一眯,朝一侧的无人处,似看非看的瞅了一眼,面现诡异的一笑,同时身上放出了冲天的惊人灵压。

白姓青年面色大变的“噔噔”倒退数米,接着双肩一沉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双膝一软的就要直接跪下。他心中大惊,急忙想抗拒巨力几下,但身子颤抖几下后,还是身形一矮。

就在其似跪未跪之际,突然一道白影从一侧蓦然冒出,然后一闪即逝到了白姓青年之前,并将一只手掌在其肩上轻轻一拍。顿时原本要下跪的白书君,压力骤减,一下又站了起来。

这是一名头发灰白的白袍老者,慈眉善目,五官端正。在韩立注视他的同时,老者也微微一笑的冲韩立说道:“韩道友莫要动怒,其实事情是老夫让小徒如此做的,否则在下至今无法相见道友!”

“阁下如何称呼,为何要见在下?韩某没记错的话,似乎第一次和贵门打交道,阁下更是从未见过。”一见白袍老者现身出来,韩立身上的灵压顿时一散而空,同时神色瞬间恢复如常,仿佛刚才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呵呵!老夫鲁卫英,添居天极门长老职位。至于要见道友原因,在这里不太方便细讲,若道友想知道根由的话,今晚就到此处一聚吧。到时韩道友自然知道详情了。”这位鲁长老毫不动怒,随后单手一扬,一块早已准备好的绿色玉简飞射而来。

韩立面无表情的大袖一甩,一片青霞飞出,将玉简卷进袖中。神识朝袖中之物,略一扫过,的确里面有个地址似的。韩立没有细看,抬首想说些什么时,那天极门老者却直接双手一抱拳,带着白姓青年飘然而去。

他眉头紧锁起来。对方如此神兮兮的,似乎知道些但又误会些什么,仿佛错以为前一段时间,他一直就在阗天城,还故意隐身不见的样子。

韩立摸了摸下巴,一时也有些摸不清头脑,故而也没有再出手拦截,但思量一下后,就带着慕沛灵返回了阁楼内。

“吕师兄现在何处?”韩立进入阁楼内,就平静的问道。刚才之事丝毫不提,仿佛瞬间就忘置了脑后。

“听说前方战事再次吃紧,吕前辈去和他们商量对策了。”

“商量对策,在什么地方?”韩立有点兴趣的问道。

“就在阗天城的议事大殿。听说只要修为到了元婴期的各大势力修士,都可以参加的。公子莫非想去看看?”慕沛灵轻声地说道。

“议事大殿?”韩立喃喃的说道,但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建在阗天城中间位置的一处巨大殿堂。那里附近禁制重重,应该就是所谓的议事大殿了。

“好,我正想了解下法士的情况,先去那里看看再说了。你在这里待着,不要随便出去了。”韩立心中早有定计,一知道那位吕师兄的下落,当即嘱咐此女了几句,就离开了阁楼。

所谓“议事大殿”,其实修建在城市正中间位置上的一座巨大高台之下,惹眼异常,但除了有关九国盟生死的大事外,这处建筑一般只是个象征意义的处所,很少有人会来。但隔了百余年,慕壮大人再次入侵的消息传来后,九国盟高层毫不犹豫的开启了此巨殿,并召集其他势力修士一同议事。毕竟这一次法士来势汹汹,似乎光靠九国盟一家,很难抵挡的样子。

韩立到了议事大殿前时,把守在门口的守一看韩立的修为,并询问了姓名后,就立刻向里面通禀了一声。韩立很轻松的就获得了进入的允许,然后在一名修士恭敬的带领下,进入了大殿中。

在殿中议事的元婴修士不算很多,只有十几人的样子,这远远低于韩立的想象。不过,他在略一细想也就明白了,虽然这阗天城聚集了众多元婴修士,但是大部分都分属于几大势力,自然无须都到此了,只要派几名代表即可。那位吕师兄就坐在左侧的一张椅子上,正含笑望着他。紧挨着的一位他也认识,竟是火龙童子。

至于其他的人,除了一位黄袍老者外,他就陌生得很了。而韩立多看那黄袍老者两眼后,心中不禁叹了一口气,这老者正是昔日黄枫谷的令狐老祖!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