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二十章 指环

南宫婉的赤红圆月显然有些追之不及,黑白长虹划出一道长弧,就瞬间到了大厅顶部,狠狠的向一击。

“砰”的一声闷响,红光一顿之下竟没有洞穿而出,只有一些石屑飘然落下。

冰冷女子一怔,尚未明白怎么回事时,就只见顶部光芒一闪,一群群的三色飞虫从上面飞蹿而出,然后一声嗡鸣后,飞快往中间一聚,一面三色巨盾出现在了那里。

冰冷女子心里一惊,不及多想的单手一晃,手指间多出一张银纹符箓出来。

南宫婉在下面看到此幕,自然知道她这位师姐的打算,当即玉容一沉,也不望那轮回神光,反而单手往腰间一模,一面红色小旗就出现在了手中,毫不迟疑的往脚下地面猛然甩出。“滋溜”一声,这面小旗化为一股红烟飞快钻进了地面之中。

冰冷女子此刻玉手一挥,激发了手中符箓的神通,被一团黄光华包在了其中,流星赶月般的往上面一冲。“噗嗤”声传来,黄光若无物般的洞穿巨盾而过,直接遁向了后面的厅顶。

但几乎与此同时,南宫婉咒语声出口,同样发动起了洞府中的隐秘禁制,整间大厅红光一闪,一层红光耀目的光幕浮现在了墙壁上,就连屋顶和青石地面也同样闪耀不止。

红光似乎正是那冰冷女子所化黄光的克星,其一撞到光幕上非但没能马上遁出而走,反而黄红光芒一交织后,如同磁石一般,大片红光一下蜂拥而上,将黄光团团包裹在了其中。

南宫婉师姐心中大骇,但她也是见多识广之人,心中略一思量,就立刻知道这是何种禁制了。当即她脸色凝重地手指一弹,一道冰寒刺骨的白色剑芒脱手射出,并在外面一回转之下,红光立刻七零八起来了。

冰冷女子大喜,黄光一闪,人就从红光中破禁而出,直接遁入了厅顶中。

但谁知其身形方进入一半,就眼前紫光一闪,忽见什么东西一罩而下,竟将其困在了其中,并猛然一拉将她从大厅顶部强行拽了出来。

随后“咯咯”的轻笑声传来,白影一闪,一名身着白衫的妩媚少妇,紧接着从顶部浮现了出来。此女一只玉手中牵引着一根晶莹异常的紫线,而紫线的另一端则接通向冰冷女子身上。

这时,这位掩月宗的大长老才发现,罩在身上的是一张散发紫色莹光的网兜。此宝若有若无,忽隐忽现!

冰冷女子惊怒之极,想也不想的手中十指连弹,十余道黑白剑气激射而出,随后还不放心的一张嘴,一团碧油油火焰从口中诡异喷出,先后击在了紫网之上。

淡紫色光华大放,无论黑白剑气还是绿火,全都被紫网安然无恙地接了下来,竟丝毫无损的样子。

这一下,冰冷女子真露出慌张之色,正想一咬牙,再施展什么大损元气的秘术脱身时,那白衣少妇却轻笑之下,一拉手中紫线,香唇微启的吐出一个“收”字。

原本有些宽松的网兜,一下收缩勒紧了起来,网中之人更是被禁锢了起来,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女子脸上血红一片,自从她凝成元婴之后,一向都只受其他修士仰望,什么时候遭遇过这种情形,更别说如今已是元婴中期修士。羞怒之下,此女目中寒光一闪,周身灵光蓦然大盛,竟一下狂涨了倍许,目中隐隐有血色赤芒流转起来。

银月见此情景,脸上笑容顿止,心知大叫不好,正要催动紫铖兜所含的玉阳真火时,南宫婉的声音却急促传来。“不要害她性命,交予我就行了!”随着此声响起,一轮火红圆月从下往上的一跃而出,一下将冰冷女子罩在了其中。

圆月随之急速旋转起来,一圈圈红晕以红月为中心荡漾开来,迷光月影,一时间充斥着整间大厅。

韩立在下方稍一注视流转动不定的圆月,顿时觉得心神晃动,头晕目眩,不禁心里一惊。怪不得,冰冷女子对南宫婉所谓的“轮回神光”如此顾忌,看起来的确厉害非常的样子。

圆月旋转了足足一盏茶功夫后,终于在南宫婉面色一阵苍白情况下,停了下来。

接着她单手一挥,“砰”的一声轻响,红月凭空溃散消失,化为了星光点点,其师姐身影重新显露了出来,漂浮在了半空中。只见她仍被“紫铖兜”禁锢得结结实实,只是身上的惊人灵气已经回复平静,整个人也头颅一歪的昏迷不醒,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是?”韩立有点惊讶起来。

“被我的轮回神光困住的人,即使元婴出窍也无法逃遁而走的。而且此神光附带极厉害的迷魂神通,师姐神智已经被神光暂时迷失了,这样就可以留下其一条性命了。”南宫婉脸上稍回复了一下血色,才含笑说道。

“能让修士无法元婴出窍,怪不得你师姐对这功法非常忌惮。不过,若不是非要留她一条性命,完全可施展霹雳手段灭杀她了,又何必如此麻烦的束手束脚。”韩立摸了摸鼻子,有点无奈地说道。

“灭杀我这位大长老师姐,这可不行!我既然打算跟你走了,掩月宗本来就会实力大损,若再让你灭杀了她,那本宗非得支离破碎不可。当年的掩月宗大长老对我有过一定恩情,虽然我不会为宗门牺牲自己,但也不会让掩月宗真出现什么灭门之灾的。”南宫婉轻叹一声,勉强一笑的讲道。

“嘿嘿!不过你这位师姐对你出手,下禁制时,可并没有手下留情!”韩立苦笑一声,喃喃的说道。

“这无所谓的。留下师姐一条性命,也算我报了师门大恩,跟你走后,也不用过于与心不安了。不过刚才的斗法,还真够危险的,我竟然不知道师姐手中还有血魔剑这等逆天魔器,差点就害得你出了大事。早知如此,我就……”南宫婉明眸流转,脸上满是歉意之色。

但韩立却早已知道了其意思了,当即韩立笑了笑,不以为意:“没什么!血魔剑还奈何不了我的?还是快将禁止令牌取出,及早下山的好!”

南宫婉这次点点头,并没有反对之意。

一旁的银月则乖巧的手中一抖,“紫铖兜”立刻松散开来,将冰冷女子抖了出来。

南宫婉几步上前,也没有客气的上前玉指连点,在冰冷女子身上一连下了数种禁制,才伸手从对方身上摸出了一只碧绿色的储物袋,并袋口朝下的轻轻一抖,霞光闪过后,一大堆东西掉落了出来。

韩立见此,也好奇的走了过来。

那困心术的令牌,自然非常好找,被南宫婉一下就翻了出来,并马上满脸喜色的捡了起来。

而韩立的目光在那堆东西上一过目后,突然伸手一招,一样东西径直的飞到了其手中,竟是一个小巧玲珑的指环,乌黑无光。韩立眉头一皱的将此物放置眼前,翻来覆去的看了数遍。

“你拿此物做什么,这东西看起来好像只是普通的法器。”南宫婉讶然的说道。

韩立闻言轻笑一声,突然单手往腰间一拍,一个玉盒凭空浮现在了手中,青光一闪,盒盖被打开,里面竟放着一个一模一样的乌黑指环。

“咦!”南宫婉见此,面露诧异之色。

韩立则将两件指环放到了一起,略一对比之下,果然一般无气,将两件指环一同放进玉盒中,然后收进了储物袋内。

南宫婉嫣然一笑,不在意的没有说什么,而是想了想后,没理会那一大堆东西,反而走到一动不动的冰冷女子身前。手上红光一闪,她微一躬身,将一只玉手灵巧的按在了女子的额头之上,然后明眸一闭,默不做声起来。

韩立目睹此景,似乎知道南宫婉在做什么,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站在原地一语不发。

片刻后,南宫婉美目一睁,手掌一抬,在其手心处多出了一把血红小剑,正是那件“血魔剑”。

“这件魔器威力太大,对我二人威胁不小,还是带走的好。我是不会用此物的,但看刚才的金弧竟能克制此宝,还是你留着以备万一吧。!”南宫婉只是瞅了手中小剑一眼,就摇摇头将此魔器扔给了韩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