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一十九章 血魔剑

“我是谁都无所谓,关键是道友何必如此固执?将困心术禁制令牌交出来,我们立刻放道友离开。至于这所谓的血魔剑,我虽然不知道是何物,但我它还不足为惧,道友还是不要将之视为倚仗的好!”韩立的话语声不紧不慢的在大厅中响起。

“构不成威胁!你知道血魔剑是何物吗,竟敢如此大口气!也好,先杀了你,南宫师妹还会回心转意的。”冰冷女子盯着韩立,一抿嘴唇的狠厉说道。

接着她猛然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到了嗡鸣大响的血色小剑上,两手一掐法诀,数寸长的小剑,血光大闪,一涨至了三尺来长,通红妖异,血腥之气更是闻之欲呕起来。

冰冷女子却毫不在意地纤手一伸,握住了此剑的剑柄处,然后浑身灵光大放,全身灵力注入了血剑之中。

“不好,快出手,千万不能让其先攻击!”南宫婉面色再也无法保持镇定,焦虑的向韩立娇呼一声。对血魔剑的可怕,南宫婉同样知道甚多,自然也不相信韩立所言的不足为惧之言。

因此她也顾不得凝聚的轮回神光尚未完全竟功,就猛然冲头顶上的巨大光晕一点指。头上的圆月般的光晕一颤,接着开始急速转动起来,片刻后,一道妖异长虹从光晕中飞射而出,如碧落虹影,艳丽异常,瞬间就到了冰冷女子身前。

冰冷女子见此,一只手看也不看的轻轻一抛,将最先取出的那面三角小幡祭了出去。小幡一脱此女玉手,就化为大片碧绿阴森的浓雾,向前迎去。

光华闪过后,长虹一头扎进了绿雾之中,闷响声从其内传出。那长虹如同蛟龙出水一般,蓦一接触后,立刻大占了上风,它在雾气中辗转翻腾,想要一击冲出,但绿雾仿若附骨之蛆,在冰冷女子神识催动下,一层结一次的纠缠不放,竟一时无法冲破绿雾拦阻。

见此情景南宫婉面色大变,冰冷女子面上却一丝喜色闪过。

随后此女手中血色长剑一横,向韩立头顶处重若千斤地虚空一斩,剧烈的空间波动蓦然出现在了韩立头顶处,一道丈许长巨大剑气随后出现在那里。

此剑气猩红似血,邪气冲天,并毫不客气地向下一斩。

另一边,一剑斩出后的冰冷女子如同精气被抽取大半一般,脸色瞬间殷红了数遍,并且手中光芒一闪后,血剑恢复了原来大小,飘落其手中。

剑气只落下一半,附近的灵气就如同万流入海般的,被血红剑气一吸而空。而韩立只觉着周身一紧,身形顿时被禁锢了起来,不要说掐诀施法,就是连手一根指都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气不慌不忙的缓缓斩下。

看到这一幕,南宫婉面上苍白如雪,而冰冷女子脸上讥讽之色闪过。

就在两人都以为韩立这次大难临头之际,韩立死死盯着下落的血色剑气时,却深吸了一口气,雷鸣大响,金光狂闪,一层淡金色电弧浮现在了韩立全身表面。

冰冷女子一愣之下,尚未来及反应,血色剑气就一下斩进了电网之中。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电光,血气交织到了一起。

看似气势惊人的巨大剑气,在金色光弧缠绕中,光芒狂闪,左冲右突,竟无法斩断看似纤细的电弧,反而被一层层的包裹在内,只能如同入网的大鱼一般,拼命挣扎着。

韩立身上的禁锢在辟邪神雷所化的金弧出现的瞬间,也全然消失。

他望着空中的剑气金弧,脸上露出一丝讶然之色。若他没有感应错的话,辟邪神雷组成的金网,虽然将那血色剑气困住,但辟邪神雷自身也在剑气的挣扎中急速消耗着,若不是他一次释放出了几乎三分之一的神雷存量,能否困住这诡异剑气,还真是两说之中。

竟有辟邪神雷无法完全克制的魔道邪器,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过。不过即使如此,若是还这样继续下去,这血色剑气和头顶神雷多半是两败俱伤共同溃散的局面,他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到此结果发生。

想到这里,韩立脸色一沉,两手向上一扬,两道奇粗无比的金弧从手中狂喷而出,正好透过金网击在了血色剑气身上。

在金色电弧狂击之下,片刻后,剑气一声哀鸣终于溃散开来,化为一小团血雾,浮在空中不动了起来。

韩立想也不想,冲着头上金网一点指,顿时金网一收将那团血气彻底包在了其内,化为一个拳头大小的金球,落在了韩立手中,然后韩立才目光一斜,面无表情的瞥了对面的女子一眼。

刚才的一幕,已将冰冷女子惊得目瞪口呆,一脸的愕然不信之色。就是南宫婉也檀口微张,怔在了那里。

血魔剑的全力一击,竟然无功,这让两女太失态了。

此剑自从在天南诡异现世以来,并没有知道它是古宝,还是法宝。因为此剑可以像法宝一样收入体内,但又无法像法宝一样将之炼化认主,几乎谁得到此剑,都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面对此剑的虚空一斩,除了提早遁走避开外,几乎无物可挡。用功法、法宝硬接此剑的,十有八九都会被一斩两截。当然动用此剑,除了动用大量精血元气外,还要时刻提防剑上魔气反噬。

因为动用了此剑后,根据时间长短,体内真元都被会沾染上一丝魔性,若是积累的魔性过多,就会曾出现被魔气反噬,从而理智大失,最终魔化狂舞而死。

像此类型的宝物,在天南还有其它数件,故而天南修士干脆将它们称为“魔器”,对之可谓又爱又恨!

但是韩立可没有等二女女回复常态,反而口中一声尖鸣声发出,盘旋在另一侧空中的金色虫云,嗡鸣声一起,随后铺天盖地的向冰冷女子狂涌而去。

韩立这一驱虫攻击,终于惊醒了失态中的冰冷女子,她惊怒之极的一张口,又一口银色小剑喷射而出,两手飞快的一掐诀,银剑光芒大放,被耀目的银光罩在了其中。

“噗嗤”之声顿时,银色小剑一抖之下,在光芒中化为上千道纤细银丝,破空激射而出,迎向了空中的金色虫云。

“化剑为丝!”韩立眉头一皱的自语道。这位南宫婉的师姐,原来竟是位剑修,怪不得身上的法宝多为飞剑。

就在这时,银丝金云撞击到了一起,“劈劈啪啪”声音大响,无数朵金花从空中直坠而下,金云一下稀疏了不少。

韩立见到此景,心中一沉,如今的噬金虫,还是无法和元婴修士对阵吗?这可让他白耗费了如此多心血。

银色剑丝从金云中瞬间穿过后,一掉头再一次的从虫云中洞穿而过,自然又有许多噬金虫从空中跌落下来。

冰冷女子见此,心里才微微一松,如此几番来回,就可将这些奇怪的飞虫全被灭掉,看来这些飞虫不足畏惧。

韩立自然大失所望,可忽然间,目光在那些掉落地的飞虫身上一扫后,又面露喜色起来。只见这些原本应该身死的噬金虫,同时动了一下,并发出一声尖鸣后,再次展翅飞起,重新化为朵朵金花凝成了另一块虫云,扑向了冰冷女子。

而就这时,其身手的绿雾中一声凤鸣声传出,接着光芒万道,所有的绿雾突然间被驱散的干干净净,显出一道赤红的圆月出来,只见圆月光芒一闪,迎头向冰冷女子罩下。

冰冷女子见此,面色大变,她蓦然身形滴溜溜的在光罩中一转,身形化为一道黑白两色的惊虹,就要洞穿大厅屋顶而走。

此女经过先前的一番交手,终于明白了,单凭一人之力,恐怕很难应对韩立和南宫婉的联手。如此一来,她自然要逃出洞府去,召集其他人后,再来制住二人。

毕竟韩立和南宫婉就是再厉害,也绝不会是成千上万的掩月宗弟子对手。况且一到了外面,她还可以发动掩月宗的镇派大阵,将二人活活困在其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