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一十七章 识破与伏击

落日殿,历代掩月宗担任大长老之位修士才可居住的地方,不但必定修建在灵眼之处,而且殿中禁制重重,除了寥寥几位长老外,任何人没有大长老允许,都不能随意接近此殿。

这时,远处一道尺许长红光从飞射而来,在落日殿禁制外面盘旋了几圈后,竟“滋溜”一声,毫无阻拦的遁入了大殿之中。

红光连穿过数层若有若无的禁制后,几个拐弯,飞进了一间侧厅之中。那里正有一名面目秀美的女子,闭目盘坐在蒲团上,肤色雪白冰冷,年约二十余岁,身上隐隐散发着阴寒之气。

红光瞬间飞至了此女面前,这女子似乎知道的缓缓睁开双目,眉头一皱之下,冲红光招了招手。顿时红光化为拳头大小的火团,径直落在了此女的手上。

冰冷女子盯着火焰,面无表情的不发一言,忽然一翻手,火团瞬间熄灭了。

“这丫头搞什么鬼,竟然主动要见我?不过既然口风软了下来,过去看看也好!”此女喃喃地自语道。这女子显然也是雷厉风行之人,随后化身一道白虹,飞遁而出,片刻后就出了落日殿,直奔某个方向而去。

没多久,此女飞遁到了南宫婉的洞府前,光华一敛,落下了遁光。她稍微打量了下四周,看起来一切正常,洞府外的禁制法阵仍然残缺不全,没有异常之处。她这才放心下来,直接走到洞府大门外一抬手,一道白色法诀打在了石门上,大门竟然自行打开了。

苍白女子没有客气,不慌不忙地走了进去。

“参见师祖?”石门后早有一人在那里候多时,一见此女进来立刻大礼参拜,看身形容颜正是那名黄衫少女。

“你的修为似乎比上次见面时精进了一些,看来给你的丹药,已经服用了。”冰冷女子随意扫了黄衫少女两眼,淡淡说道,随后往洞府深处缓缓走去。

“这多谢师祖赐药!否则弟子哪能精进如此之快!”黄衫少女秀首微低,紧随后地回道。

“你知道就好!南宫师妹在府内还安稳,没有什么古怪举动吧?”此女又问道。

“没有。南宫师祖除了今日见了一位弟子外,并没有其他举动。”少女一丝不苟的说道。

“这事我已经听你蓝师叔的传音符说过了。那弟子似乎转交什么礼物,人应该走了吧?”

“那弟子只是宗内一名低级管事,已经在小半日前离去了。但南宫师祖收了礼物后,似乎反有些不高兴起来。”少女继续恭敬地回道。

“哦!什么礼物,能让你师叔也会不高兴?”此女一听此言,神色一动的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一把银剑法器而已。只是南宫师祖见了此剑,颇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黄衫少女将秀首更低了三分,但口齿清楚地一一道来。

“大概是南宫师妹以前游历时结交的散修吧,这倒很正常。”冰冷女子先是一怔,但想了想后,露出一丝诧异的说道。

“师祖所言极是!南宫师祖就是收到银剑,独自思量了一段时间后,才忽然发出传音符要见师祖的。”

“能让我这位南宫师妹改变了主意,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南宫婉的师姐似乎有些好奇起来了。

“以后继续盯住南宫师妹的一举一动,我给你的高阶灵符,以师妹被禁大半法力的修为,应该不会发现你的监视。只要办好了此事。我自会给你许多好处的。”这位掩月宗的大长老不经意的吩咐道。

但在说话间,两人已经快走到了大厅之外。

“遵命,师祖!南宫师祖就在厅堂内等你呢!”黄衫少女以极低的声音细声答道,接着就将此女引到了厅堂入口处。

冰冷女子本想按照往日的谨慎习惯的,仔细扫视一下四周再走进厅堂的,但是她刚一在厅堂外露面,里面就传来了南宫婉的声音。

“师姐!你进来吧。你让我思量的事情,为了本宗我可以勉强答应下来,但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先承诺我才行。”南宫婉的声音随意,冷静异常。

但其师姐一听此言,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她顿时不及多想的大步走了过去,口中同时欣慰说道:“南宫师妹!你终于想通了,真是太好了!无论是什么条件,只要你肯嫁给化意门的魏长老,我都会答应的。若能借助魏无涯之力,我们掩月宗的兴盛,是指日可待了。”

说完这话,她往里面定睛一看,厅堂中的一切都落入了其目中。

南宫婉正坐在藤椅上。手中拿着一柄炼制粗陋的银色巨剑,横在身前,一双美目眼也不眨地仔细鉴赏着,仿佛刚才的话语,根本不是从她口中而出一样。

一见这种情景,冰冷女子自然一愣,脚下也放慢了三分,但还是走入了大厅中。目中一丝惊疑之色闪过,南宫婉师姐正想开口问些什时,却神色一变,一只手臂毫无征兆狂向后闪电一抓。

尖尖五指出射出数寸长的剑芒,犀利无比,而那里正是那黄衫少女所站之处。

少女面对此攻击后,蓦然抬首的诡异一笑,随后身形一矮,黄光闪动,整个人一下没入了青石地中,而地上只留下一件被划破的黄色衣衫,少女却已经踪迹全无。

一见此种非同一般的土遁术,冰冷女子毫不迟疑的光华一闪,整个人急忙向后飞射出去,要一下遁出大厅。

但就在其身形才刚起时,一柄数丈长的青色巨剑从门外呼啸飞来,迎头就是狠狠一斩,大有将此女一劈两半之势。

此女脸色大变,十指猛然一弹,十道尺许长寒芒脱手射出,正好击在了巨剑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青光,白芒交织到了一起,巨剑和此女同时倒射了出去。

冰冷女子只是退出了数丈远去,就停了下来。

而青色巨剑光华一散,突然化为数十口飞剑,上下盘旋不定,而在剑阵中间则现出了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出来。此男子面带微笑,不慌不忙地望着女子。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师妹,这人和刚才假冒玉儿的女子是谁?”此女一看清楚韩立地修为,目光一缩,冰寒的说道。

随后单手往腰间一模,一块红色令牌出现在了此女手中。

“禁制令牌!”韩立目光一转,盯住了令牌,沉声的说道。

“哼!南宫师妹果然都将一切都向你说了。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这是我们掩月宗门内之事,这位道友还是及早收手的好,否则,阁下就要同时面对我们六派的追杀。”女子冷哼一声,出言威胁道。

“师姐何必危言耸听。师妹在六派中又不是没有几个知心好友,若是知道师姐如此对付同门,恐怕反对师姐不利吧?至于你手中令牌虽然可以引发我身上的禁制,但是你以为我会给你发动令牌,施法引发困心术的时间吗?”南宫婉已经将手中银剑收起,婀娜的站在那里冷静说道。

随后南宫婉檀口一开,一只火红圆环从口中喷射而出,正是她的本命法宝“朱雀环”。

听了此话,冰冷女子目光阴森起来,见到对面韩立也没有一丝退却之意,当即脸上怪倔之色一闪,一只长袖猛然抖出。一白一黑,两口飞剑从袖中先后飞出,随后一个盘旋后,体形暴涨,化为两口丈许长的巨剑。

白色飞剑洁白如雪,散发着冰彻刺骨的阴寒之气,黑色飞剑炙热难耐,丝丝黑色火焰闪烁不定,竟是一对难得的阴阳冰火剑。

随后此女冷笑一声后,握着红色令牌的玉手轻轻一抖,低眉垂首的念念有词起来。顿时令牌上灵光闪动,一层妖异的红光渐渐浮现在了令牌上。

但早已盯着其举动的韩立,哪能让她如此顺利发动禁制,当即想也不想的单手一抛,一个银色小钟被直接祭出,化为一道银光在头顶盘旋不定。接着韩立法诀一催,钟口一横,对着冰冷女子响起了嗡鸣的钟声。

淡银色音波出现,直接罩向了对面之人。

几乎与此同时,韩立又两手一搓,再左右一扬,一红一青两道法诀,分别打在了附近的两跟厅柱上,大厅中布置下的法阵禁制,在颤抖中也发动了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