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一十三章 南宫

“可是师侄这次出山采购东西时,无意中遇见了一位修为深不可测的前辈,他硬要我将一件东西转交给南宫师祖。并还在我身上下了禁制,说只有南宫师祖才能解除的。”韩立瞬间作出愁眉苦脸之色的说道。

“前辈!是结丹修士?”那白皙修士闻言一怔,有点惊疑的问道。

“这个,师侄就不知道了。不过,他自称是南宫师祖的昔日旧识,听闻师祖大喜之日将近,这才送上一件贺礼的。并还有几句话,让我亲口转诉师祖。”韩立沮丧着脸,仿佛被逼无奈的样子。

“师祖旧识?难道也是哪位元婴期的前辈!”这一次,另一位粗手粗脚模样的修士,也有些讶然了。

“这倒有可能的,不过这位前辈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为何不亲自上山送礼?”白皙修士震惊之后,有些不解起来。

“这谁知道!也许这位前辈另有什么要事,或者有不便之处吧。袁师侄,把手伸出来,先让我看看你体内的禁制再说!”粗手粗脚修士猜想了两句后,就不客气地对韩立说道。

韩立对此早有预料,丝毫不慌地将一只手臂老实的伸了出去,同时体内灵力一阵激荡后,模拟出一种古怪的法力禁制出来。

那修士握着韩立手腕,感应了片刻,脸上就露出了惊骇的神色。白皙修士见此,也好奇地将两根手指搭在韩立手臂之上,结果没多久脸色同样大变起来。

“不错,你体内的确被下了厉害禁制。而看这禁制的复杂程度,十有八九真是元婴期修士所下。但是仅凭此,我二人还不能就轻易让你上山。你先把那位前辈的贺礼拿出来,我们其中一人帮你转交一下,看看是否真是南宫师祖的旧识再说。若是师祖认识并愿意见你,才可以上山,袁师侄,你可明白?”白皙修士神色一凝,但口气却一缓的说道。

韩立听了这话,一脸苦色,但想了想后,就点点头的表示同意。

“这样也好。不过,师叔一定要向师祖讲清楚师侄身上被下了禁制之事!”韩立从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长长的木匣,交给了对方,并担心地补充道。

在木匣盖子上贴了一张淡银色的禁制符,从灵气波动看起来,似乎非同小可的样子,显然是为了防止转交之人在半路上偷看才如此做的。

“知道了,你在这里好好候着就行了。马师弟,我去去就来!”白皙修士先是不耐烦地冲韩立说道,然后又叮嘱了另一位修士一句,就手托木匣向身后御器而去。

韩立则只能站在原地静等起来。

他虽然有自信,南宫婉见了盒中之物一定会见他,但事到跟前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口中则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留守筑基修士的其他询问。但当对方问起了那位托送贺礼“前辈”的相貌起来,被韩立一句“对方带着斗篷,连男女都无法看清楚”的言语给应付了过去。

等了足足一顿饭的功夫后,那白皙修士终于双手空空的回来了。

“南宫师祖说了,那人的确是他的旧友,你可以跟我去见师祖了,并会顺便解开你禁制的。”白皙修士倒也干净利落,短短几句话后,就招呼韩立跟随器上山而去。

韩立心中大喜,面上则作出激动之色的紧跟白皙修士身后,向山顶御器而去。

“小心些,千万不要偏离了山路两侧,这里禁制可比中层厉害的多了。就是我失陷进去,也绝无生路的。”白皙修士一边在前边带路,一边冷淡警告道。

韩立自然口中连连称是。

可就在这时,迎头飞射来一道蓝光,那白皙修士似乎认得遁光主人,面带恭敬之色的御器停在了一旁,恭敬的束手而立。

瞬间遁光就到了二人面前,略微一顿之后,露出了一位面目阴森的锦衣中年修士。

“孙师侄,你怎么带一位炼气期弟子上山峰,难道不知道这里的规矩?”锦衣修士扫视韩立一眼,面无表情的冷冷地道。

“蓝师伯,师侄是奉了南宫师祖之命,才带这名弟子上山的,否则师侄就是有天大胆子,也不敢如此做的。”白皙修士似乎对锦衣修士敬畏非常。连忙开口解释道。

这时,韩立已用神识仔细扫过对方,这锦衣中年只是结丹初期修士罢了,倒也不用放在心上的。心里虽然如此想到,表面上韩立却只能作出恭谨的样子,不敢轻易地说话。

“南宫师叔要见这人!怎么一回事,说给我听听。”锦衣修士闻言,愕然了一下,随后诧异地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袁师侄……”白皙修士不知不敢隐瞒,还是觉得此事无所谓的,就将韩立之事重新说了一遍。

“南宫师叔旧友,身上被下了禁制?”锦袍修士眉头微微一皱,目光间如利刃般的突然落在了韩立面上。

“让我看看你身上的禁制!”锦袍修士不客气的吩咐道。

韩立心中大骂此人没事找事,但也只能无奈的听命上前。

“咦!的确有些古怪。不过,这禁制虽然复杂,但并不凶恶,看来那人的确没有恶意。你们去见南宫师叔吧!”锦衣修士同样抓住韩立一只手腕,探测了一会后后,点点头地说道。

然后他不再理会二人,身上光芒一起,化为一道淡蓝色遁光直接向山下飞射而去。在片刻后,其遁光黯淡模糊起来,忽然间化为了无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蓝师叔的无形遁法,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虽然只是结丹初期,但想必就是结丹后期修士也很难奈何他了!”白皙修士一等那锦袍结丹修士离开,深吐了一口气,望着遁光消失方向,喃喃的自语几句。

韩立听到这里心中一动。“无形遁法!”此人难道和当日血色试炼前出现过的“穹老怪”有些关系,是“穹老怪”的徒弟或后人不成?

这时白皙修士神色一松,重新带韩立御器向前。韩立随之将锦衣修士之事,抛置了脑后。

因为玲珑山最顶层,居住的高阶修士原本就没有多少人。除了一开始的那位锦袍修士外,二人并未再遇到他人,直接到了接近山峰最高处的一处洞府前。

“这里就是南宫师祖的静修之所了!一会儿你小心回复师祖的话,说不定除了给你接触禁制外,南宫师祖还会另有什么好处给你呢!”白皙修士有些羡慕的说道。

接着他就一转首,在大门外就恭敬的传声:“启禀师祖,弟子已经人带来了。”

“嗯!我知道了。让那名弟子自己进来,你先下去吧!”一句韩立听起来有些熟悉,但又有些陌生的女子声音,从石门后淡淡传来,接着洞府大门上黄光闪动,石门自行敞开了。

韩立没有犹豫,几步走了进去。

结果让韩立有些意外的是,在石门后正俏生生地站立一名黄衫短袖的俏丽女修,看年纪不大,只有十六七岁的模样,但竟然已经筑基成功,有初期的修为了。

“跟我来,师祖正在大厅等你呢!”这女修打量了韩立所扮的袁坤两眼,见没有什么出众之处,就冷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就扭身往洞府深处而去。

韩立轻吸了一口气,默默地紧跟而去。

南宫婉的这处洞府不算很大,那俏丽女子只带着韩立走了一小段走廊,再穿过几间不大的房间,就来到了所谓的大厅。

厅堂中布置的典雅、精致,角落中点燃着不知名的某种檀香,门口处则放着两个古色古香的矮小花架,上面各有两盘珍贵罕见的奇草,翠绿欲滴。

而在厅堂正中间,摆放着一个四方的小巧木桌,在两侧各有一把淡绿色的藤椅。其中一把椅子上,坐着一名乌发白衣的少女,正低首看着手中的一件东西,一柄银光闪闪的巨剑。

在一旁木桌上放着盖子已掀开一半的木匣,里面已空空如也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