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一十二章 化形入山

没有多久,袁坤顺利的采购齐了所有东西,带着两名手下离开了小城,就往玲珑山御器飞去。可三人才离开小城二三十里地,忽然前面空中银光一闪,一名艳丽娇媚的少妇出现在了那里,笑吟吟的望着三人,显得妖娆异常。

“我等是掩月宗弟子,前辈是……”袁坤虽然修为低下,但一见对方出现的诡异情景,立刻知道少妇非同小可,马上先将身后宗门搬出来,以防对方忽然对其不利起来。

但是少妇根本未听他说完此话,就“咯咯”的轻笑一声,接着一启朱唇,一团粉红色香雾从口中喷了出来。此雾看似徐缓,却瞬间到了三人面前,迎头将三人罩在了其中。

可怜以袁坤的粗浅修为,丝毫抵抗之力都没有,口鼻间质闻道一丝幽香之息后,就脑中一沉的人事不知过去。三人当即翻身栽倒,直往地面坠落下去。

少妇却丝毫没有迟疑,长袖一甩,一片白霞从袖口飞射而出,将三人席卷在内并立刻拉到了身边。明眸微转的低首看了三人一眼后,少妇笑嘻嘻的周身银光一起,带着三人飞射而走,片刻间消失了踪影。

白光飞遁了十余里后,就在一处荒野无人的树林中落了下来。林中正有一名青袍青年,双膝盘坐一颗大树下,神色无惊无喜地闭目养神。

白光蓦然出现在了其眼前,接着光华一敛,袁坤三人悄然无声的躺在了青年面前。少妇则轻盈的从天而降,往青年身侧肃然站立,并恭敬的说道:“主人,人已经带到了,他们也说自己是掩月宗的修士,应该没有找错人才是。”

“没有惊动其他人吧。”青年双睛一睁,淡然地问道。他自然就是经过日夜不休的大半月赶路,终于到了北凉国的韩立。

既然他打算偷偷去找南宫婉,当然不会明目张胆地前去拜山,省得另起一些不必要的波折。所以他必须了解一些玲珑山掩月宗内的具体情况,就在那小城中耽搁了一日,好寻找掩月宗的修士。

因为从低阶修士一步步走过来的韩立很清楚,那些修仙门派妇人低阶弟子,尚无法做到和高阶修士一样彻底脱离俗世,离宗门最近的城镇,自然就是这些低阶弟子最爱出没之处了。

以韩立的神识强大,城中无论有多少修士,全都无法逃脱他的寻觅。

原本韩立盯上的是另一名出来的掩月宗炼气期弟子,但是等到身穿管事服饰的袁坤一出现时,韩立自然改变了目标。地位高些的掩月宗弟子,自然知道的事情就更多一些了。

将一缕神识缠在其身上,并命银月等三人一出城,就劫持而来后,他就先来到这树林中静等起来。

“主人放心,以这三人的修为,奴婢几乎手到擒来,绝没有其他修士注意到的。”银月似乎知道韩立现在心情不好,也识趣的不敢和韩立随意地说笑,老实的回道。

“嗯!这次做得不错。你的妖狐之身精通幻术,就用此神通配合我的梦引术,让此人不知不觉地将一切都吐出来吧。”韩立在袁坤身上面无表情的瞅了一眼,冷冷的说道。

“遵命主人。”银月马上应声答道。

然后她一回身,檀口中再次喷出粉红色雾气,足足有数丈之广,将地上三人身影罩在了其中。

韩立站起身来,缓缓步入了雾气之中,不久后雾气中有青光隐隐闪动起来!

玲珑山虽然有“玲珑”之名,但第一次见到此山的人,都无法将此山和“玲珑”二字能联想到分毫。此山非但没有小巧玲珑之感,反而看那起来臃肿、怪异。

这玲珑山此虽然没有诸多的附属山峰,但就是这一座主山峰,占地就有数十里之广。并且下半截看上去平缓之极,几乎没有任何陡峭之处,如同一个庞大的高坡之地一般。

但从山腰起,此山却突然险峻起来,不但山势笔直凶恶,和下半部分相比显得不协调之极,而且灵气也徒然大增起来,结丹以上修士这才会在上面才安置洞府的。

不过,为了防止有外敌从空中入侵,在玲珑山的上半截,自然布置了不少厉害的法阵禁制,低阶弟子要向上山顶,除了老老实实的从几条固定的路径外,别无他法。

韩立现在就站在玲珑山山脚处的一条古朴青石街上,双手倒背地眺望着玲珑山的山顶处,目中闪过一丝柔和之色。

现在的他容颜大变,运用“换形诀”秘术,已经将身形容颜变得和那袁坤一模一样,自身的修为也同样收敛到了炼气期的水准。

他从袁坤三人身上得到想知道的情报后,当即将三人禁制住,扔进了一颗枯树洞中,就大摇大摆的往玲珑山而来。通过袁坤身上的管事令牌,和用梦引术得知的掩月宗情报,他轻而易举地就混进了掩月宗的山门之中。

现在他站立的地方,就是掩月宗自己在玲珑山边角处修建起的一处坊市,让宗内数千弟子自行交易、交换所需东西的场所。其中几处专门出手世俗界物品的商店,就是由这位袁大管事负责的。

韩立并没有急着直接奔山顶处而去,而是不慌不忙的带着袁坤采购来的货物,到了这几家商铺内将东西送了过去。然后才在那几名店主恭送的目光中,出了店铺,站在坊市中的街道上远远瞅了一眼山顶。

按照这位那三名弟子的记忆,南宫婉虽然因为即将嫁人的缘故,没有闭关苦修,但轻易也不见客的。就是宗内高阶弟子,想见这位南宫师祖一面,都是困难之事。

至于南宫婉如何答应做化意门魏离辰的双修伴侣之事,这三人地位不高,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这让韩立微微有些失望。

不过从这三人的记忆中可以看出,南宫婉作为掩月宗最年轻的元婴女修,再加上天姿国色,貌美之极,非常受低阶弟子的崇拜,甚至不少男弟子还暗自对这位女师祖偷偷爱慕不已。而袁坤竟也是其中的一位。

虽然他在宗内数十年间只见过南宫婉两三次,但就从此就痴迷之极。当听到南宫婉要嫁给他人为妇的时候,这位袁大管事还暗暗伤情了许久。

韩立得到对方这些记忆的时候,有些无语起来。

现在韩立送完东西后,又按照袁坤的记忆,若无其事的处理几件小事。好在这位袁管事在宗内人缘并不怎么好,未和他人有什么深交,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出来。

过了小半日后,韩立看看天色有些昏暗下来,暗觉得时间有些差不多了。就按照袁坤往常的习性,不慌不忙的上山而去。

袁坤的修为虽然只有炼气期,但好在有个宗内管事身份,倒也在玲珑山二层处,有个不起眼的小阁楼居住。当然洞府之事,想是也别想了。

韩立所扮的袁坤,丝毫麻烦没有的就进入了玲珑山二层。但一路上偶尔遇见的一些筑基期修士,对一见到韩立化形的袁大管事,个个脸带不屑之色,甚至有些修士根本面无表情的瞅都不瞅韩立一眼。

这让韩立在无人之处时,摸了摸下巴,苦笑了几声。看来这位袁管事除了寥寥几名手下外,混得真不怎么样啊。

当然进入二层后,韩立没去袁坤居住的小阁楼,而是直接低空御器,沿着山路向山顶飞去。至于其他地方的空中虽然看起来同样空荡荡的,但韩立心知这些地方都设下有厉害禁制,他自然不会故意触动它们。

结果,韩立在二层和三层的交界的路口处,被轮值的两名筑基期修士,毫不客气地拦了下来。

“袁坤!你到这里干什么。你应该知道,这里不应该是你来的地方。”其中一名白皙面容的修士,眉头一皱大声喝道。

“启禀两位师叔,师侄想……想见一下南宫师祖,不知师叔能否通禀一二。”韩立满脸踌躇之色,迟疑了半天后,才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说什么?袁坤,你是不是脑子不清楚了?竟然要见南宫师祖!没有白日做梦吧!”一听韩立此言,这两名修士倒吓了一跳,想都不想地厉声呵斥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