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一十章 南宫之讯

对这个当年自己一手引进黄枫谷的小丫头,韩立印象极深,但紧接而来的,自然就是小老头马师兄的样子,在心中一闪即过,苍凉之意顿生。

以小老头的年纪决没可能结成金丹了,这位黄枫谷中和他最谈得来之人,恐怕已化为一抔黄土了。

“小丫头!现在的萧师妹可不再是什么小丫头了,而早已嫁人为妇了,并且在数十年前进入了结丹期。”聂盈宜喜宜嗔的说道,唇角边泛起若隐若现的笑意。

“哦,她也进入了结丹期,这还真出乎我的意料。”韩立呆了呆后,轻笑了一声。

“我以前曾听萧师妹数次说起前辈当年引她进入宗门的经过。萧师妹对韩前辈可一直深感大恩,挂念得很。”聂盈温婉的说道。

“我当年引她入马师兄门下,也只是看其资质不错,一时兴起而已。如今已经物是人非,又有什么可见的。”韩立脸上笑容一收,平和的说道。

见如此相劝,韩立还一副根本不愿再回黄枫谷的样子,聂盈和雷万鹤对望了一眼后,也只能无言的苦笑了。

对于韩立为何不愿回去的原因,这二人也不笨,自然猜得七七八八。当年被遁入九国盟的核心弟子中,韩立既然没有在其中,这位昔日还只是小小筑基修士的“韩前辈”自然是被当成了诱饵那一路人,被放弃掉了。难怪对方对黄枫谷冷漠之极,没有一丝回去的意思。

正在二人有些无奈之际,韩立沉寂了一会儿后,忽然冲掩月宗的中年修士缓缓问道:“你们掩月宗是不是有一名叫南宫婉的女修!她如今怎样了。”韩立一下显得有些低沉。

“啊!前辈认识南宫师叔?南宫师叔如今正在宗内坐镇,一切都很安好。”这叫唐明骅的中年修士先是一怔,但随后恭敬地回道。

“师叔?她也进阶元婴了?”韩立一惊之后,话语中掩不住一丝欣喜。

“南宫师叔在百余年前就凝结元婴成功了,如今是本门长老之一。前辈是南宫师叔的旧识?”中年修士详细得殷勤非常的样子。对他来说,如果能借机交好一名元婴修士,自然以后有数不尽的好处。

“旧识!也算是吧。我当年曾经受过贵师叔大恩,一直想再见见她,可惜这般多年有事在身,一直没有机会。”韩立叹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一丝恍惚之色地喃喃说道。

“呵呵!南宫师叔虽然一向很少见客,但前辈真想见南宫师叔的话也容易。三个月后,南师叔就要和化意门魏长老,举行双修大典,正式和魏长老结成双修伴侣。这庆典原本只邀请盟内的高阶修士参加的,但韩前辈既然是南宫师叔的旧识,到时来敝门参加的话,敝宗一定……”

“双修大典?”韩立脑子嗡的一下,根本听不进去下面的任何话语,猛然一转身,声音陡寒地问道。

“不错,化意门这位魏离辰长老,堪堪三百年就结成了元婴,一身神通深不可测,算是天南不出世的修仙奇才了。本宗和化意门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促成此桩美事的。”韩立的阴寒表情,反将中年修士吓了一跳,心中各种奇怪的念头转了数遍,但在韩立冷冽的目光注视下,还是不由自主地一一吐出道。

雷万鹤等人见到此景,都面带古怪之色起来。这时就是笨蛋也看得出来,韩立似乎和掩月宗的南宫婉关系大不简单!否则,韩立怎会一听到此事,竟然有如此大的反应。

但接下来大出众人意料的是,韩立脸上寒色,再盯着中年修士一会儿后,就瞬间消失不见了,反而声音一缓地温和说道:“唐道友不用惊慌,韩某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听到往日爱慕之人突然要变成他妇,心里有些激动罢了。既然知道此事,在下自然要去参加好友的大喜之典了。”

听到韩立说得如此坦然,中年修士反而大松儿了一口气,口中连连说出欢迎的言语。

但韩立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雷万鹤等人也面上神色一松,毕竟现在越国六派几乎是一体的存在。自然不想另招惹什么事端出来。

接下来,韩立又随意的问了一些越国六派的相关事情,都不是什么要紧之事,这五人自然一一告之了。当听到,黄枫谷那位令狐老祖大限不久的言语后,韩立眉头一皱,但随后就若无其事地舒展开了,犹若未闻一样。

“对了,你们南宫师叔是否有一名叫南宫屏的堂妹,也应该是掩月宗的修士。”韩立似乎想起来什么,又随口地问道。

“南宫屏!晚辈没听说过啊!南宫师叔一直是孤身一人修炼的,没听谁说过还有什么堂妹,前辈是不是搞错了?”中年修士一愣之后,有些不解的问道。

韩立听了此言,蓦然呆住了,但深吸了一口气后,马上追问道:“这南宫屏女修,应该是贵宗的结丹修士才对!你会不会记漏掉了此女。”韩立的声音急促起来。

“本宗若真有此人,晚辈怎会不知道的。在下可以向前辈保证,本宗的确没有此女。”唐明骅苦笑了一声,差点要发誓的讲道。

“唐道友所说没错,掩月宗若真有这位结丹的女修,我等也会知道的,的确没有此人。不知前辈从何处得知此人的?”雷万鹤忍不住的插嘴相帮道,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没什么!也许是韩某弄错了。”韩立口中如此说道,但面上满是怪异的神情,其中还掺有一丝茫然之色。

以韩立心机,此时自然知道当日的南宫屏哪是什么南宫婉的堂妹,分明就是改换了容貌的南宫婉本人。怪不得当日并没有对他下狠手,并且临分手的神情、所说的话语如此的古怪。

下面的时间,韩立似乎彻底失去了再说话的兴趣,只是阴沉脸的默默驾驭着御风车向前飞遁。其他人也看出了这位“韩前辈”心情不大好,自然也没谁敢肆意的在车中大声交谈。

一时间,御风车中寂静无声。

过了小半日后,到了一处无人的小山头后,韩立将御风车停了下来。

“在下就和几位道友在此分手了。这里离丰原国边界只有一日的路程,已算是安全之地了。韩某另有要事,就不继续相送了。”韩立站在车上,平静地开始赶人了。

雷万鹤等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重新向韩立拜谢了救命之恩后,纷纷飞遁出了御风车。

韩立一句话也没有再说,当即方向一变,驭车破空而去,瞬间消失的踪影全无了。

“雷道友,这位韩前辈真的当年是你们黄枫谷的弟子,还曾经是道友的师侄?”另一位年纪较大的天阙堡修士,一见御风车消失不见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向雷万鹤再次确认道。

“怎么,雷某像是虚言相欺之人吗?”雷万鹤眉头一皱,没有好气的说道。

今日虽然被韩立所救,但当年的晚辈修为都超过了自己,并突然成了货真价实的前辈,还要小心陪着不是,任谁心情也不会有多好的。

“呵呵!雷兄不必动怒,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罢了。若道友所讲不假,这位韩前辈应该和聂道友年纪差不多大的才是。聂道友,不知你修炼了多少岁月,才有今天的境界?”这位天阙堡钱姓修士没有动怒,反而一转首向聂盈认真的问道。

“我修炼了二百多年,才有今天的结丹初期修为。”聂盈似乎明白对方想说些什么,脸色微变的回道。

“如此说来,这位韩前辈同样只有二百多岁就凝结成了元婴。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钱姓修士摸了摸下巴处的那几根寥寥无几的胡须,一脸正色的说道。

“难道钱兄的意思是……”巨剑门的石姓壮汉,不禁失声的说道。

“不错,此人很可能有机会冲击化神期的。上一次,我们天南出现化神期修士,还是数万年的事情。虽然其一进入了化神期,不久就从修仙界消失,但仅那短短存在的时间内,他就横扫天南全无敌手。整个天南无论正魔两道,还是中立宗门几乎都被其整合到了一起,根本没人能力抗化神期修士,即使对方只是化神初期的修为。”钱姓修士凝重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