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零九章 雷万鹤的震惊

“前辈!”韩立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胖老者正是曾经用丹方和他交换过灵药的那位“雷师伯”,如今竟然称呼他为前辈。虽然按照修仙界的规矩来看,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韩立心中还是不由得升起一些怪异之情。

至于那位叫聂盈的绝色女子,则是当年有过一面之缘,维护过雷灵根慕容兄弟的那位“聂师姐”。虽然韩立没有和此女有过什么交集,但耳闻目睹之下,也知道此女资质过人,秀慧内外,当年爱慕此女的男弟子可谓数不胜数。没想到这些年没见,此女也结成了金丹。

就在韩立一语不发、神色复杂的打量着雷万鹤和聂盈的时候,雷万鹤心中也暗暗疑惑。

眼前的这位“前辈”不但年轻的实在过分、驻颜有术,而且不知为何,他竟觉得对方这张看似普通的面孔,似乎有些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这让他心里愕然之余,也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聂盈一双美目望着韩立,明眸深处同样闪过惊疑之色,此女也发现了什么似的。

韩立自然不会就这么一直干耗着,展颜笑了笑后,他终于开口了:“看来当年一别,雷师伯是真的不记得在下了。不过,当年师伯所赠的丹方,可真帮了韩某不小的忙。”

“师伯?丹方!你……你是……”雷万鹤一听韩立称呼他师伯时,震惊的嘴巴张得老大,一时无法合拢。但后面听到丹方之事,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下惊骇地结巴起来。

其余几人听到这话,则同样惊得目瞪口呆,这位元婴期的前辈竟然突然称呼雷万鹤“师伯”,这实在让他们脑筋一下无法转过弯来了。

只有那位聂盈闻言后,吃惊的重新打量了韩立几眼后,花容大变的说道:“你是李师叔的弟子,韩立……韩师弟?”此女的娇呼声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之色。

“没想到聂道友还认得韩某。”韩立真有点意外的说道。

韩立不知道,在炼气期时因为低调和修为低下的缘故,真的没有几人知道和认识他,但从血色试炼中活着出来,并筑基成功被李化元收为弟子后,就有不少的有心人注意到了他。这位“聂师姐”就是其中的一位。

等到魔道六宗入侵越国,他击杀众多同阶魔道修士后,名声更是在低阶弟子中大振。虽然没有再见过面,但他给这位聂师姐留下的印象更是加深了三分。如今韩立容颜和当时见此女时一模一样,他只提个开头,自然被此女想起昔日那个名声不小的韩师弟,不禁惊疑地脱口说出。

“你真是当年的韩师侄!”雷万鹤干咽了下口水,目光有些发直的怔怔道。

虽然说修仙界中什么诡异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资质过人的修士,从弟子身份一下提升到和长辈平辈的事情并不少见,但一名原本筑基期的师侄晚辈,一下变成了元婴期的前辈级存在,即使雷万鹤这般也算见多识广之人,也一时无法反应过来。

“雷师伯,不必惊讶。不过,这里不是说话之地,我们还是在路上再详细谈谈吧。”韩立向四周看了看,神色平静地说道。

“师伯这称呼,雷某万万不敢当了。韩前辈既然已经进阶元婴期,那就是晚辈的前辈了,一切都由前辈吩咐即是。”雷万鹤脸上红白神色变了数遍后,终于苦笑一声后的说道,话语里仍保持着刚开始的恭敬,并不敢有怠慢之意。

无论韩立以前的身份如何,但现在既然修为神通都远超于他,他自然不敢再托大的接受韩立如此称呼了。

其他三名修士,这时也终于听明白了几分韩立和雷万鹤二人的关系,面面相觑之后,自然满脸的怪异之色。

韩立闻言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稍微默然了一下后,也就点点头的接受了。

“既然雷道友如此一说,韩某也不客气了。现在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你们遁速恐怕有些慢,还是让我捎带一程吧!”一说完此话,韩立单手往储物袋中一拍,手掌一翻转,一件小巧玲珑的东西出现在了手中。往一侧轻轻一抛后,白光一闪,一辆精致的四方东西出现在了眼前,正是韩立新得到的那辆御风车。

此刻这辆飞车,在法诀催动下,迅速涨大,变得足有十余丈大小。

“都到车中去吧!”韩立没有客气的吩咐道。雷万鹤等人自然没有其他意见,身形一闪地全进入了车中。

韩立抬足进入御风车后,脚下灵力马上往此车中微一灌输,飞车一阵轻颤后,顿时化为一道白虹,破空飞去,其速度之快远超乎普通的法宝飞遁速度,瞬间就此处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这御风车如此神速,其他人大喜。心知有此车的话,法士自然无法追上了,原本还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几位道友,丰原国应该全落入了法士的掌握了,你们几人为何会出现此处,还被一名高阶法士堵住了?要知道,若不是这里地处偏僻之地,即使我出手,恐怕也不是如此轻易能脱身的。”韩立一边驱车飞行,一边看似随意的问道。

五人听了这话,神色各异的互望了一眼,雷万鹤显然是他们几人中的为首之人,踌躇了一下后,才说道:“前辈有所不知,我们几人也是身不由己的。我等原本奉了盟里的命令,来此执行一件重要任务,结果在某一地方耽误了几天,一从那里出来后,才发现丰原国竟已经被慕兰人侵入了。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挑选偏僻的小路,往回飞遁,但在路上还是遭遇了一些低阶法士,不得不出手灭口。谁成想附近恰好就有那么一位元婴期的法士存在,刚灭杀掉最后一名低阶法士后,就被那老怪物发现,并追杀了过来。虽然知道不是其对手,但若是分头逃窜,我们被灭得只能更快,也只有拼命了。若非侥幸遇到了韩前辈,我们恐怕真的难逃一死。”

雷万鹤一面说着感激的话语,一面又打量这位以前的“韩师侄”几眼。说实话,即使事到如今,这一切还让他有些仿佛白日做梦的感觉。

韩立听了这话,却失去了追问的兴趣,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但过了一会儿后,又另问道:“雷道友,家师李化元还好吗?”

“韩前辈,李师弟早在百余年前就在和慕兰法士的争斗中,就陨落掉了。而其夫人因为未能结成金丹,也在不久大限来临时坐化掉了。”这些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雷万鹤老实的回道。

“我那些师兄弟,没有人结成金丹吗?”韩立闻言身子微颤,面上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又问道。

“没有,李师弟门下弟子,虽然有两三个资质不错、进阶到假丹境界的,但最终还是机缘不够,未能结成金丹。”雷万鹤有些叹息地说道。

韩立听完这话彻底默然了下来。“于坤”“宋蒙”“钟卫娘”等人的模样,在其脑中一闪即过,一些交集的往事,也点点滴滴的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半晌之后,他长吐了一口气。既然这些师兄弟未能结成金丹,那无须多问,此时他们多半也坐化掉了。想想当年在黄枫谷发生的事情,竟仿佛只是一场昔日旧梦,黄枫谷现在的低阶弟子,更是不知早换了几批了。

“韩前辈,不知你是否有意还回黄枫谷。”聂盈突然在这时,开口问道。

“回黄枫谷?没有这个兴趣了。我现在是天道盟落云宗的长老,在那里待得还不错,不打算回去了。”韩立眉梢轻轻一跳,但随即淡淡的说道。一听韩立此言,聂盈脸上闪过失望之色,而雷万鹤脸上阴晴不定,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其余三人则和韩立根本不熟,自然不敢随意地插口。

“不知前辈是否认识萧翠儿!”聂盈犹豫了一下后,又开口问道。

“萧翠儿!自然认得,你认识那小丫头?”韩立一怔,有点古怪的回道,脑中同时浮现一个古怪精灵的小丫头形象。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