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零七章 路逢旧人

剩下的玉盒也被韩立一一打开了,一只玉盒中,放着一个绿色小瓷瓶。另一只中,则放着一团拳头小、紫色的东西。

随意的将绿瓶打开,放在鼻下轻闻了一下,一股辛辣异常的气息扑鼻而来。韩立脸色一下大变,如见毒蝎般的急忙将瓶盖重新塞好,然后面带异样的又打量小瓶几眼,才谨慎的将它收进储物袋中。

最后,目光落在放着紫光的东西上,将其拿在手中五指轻轻一捏,柔软无比,光团中瞬间闪烁起缕缕的光丝,明亮耀目。

“咦!”韩立有点惊讶的轻咦一声,凝神将神识聚成一点,探查起此物来。

片刻后他恍然的单手一抖,手中光团瞬间化为一片紫雾,盘旋头顶,但被一道法诀打在其上后,现出了原形,重新跌落到了韩立手中。竟是一张层层叠叠,薄若轻绢的紫色丝网,上面的丝线纤细若无,晶莹发光,一看就知是件难得的异宝。

“这不是紫铖兜吗?这可是蛮荒时期名气不小的古宝。”白狐一看清楚紫色晶网,吃惊的脱口说道。

“你知道此物?大名鼎鼎,难道也是通天灵宝?”韩立目中喜色一闪,强按心中一丝兴奋的问道。

“这倒不是。紫铖兜虽然也是古宝中顶阶存在,但和通天灵宝一比,可是远远不及的。不过单论防御神通而言,的确妙用无穷。根据炼制威力大小,此宝一旦施展开来,足可以遮蔽百丈乃至千丈的范围,是一种少见的可大范围防御宝物。据说最顶尖的紫铖兜古宝,甚至可以一下罩住百里之内生灵不受伤害,就不知是真是假了!当然此宝用来困敌也犀利之极,可自行释放‘玉阳真火’,足以灭杀强劲之敌。”银月如说家珍一般地说道。

“银月,你对这紫铖兜好像知道得很清楚,难道你以前见到过?”韩立脸上失望之色闪过,但掂了掂手中的紫网,面带古怪地问道。

银月一听这话,却默然了下来,半晌之后才苦笑地说道:“主人如此一说,我才发现,在残存的记忆中,我在被炼化成器灵之前,好像就有这么一件紫云兜古宝,所以才知道得如此清楚。”

银月一边说着,一边目中也闪过沉思之色,似乎想起了什么,但随后摇摇头,又郁闷地放弃了。

“这件紫云兜既然如此厉害,可没听说过苍坤上人使用过此宝对敌,看来十有八九是从那坠魔谷中得到的宝物了。可惜的是,我们得到的这四只玉盒中竟然没有坠魔谷的信息。看来有关的东西,应该凑巧在南陇侯的两只玉盒中了,真有些可惜了。”韩立自嘲地说道,但眉宇间却没真露出多少沮丧之意。

他也很清楚,得到了坠魔谷秘密固然以后有机会进谷取宝,但是同样的,十有八九会成为众矢之的。只要消息走漏,不知会有多少老怪物大势力,一下找上门来。这其中的利弊,实在难说的很啊!

“主人,那只玉简里面没有嘛?”银月终于忍不住的多问了一句。

“那玉简中记载的是苍坤上人的功法神通,虽然其中的主修功法望月诀,我无法修炼,但几种秘术和一些修炼上的体会,倒可以借鉴一二,对我用处不小。”既然银月问道,韩立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淡然的告之了。

银月听了叹了一口气,有些无精打采起来。

而这时,韩立则将东西玉盒全都收起,并嘱咐银月一声,就闭上双目,盘膝入定起来。银月不客气紧挨着韩立卷缩其狐身,睁着乌黑发亮的眼珠,望着空无一人角落,发怔起来。

慕兰人的队伍一点点的前进,韩立和银月安然地待在车内,过了两天两夜。在这期间,队伍倒也遭遇了两拨法士的检查。但韩立被银月叫醒后,略一施法,这些低阶的法士,自然毫无所获地离开了。

这辆马车是专门盛放无足轻重之物的车辆,队伍中的慕兰族凡人,也一直没有谁进入车辆中看上任何一眼。

结果,一等到队伍出了慕兰草原,韩立就立刻携带着银月,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此队伍,从另一条路进了荒原,直奔天南而来。

依仗着神识的强大,韩立远在百里之外就能清楚的感应到法士的存在,所以很轻松地避过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顺利通过了荒原地段,进入了九国盟的丰原国。

丰原国是最靠近慕兰的三个国家之一,平常在边界处的几处灵山上都驻扎着众多的九国盟修士。

但韩立进入丰原国的数日内,一路上修士没有见到一个,倒是到处游荡巡查的法士气息,发现了不少。显然九国盟被慕兰法士全力偷袭之下,初战不利,已经暂时后退了。双方真正的大战,应该还没有开始才对!

韩立对此没有多想什么,专挑偏僻荒野之地闷头赶路。

一连安然无事的过了三四天,这一日他化为一道青虹,刚刚飞过一座无名小山时,忽然神色一怔的扭头向一侧望去,脸上现出一丝讶色,随后有些阴晴不定起来。在他刚才神识感应之下,在那一侧的不远处,灵气波动剧烈,并隐隐煞气冲天,分明有修为不弱的修仙者在哪里斗法拼斗。

在这里出现如此规模的争斗,自然十有八九是修士和法士之间的争斗了。

他再稍微仔细感应一下,其中一道法力波动强大无比,是元婴期的存在,其余四五人则都是结丹期水准,正合力对抗那元婴期修仙者的模样。

而这些结丹期的气息中,有一两股韩立觉得有些熟悉,好像似曾认识的样子。心中思量一下,他一时无法想起是谁,犹豫了一下,韩立还是压不住心中好奇,悄然飞遁而去。

以韩立的神行遁术,如此短的距离,自然转瞬间即至。结果前方灵光闪现,各色光华冲天而起,爆裂呼啸之声连绵不绝,仿佛正争斗得激烈异常。

五名服饰不一的男女修士,正围着一位法士联手拒敌。韩立一眼就看出,那五名结丹男女修士虽然竭尽全力,各自将本命法宝催动的出神入化,但仍被中间的那名黄袍光头法士,释放出的一圈圈黄雾给逼得节节后退。

这黄袍法士满脸横肉,有元婴初期的修为,虽然任何法宝没有放出,但单凭一套神妙的功法和高深的修为,就轻易大占了上风。而且要不是这人丝毫不愿拼命,并且对其中一名绝色女子,频频手下留情,一副想活捉的样子,恐怕这五人也无法坚持到现在的。

但韩立虽然觉得那绝色女子有点眼熟,但目光却落在了一位肥肉满身的胖老者身上。这老者周身盘旋着银白色雷弧,驱使的法宝也是一柄不停放射电光的巨剑,威力在这五名结丹修士中堪称第一。

“是他?这世间的事,还真是巧合啊!”看清楚了胖老者的相貌和功法后,韩立口中喃喃的自语道,脸上却露出难辨的复杂之色。

“你这丫头,别不知好歹。要不是本上师修炼的功法,缺少一位上佳的炉鼎,哪能留你性命到现在。再不束手归顺本上师,可就别怪本上师不懂得怜香惜玉了。”黄袍法士争斗了如此长时间,终于有些不耐了,冲着那名绝色女子面目一狞说道。

随后一张口,喷出了一面黄色的羽扇出来,上面灵光大放,隐隐画着什么东西,被光头法士一把抓到了手中。

一见此景,包括胖老者几人的五名结丹修士,全都面色大变,心知不好。他们何曾不知道,对方刚才一直未施出全力出来。但是他们可不敢就此返身而逃,否则一旦联手之势被破,他们被对方一一拿下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是没有活命的机会。

于是,五人暗暗叫苦之余,只能硬着头皮的再次提起全身的法力,加大攻击的威力。顿时五件法宝一时间声威大起,竟将那些黄雾击散了不少,勉强扳回了一些颓势。

但黄袍的光头法士见此,却勃然大怒,将手中羽扇往空中一祭,张口一团黄蒙蒙精气喷到了法宝上,接着口中念念有词!

羽扇在咒语声中一抖,冲着对面的几人轻轻的一扇,顿时间呼啸声大起,一股深黄色的狂风从羽扇中蜂拥而出,转眼间狂涨巨大化,数十丈之高的飓风,一下将五名结丹修士,全都卷入了其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