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零四章 万尺一线

就在韩立身形刚刚射出厅门的瞬间,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从身后传出,韩立一惊之下急忙回首扫了一眼。

只见身后的玉矶阁竟忽然爆裂了开来,接着一轮直径丈许金色骄阳,在废墟中中蓦然升起,而在骄阳中心隐隐有个人影晃动,看样子似乎正是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的南陇侯本人。

韩立看的心中一凛!那玉矶阁绝不是普通阁楼,否则他当时就洞穿阁壁飞遁而出了,但现在被南陇侯一击之下竟崩溃了。看来这些元婴老怪拼命后,哪一个都非同小可啊!

韩立想到这里,人已遁到了来时的大厅中间,望了望已经四下弥合的墙壁,毫不质疑的一抬手,手指一弹,一道数尺长青芒激射而出,正好击在了对面的石壁之上。

“噗嗤”一声,墙壁被洞穿了一个碗口粗的孔洞出来,但随即白光一闪,孔洞一下消失不见。

韩立见此眉头一皱,正想另行设法时,却忽然神色一变,立刻朝后的一下转身过来,动作之快,如同鬼魅一般。

只见他身后数丈远处,南陇侯悄然无声的站在那里,浑身金光夺目,但面色灰白,神气委顿之极。

韩立面无表情的往其后面望了望,只见阁楼处,一只巨大金碗倒扣着漂浮在半空中,下面金霞光罩在了那里,里面不时有黑光、白气闪动不停,还隐隐传来雷鸣爆裂之声。

看到这里,韩立面上一丝讶色闪过。

这南陇侯竟不知使用何种逆天神通,竟暂时将王天古和云姓老者等人困在了那里,自已脱困而出了。

“这外层禁制必须用开山旗才能尽快解开。韩道友,我只有一杆开山旗,所以需要些时间,就麻烦道友给我拖延一下。我那古宝威力虽大,可困不了他们多久的,转瞬间他们就可能脱困而出了。”南陇侯勉强笑了笑,单手一翻,手上多出一杆滴溜溜旋转不停的黄色小旗,然后开始念动咒语,仿佛认定了韩立绝对会依言出手的。

韩立目光闪烁几下后,就没有迟疑地单手往储物袋中一拍,一个碧绿色阵盘就出现在了手心,正是当初破除太妙神禁时所用的法器。

他一言不发,飞快地划出几道青色符文,张口一吹,这些符文轻飘飘地喷落到了阵盘之上,顿时阵盘青光大放。

“起!”韩立两手一掐诀,口中冷冷的吐道。除了南陇侯正面对的那面墙壁外,原本消失的蓝色晶壁再次浮现出来,一下将里面大厅的大门再次封死了。

“道友能驱使太妙神禁?”南陇侯见到此幕,口中的咒语声不由得一顿,有些惊喜地说道。

“我能发挥出来的禁制威力,尚不足原来的十分之一,同样困不住他们多长时间。南陇兄最好还是在他们破禁前,打开出路。”韩立面上却没有露出得意的神情,反而凝重的说道。

听闻此话,南陇侯这才发现,那晶些墙的确比起原先所见黯淡了许多,顿时他面上喜色一收,将小旗一下甩出,化为一道黄芒钻入墙壁中不见了踪影,然后口中咒语声再起。

而与此同时,一声霹雳般的巨响从里面传来,接着韩立布下的晶墙蓝光闪耀不定,爆裂的轰鸣声也从里面清晰地传来。看来王天古等人已经破除了南陇侯的古宝,开始狂攻起晶墙来。

韩立瞅了一眼已开始微微泛起白光的石壁,再看看那闪烁不定的蓝色晶墙,略一迟疑后,一甩手将一只灵兽袋祭了出去。顿时三色噬金虫狂涌而出,韩立两手一掐法诀,虫甲术瞬间施出,虫云围着韩立一阵疯狂飞舞后,三色虫甲就套在了身上。

南陇侯看到了韩立这番施法,脸上诧异表情一闪即过,但现在逃命要紧,他自然并没有多问什么。

片刻后,就在晶墙狂闪不定,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时,对面石壁上传出轰隆隆的晃动声,眼前的石壁终于在白光中分裂了开来,并露出一条石阶来。

南陇侯一见此景,周身金光一闪,瞬息间化为一道金虹从原地激射而出。韩立也在身后风雷翅电光一闪后,蓦然从原地消失。

下一刻,韩立就跑到了南陇侯前面,身形在通道中间浮现了出来,但马上一声清脆的破裂声从通道下面传来。

韩立脸色一变,风雷翅再次一动,人就在一瞬间后到了石阶的入口处,接着全力发动雷遁术,在一闪一现之间远远遁走。

就在韩立刚刚遁出数百丈距离时,一声刺耳尖鸣声从通道中发出,接着耀目金虹一闪即逝地飞遁而出。

此金虹在出口处略微一盘旋,就传出南陇侯怨毒冰冷的声音:“你们记住了,以后最好不要落在我手上,否则本侯定叫你们形神俱灭!”这番诅咒般的话语一说完,金虹光芒大放,接着开始模糊不清,等通道内也飞射出一道银色遁光时,金虹突然化为一缕纤细异常的精丝,几下闪动后,就瞬间激射向了远处,其速度之快,几乎在一呼吸间,就从附近消失得无影无踪,踪迹全无。

这时韩立在天际边上,也忽闪忽现的化为一个小黑点。

“这二人施展的是什么遁术,怎么这么快!”紧接着银光遁出后,一道黑芒随之飞射而出,光芒一敛后现出一个人影,郑重地问道,正是王天古。

“南陇侯施展的是当年苍坤上人的独创秘术万尺一线,是以大耗元气甚至精血为代价,瞬间远至的遁术,并可将遁光化为丝线般纤细,气息完全收敛,让人无从追踪,他本人其实并没有走远,只是光凭神识无法感应到罢了。至于那姓韩小子遁术,似乎来自那对驱使雷电的诡异翅膀,应该是传闻中极似瞬移的雷遁吧!”银光消失后,从里面露出了云姓老者的身形来,他神色极其阴沉地说道。

这时老妇人和黑脸修士也从通道中飞遁而出,正好听见了云姓老者的言语。

“这二人的遁术如此诡异,岂不让他们逃之夭夭了!这可如何是好?”老妇人脸上隐隐露出不安之色,面色略白地问道。

“姓韩小子倒也罢了,但南陇侯若逃出生天,我们麻烦可就大了。王道友、云道友,你们可是说过,此行一定能将南陇侯除去的,我们才会答应连手之事!”黑脸汉子如今的表情,也好不到那里去。

“放心!你以为他刚一人力敌我等多人而不落下风,是其真正修为吗?他重伤之下还敢催动秘术强行提升法力,如今又施展了万尺一线这个同样大损元气的遁术,就算我等不去追他,他回去也会重伤不起。即使花个百余年回复元气,也无法再保持元婴中期的境界了。况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无法追踪他了。”云姓老者冷笑一声,阴阴的说道。

“哦!云兄的意思是……”黑脸汉子精神一振,不禁开口问道。

“我既然打算在这里灭掉他,自然早动过了手脚,只要他一口气无法跑出三百里之外,都可以找到他的。而以其现在的身体情况,绝无法支持万尺一线多久的,到时我们再追上去将其灭掉就是了。”云姓老者胸有成竹地说道。

“如此就好,老身总算放心了!这一次要不是王道友先赠送一片黑玉莲,并答应事后愿意共享坠魔谷的秘密给我等,老身绝不会冒此风险的。和一名元婴中期修士结仇,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不光黑脸汉子大松了一口气,老妇人也面孔一松,叹息道。

“这次为了坠魔谷,两位还真花费了不少心血!不过我们还真没想到的是,云道友原来不是散修,竟也是鬼灵门长老,真是大出乎我等意料啊!难道魔道六宗还有许多这等不在明面上的长老?”黑脸汉子说完这话,面上浮现出一些复杂表情。

“老夫早年虽然出身鬼灵门,但一向不大管事,所以连门内知道老夫真正身份的人都不太多,并没有纯心欺瞒谁的意思。说起来,这南陇道友身为穹坤上人的后人,并和老夫结交多年,原本并不想灭杀他的,但可惜后来才知道,他竟偷偷结交了正道天极门的几位长老,并也有意加入此门。老夫旁敲侧击过其几句,他丝毫改变的意思都没有,并还有意借助天极门势力进入坠魔谷取宝,如此一来,老夫决不能坐视正道势力大涨,也不得不出此辣手了。”云姓老者摇摇头,淡淡地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