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七百零一章 算计

这出手之人,竟是衣衫飘飘的王天古。

“云兄何必心急!在下只想确认一下,云道友是不是只要盒中之物,而放弃挑选其他东西的权利。”王天古不动声色的说道。

“盒中之物,云某自然要先看看再说,要是一点没用,老夫难道也要挑选吗?”云姓老者恢复了冷静,但盯着王天古不客气地说道。

“若王某没记错的话,我等答应两位道友的,是先挑选两件宝物,然后剩下的平分。可道友觉得挑完这三个玉盒,这里的东西还够我等平分吗?”王天古并没有露出什么惧色,反而一瞥玉床上孤零零的三个玉盒,平静的说道。

“道友有何打算,就不妨直说吧。难道想反悔不成?”南陇侯几步上前和老者并肩站到了一起,目光在鬼灵门三人身上一扫而过,神情显得有些阴森。

“王某可没有毁诺的意思。不过这二层可分宝物实在不多,而这玉盒无法用神识直接透视,就可知里面东西,十有八九是楼中最贵重的宝物了,说不定苍坤上人深不可测的功法和有关坠魔谷的秘密,就在其中呢。在此种情况下,两位道友还要先查看清盒中物品价值再决定取舍,不觉得有些过份吗?”王天古微微一笑,神色从容的说道。

“过份?我只知道几位道友当初可亲口答应了我二人优先挑选宝物的,至于东西不够,这和我等有什么关系!”云姓老者一扳面孔,冷冷地说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二层东西仍是任由道友优先挑选,不过,盒子就不必打开仔细鉴别了。道友若是不放心的话,大可以挑选其他东西。比如眼前的寒玉床,也是件难得一见的宝物,对修行阴寒属性功法修士来说,可是珍贵异常的。”老妇人出人意料的开口相帮。

一听此言,南陇侯神色更显阴沉,猛然上前一步,冲天而去的气势顿时放出,一下逼得王天古和老妇人脸色微变倒退了半步。

到了元婴期后,中期和初期修为地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的。

“还有谁觉得王道友所言有道理的,尽可站出来了。想必王兄敢如此出头,应该不只邰夫人一人支持的缘故吧!”南陇双目一眯射出刀剑般寒芒,扫了其他人一眼。说道。

“南陇道友不必动怒!王兄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道友总不能一口残汤都不给我等几人留下吧。”黑脸修士沉默一下后,竟也神色平静地忽然开口道。

而那尤姓修士眉头不经意的一皱,迟疑了一下后也悄然站立到了王天古身后,仿佛忘掉了和王天古之间的不快一样。顿时除了韩立之外,阁楼中的修士分成了两团,对峙了起来。

南陇侯和云姓老者见此,面色真的大变起来。

“看来你几人早已连成一气了,就不知你们什么时侯商量好的。这一路上,你们应该没机会才是。”南陇侯瞬间恢复镇定,问道。

“连成一气可谈不上!我和几位道友只不过在出发前,另行小聚了一下而已,好商量几种自保以及出现意外情形下的应对之策。而眼下这种情况,正好就是我等预料到的情形之一,这才不得不和南陇道友相争一二罢了。”王天古若无其事的慢悠悠说道。

南陇侯脸罩寒霜的默然了下来,随后目光落到了韩立身上。“韩道友,你也是如此想吗?”他口气凝重的问道。

如今他们两名元婴中期修士,对峙四名元婴初期和两名结丹后期修士,怎么看也是个力均势敌的样子,一直没有表态的韩立,自然就显得重要起来。

韩立听了这话没有马上说什么,只是微一偏头,淡然的瞅几眼王天古等人几眼,将他们的表情尽纳入了眼中。

只见王天古不但神色如常,反而对韩立平和的笑了笑,竟一丝担心之色都没有流露。而他身后的王蝉和燕如嫣露出茫然之色,他二人似乎并不知道王天古和他人联手之事。但随后,王蝉双目射出兴奋之色,而燕如嫣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邰妇人和尤姓修士几人则一丝惊慌之意都没有,但瞅向韩立的目光冷冰冰的,毫无感情。

韩立心中咯噔一下,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警惕心大起。他看似随意地走动了几步,让自己离两伙人都稍远一些,才轻笑一声的说道:“韩某哪有什么意见?无论王道友还有南陇兄讨论出什么结果来,在下都不会反对。”

听到韩立如此一说,南陇侯没有太过惊讶,韩立会采取中立的态度,一开始就表露无疑了,他刚才一问,只是再确认清楚罢了。

于是南陇侯神色缓和的冲韩立点点头,就将目光从韩立身上挪开,冷笑一声的望向王天古,就要说些什么的样子。

但就在这时,一旁的白衫老者忽然一步上前,冰寒的说道:“南陇兄,和他们再说这般多废话干吗?这几个人真以为联手起来,就可以让我等让步吗?简直痴心妄想!”一说完这话,老者一张口,白光闪动,就要从口中喷出法宝的样子。

“云兄且慢,我再和……啊,你!”南陇侯眉头一皱,想出言阻止云姓老者有些冒失的举动,毕竟真动起手来,他们并没有多大把握。但没想到的是,老者闻言却猛一回头,一只银轮从口中激射而出,快似闪电的击在了近在咫尺的南陇侯身上。

“砰”一声闷响传出。

在南陇侯难以置信的神情中,银轮一下切开了他的护体金光,直接击到了胸膛上。不但将他击退了数步去,其胸部也一下凹瘪了一大块。

南陇侯惊怒得一反应过来,马上大袖一甩,一口金色小剑从手心激射而出,狠狠扎向云姓老者。

但老者身形一晃,早到了对面的王天古等人身边,并抬手一招,收回了银轮挡下了金剑,然后冷冷望着南陇侯的前胸。只见破破烂烂衣襟里面,露出一块闪着青光的皮甲,虽然深陷进去,但却没有被切开的样子。

“青犀甲!你果然将此宝贴身穿戴了。”云姓老者目光闪动,面无表情的喃喃道。

“好,很好!没想到你也被他们收买了。”一片殷红浮现在南陇侯面颊,他单手抚着胸部,双目喷火的盯着老者一字字道。那口金色小剑,虽然光芒耀目的挡在其身前,但谁都看的出,此人受了极重的内伤。

“几位道友小心了,决不可以放这厮离开此地,否则以他的修为,我等麻烦可就大了。”云姓老者没理睬南陇侯,反而冲王天古等人淡淡地说道,犹如和南陇侯之间,一下成了陌生的路人一般。

“放心,我等如此多人在此,他又身负重伤,这次是插翅难飞了。”尤姓修士阴笑的说道,随后放出了一口白蒙蒙的飞刀法宝出来。

这时王天古却一扭头,冲着韩立热情的说道:“韩道友,如果你现在肯和我等联手对付这厮的话,他身上宝物也算你一份如何?”他说的诚恳之极,似乎一点也不计较和韩立和王蝉之间的往日恩怨。

“联手?”韩立也被刚才一幕,震惊的神色数变,此刻闻言长吐了一口气。但目光一转之下,却又落在了楼梯口处。

就在老者出手暗算了南陇侯的瞬间,老妇人无声无息的守在了那里,否则他早就遁射过去,先逃之夭夭了。而这玉阁的墙壁上全都白光闪动,明显被下了什么厉害禁制,是无法击穿而逃的。

王天古所说的联手话语,他根本不信,想必一解决了南陇侯,这位鬼灵门的长老绝不会在意再多灭一个他的。否则当初他们几人商议联手之事时,早就叫上他了。估计从一出发开始,他就是被定为是那南陇侯的陪葬品吧!

想到这里,韩立神色不变,开口想先应付两句再说时,那南陇侯却冷笑一声,先说道:“韩道友,你不会真相信如此肤浅的把戏吧。虽然我不知道,这位王道友用何手段竟拉拢住这般多人,连我这位结交了一百年多年的好友,都投入了他们一伙,但你我联手,还有一线生机,若是被各个击破,则形神俱灭无疑!”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