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九十九章 破禁与卷轴

韩立两手一掐法诀,十几杆面对晶墙的阵旗,漂浮移动了起来。片刻后,这些阵旗摆出了一个古怪的阵列,看似混杂,但又仿佛暗含玄机。

就在此时,韩立口中低沉晦涩的咒语声传出,接着手中十几道法诀打出,每一道都准确击到了这些阵旗之上。顿时这些阵旗一抖之下,五颜六色的光芒闪动,一道道光丝同时从阵旗上中激射而出,将众多阵旗联结成了一个古怪的法阵出来。

王天古、南陇侯等精通阵法的修士见到此幕,眉头一皱。他们既觉得这此法阵有些熟悉,但又从未真的见到过,不禁纷纷暗自揣摩起来,想从中看出些什么来。

但韩立似乎不愿让其他修士多研究这阵法排列的奥妙,一声低喝下,全身蓦然冒出刺目耀眼的白光。正凝神望着法阵的他人,一个不提防之下,全都被闪的闭上了双睛。

但这些老怪同时心里一惊,暗自警觉的灵力往目中注入,马上又睁开了双目。结果,不由得一个个面现惊讶之色,只见晶墙表面的阵旗法阵,不知何时竟一丝不乱的嵌入到了晶墙之内,仿佛原本就生在墙壁中一般。

这一下,南陇侯和白衫老者都露出了大喜之色,对韩立信心大增。

王天古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恢复了常色。至于其身后的王蝉,面具上的双目现出复杂吃惊之色,有些怔在了那里。燕如嫣却秀眉微皱,看了一眼晶墙中的法阵,眨了眨美目,玉容上现出一丝疑惑之色。

这时韩立几步走到了晶墙面前,双手按在了墙壁表面,十指放出淡青色的光华来。与此同时,晶墙中的法阵仿佛与此呼应似的,在中心处爆发出了五色霞光,此光越来越耀目,渐渐充斥着整个晶墙,绚丽异常。

就在在场众人看得入神之时,韩立却将手掌从晶墙上拿开,身形一晃后,到了另一面晶墙跟前。

同样凝望了半晌,又取出一套阵旗,布下了一个和原先阵列不同的法阵出来,同样身上白光闪过后,将这个法阵瞬间嵌入了晶墙之中。

因为这次有了提防,所以纵使强芒之下,南陇侯等人在灵力保护之下,双目仍将韩催使阵旗入晶壁的举动看的清清楚楚。对韩立如此轻易的破开晶壁,啧啧称奇。

一共四面墙壁韩立都用同样手段一一布置完毕,所花费的时间自然不短,足足耗费了半个时辰。

其他修士倒没有因此露出急躁之色,谁都知道破除如此神妙的上古禁制,花费时间长点毫不稀奇。当然这也是韩立从容不迫的举动,给了众人许多信心有关。否则,南陇侯和白衫老者还真的没有时间这般任由韩立浪费。

布置完这一切后,韩立就走到大厅中间的位置,单手一翻,亮出了一块碧绿色阵盘。随后毫不犹豫的向阵盘中打出几道复杂的法诀,阵盘和四面晶墙中霞光同时一张一缩的开始闪烁不定起来。节奏由一开始的杂乱无序,到所有霞光,都同时亮起,同时收缩,竟犹如一体一般。

韩立看也不看四周中的霞光,头微微一低,口中低沉地吐出一个“破”字。

随着此声出口,霞光一下高涨起来,并发出了发出了刺耳的嗡鸣声,此声音越来越大,犹如万鸟齐鸣。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霞光溃散了开来,整间大厅一下黯然无比起来。

南陇侯等人这才发现,四周的晶墙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普通的青石墙壁,而在其中一面石壁上,还镶嵌着一扇高约七八丈,宽有三四丈的石门。

“没想到韩道友对阵法之道有如此造诣,竟真破掉了此禁制。哈哈!很好!我和云道友自然说话算数,一会儿我二人挑选过一件后,道友可以优先挑选一件宝物。”南陇侯目露喜色,有些兴奋的说道。

白衫老者一见那石门,同样满脸笑容,目光也充满了火热之色。

“南陇兄,我们还是看看里面到底有何宝物吧!不会里面还有什么禁制吧!”尤姓修士些热切之余,还有些担心的说道。

“放心,不会有了。按照苍坤上人遗言所讲,此洞府一共就下了两层禁制而已。”南陇侯自信的说道。随后他也不再多说大步向前,长袖冲石门上轻轻一拂,大门轻易的朝内敞开了。

见此情形,众修士心中的最后一丝担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纷纷跟着南陇侯身后进入了门内。

“这是什么?”一看清楚石门后的情景,老妇人愕然地叫道。不只是他,韩立和其他人等也都面露讶然之色。

门后是比前面大上数倍的另一处大厅,但在大厅中间却多出一间小巧玲珑的阁楼出来。此阁楼通体用晶莹闪烁的白玉雕刻而成,十余丈高大,只有两层,但精致异常。而在阁楼数丈高的门上,还写着“玉矶阁”三个银色大字。

不过在大厅中建造阁楼,怎么看都实在怪异!在这“玉矶阁”前面,还有一张乌黑发黄的陈旧供桌,上面供奉着一副长约数尺的银白色卷轴,银光闪闪,看来不是凡物。

至于其他之处空荡荡的,任何东西都没有,也没有其他门户的样子。

“难道宝物就藏在阁楼中?”所有人心里都不由得如此想道。

南陇侯和白衫老者互望了一眼,结果南陇侯没有动,老者却面带谨慎的上前,走到了供桌前。

老妇人和王天古等人心中一动,但却没人阻拦。只是冷眼看着老者的举动。

云姓老者并没有直接伸手去拿卷轴,反而犹豫了一下后,一张口,喷出一片白霞出来。此霞光直接卷起卷轴飞到了半空中,然后一阵翻滚后,“唰”的一声,直接打了开来,露出一副背负长剑,仰天而望的儒生背影图。

“这是苍坤上人?”冷面修士望着绣像图,有点诧异的问道。

“也许吧。不过此图供奉在这里,应该有什么用意,但也不会是什么贵重之物。”王天古目光闪动的看了看玉阁,意有所指的说道。

“让老朽试上一试再说!”云姓老者却想了想后,缓缓说道。

接着他两手一掐诀,手指一弹,数道红色法诀,打在了图画之上。绣像表面银光大放了一会儿,但片刻后就恢复了原来模样,并没有什么异常出现。

“有点古怪!但也可能只是普通的绣像图!”云姓老者见到此幕,有点迟疑的说道。

“既然这样,姑且将此物暂且收起,等一会儿将其他宝物寻到时,再做归属吧!几位道友有没有意见?”南陇侯默然了一下,开口建议道。

“老身没有意见,就依道友所言就是!”老妇人瞅了一眼画轴,嘿嘿一笑的赞同道。其他人此时还未见到其余宝物,自然也是无所谓的意思。

结果云姓老者将卷轴收起,小心的收进了储物袋中。

“走!我等到阁楼看上一看!”南陇侯看着阁楼,闪过一丝热切神色的说道。

一行人绕过供桌,来到阁门紧闭的小楼前。这一次,南陇侯迫不及待一推阁门,“吱咛”一声门打开了。

未等韩立等人进去,耀眼的灵光就迎面射来,直晃得众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只见阁楼一层内,放着三个细长的乌木架子,上面全都摆满了东西,散发着夺目慑人的光华。

这一下,无论南陇侯二人还是王天古等修士,全都面上大喜。不过,他们个个老奸巨猾,倒也不会做出什么犯忌讳,招惹杀机的愚蠢举动来。

一干人等全都按捺住心中的火热,缓缓走进了阁楼,才纷纷打量这些木架上的宝物。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