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八十八章 荒地凶险

对于南陇侯二人的条件,王天古等修士没有什么异议。毕竟无论二人的修为,还是发起人身份,多得些宝物也正常的很。

为了怕夜长梦多,众人当即约定好,不等交易会结束,稍准备两日后,就立刻出发。所有人发下了不得外泄此事的心魔誓后,才先后离开了此处。

不过,韩立看南陇侯二人自信异常的模样,似乎也不怕他人的小动作。想来也是,地址和破禁方法都掌握在这二人手上,以他们的心机和神通,其他人的确很难起什么鬼心思。

而韩立会答应此行,有他自己的思量。

自从他到了元婴期后,因为没有合适丹药可以服用,那青元剑诀进展的可以用蜗牛爬来形容。韩立估计,若是在洞府内光是靠自己苦修,估计没有二三百年光景,别想修炼至元婴初期的顶峰。至于后面能否还进入到元婴中期,就要看机缘和造化如何了,资质反而不是最重要的。因为能走到这一步的元婴修士,哪一个不是天资过人之辈。

按照韩立原先打算,等这交易会一结束,就闭关苦修百余年,等所有功法都小成后,就会离开洞府,到各处游历寻找一些古修遗址和天材地宝。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寻到一丝契机,看能否提前进入下一境界。现在有机会得到大名鼎鼎的坠魔谷宝物,韩立又怎会放弃。说不定,这就是他的一次机缘呢!

而其他几人心思,恐怕也他差不了多少。

这些元婴老怪困在初期境界,不知多少年月了,更是不会放过任何可能突破的机会。而坠魔谷同归于尽的魔修,可不是普通的古修士,据说在当时的上古修士中也是顶尖存在,遗留的功法或者丹药自然非同小可了。光凭此一点,就由不得韩立他们不动心。

不过那位鬼灵门少主既然也会一同前往,路上若有机会灭掉对方,韩立自然会不客气的。只要不被那位鬼灵门的王天古当场抓住,对方还能真对他怎样不成?要知道魔道和他现在的天道盟,原本就是敌对关系的。

韩立一边心生杀意地思量着,一边在一条青石大街上,往自己的住处而去。

不过他不知道,在与他相隔数条街的一条小巷中,王天古不急不慢的在前走着,王婵和燕如嫣则默不做声紧跟其后。

“回去之后,将你和这人的恩怨,再详细说给我听听。看那人的样子,似乎对你恨意未去,以后你夫妇不要离开我左右太远,以防对方偷袭了。”王天古慢悠悠的吩咐道:“是,二伯。没想到当年一念之差,小侄竟给自己竖了一个大敌。此人在这般短时间,竟一连突破结丹和元婴瓶颈,实在太让小侄意外了!”王蝉恭敬的答道。但他一想到韩立已经是元婴修士的事情,就觉得心里发堵,颇为沮丧的样子。

“哼!你也不用过于气馁。以血灵大法的无上威力,你夫妇人联手,也不见得就真惧怕这小子。而血灵大法只要突破了第七层后,你和如嫣就可以双双凝结出元婴了,到时谁找谁的麻烦,还真不好说!不过,此次去慕兰草原,你二人还要多小心些,即使我真有事不得不离开你们,你夫妇二人也别落单了,联手之下,应该可以自保。”王天古冷笑道。

“多谢二伯指点!”王蝉听王天古如此一说,心中安心了不少,急忙称谢。

“嘿嘿!你们兄弟几人,我最看好你了,否则这次也不会单独就带你来参加交易会了。不过,那小子原本是黄枫谷修士,而令狐老鬼好像也亲自来参加这次的交易会了,这小子不会和那老鬼还有什么瓜葛吧?”王天古声音一低,喃喃的自语起来,似乎对令狐老祖非常忌惮的样子。

王蝉和燕如嫣听到此言,二人也惊疑的互望了一眼。

韩立回到了住处,睡了一宿后,第二天起来,花了一整日的时间,将自己还需购进的些材料匆匆忙忙地全部购置齐备,然后叮嘱了一番慕沛灵,准备拜托吕洛将此女一同捎带回去。

吕洛听闻韩立竟打算不等交易会结束,就要匆匆离去,自然大感愕然,不过他看韩立没有详细解说的意思,也就没有追问其因由,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这让韩立对这位吕师兄,大增了不少好感。

剩下一日,韩立则哪也没去,就在阁楼内打坐炼气了一整日。

到了约定的时间,韩立从容离开了阁楼,独自一人往阗天城南面千里之外的一处小山而去。到了那里时,南陇侯和白衫老者,未带丝毫门人的等在了那里。特别是南陇侯,连身上的紫袍玉冠都换了下来,一副淡黄的儒生打扮。

随后两三个时辰内,其余等人也一一到来,但最后的鬼灵门王天古三人,却是联襟一齐而来。

韩立见此,脸色动了一动。

在南陇侯的一句“出发”,一行九人悄然离开了阗天城,往南面的慕兰草原方向而去。

阗天城所在虞国,并非最靠近幕兰草原的国家,九国盟邻接慕兰草原的国家,也并非领土真正接壤,而是中间还隔了绵延近万里的黄土野地。这片地方草木稀少,长年黄土飞扬,狂风不止,自然就成了九国盟和法士斗法之地。如此多年下来,死在了片土地的修仙者已经数以万计。

不要说是正式接战之时,就是平常时期,这荒地也是危险异常的所在。因为出于诸多原因,有许多两边的修士、法士在这片土地上来回游荡。

有的是为了明目张胆的杀人夺宝,有的是为了在生死一线间,突破修炼瓶颈。无论什么原因,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敢到此地的修仙者,自然都是对自己修为颇有自信,远比普通的同阶修士,强上那么几分。这些人中又以筑基期修士居多,偶尔也会出现结丹间的争斗。

每当这些结丹级的存在出现后,那些低阶修仙者立刻就会躲得远远的,生怕殃及了池鱼。

至于元婴级别的老怪物,是不会轻易出现在这种小打小闹的地方,所以当南陇侯带着韩立等一行人走进了此片区域时,人人不以为意,全都将这片荒地视作无物一般!

万里的距离,对韩立等元婴期修士来说,也就是大半日功夫即可轻松穿过,所以几人也不慌不忙,只以普通的速度向前遁走。南陇侯和白衫老者在前带路,王天古等三人断后,韩立和其余几人在分散的在中间飞行。

一路上倒也发现了几名低阶修士,他们几人自然不会去理会,直接无声无息的从他们头顶飞遁而过。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他们几人刚在荒野之地上飞行了近半个时辰,前边带路的白衫老者身形一顿,竟停滞了下来。

“云兄,出了什么事情!”南陇侯不禁一呆的问道。他和白衫老者是轮流放开神识监视四周的,所以才有此一问。

“前边好像刮起了大风,有点不太对劲!”云姓老者,双目一眯,脸色凝重的说道。

“大风,什么意思?此地有点风不是正常之事?”南陇侯有点奇怪的说道,说完自己也将神识放出,向远处探去。他知道白衫老者不会无端如此说道的。

后面的韩立和老妇人几人,也听清楚了南陇侯两人所言内容,互望了一眼后,也作出了自己的举动。

虽然现在还未真正进入慕兰草原,但还是小心点的好。他们几人都是神识强大之人,别人说的再详细,自然不如亲自探测一下放心。结果等韩立等人才将神识向前方放出,几人的面上也纷纷露出了一丝惊疑不定的神色。

“这风不是有点不对劲,而是肯定有问题,绝不是自然刮起的大风!”老妇人将神识一收后,脸色阴沉地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