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八十七章 苍坤遗宝

“南陇兄,没说错吧,要去幕兰草原?”那冷面修士眉头一皱的问道,仿佛还不信自己听到的言语。

其他修士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坐在这里的元婴老怪,哪个不是经历过无数风浪才走到这一步的,因此心里虽然骇然,但还能保持着镇定,静看南陇侯如何回答。

“道友误会了,我说要去慕兰草原,可并不是要深入草原中,而是在百里处的边缘即可。”南陇侯不动声色的解释道。

“那也是非常冒险的事情。我听说幕兰人经过这些年的养精蓄锐,又有些蠢蠢欲动了。现在那草原边上才是真正的危险之地,恐怕和我们同阶的法士,也聚集了不少吧。而那些法士虽然法宝单一了些,但是修为和功法都不在我们修士之下,而他们精通的灵术,威力更是大得出奇,而非常擅长配合对敌。万一被发现了,我等即使能逃得性命,也很难全身而退。”冷面修士摇头说道,看来对此事真很忌惮的样子。

“法士的难缠,我怎会不知道吗?当年本侯和一名元婴期法士争斗过三天三夜,那人修为比我差了一筹,法宝威力也远逊于我。但一番争斗后,两人却谁也奈何不了谁。”南陇侯脸色一沉的说道。

“既然如此,道友还打算去慕兰草原,看来那地方真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否则,南陇兄不会冒此风险的。”王天古忽然微微一笑,往后一仰的慢条斯理说道。

“哈哈,还是王兄最了解本侯的心思。几位道友有没有听说过‘苍坤上人’的名头?”南陇侯话锋一转,说出了一个令众人有些耳熟的名讳来。

“苍坤上人!五千年前那位力压正魔两道的天南狂修?”原本一直没说话的一位老妇人,闻听此言动容了,浑浊的双目当即射出一缕精光出来。

“邰夫人所说不错,就是那位大闹过正魔两道的疯子。虽然没有谁正式承认过,但这位胆大包天的狂修,当年绝对是天南散修中的第一人,一身高深莫测的神通,横扫天南几乎难逢对手。即使当年的魔道合欢宗大长老,和正道盟的盟主这两名公认的正魔第一人,也不敢说能胜过这位半疯癫的狂修分毫。”南陇侯脸带一丝异色的沉声道。

“道友此时说起此人,难道这事和这位狂修有关吗?”王天古脸现古怪的问道。

“嘿嘿!王兄所言极是。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就是这位苍坤上人当年坐化前,精心布置的一处秘密洞府。”南陇侯凝重的说道。

“不可能!当年那疯子不是因为犯了众怒,被诸多修士围攻,被当场击毙了吗?”老妇人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根本不信的说道。

南陇侯闻言,轻轻一笑,正要解释时,那位元婴中期的白衫老者,突然开口了:“苍坤上人当年没有被击毙,而是被迫自爆了修炼的两个傀儡化身后,施展瞒天过海的手段,借机逃脱了出来。当年围攻的修士,并不知道此事,一直以为他们击毙的就是苍坤上人和其一条化身罢了。不过一经此战,这位苍坤上人也元气大伤,很难恢复自己的通天神通了。于是他静养了数年后,就从原来洞府消失,从此音信全无。直到我和南陇道友找到其最后坐化之地,才从遗留的信息中得知,这位上人当年失踪后,竟然打起了坠魔谷的主意,冒死闯进了此谷,而且还成为了从坠魔谷中生还的第一人。”

“从坠魔谷生还!这怎么可能?”老妇人有些尖利的叫道,满面激动之色。

其他之人,除了南陇侯外,包括韩立在内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大部分人,一边震惊此消息的惊人,一边判断真假的可能,一时间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就算此事是真的,这和慕兰草原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位苍坤上人真将他从坠魔谷中得到的宝物,全都另行埋在了那里的密洞内?”黝黑面容的修士,在沉吟了一会儿后,冷笑地问道,似乎颇不以为然的样子。

“炳道友此话虽然没有全对,但也猜中了七七八八了。据苍坤上人坐化之地所留的信息看,他似乎在坠魔谷中足足待了数年之久,但一出了坠魔谷不久,就自行坐化了。就不知是旧伤复发,还是在坠魔谷中另受了什么重伤,但他应该从坠魔谷带出了不少宝物才是。能让这位当年的第一散修都看中的宝物,肯定非同小可的,况且这位当年仅凭散修身份,就能如此力压群修,本身的秘功和法宝,也是了不得之物。这趟慕兰草原,几位真舍得不去吗?”南陇侯一捻长髯,脸色不变的说道。

“而我等这般多元婴修士同行,普通法士哪能挡得住我们。况且,就是真遇到了什么意外,大不了各自分头突围就是了。这点风险若是还不愿冒的话,我那就请不愿去的道友自便了,我二人自会再找他人同去的。”白衫老者也不动神色的补充道。

听了南陇侯和白衫老者二人的言语,王天古、老妇人等几名修士,面现踌躇之色。但这时,韩立却开口问道:“韩某有一点不解,两位既然知道了宝物所在地方,为何还要特意召集我等前来,还非要神识强大之人才可。难道此处不好寻觅,还是洞府开启和此有什么关系。”韩立平静的,说出了心里疑惑很久的话来。

“韩道友此言不问,其实本侯一会儿也打算说明的。我二人若能独自取到宝物,自然不会让他人同分的。但上次,我们悄悄潜进慕兰草原寻觅那洞府时,地方虽然隐秘的很,但还是按照苍坤上人的遗留信息,破费一番功夫的找到了。但麻烦的是,这洞府外面的竟设有一座神妙非常的上古法阵,我二人费尽了心机,也无法破禁而进。因为身处慕兰草原,我二人可不敢久待,只好记下了此法阵的特征,重新回返了天南,专门查寻各种法阵典籍,研究那座上古法阵。结果最终才发现,此法阵所放出的禁制,竟是上古早已失传的‘太妙神禁’。”南陇侯说到这里,面上显出一丝无奈之色。

“太妙神禁!这不是十大古禁中的禁制吗?怎会出现在那里?”王天古面色一变,有点吃惊起来。

其他人大都没听说过“太妙神禁”的称谓,但听了此话后,心中也一凛。十大古禁!一听这名讳,就知道绝不是什么好破除的东西。

而韩立目中闪过一丝讶色,但随后就隐匿不见,神色如常的。

“早就听说王兄是赫赫有名的阵法大家,如今看名不虚传,就连这般罕有人知的上古禁制也知道!”南陇侯也有点意外,和那白衫老者互望了一眼后,就脸上带笑的连连赞道。

“南陇兄过讲了,在下只听过名字而已,具体怎么破禁,在下可一窍不通的。”王天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客气的的谦让起来。

白衫老者见此,难得的笑了笑,口中接着说道:“我二人研究了数年才发现,想要破除此禁制,要么一点点的用蛮力消磨,来强行破禁制,要么找八位神识强大的修士,用神识化形神通同样可解此禁。强行破禁肯定不行,这上古禁制神妙异常,就是我二人日夜不停的狂攻此阵数月,也不一定肯定能打开,而在慕兰草原上,我二人又怎敢肆无忌惮的施展神通!但若用神识化形破解此禁制,只要诸位道友神识够强,一日内就可破掉大阵。”

听到这里,厅堂内的所有人才明白,南陇侯二人为何找他们几人来了。

也许其他的元婴中期修士,神识够强大,同样可以配合破除那禁制,但他二人明显不想让过于强大的修士加入他们,生怕出现反客为主的事情。毕竟他二人都是元婴中期修士,两人联手的话不能说稳胜韩立等几人,但也能维持一个巧妙平衡,他二人也算煞费苦心了。

不过面对坠魔谷中带出的宝物,包括韩立在内的厅内修士,自然一个个都动心不已。

去慕兰草原边上虽然有点风险,但就像白衫老者说的,相比这些宝物来说,这些风险就微不足道了。这样的机会,别的修士肯定求也求不到的,于是众人心里纷纷暗自计定。

而南陇侯问了几声,见没有人退出后,脸上也真正露出了笑意。

“不过有一点,要和几位先说清楚。若是一切顺利,真进入了洞府内,里面的宝物我二人要先一人挑一件才行,剩下的才可进行平分,几位道友没有意见吧?”南陇侯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