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八十六章 密会

“有劳君侯久候了!”韩立客气了两句,就被南陇侯让进了石屋内。

屋内情形让韩一怔,空荡荡的,哪有一人?但他神识一扫,也就发现了屋内的禁制波动。

与此同时,南陇侯也察觉了韩立的举动,微然一笑,说道:“本侯的这点小手段,自然无法瞒过道友,韩道友请跟我来!”南陇侯说着,随手掐了个法诀,一片金霞从袖中射出。

金霞过后,屋中某块不起眼的地面顿时白光闪动,幻象消失,蓦然出现了一个黝黑的石阶出来。

南陇侯二话不说的走了下去,韩立眉头微皱后,也就没再犹豫地跟了下去。

石阶很短,几乎前脚才迈进去后脚就出现在一间不大的地下大厅内,寥寥几颗月光石的柔和白光将此处照的忽暗忽明,并怎么清晰。正有七八名修士在里面,六名坐着,其中一男一女并肩站在一起,似乎是一起的。

这几人一见南陇侯和韩立进来了,同时将目光扫了过来。

“是你!”站着的男子,一见韩立容颜,不禁脸色大变的失声叫道,听起来,竟似认得韩立的样子。

韩立闻言一愣,目中精光一闪,目光落在了这名结丹后期男子容颜上,结果入目的是一张印象深刻的银色面具,韩立见此情形,先呆了一呆后,接着嘴角挂起一丝讥讽之色。

这男子竟是那位当年将他追杀的走投无路的鬼灵门少主,同样的银色面具,面具下同样一人,只是眼中少了当年的少年猖狂,而多出了两分沧桑和一丝惊怒之色。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昔日故人,真让韩某有些意外!”

“怎么可能?你……你凝结成了元婴?”这位鬼灵门少主嗓子和以前相比,有些沙哑,但话里的惊惧之意,任何人都能听的出来。

“怎么回事,你认识这位道友?”坐在王婵前面的一名黑袍人,突然冷冷问道。

“二伯,这人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名姓韩的黄枫谷修士,当年是他……”

“不用说了,韩道友已是元婴期修士,怎么还会和你一个晚辈一般见识。”这位黑衫罩体、面目儒雅的中年人,脸上闪过一丝讶色,但眉头一皱后,毫不迟疑的打断道。

随后此人对韩立温和一笑,又和颜悦色的说道:“在下鬼灵门王天古。当年之事,小侄不知天高地厚,多有得罪,但看在在下薄面上,希望道友不再计较此事。”听这人的口气,似乎对韩立之事了解一二的样子。

“当年我和王道友只是一点小事而已,事过境迁多年,韩某怎还会记恨,阁下过虑了!”韩立望了黑袍人一眼,嘴上轻笑道,仿佛真打算既往不咎的样子,但韩立心里却暗自冷笑一声,当年这位鬼灵门少主三番两次差点要了他的小命,甚至还逼得不得不冒险传送离开天南,此仇哪有这般轻易真放弃的。若不是眼前元婴修士众多,并且鬼灵门门主也在这里,他绝对马上取了对方的小命。但眼下只能先看看其他人都是些什么角色,是不是还有魔道之人?否则仇没有报到,反被对方联手灭掉了。

“哈哈,韩道友原来出身黄枫谷。我还以为道友原本就在落云宗呢。不过,道友能放弃前嫌,这就再好不过了,毕竟本侯将诸位请到这里,可不希望看到有什么不快之事发生。”南陇侯这时才适时的插口说道。

王天古闻言,微然一笑,以此人的心机深沉,自不会轻易相信韩立所言,于是,他看似随意的点头说道:“道友心胸如此宽广,王某钦佩。不过韩道友尽管放心,回去后我会严加惩处小侄的。倒是道友竟然短短近二百年的时间,就从筑基期修炼至了元婴期,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啊。想必再过数百年,道友就是修炼至元婴后期,也不是不可能之事,我等资质愚钝之人,可是远远不及啊!”

此话一出口,包括南陇侯在内的其他修士面上全都一变。

韩立暗叫不妙,心里将这位鬼灵门修士恨得牙根痒痒。明着是称赞自己。但这一句话一出口,可就将他推到了众矢之地了。

“道友今年还不到三百岁吗?”默然了一会儿后,坐在角落里的一位黝黑汉子,异样的问道。

“王门主说笑了。在下也是刚结婴不久,怎敢奢望元婴后期这等不知几百年之后的事情。”韩立轻描淡写的回道,目光一一扫视屋内之人。

他这才发现,除了王蝉外,旁边那位国色天香的貌美少妇也是结丹后期的修为,就和王蝉并排站在王天古身后。看此女从容不迫的样子,不像普通的女修。听说当年越国第一家族燕家,一潜出越国后就马上加入了鬼灵门,并将家族的那位天灵根之女燕如嫣嫁给了王婵,难道就是此女不成?韩立不由得想到。

至于其他六人,则全都是元婴期修士,甚至一名白衫的无须老者,还是和南陇侯一样的元婴中期修为。

韩立多瞅了此人一眼,结果和老者目光一对之下,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对方这一眼竟然冰寒刺骨,仿佛能冰彻心肺,让韩立心中大凛,但表面上却不慌不忙的略一偏头,看似随意的避开其目光。

老者见此,嘴角挂起一丝淡笑。

此刻,南陇侯已神色如常的招呼韩立坐下,韩立没有客气找了一个空椅,四平八稳的安然入座,然后似笑非笑的撇了目光闪烁不定的王蝉一眼。

这位鬼灵门少主,因为有王天古在这里,虽然心里惊骇异常,如今也回复了冷静,但是望向韩立的目光,自然暗含说不出的忌惮之意。当年和他一样修为的对头,竟一跃飞天的凝结成了元婴,这实在让他惊怒之余,自然嫉恨异常。倒是燕如嫣,多瞅了韩立两眼,目光清澈明亮,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韩立见此情景,冷笑一声,就不再注意二人。

南陇侯作为发起人,已神色一正的站在中间,沉声说道:“几位道友有的分属正道修士,有的来自魔道宗派,还有的是独来独往的散修之士,但有一点所有人都一样的,那就是几位的神识都异常的强大,这也是我会邀请几位道友共聚这里的缘由。其中一部分人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但大部分道友还并未通气过,所以本侯会重新将事情详细讲一遍,然后大家再决定是否参加此事。若是不愿的话,本侯绝不会勉强的。”

韩立听到这里,精神一振,知道正题来了。

“嘿嘿!其他人也就算了,鬼灵门的两个小辈也会在此处,这是什么意思。不要告诉本人,这两人的神识也能和我等相比。”坐在黑袍人对面的一名冷面修士,竟丝毫征兆没有的突然说道,说话的同时,用不善的目光盯着王天古,似乎和其有纠葛的样子。

韩立见此,心中一动。

“尤道友,你这次可看走了眼,他二人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却精通秘术,联手之下能将神识合二为一,短时间神识并不弱于我等。要知道,像我等这般神识强大的修士,可实在不好找。几位道友也是要么修炼过什么功法,要么天生神识过人,还有的是有宝物可以强化神识,否则本侯岂是做无用之事的人。”南陇侯却似乎早有预料,胸有成竹的说道。

“既然这样,刚才的话就算尤某没说!”冷面修士面无表情的说道。

其他几名修士更没有什么意见,望着南陇侯,准备静听其下面的言语。

“这次召集大家来的目的,其实是想让诸位随我跑一趟幕兰草原。”南陇侯缓缓扫了一遍诸人后,才缓缓的说道。

“幕兰草原?”南陇侯一出口,在座大部分修士都心里一惊。

韩立闻言,同样脸色大变。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