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七十六章 神识化形

“道友说的不错,但韩某也无意将侍妾想让,只有讨教一二了。”韩立从容说道,然后不再多说的神识往外一放,一股惊人气势冒出,同时什么东西一下向对面激射而去。

“来得好。”

南陇侯非但不惧,反而大喝一声,同样神识外放,两道几乎肉眼可见的无形之物,就在两人中间的空无一人之处,碰撞爆裂了开来。一道猛烈的罡风随即大起,向四下散去。

见此情形,南陇侯心中一惊,原本试探神识瞬间放大了数倍。顿时爆裂声接连不断,一层层罡风形成了白蒙蒙的气流,将二人凭空卷入了其中,两人身形一下模糊了起来,在高空中若有如无的化为了两道静止不动的黑影。

“神识化形!怎么可能?韩师弟神识竟强大如斯!”下面观战的吕洛见到空中的情形,不禁失声出来,一脸难以置信之色。

“神识化形?那公子能否胜过对方。”慕沛灵一听此言,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按常理说,神识化形正是元婴中期修士凭借神识强大才能掌握的神通,韩师弟现在就能施展了,难道他主修的功法,是偏向神识方面的修炼。一定是这样了,也只有这样才能说的通。”吕洛开始还是回答慕沛灵的疑问,但后面却喃喃自语起来。

“如此说来,公子也有一拼之力了吧!”慕沛灵顾不的这位吕师祖言语的颠三倒四,还是满含期望的问道。

“这个不好说,要知道即使同是元婴同阶修士,也有强弱之分。南陇侯早在三百年前就进入了元婴中期,虽然现在还停留这一境界,但毫无疑问,他应修炼至了中期的顶峰,离那后期境界也只不过一步之遥而已,师弟要想胜过这个老怪物,难啊!”吕洛神色不定的说道。

而慕沛灵听了这话,心里刚升起的一丝希望,立刻又变得冰凉起来。

就在这时,天上的爆裂声却越发密集起来,所形成的罡风在不停旋转之下,甚至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风圈,将二人彻底淹没在了其中。

这让吕洛不禁又轻咦了一声。

“咦!真不敢相信,韩师弟并没有落在下风。”他脸上满是非常古怪神色的说道。

慕沛灵闻言大喜,香唇一动之下想再问些什么,天上却突然一阵刺目白光闪动,接着一声晴空霹雳传来,原本朦胧胧的一下气圈爆裂了开来,狂暴的罡风一下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远在数十丈下的慕沛灵等人,一见这气势汹汹而来的白色狂风,脸上均都大变起来。

“不好!”

吕洛一声低吼,身形一闪的,挡在了慕沛灵身前,同时双手一划,一道蓝色护罩浮现在了身前,将二人同时罩入了其中。

就这片刻功夫,迅猛的罡风已经冲到了护罩上面,结果“嘎吱”的怪声不断传来,前面的凝厚罩壁才一接触,就竟仿佛被重锤狂击了一般,一下在罡风掠过的瞬间,深凹下去了数寸。

好在这些罡风只是分散而过,大部分都从护罩两侧一滑而过,凹进的罩壁片刻恢复了常态。这时,吕洛脸上蓝光一闪。

对面不远处的南陇侯那群金戈甲士,在面对罡风吹过时,却训练有素的同时高举金戈,顿时大片金光浮现在他们头顶之上,仿佛一面巨大金遁,将他们连中间兽车一齐护在其中。

但就是这样,白色狂风吹过之时,金光只支撑了片刻,就碎裂了开来,被那残余地罡风一卷而过,这些武士女修纷纷双手抱头的痛苦惨叫,并渐渐七窍流血,面现恐怖之色。

只有坐在兽车上的两名宫装女修,因为有兽车禁制的保护,倒也安然无恙,但二人也是花容失色,满脸惊慌失措的表情。

看到这一幕,慕沛灵倒吸了一口凉气,望向天空中重新显出身形的韩立,不禁怔怔的出神起来。

此刻,空中传来南陇侯的一声冷哼,一团金光从天而降,但在半途中爆裂开来,化为无数金芒将自己手下都罩在了其中。

金芒所过之处,原本抱首之人立刻停止了口中惨叫,并一个个重新站稳了身形。他们虽然还个个面带惊惶,但总算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

做出救治举动的南陇侯,望向对面神色如常的韩立,脸上满是惊疑之色,仿佛犹不相信对方凭神识真和自己不相上下。

要知道,刚才他虽然未放出所有神识,但也动用了十之七八了,而看对方如此轻松接下的样子,自然同样也有余力,甚至神识在他之上,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在南陇侯轻视之心尽去,心中迟疑不定时,对面的韩立,却忽然冲他展颜一笑。

“比试到此为止吧?再继续下去的话,韩某恐怕真要支持不住了。”韩立轻描淡写的说道。

“哈哈!韩道友太过谦了。功法不说,但神识上道友绝不在本侯之下,这次比试就此作罢也好,否则就真伤了和气。”南陇侯只略一思量,就借此台阶,同样神色一缓的说道。

韩立见此,微笑不语,但心里却叹息一声,看来在修仙界,即使元婴期修士也一样以实力说话的。最起码对面这位南陇侯,虽然不信真动起手来,韩立在修为和神通上也能和他并驾齐驱,但刚才的争斗,足以让他对韩立生有几分忌惮之心,不敢过于轻慢和对待了。况且,对方神识强大正好符合他的条件,他还有求对方呢。

“既然韩道友在神识上并不比本君侯差多少,那有关比试的真正缘由,在下自然会说给道友听。就像道友猜测的,若不是本侯另有目的,的确不会硬拉道友比试神识的,不过此缘由事关重大,在这里可不方便明说。这玉简中有一副地图,交易会开始的第四日,道友可到地图上标明的地方聚会一下,本侯会介绍其他几位道友给韩道友认识的,还会有一件天大好事跟道友共享。”南陇侯冲韩立诡异的一笑,嘴唇微张之间,一小段密语清晰的传到了韩立耳中。

然后他单手往储物袋中一模,一只小巧玉简出现在了手中,扬手一射,玉简化为一道白光飞射过去,丝毫没有避讳下面的吕洛等人。

韩立闻言一愣,立刻抬手一招,将玉简吸到手中,然后眨眨眼睛的打量了南陇侯几眼,就将玉简放进了储物袋中,丝毫没有现在就看的意思。

南陇侯看到此幕,不怒反喜的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周身光芒一起,转眼化为一团巨大光球,直往下坠去。

兽车中金光重新亮起,所有持戈甲士簇拥着此车向阗天城方向飞快遁去,鼓乐声也从车中重新响起。

对不远处的吕洛,这位南陇侯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这么直接走掉了,也许别的元婴期修士,肯定心中不忿,大为不满,但是深知对方怪异脾性的落云宗吕长老,却只是苦笑一下而已。

韩立也在这时,轻飘飘的降落了下来。

“公子,你没事吧?”一见韩立回到原处,重新心神大定的慕沛灵,秀脸酡红问候道,一双明眸秋水的美目也盯着韩立不放。

刚才她这位“公子”力敌南陇侯虽然仅仅片刻功夫,但刚才大展神威的身姿,还是让其心中有了一丝波澜,觉得待在韩立身边,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还隐隐有了一种温馨可靠的感觉。

“没事,只是神识耗费了一点。”韩立表面上平淡的说道,对此女对自己的忽然变得关切起来,心中却动了一动。

“师弟,你瞒的好苦啊,白让师兄如此担心了。”一旁的吕洛啧啧的盯着韩立好一会儿,才满脸欣喜之色的说道,最后那一丝若有若无的隔阂,此刻也荡然无存。

“师弟可从来没有瞒过两位师兄什么,只不过两位师兄从未问过而已。我们现在也走吧,刚才的神识罡风的动静,恐怕会引来不少的修士。”韩立神色温和的说道。

“不错,要真被其他修士注意到,的确有些麻烦。我们快些赶到阗天城吧!”这一次,吕洛毫不犹豫的赞同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