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七十五章 强行交易

韩立闻言,脸上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旁边的吕师兄一定会替其说些什么的。

果然吕姓中年人未等金光中的南陇侯再说什么,就抢先开口介绍起韩立来。

“君侯,这位是新加入我们落云宗的韩立师弟,才刚结婴不久,旁边的幕姑娘是其侍妾。韩师弟,君侯和为兄的家师是旧交了,你也来认识一下吧。”

“见过南陇侯!”韩立衣衫飘飘,双手一抱拳,显得从容不迫。

“韩立?这个名字听起来陌生的很,看来韩道友的确是新进进阶的元婴修士了。就不知道神通如何,让本侯试试如何?”南陇侯竟在兽车中漫不经心的如此说道。

“啊?韩师弟才凝结元婴数年,怎可能是南陇道友的对手。道友可已是元婴中期的修士。”吕洛原本含笑的面容微变,同时心里暗暗叫苦不迭。这老怪物虽然性情怪癖,但怎会忽然想到试试韩师弟的神通,看样子也不是以前认识的样子!

“放心,本侯还不会依仗修为以大欺小的,只是用神识比拼一下。刚才韩道友的神识不弱,可不像一名刚结婴的修士,我也是见猎心喜而已。”

随着南陇侯的此话出口,兽车上的金光一闪之后,黯淡了下来,在巨大兽车中间显出了三个坐在一起的人影。

一男两女!男的紫蟒锦袍,头带碧玉高冠,长髯齐胸,身处两女中间;女的雪白宫装,貌美如花,半依在男子怀内。

那长髯男子自然就是南陇侯了,其身旁的两女,十有八九是侍妾之流,虽然修为只有筑基期左右,但都婀娜妙曼,风情万种。

“君侯说笑了,韩师弟虽然神识较强大一些,但神识比试危险异常,怎可轻易比试。”吕洛真有些急了,再也顾不得心中的忌惮,张口直接回绝了对方的建议。

“嘿嘿!吕道友你心急什么,说不定韩道友自己愿意一试呢。”南陇侯嘿嘿冷笑一声,不慌不忙说道,一双细目望着韩立,里面寒光微闪。

“况且,若是韩道友真拒绝在下的好意,我若没记错的话,这里已经身处阗天城千里之内了,似乎可以适用强行交易的规定了。”

“强行交易?君侯这话是什么意思?”吕洛脸色微变,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兆。

“没什么。我看这位幕姑娘和韩道友如此亲热的样子,应该是韩道友心爱之人吧?正好,我这边也有两位爱妾,不过我对她们有些厌烦了,就用她们换取韩道友这位侍妾如何。我这两个爱妾,姿色修为都不下于这位慕姑娘,明显适用强行交易的条件。韩道友若是不愿交易的话,那就要和在下比拼下神识大小,若是胜了不但可以保住自己的侍妾,在下的爱妾也归道友所有了。”南陇侯目光往那慕沛灵身上冷冷一扫后,面无表情的说道。

其怀内的两名侍妾,脸色微变,但随即就恢复了常色。

吕洛闻言,则满面惊怒之色,竟一时无言回对。韩立身侧的慕沛灵,则花容瞬间无血起来。

“强行交易!吕师兄,能否详细说来听听?”韩立这时眉头微皱,随即淡淡问道。对他来说,这位南陇侯也只是位元婴中期修士,以韩立如今的神通,倒也没有很大的惧意。

“其实没什么,强行交易只是主办方势力专门针对元婴期修士设定的一条规定。”

“师弟你应该知道,凡是修为到了元婴境界的修士,任何势力都不愿轻易得罪,负责主办交易会的势力也不例外。但是如此大的交易会,在交易中肯定会有一些争执或者冲突发生,若是元婴以下修士,主办的势力可以强行镇压下去,但是元婴期修士之间发生冲突的时候,主办方也不愿轻易沾染其中的麻烦,于是才有了几种特殊的规定,让元婴修士间自行解决争执。强行交易就是其中最少用到的一条。”

“具体是,在交易期前后,主办地千里之内的地方,元婴期修士之间,凡是一方用明显高出对方东西价值的东西交换自己所需东西时,对方若拒绝的话,就可以使用此规定了,双方可以各凭修为神通来解决争端。不过,此规定适用非常苛刻,而且强行交易发起方即使获胜,也只是进行交易罢了,占不到什么便宜的,但败的话,拿来交易的东西则无偿归被挑战方。而且这种挑战,双方可以重伤对方,但不得伤及性命,否则,主办方会尽起高手追杀凶手的。不过元婴期修士在一对一中杀掉对方,原本就困难之极,而除非对方手里真有自己必须得到的物品,而对方修为又明显低于自己时,否则无人做这种没有好处,反而招惹仇家的蠢事。”吕洛给韩立一一解释道,但神色着实不太好看。

侍妾对元婴期修士来说,的确存在交易之说的,在一些魔道邪派修士中,甚至颇为流行。因此无论怎么看,对方发起的条件全都满足了,就算招来了九国盟的执法修士,也无济于事。

不过,好在韩立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未等到交易会开始,就平白受了重伤,这也实在是无奈之事。

至于慕沛灵在他眼内,则根本不算一回事。即使真被对方换去了,韩立也同样会得到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不算吃什么亏。

韩立和慕沛灵同时听清楚了吕洛之言,韩立神色不乱,但慕沛灵心中满是懊悔之色,早知道交易会上竟有这种规定,她说什么也不愿求韩立到此了。

她虽然不太了解这位南陇侯,但只见对方的做派和对付侍妾的态度,就可知像在韩立身边时仍保持处子之身,决不可能,甚至还可能被其像货物一样,随便拿来赠人交换。

一想到此种情形可能出现,慕沛灵贝齿紧咬,苍白面容上隐有一丝殷红闪过。

对于她这位“公子”战胜对方,此女实在无法抱有太大希望的。

“怎么?韩道友是打算答应和我交易,还是我二人神识比试后,再交易啊。”南陇侯坐在兽车中一动不动,步步紧逼的问道。

一时间附近寂静无声,不但吕洛和慕沛灵有些紧张的望着韩立,南陇侯身边的两位侍妾,也用好奇目光望着眼前这位年轻的不像话的元婴修士。

韩立摸了摸下巴,忽然笑了起来。

“神识比试倒也没什么,韩某才凝结元婴不久,正想试试神识和其他元婴修士相比差了多少。不过,若是在下侥幸赢了话,我也不要君侯的身边的爱妾,只想知道南陇道友一定要神识比试的真正理由。道友可不要说,是看在下不顺眼,或者真是看中了在下的侍妾!”韩立镇定的说道,竟似一丝担心之色都没有。

听了这话,让南陇侯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神色,其他人则莫名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本侯答应了。”南陇侯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回道,威严的脸庞上竟充满了凝重之色。

“公子……”慕沛灵见韩立真答应了挑战,不禁叫出了声,娇容上满是复杂之色。

“没关系的,只是较技而已。”韩立一摆手,说道。

“师弟要多加小心啊。若是不行,就马上认输,师兄我会立刻出手阻止的。”吕洛则叹了口气的叮嘱道。

韩立点点头,就不再言语了。

这时对面兽车中的南陇侯,已经推开怀中的侍妾,袖袍一甩后,人就凭空浮向了高空。韩立身上青光闪动后,同样化为一道青虹,向上飞去。

虽然说按照强行交易规定,最好有九国盟执法修士在场,但现在双方都默契的不提此事,自然也就算了。

“虽然我不知道,道友为何一定要试探我的神识大小,但是显然君侯的用意非浅,在下对此事,真的有点好奇了。”等二人飞离了五六十丈,停了下来后,韩立漂浮在南陇侯对面,平静的问道。

“韩道友真是个聪明人,不过想知道原因,只有神识只比我强或者差不多才行。要不是刚才神识扫过我时,让我觉得你神识不弱,本侯还真不会自降身份的找你比试。不过,我看韩道友希望不大,元婴初期和中期的神识强弱,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南陇侯嘴角露出一丝冷冷的笑容,不客气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