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七十四章 南陇侯

他们自然是从溪国长途赶来的韩立和吕长老二人,至于那名貌美女修则是韩立侍妾身份的慕沛灵。

那银发程长老因为要坐镇落云宗内,以防有宵小之辈趁虚捣乱,就没有跟来。按照此老的说话,这样的盛会他都参加过了七八次了,也没有什么迫切需要的东西,自然要将机会让与较年轻的两位师弟。

如此一来,韩立和吕长老就出现在了此处。

慕沛灵此女则遇到了修炼上的瓶颈,恰好闭关出来,再见韩立时,一听说这天南第一交易盛会就要召开,她也不禁心动的试着提出一齐去开开眼界。毕竟若无法结丹成功,此次盛会说不定是她唯一可能参加的一次。

韩立并非刻薄之人,又觉得此次是去交易会不会什么危险,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毕竟路途不近,有一名美女相陪,也是一件赏心悦目之事。

当然此次前去交易会,云梦山三派同样也有些修士或结伴同行,或单独上路,韩立等人自然不会愿意和这些小辈一齐同行,也就早一步出发,先往虞国而来。

挑选的路线尽量避开正魔两道的国家,也就一路无事的进入了九国盟范围,并最终来到了阗天城附近。

此刻韩立正漫不经心的打量附近景色,偶尔远处也有修士经过,但神识遥遥一扫过吕姓中年人和韩立时,顿时一个个脸色大变的,不敢停留片刻,马上飞也似的飞遁离开,生怕招惹到什么似的!

韩立和吕长老可没有掩饰自己的修为,普通修士一下见到两名元婴期修士在一齐,任谁也会心惊胆颤,马上绕路而行。

一开始时,慕沛灵此女还有些不太习惯,后来见多了此事,倒也习以为常了。

这时那位吕长老一边向前赶路,一边和一旁的韩立和颜悦色地说着什么事情。

“这交易会改在阗天城举行,还只是近百年的事情。以前一直都是正魔两道把持交易会的召开,分别在天罗国和风都国轮流举行的。毕竟当时们天道盟尚未成立,九国盟又被幕兰法士压的喘不过气来,这种获利惊人的盛会,也只能由这两大势力掌握了。但是正魔两道一开始扩张后,其他势力之人的修士,自然不会再放心继续让正魔的国家举办交易会了。所以从上一次开始,交易会举办权就毫无争议的落到了中立的九国盟上。这也算正魔势力大涨后,吃的一个哑巴亏吧!”

“吕师兄如此一说,还真是便宜了九国盟。不过,我对阗天城的传闻倒真是有点兴趣。整个天南的修士之城,也就是这一座而已,听说当年的法士联军,曾经一度打到虞国境内,就在阗天城下才被新结盟的九国修士,利用那上元灭光阵大败而归的。听说那一战,光是元婴期修士,就阵亡了数位之多,不可谓不惨烈啊。”韩立脸上露出感兴趣之色,说道。

“哈哈!韩师弟放心,这阗天城绝对不会让师弟失望的。不过我倒是一直觉得,师弟这次闭关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但又不像是修为精进的样子。看来师弟一定修炼什么秘功大成,否则不会给我这样怪异的感觉。”吕姓中年人一笑后。忽然话题一转,有些试探的问道。

“我的确新修炼了一门功法,不过说到大成还远得很呢。倒是在下曾听其他弟子说过,吕师兄的千浪诀可是赫赫有名的顶阶功法,小弟一直都想一睹为快的。”韩立微然一笑,轻易的将话头一带,反将话语引到了对方身上。

“师弟不要听门内那些弟子胡说,我这千浪诀只能说是较普通的水属性功法,虽然对付结丹修士轻松之极,但一对上同阶修士,却败多胜少了。好在这功法还有两种保命的神通,倒也不至于败后丢掉了小命。”这位吕长老摇摇头,苦笑的说道。

听对方此言,韩立心里倒也相信一些。他记得上次,此位和那位银发程长老,一齐被正魔联手困住了一回,结果这位吕长老毫发未损地逃回了云梦山,反而修为略高的银发老者深受重伤后,才得以摆脱对手。可见对方的保命手段,的确不同凡响的样子。

韩立心中一动,正想多说些什么时,忽然脸色一怔,有些惊讶的转首向一侧望去。

“公子,出了什么事了!”紧挨在韩立身边的慕沛灵,好奇的问道。此刻她已是韩立的侍妾,自然不会再露出冰冷的样子,结果娇容绽放之下,妩媚诱人,眸波流动。

“有队修士正在向我二人飞过来,其中有一名元婴期修士,看情形似乎也发现了我们的样子。”韩立眉头一皱,但马上从容说道。

“咦!还真是的。想不到师弟神识如此强大,竟比为兄还早感应到一点!不过师弟也真是小心慎密,竟然在这阗天城附近也将神识时刻放开着!”吕姓中年人顺着韩立望去地方向看了一眼,脸上也露出了讶色,不禁对韩立更高看了一眼。

韩立闻言,笑而不语。

其实以他神识的强大,哪用刻意放开,只是自动感应到的罢了。不过远处那名元婴修士,也能相隔如此之远向他们飞来,看来也是神识不弱之人。

韩立和吕姓中年人同样好奇对方到底是何人过来,三人不觉放慢了遁光。

片刻后,一片悠扬的鼓乐声悠悠传来,远处天边金光闪动,一队身穿金盔金甲、犹如天兵天将的持戈武士,正簇拥着一辆金碧辉煌的兽车,向这里缓缓飞来。隐隐的,还前有白鹤飞舞,后有提鼎宫女尾随,一副犹如帝王出巡般的气派模样。

慕沛灵看的目瞪口呆,檀口惊愕的微张。

韩立心里同样愕然,但表面看起来镇定如常。他自知修仙界中修士千奇百怪,特别到了元婴期后,一些修士因为功法影响或者其他原因,性情变得怪异不合情理,这都是常见之事,所以一惊之后,也就不以为意了。

但是吕姓中年人一见此景,却倒吸一口凉气,马上压低声音惊呼道:“南陇侯!这老怪物怎么也来参加交易会了。韩师弟,千万不要乱说话,此人神通广大,脾性怪异,但当年我曾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一切由我应付就是了。”

吕姓中年人急忙嘱咐了几句,就叫韩立二人停下遁光,面带郑重之色的在原地恭候那队修士过来。

见吕姓中年人如此紧张的样子,韩立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但并没有多问什么,一一照办。慕沛灵见此,更加识趣地一语不发。

一小会儿的功夫,远处的金甲武士和兽车就已渐渐接近,韩立看清楚了对方的情形后,不禁心中一凛。

那些持戈武士倒还罢了,虽然看起来个个人高马大,威武之极,但是只不过有筑基期的修为而已,让韩立心惊的是拉那辆金灿灿的兽车的两只灵兽。

一只青鳞披甲,头生怪角,仿若麒麟仙兽,另一只则火羽飘飘,金目长翎,竟是只火凤般的大鸟。

韩立暗自心惊这两只灵兽的形貌时,兽车已到了韩立等人的面前。

吕姓中年人未等兽车靠近,就先朗声的一抱拳道:“里面可是南陇侯吗?在下落云宗吕洛见过道友了,上次见过君侯还是三百年前随家师木离上人之时,今日还能再见,真是吕某有幸!”

虽然吕姓中年人说的不卑不亢,但韩立很清楚的听出了他对这位南陇侯的畏惧之意,竟隐隐有将自己视若晚辈之意。

而那巨大兽车被一团金蒙蒙的亮光罩住,无法看清楚上面分毫,但原本从兽车中传出的鼓乐之声,在吕姓中年人这一声问候后,立刻戛然而止。

队伍在离韩立三人数十丈距离时,也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一下变得鸦雀无声。

韩立看清楚此情形,双目一下微缩了起来。但随即恢复了正常。

“哦!原来你是木离那酸儒的徒弟啊,当年好像还只是一个结丹修士,没想到三百年没见,你也结成了元婴。听说令师三百年前一别后,就坐化了,真是有点可惜了。不过你身边的道友是谁,看起来面孔陌生的很啊!”金光中传出了懒洋洋的声音,最后一句竟一下提到了韩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