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七十一章 虫甲术

“修罗圣火!银月自然记得,那是号称鬼道圣火的魔焰。若真让玄骨修炼成了,虽然不能说纵横一界无敌,但绝对很少有人是对手了。难道主人融合的就是此火,和当日所见似乎不太一样。”银月有点诧异的说道。

“这自然不是修罗圣火,连我自己也不知此火是什么来历,但威力明显比乾蓝冰焰更胜一筹。若所猜没错的话,随着六翼霜蚣所吐寒气升级,吸纳后此火的威力只会越来越大,到了最后想必也不会逊于那修罗圣火多少的。这也是我无意中吸纳了蜈蚣寒气后,才偶尔发现的,不能不说是机缘巧合。”

说完这话,韩立手指微微一动,那紫焰小鸟围着手指飞舞了两圈后,迅速没入手掌不见了踪影。

而银月则一怔后,脸蛋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那奴婢恭喜主人。原本乾蓝冰焰就是普通元婴修士不敢沾染之物,现在有了这新融合的魔火,那主人横扫天南更是大有可待啊。”银月轻盈的一拜后,脸上笑盈盈的,更显得妩媚动人。

“横扫天南?这话说的口气也太大了。天南光是中后期的元婴修士,就不知有多少,这些老怪物哪一个不是存活了多少年的人精,岂能没有各自的杀手锏,说不定正好碰上什么可以克制我魔火的东西。”韩立摇摇头,凝重的说道。

“主人太谦虚了,世上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银月红唇一抿,眸中露出不以为意的神色。

“这可不好说。噬金虫算厉害了吧,奇虫榜十几名,但是排名远在其后的血玉蜘蛛却恰好可以克制它。若是碰上一些知道它们来历的修士,还有玉木之类宝物,那情况也不妙的。这魔火同样会有克制之物的,这一界,原本就不可能有真正无敌的功法或者宝物。”韩立微然一笑道。

“主人还是真够小心慎密的。这样说起来,还真要多准备几种杀手锏,以防被对手克制住了。”银月听了神色微变,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韩立似乎意犹未尽,慢悠悠的又说道:

“我以前不收徒,是因为修为不够,又一直居无定所,漂泊不定,收徒肯定是个累赘,但如今既然在落云宗安定下来,自然要适当培养一些自己的势力。在修仙界中,个人实力虽然最重要,但是若是真的势单力孤,也许多不便和危险之处。最起码消息堵塞,无法及时掌握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情报,像两年后虞国即将举行的交易会之事,就没人主动告知我们。虽然估计,到时那两位长老最终会通知我们一声的,但却无法为此早做一些准备了。而我看柳玉此女,虽然修为不高,但不像一个只会苦修之人,进了落云宗后,不用我吩咐,估计也会努力发展自己势力的。”

“此女身上被主人下了禁神术,除非此生修为超过主人,否则不可能背叛主人的。她的势力,自然也是主人的势力了,而这比正常情况下收的徒弟,要可靠的多了。”银月笑嘻嘻的补充道。

韩立瞥了银月一眼,淡然说道:“你知道就好!”

然后他目光一转,落在了那只犀兽身上。此刻这只灵兽摇摇摆摆的重新站了起来,不过凶焰已经大减,望向韩立的目光隐露出畏惧之色。

“这只灵兽对我来说,虽然没有什么用处,但因为是家族灵兽,不需炼化,就可以直接使用法器指挥它,是可以交易的最佳东西。你将它调教的差不多后,就关进灵兽室中,等以后的虞国交易会,看看能否用它换什么珍稀的东西。我去给柳玉种下禁神术去。”韩立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块乌黑的令牌,转手抛给了银月,口中吩咐道。

“遵命,主人!”银月接过令牌,恭声答道。

韩立则站起身来,不再言语地离开了大厅。

而银月一人摆弄了几下手中令牌,面带思量之色的沉吟不语,似乎在细思量韩立刚才的言语。但片刻后,她突然笑吟吟的举起令牌,对光罩中灵兽就是一照,顿时令牌上射出大片黄光,将犀兽罩在了其内。

大厅中,随之传出一阵凄厉的嘶鸣之声。

韩立给柳玉种下禁神术后,就将其带到了银发老者那里。当然并没有完全实话相说,只说此女和他有些渊源,故而将其从御灵宗带回了溪国,并打算将其收入了门下,好略加照顾。

银发老者听了此言,先是一呆,但随后面露恍然之色的哈哈大笑。

“我说韩师弟为何会跑到魔道地盘中,转了一圈就回来了,原来是为了柳师侄啊。好,很好,本宗多一位结丹期的女修,为兄还求之不得呢。”银发老者一口就答应让柳玉加入了落云宗之事。

韩立对此很满意,又和老者聊了一些事情,就带着此女离开了。随后,柳玉正式改名叫柳眉,正式拜在了韩立门下当一记名弟子。

韩立虽然说过不会亲自指点此女的修炼,但在拜师时倒也没有小气,当即拿出了两件法宝和数瓶结丹期修士服用的妖兽丹药,赐予了此女。

如果说先前拜师韩立,柳眉心里还有些勉强的话,但见这位师傅竟如此大方的给了如此贵重之物,当即惊喜的大礼拜谢。此时她首次觉得,离开了御灵宗拜韩立为师,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不过此女乖巧之极,随后将自己所知的驱虫秘术复制在一个玉简上,和那几只六翼霜蚣双手交予了韩立。韩立自然神色平静的收下了这份拜师之礼。

柳眉就离开了韩立所在洞府后,搬进了落云宗白凤峰之内,并开辟了自己的洞府,成为落云宗高阶修士中的一员。

不知是不是银发老者看在了韩立面子上,还任命此女担任那白凤峰的副峰主,给那白凤峰的宋姓女子当副手。韩立知道此事后,一笑而已。

他在得到了那些蜈蚣后,就用霓裳草进行了催熟。这些霓裳草对噬金虫有用的话,对六翼霜蚣应该同样有效。他自己也进入了密室,开始参悟新得到的驱虫术,和辛如音留给他的玄牡化婴大法。

韩立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目微闭,浑身青光流转,仿佛在修炼什么功法似的。半晌之后,他睁开了双目,眼中清澈的目光闪过后,当即一把抓起腰间的灵兽袋,二话不说的扔向了高空,单手冲其一点指,口吐一个“疾”字。

顿时数千只三色噬金虫从袋中蜂拥而出,并迅速形成一只丈许大的巨大虫云,在韩立头顶上盘旋嗡鸣着。

韩立眼都不眨一下,反而站起身来,脚踩玄机,口中念念有词,两手蓦然一扬,一片青霞脱手飞出,一下将虫云罩在其中。噬金虫瞬间嗡鸣全无,反而着魔般在青霞中开始互相穿梭交叉,但竟没有一只撞击到一起,显得诡异之极。

韩立精光闪动的盯着虫云,眼都不眨一下,但片刻后,他单手一结法印,同时另一只手向虫云虚空一抓,口中低吼一声。

青光闪闪的虫云,立刻向韩立头顶直坠而下,一下将韩立罩在了其中。灵虫以比先前快了数倍的高速,围着韩立疯狂的转动飞舞,竟形成了一张风雨不透的虫罩出来。

韩立见此,面上露出一丝笑意,但笑容一敛后,一个深奥晦涩的声音又从其口中吐出。顿时,所有灵虫以韩立为中心,蓦然向中间一冲,耀目的青芒同时爆裂了开来,让人无法目视。

片刻后光芒消失,但一件三色花纹的古朴战甲凭空浮现在了韩立身上。此甲青光闪闪,莹光流动不已,一看就知是件坚固难以击破的宝甲。

韩立见此,脸上的笑意越发浓了,单手一抚此战甲表面,感觉光滑之极,根本看不出丝毫异常之处,简直不可思议。

“不错!真想不到,以前在虚天殿中想过的用噬金虫凝聚护罩和护甲的想法,御灵宗竟然早就研究出来了,真不愧为以驱虫术名闻天南的魔道大宗,远非自己胡思乱想可比的。”韩立笑容隐去后,轻叹了口气,竟喃喃的如此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