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五卷 名震一方
第六百六十七章 六翼霜蚣

菡云芝虽然心里有一点后悔当初的决定,但现在也知道想这些根本没什么用了,于是她将手中玉碟一收,深吸了一口气后,杏唇微张,一颗晶莹圆润的光珠从檀口喷出。此珠滴溜溜的在菡云芝面前转了一圈后,往身下大鸟头顶一落,竟硬生生的定在鸟首上一动不动了。

此女则两手一掐诀,脸色凝重冲此珠一点指,圆珠发出刺目光芒,同时灵禽扬颈长鸣,双翅一振之下,划出一道白色长痕,从原地激射加速,其速遁速足比原来快了近半还多。

不过看菡云芝手上法诀未撤,脸色微白的样子,就可知这种秘术肯定是一种大耗元气的功法,但现在杀身之祸就在眼前,她自然也顾不得许多了。

此女才刚施展这秘术不久,后方就突然有雷鸣声传来,菡云芝面容一惊,知道敌人终于追上她了。可现在这种遁速,已经是她能施展的最快秘术了,除了急忙往身上加了一层护罩外,并没有其它的办法可使。

毕竟菡云芝当初为了结丹容易,选修的功法实在没有什么大威力的神通。

结果一高一低的两声雷鸣后,一道银弧从此女身侧一闪而过,在她面前十余丈之处,浮现出了一个背生双翅的人影,青光闪动,无法看清楚对方的面容,但人影二话不说的略一抬手,数道刺目青虹蓦然出现。

菡云芝面露绝望之色,正想闭目等死。

“咦!是你。”那人影看了一眼菡云芝的花容后,不禁惊讶的发出了一声轻咦,随即单手一晃,青芒消失。

菡云芝大感奇怪,正想凝神细看对方时,那人影却周身电光雷鸣一起,从原地瞬间消失。菡云芝不禁一呆,但就这片刻的耽搁,雷鸣声又在其身后复响。

此女心中一沉的急忙想回首看看,但是“噗嗤”一声护罩破碎,随后一纤细之极的金弧弹射到其身上。

菡云芝顿时觉得全身一麻,身子不由得从灵禽上栽倒,与此同时,她隐隐感到自己似乎被人从面一把搂抱住,一股男子的气息扑鼻而来。菡云芝在羞怒之下,就此昏厥了过去。

韩立看着怀中的此女,脸露一分苦笑之色,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菡云芝悠悠的醒来,一睁开双目,看到的就是蔚蓝无云的天空。她一惊地急忙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竟在一个不大的无名小山上。

一旁的不远处,那只白色大鸟老实的趴伏在一旁,似乎也昏迷不醒的样子。

菡云芝急忙过去一看,还好此鸟只是被下了最简单的禁制,很容易就解开的。此女这才放心的将灵禽唤醒,然后骑着其一下飞到了高空,向四处张望了一下。

此地就在她被制住之处附近,根本没有被移动多远的样子。而看时间,似乎也没过去多久。

菡云芝脸露茫然之色半天后,忽然想起什么可怕之事,急忙面带紧张地检查身上的衣衫和身体。结果一切正常,并没有遭遇什么可怕经历,并且就连身上的储物袋和怀内的异宝,也安然的放在那里,没人动过。

这一下,菡云芝真的呆住了。对方不但没杀她,竟还对她秋毫不犯,这是怎么回事?她有些糊涂了。

菡云芝想起自己昏厥前,对方发出的惊讶之声,脸上现出了惊疑的神色。

难道那名元婴期修士真的认识她,或是她的某个熟人不成。可是在记忆中,除了御灵宗的一些祖师外,其他宗门的元婴期修士,她根本一个也没有见过的。

可惜那人的动作太快,根本看不清楚面容,身材也普通之极,丝毫特点没有。唯一发出的声音,也是惊讶的一声轻咦而已,根本听不出来什么的。

菡云芝怔怔的在原地思量了半晌,还是丝毫结果没有。不过,她随后素手往怀内一摸,掏出了那个碧绿玉碟,随后她单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后,一道白色法诀,打到了玉碟之上,顿时此宝一阵绿光晃动,中间光滑处亮起了一个红色光点。

看到此幕,菡云芝黛眉紧皱,再一回想当初自己被对方瞬间禁制的情形,更加后怕不已。

她那位柳师妹不是同样被灭杀了,就是已经逃出了此宝的感应范围。而看开始时对方辣手的样子,估计还是前者据多。

菡云芝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将宝物收起,驾驭灵禽飞离了这里。

……

与此同时,远在数万里之外的地方,韩立抱着一年轻女子,化为一道青虹飞行着。低首看了看怀中活色生香的大美女,他神色如常,丝毫异样神色不露。 前不久,他击晕了菡云芝后,就立刻方向一改,去追另一位御灵宗的女修,结果对方一见韩立追上来,竟然花容失色之下,放出了几条尺许长的飞天蜈蚣出来。

这些蜈蚣和普通蜈蚣大不相同,浑身乌黑发亮,背生雪白双翅,一涌出灵兽袋,就喷出大口的雪白冰霜,狰狞凶恶异常。

韩立见此情形先是一惊,接着又心中大喜。这些凶恶蜈蚣没看错的话,竟是奇虫榜上排名第十八位的“六翼霜蚣”。此种蜈蚣和韩立的噬金虫一样,都是蛮荒时期的上古灵虫之一。

据说它们拥有部分冰属性真龙的血统,一旦进化到了成熟体后,通体雪白,背生六翼,喷涂的寒气,就足以覆盖百里,冰冻万物。不过这些蜈蚣和原先的噬金虫一样,明显都是一些幼虫,其口吐的寒气对普通修士来说,也许难以抵挡了,但是对炼化了一些乾蓝冰焰的韩立来说,根本不足为惧。

韩立当即施展功法,轻易的将这些寒气用大袖一裹,就毫不客气地收进了体内,让柳姓女子惊的面无人色。趁此机会,他则一个雷遁,将此女制住,让其昏厥了过去。

失去了神识控制,那几只飞天蜈蚣自动飞回了灵兽袋中。

韩立看着怀内的美貌女子,神色一阵的踌躇。

杀掉此女,自然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但是如此一来,这些“六翼霜蚣”可就无法得到了。因为凡是驱使灵兽灵虫的修士,为了怕自己意外身亡后,灵物反而被仇家得到,一般都会在认主禁制外,另下一种自爆的禁制,一旦主人意外而亡,元神消溃,灵兽灵虫也会随之自爆挂掉。当然修士自觉大限已到,或者想将这些灵物传给后代门徒,自然就会取消这种禁制。

韩立的噬金虫,也同样种下了此种禁制。

韩立想得到这些翼蚣的虫卵,自然不能辣手摧花了,而且除此之外,韩立还对御灵宗的控虫秘术,动了一些小心思。毕竟御灵宗,原本就以驱使灵虫灵兽而闻名整个天南,在控虫之道上肯定有许多独到之处。他那些噬金虫,正需要更好的秘术禁制来加强控制。

想到这里,韩立在此女身上贴了几道禁制灵力和让对方短时间无法清醒的符,抱着此女,化为一道青虹扬长而去。

至于菡云芝,这个当年让他想起小妹的温婉女子,韩立无法硬下心肠辣手对待。他本性终究不是一个翻脸无情之人,只好将此女留在原地,不再理会就是了。

反正菡云芝也没看清他的面容,就算回去了,估计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而他只要抓紧时间赶回溪国去,就算事情最终暴露了,御灵宗和鬼灵门还能真拿他怎样?

毕竟天道盟和魔道原本就是敌对关系,前些年,天煞宗宗主还亲自出手在云梦山三派圣地大闹了一场,不也同样让三派吃了一个哑巴亏吗。只要人不真被对方困住或活捉,两大势力也只能互相忌惮的耍耍嘴皮子而已。

这一点,韩立倒也心知肚明,了解的一清二楚。下面,他要一刻不停地往回赶了,可别被魔道的元婴期老怪物堵在了对方的势力范围内。

这样想着,韩立的遁光不觉又快了一分。


悦读www.yuedu.info